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打击
    还差几十个订阅就进精品了,还请兄弟姐妹们支持一下正版订阅,有条件的兄弟姐妹们麻烦自动订阅一下,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在大河的尽头,连接的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而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面,湖中有着一座凉亭,古色古香,充满特殊韵味。而在凉亭中,正有一位少女光着脚丫,脚趾挑着湖水,淋到湖中娇艳的荷花上面。

    忽然间!

    祝翔现自己已经出现在画里,出现在那个美如仙界的世界。他看的再也不是一幅画,而是用肉眼真实的看到这个世界的一景一物。

    置身其中!

    什么叫置身其中!

    此刻此刻,他正经历着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荷花楼一楼大厅,所有围观的人群,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祝翔,他们见过别人做丢人现眼的事情,但却没见过做的这么彻底的!

    两幅画!

    谁的好?谁的差?

    他们用脚趾头都能够分的清楚。祝翔的画是不错,但和唐修的画比起来,那简直就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,根本就没得比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那姓祝的,现在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?如果我要是你,赶紧把裤子脱下来,蒙住头滚蛋,别再继续丢人现眼了。”一声充满讥讽的嘲笑声,从人群中传出,顿时引起一阵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另一名群众,也流露出鄙夷的神色,鄙视道:“姓祝的,这比赛也比了,你丢人也丢了,是不是该兑现你的承诺,把你答应的那幅字画给人家啊!这答案已经揭晓,不总不会赖账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你好歹也是津城祝家二少爷,应该不是那种输不起,甚至给你们家族抹黑的人吧?”

    人群中。

    胡教授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,他此刻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,看着唐修的眼神,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。甚至,他开始为自己轻视唐修感到自责,因为他也是一位精通绘画的人物,却以貌取人,以别人的年纪而小瞧唐修。

    “活了一辈子,却在今天看走了眼!”

    胡教授忍不住苦笑着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他开始有些同情乐百毅,因为之前乐百毅说的那些话,他还清清楚楚的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冬萤石和碎星石啊!

    他可是清清楚楚,乐百毅拥有的冬萤石和碎星石数量,比他要多。如果拿出来出售,卖出的价格甚至有可能是他卖出的两倍。

    乐百毅张了张嘴,喉咙却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,让他面色涨红,却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坐井观天了!

    他心里的苦涩滋味,如黄连般涌动。

    穆婉莹则是满脸的好奇,她现自己相信了胡教授之前说的话。这个年轻人身份来历神秘,甚至她原以为能看透唐修,那真是个大笑话。

    不过!

    在她心底,却充满了兴奋,因为她清楚,唐修既然说他的画很少,那自己得到的这幅画,以后绝对会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祝翔终于在众人的嘲讽中清醒过来,当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后,面色才开始变化,由红变白,由白变青,由青变紫,最终由回归到煞白如纸的颜色中。

    输了!

    他纵然千万个不情愿,但事实就在眼前,他也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猛然间!

    祝翔双眼通红的看向唐修,厉声喝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唐修淡淡说道: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。别想到,我在书画界没有任何的名气,甚至我也不希望自己有什么名气。因为那会带给自己麻烦,而不是好处。”

    祝翔被唐修的话噎的半天没出声音。

    自己输了!

    输在一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手里!

    他忽然觉得,唐修刚刚说的那番话多么有道理,站得高摔得狠,自己刚刚嚣张跋扈,不可一世,可现在丢人现眼的程度,真是高,真是惨啊!

    白玉看向祝翔,冷笑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之前说过。如果你输了,就要送给唐先生那幅唐朝著名画家李思训的真迹:江帆楼阁图。你们家在津城,从家里到这里,恐怕用不了多久吧?”

    祝翔怨毒的看了眼白玉,随后又看了看唐修,含恨说道:“愿赌服输,我立即回去取画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在无数人鄙视的眼神中,满脸羞愧的冲出荷花楼的大门。

    这时!

    人群中一位中年大汉大声叫道:“你们说,那姓祝的今天输的那么惨,他还有脸回来吗?不会是让别人把他那幅画送回来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白玉心情很好,非常的好。她不但出了口心里的恶气,把祝翔给赶走了。还见识到了一幅绝世好画。将来,一旦这幅画被外界知道,到时候自己这荷花楼都会跟着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她仿佛已经看到,未来自己这荷花楼人满为患的盛景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,感谢您让我看到一幅好画。今天你们在我这酒楼里的一切开销,全免!而且我保证,将来不管唐先生什么时候来我们这里,消费都分文不取。”白玉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唐修沉默片刻,缓缓点头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给你写几个字吧!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。

    白玉既然如此对待自己,唐修也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。画,他是不想创作了,但随手写几个字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白玉心中一震,狂喜之下连连说道:“好好好,谢谢唐先生。”

    唐修摆了摆手,在众目睽睽之下,拿起毛笔,在一张新的宣纸上,龙飞凤舞写下六个大字:画之都,荷花楼。

    苍劲有力的大字,又有龙飞凤舞的神韵。

    飘逸中,带着几分铁骨铮铮。坚硬中,又有侠骨柔情。

    “好字!”

    一位不但在绘画方面很厉害的老者,还是一位书法大家的他,眼中精光闪烁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白玉看到这幅字,便升起狂热的喜爱。她陶冶在书画之中多年,自然能分辨出好坏。虽然这种字体,她并不是很熟悉,但这六个字,却写的极好。

    “一百……不,五百万,我买这幅字!”

    刚刚那位老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玉,眼神中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白玉心一跳,慌忙摇头说道:“不卖不卖。别说五百万,就算是五千万我也不卖!”

    那位老者脸上流露出失望神色,转头看向唐修,又流露出期待神色,说道:“小兄弟,您看……能不能再给我写幅字?价钱好说。”

    唐修古怪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老者重重点头说道: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唐修环顾四周,大声说道:“在场的还有谁需要我的字?五百万一幅,仅限四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买!”

    穆婉莹踏出一步,不假思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修诧异看了她一眼,随即点头说道:“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胡教授眯着双眼,笑眯眯的说道:“既然今天能遇到这种好事,我也买一幅。”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妇女站出来,大声说道:“我也买一幅!”

    唐修立即说道:“好了!四幅画卖完了,不管谁再想从我这里购买,我都不会再多写。”

    说完!

    他立即开始写字,每一幅字画上面,他都是写了六个字。很快,四幅字便被写好。唐修看向四人,直接把自己的银行账户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钱到帐。

    唐修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。他忽然有种冲动,哪天没事了,自己是不是应该一口气写几百幅字画卖出去?如果都卖出去了,自己转眼间又成了有钱人。

    不过!

    这个想法也仅仅是想想而已。他深刻明白一个道理,物以稀为贵。如果自己写出几百幅字,恐怕就变得不值钱了。

    白玉看着唐修,笑道:“唐先生,你们还是回刚刚的包厢吗?我已经派人把饭菜撤掉,并且送过去了茶水和甜点。等会如果祝翔把那幅江帆楼阁图送来,你也一并带走。”

    唐修转头看向胡教授。

    胡教授笑道:“那就重新回去坐坐。”

    乐百毅此刻有些郁闷,看到胡教授点头,他本想现在就答应唐修,把自己的那些冬萤石和碎星石送给唐修,可要回包厢,他决定晚会再说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。

    荷花楼大门内,两名女子走了进来,她们打扮时尚,拎着名牌包包,尽管已经三十多岁,却依旧风姿卓越。忽然,其中一名女子脸上的笑容微微逝去,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惊奇。

    “唐修?”

    黄婕看着那张她始终忘不掉的容貌,仅仅是片刻间的迟疑后,她便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唐修正准备和其他人向楼梯口走去,猛然听到有人叫自己,他的眼底流露出诧异神色,转头看到黄婕后,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。如果不是碍于面子,他真想立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黄婕带着惊喜神色,拉着另一位女子冲到唐修面前,满脸惊喜的说道:“唐修,真的是你?太好了!我本来还打算,从娘家回星城后,就立即去你家里找你呢!”

    唐修苦笑道:“拜托,您可千万别找我,我最怕被人惦记。”

    黄婕没好气的笑道:“能被我黄婕惦记的男人,除了我老公之外,你还是第二个。身在中不知福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