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震慑
    乐百毅淡淡说道:“装得像模像样罢了!就算他有点身份背景,但在绘画方面恐怕也是一般。  只不过,年轻气盛,为了争风吃醋想故意露脸,等会输了,他就知道丢人现眼的情形了。”

    胡教授笑道:“你真的一点都不看好他?”

    乐百毅冷笑道:“看好他?他有什么资格让我看好?如果他真能赢了祝翔,我就同意把冬萤石和碎星石卖给他!不……分文不收的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胡教授苦笑道:“老乐,别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乐百毅冷笑道:“老胡,你了解我的性格,向来是一口唾沫一个钉,如果他真赢了祝翔,我立即返回魔都,取了那两种矿石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白玉和那十位精通字画的评委,看到唐修快绘画的模样,也纷纷摇头,认为唐修故弄玄虚,其实并没有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,胜利的天平已经倾向祝翔。其中,包括很是厌烦祝翔的白玉,和另外几位绘画大师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唐修收起毛笔,轻轻在画出的山水画上吹了两口,然后抽出一张白纸,平铺在画卷上面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!”

    唐修环顾四周,目光最终落在白玉脸上。

    白玉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时间还未到,等等祝翔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唐修答应一声,便站在桌前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将近三十分钟,祝翔终于把他想要绘画的山水画画了出来。抬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,他那算得上俊朗的脸庞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,朗声说道:“我也画好了,而且这幅画,绝对能称为我最满意的一幅。”

    白玉点了点头,询问道:“两位,你们谁先把字画展示给大家?”

    祝翔狂傲道:“还是先把我的字画展示给大家吧!等会看完,我会让你们觉得,看字画就跟吃饭是一个道理,吃完好的再吃差的,绝对是索然无味。”

    白玉问道:“唐先生,你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“随便!”

    唐修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白玉点了点头,带着十位评委来到中间位置,围在祝翔绘画的桌前,开始打量起祝翔刚刚绘画的那幅画。

    “好功底,线条清晰,纹理分明。青山绿水,瀑布飞流,还有鸟雀立于枝头。最令人满意的是山脚下的那片潭水中,竟然盛开着美丽的荷花。看其画,就能令人幻想到这幅山水画里的美景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你们看着颜色搭配,细腻而温润,色调格外鲜明。那枝头的鸟雀,嘴巴张开,就仿佛在唱着山歌。我看过不少画,比这幅画好的并不多。如果让我打分数,我最少会给八十分。”

    “飘逸感,这幅画竟然给我一种飘逸的感觉,真的很不错。我给八十一分。”

    “八十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评委们的评价,白玉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神色。虽然祝翔的人品和性格都很差,但他的绘画功底的确厉害。她这荷花楼里字画不少,但比这副画好的,绝对不过十幅。

    这一刻!

    她不禁为唐修暗暗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白玉心底暗暗一叹,看向祝翔说道:“拿着你的画,让大家看一看吧!等大家看完,等会看完唐修的话,会给你们评定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祝翔拿起他那幅画,在人群前缓慢行走,足足用了好几分钟,他才返回到桌前,把自己画的那幅山水画放在桌上,看向唐修讥笑道:“丑媳妇总得见公婆。我的画向大家展示完了,现在该看你的了。当然,如果你要真的觉得没有赢得可能,我也愿意给你留点脸面,你现在直接认输就行,不用让我们看你的画了。”

    唐修摇头笑道:“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。祝翔是吧?你难道你不明白一个道理吗?”

    祝翔抬了抬眉头,冷笑道:“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站得高,摔得狠。你现在叫嚣的欢腾,可等会万一你输了,那丢人现眼的程度,可就更高了!”

    祝翔鄙夷道:“就凭你?也想赢我?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!少废话,拿出你的字画,让大家看看吧!”

    唐修倒退一步,对着白玉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白玉来到唐修面前的桌前,轻轻把盖在山水画上的那张白纸拿走,当她的目光落在字画上后,目光一凝,手腕哆嗦了一下。随即,她的瞳孔猛然收缩,眼神中爆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画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!

    没人能理解白玉的震撼,她的视线死死盯着桌上的那幅山水画,心脏跳动度都比平时快了几个节拍。

    十位评委看到白玉的模样,一个个流露出不解神色,来到桌前后,当他们看清楚桌上的那幅字画,顿时流露出和白玉同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死寂!

    整个场面极其安静,此刻就算是掉一根针在地上,恐怕所有人都能听到声响。但是,十位评委和白玉,此时却都浑身颤抖,眼神中中挂满难以置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终于,外围等待着的人群中,有位中年男子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一瞬间!

    十名评委和白玉的身躯颤抖幅度暴增,但他们也从呆滞中清醒过来。十一个人,极有默契的转过头,恼怒的看向那个开口的男子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露出迷惑神色,抬手挠了挠后脑勺。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十个评委和白玉了,为什么他们都用恼怒的表情看向自己?

    白玉深吸一口气,眼神复杂的看着唐修说道:“没想到,我做梦都没想到,这辈子能看到这么一幅山水画!我想说,这不是震撼,这是惊吓。唐修,我被你给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十名评委中的一人,也带着苦涩神色说道:“我也被吓到了!我真不敢相信,这世界上有人能画出这样的山水画。”

    祝翔被白玉和十名评委弄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甚至没有听出来,唐修画的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。犹豫了片刻,他大声说道:“白经理,还有十位评委,那小子画的画,是不是惨不忍睹啊?如果是,你们就大声告诉大家,让他好好的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一名评委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祝翔面色一呆,心底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白玉深深看了眼唐修,询问道:“唐先生,能不能让我把您这幅画展示给大家?”

    唐修点头说道: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白玉点头,小心翼翼的拿起唐修画的那幅山水画,一步步慢慢行走着。她走的很慢,几乎没走两步,就会停下来半分钟。转完一圈,她足足用了七八分钟。

    所有人!

    看完唐修绘画的那幅山水画后,都变得极其沉默,甚至看向祝翔的眼神,都是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包括!

    胡教授和乐百毅,以及帝都第一大美女穆婉莹。

    最终,白玉小心翼翼的把那副山水画放在唐修面前的桌上,犹豫了片刻后询问道:“唐先生,不知您这幅字画愿不愿意出售?价格您开,只要我能出得起,绝不还价。”

    唐修淡淡摇头,看向穆婉莹说道:“她既然选择相信我,愿意用她那幅王羲之的真迹让我和别人打赌,我就想好了,待到比赛结束,这幅字画就送给她。其实,对我来说,想要画出这样的东西很轻松,如果我愿意,哪怕几百幅,上千幅我也能画得出来。可是,我很懒,也很慢,所以,我的字画会非常稀少。现在少,以后也会很少。”

    穆婉莹膛目结舌的问道:“您……您要把这幅字画送给我?不不不,这……这也太珍贵了!”

    唐修淡然说道:“舞文弄墨,卖弄风雅。那是我对那些文人雅阁的评价,所以,绘画只能做是生活的调味剂,而别让它成为人生的主要轨迹。喜欢可以,别痴迷,否则接下来的余生,将会很无趣。收下吧!我唐修送出去的东西,还没有收回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穆婉莹眼底闪过一道异彩,唐修的这番话,令她心悸莫名。沉默了一下,她才缓缓点头,说道:“多谢!”

    祝翔站在一旁,他一直没能看到唐修画的是什么山水画。可此刻,他心底升起的不好预感,却越来越强烈。深吸一口气,看着唐修和穆婉莹只顾着说话,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,他顿时怒道:“谁输谁赢还不一定,用得着这么装神弄鬼吗?我倒是想要看看,你画的到底是什么垃圾!”

    说完!

    他箭步冲刺到唐修面前的桌上,目光也落在唐修画出的那副山水画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祝翔看到那幅画的瞬间,便赶紧一股寒意涌上心头,这股寒意不是来自外面,而是来自他的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好画!

    绝世好画!

    纵使他阅览千万幅画,却从没见过比这幅画更好的。

    宛如一条条巨龙的高耸山峰,连绵不绝,纵横交错。那一座座山峰之巅,有着一座座巍峨的宫殿。雕梁画栋的宫殿,被淡淡云雾笼罩,青天白云之下,仙鹤翩翩起舞,白鸟欢腾雀跃。

    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中,飘荡着一叶扁舟。一位翩翩少年郎独坐船头,捧着手中的书籍静静观看,顺流而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