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知好歹
    白玉此刻对祝翔也满是恼火,但来者是客,她却不好作,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意,点了点头看向祝翔说道:“既然这个包厢里的客人不欢迎你,那你就先走吧!”

    祝翔眉头一皱,冷哼道:“白经理,你什么意思?我可是你们荷花楼的贵宾,难道你就用这态度对我?”

    白玉没想到祝翔如此不知好歹,自己虽然对他充满恼怒,但却并没有作,只是想让他先离开这个包厢,自己说几句赔礼道歉的话便离开,可他却狗咬吕洞宾,不知好人心,反过来针对起自己。

    怒意暴涨之下,白玉也不准备再忍祝翔,沉声说道:“祝先生,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,难道你还不知好歹的留在这里?难道非要人家把你赶出去,你才满意?另外,你虽然成了我们荷花楼的贵宾,但还请你自重。如果你要在我们荷花楼闹事,还请你离开,我会划掉你的贵宾名额。”

    祝翔勃然大怒,那种被所有人针对的感觉,让他的自尊心受不了了。面色不断变化中,他咬牙说道:“白经理,你可要为你的话负责任。我这幅画将要送给你们荷花楼,你竟然要赶我走,难道要自毁名声吗?还有,你们楼下的那些画我都看了,几乎都是垃圾,我已经忍受着自己的画和垃圾画放在一起,你还不知好歹?”

    白玉怒气而笑,死死盯着祝翔说道:“好好好,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品,我会为我的话负责,从今日起,你如果胆敢再踏进我荷花楼半步,视为向我们挑衅,我倒是想要看看,你祝翔有什么能耐,想看看你们祝家有什么能耐?”

    胡教授和穆婉莹此刻也流露出怒意,楼下挂着的那些画中,可是有他们的作品,如今被祝翔评价为垃圾,这让他们很恼火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胡教授一巴掌拍在桌面上,站起身沉声喝道:“信口雌黄的毛头小儿,本事没学会多少,却狂妄的没边。如果我们的画是垃圾,那你的画又算什么?珍品?也不怕贻笑大方。”

    祝翔冷笑道:“胡教授,你一个搞历史的,也敢在书画方面跟我相提并论?我敬你在历史文学方面有点能耐,但如果在字画方面,你就别丢人现眼了。楼下你那副画我看了,画的的确垃圾。如果你不服,咱们比一比,让这整个荷花楼的宾客评论。”

    胡教授气的嘴唇哆嗦,抬起的手臂也微微颤抖。他知道祝翔嚣张跋扈,狂妄不羁,却没想到竟然狂妄到如此地步。难道他心里就没有一点尊敬长辈的美德吗?

    穆婉莹站起身,冷冷看着祝翔说道:“以及之长,攻其之短。你的人品我真不敢苟同。既然你想比,那就由我来陪你赌一把!”

    祝翔一愣,随即傲然说道:“就凭你?不是我小瞧你,连胡教授都不行,你怎么可能比我厉害?”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他的眼珠一转,一个绝妙的念头浮上心头,嘴角流露出奸诈笑意的时刻,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不过,你代替胡教授跟我对赌也没问题,但既然是赌约,就应该有赌注。我想知道,你拿什么为赌注?”

    穆婉莹眉头微蹙,祝翔的眼神让她打心眼里厌恶,沉默片刻后,她缓缓说道:“我有一副书法大家王羲之的珍品字画,如果我输了,那幅字画就当我输给你了。可如果我赢了,你能拿出什么?”

    祝翔眉头一皱,冷笑道:“王羲之的珍品字画,倒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但我觉得还不够,如果你输了,还要额外答应我一个条件,不管我提什么条件,你都必须答应。如果我输了,我给你一幅唐朝著名画家李思训的江帆楼阁图,另外也答应你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穆婉莹有些犹豫,她在乎那幅王羲之的珍品字画,但输掉仅仅是心疼几天,可那个条件,她怕祝翔提出过分的,自己不能接受的条件。另外,对于祝翔的画技,她还是有所了解的,这人虽然人品不行,但绘画功夫还是很厉害的,想要稳赢他,自己做不到,最多只能跟他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难道就这么放弃?

    如果放弃,那就说明自己胆怯,承认自己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穆婉莹有些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默默品菜的唐修,终于放下手中的筷子,摇头叹道:“虚伪的无耻小人我见多了,但能跟祝翔你比的,却少之又少。你提出的那个条件,其实就是在给她挖坑吧?其实你现在不说,我也清楚你的想法,无非就是想用那个条件为约束,赢了她后让她跟你上床。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所有人面色都大变。

    祝翔被拆穿心思,顿时暴怒,心底记恨唐修的同时,厉声喝道:“别把你的无耻,幻想在我身上。我是很喜欢她,但还不至于用条件逼迫她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他最多就是让她给自己一个追求的权利,以后获得芳心,娶她做我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娶做老婆?

    那还不是抱着要上床的心思?

    包厢里的众人,眼神中流露出鄙夷神色。穆婉莹更是面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唐修哑然失笑道:“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。这样吧!我陪你玩玩如何?如果我输了,条件你尽管开,如果你输了,我也不要你的字画,你乖乖从这里滚蛋就好。”

    祝翔眼睛里都差点冒出火来,他愤怒的看着唐修,厉声喝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唐修指了指穆婉莹,平淡说道:“刚刚你也说了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。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护花使者就好了。怎么?你连我都不敢比?还敢跟她比试?”

    祝翔拳头紧攥,如果不是极力克制,他真想狠狠一拳砸在唐修脸上。看着穆婉莹阴沉的表情,他咬牙说道:“好好好,既然你自取其辱,那我就成全你。不过,赌注我不喜欢,我用那幅江帆楼阁图,赌你的收藏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收藏?”

    唐修翻了个白眼,转头看向穆婉莹,淡淡说道:“你的那幅王羲之的珍品字画借给我,敢不敢?”

    穆婉莹深吸一口气,沉声说道:“我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唐修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听到没有?王羲之的那幅珍品字画,应该足够了吧?”

    祝翔怒极而笑,拍手说道:“好好好,既然你要赌,那我就陪你赌一把!说吧!你是想在这里赌?还是到其它地方?”

    唐修看向白玉,平静问道:“白经理是吧?你们酒楼既然有画荷花的规矩,应该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吧?不如就按照他们刚刚说的,你们酒楼提供绘画工具,让这酒楼里的所有宾客做评委?”

    白玉深深看了眼唐修,点头说道:“我立即吩咐下去。比试定在半个小时后的一楼大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唐修平静答复。

    白玉看向祝翔,面色不善的说道:“现在,你该跟我离开了吧?”

    祝翔冷哼一声,挑衅的眼神扫了眼唐修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包厢里。

    胡教授脸上的怒意慢慢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几分苦笑,他看向唐修,摇头叹道:“年轻人,你不该意气用事的!我知道你是好心,但现场绘画,可是做不得假的!王羲之的珍品字画,就算达不到价值连城的地步,但也极其珍贵,是所有书画界的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乐百毅此刻对唐修的轻视更强烈几分,他认为唐修是因为穆婉莹,才跟祝翔争风吃醋。甚至他觉得唐修很愚蠢,明知道祝翔画技厉害,还要把脸送上去给人家打。最可气的是,还要输掉穆婉莹收藏的珍贵字画。

    穆婉莹也有些气苦,虽然唐修是在帮她,但她却要输掉字画,这让她心底有些心疼,要知道,那副字画可是她爷爷送给她的,当初可是费了很大劲才寻觅到,重金购买下来。

    “唐修,你真的会画画?”

    穆婉莹犹豫了片刻,还是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唐修淡淡说道:“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会一点?”

    穆婉莹心里更加的失望。

    胡教授的目光从唐修身上移开,苦笑道:“如果杨青在这里就好了。他被誉为新一代书画界最优秀的天才,绘画功夫已经极高,就算是老辈的绘画大师,比他厉害的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乐百毅闻言,点头说道:“我也听说过杨青的名字,的确是个很厉害的年轻画家。五岁开始学画画,十岁就绘画出不错的作品,十六岁到二十六岁,十年时间斩获上百个奖项。”

    胡教授点头说道:“没错。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一幅画,我本来以为下一届的亚洲字画大赛上,他那副百鸟朝凤图能拿第一名呢!”

    乐百毅惊讶道:“突然出现的一幅画?什么画?”

    胡教授感叹道:“准确的说,那是一副建筑设计图。有人亲手绘画的一副规模庞大,气势宏伟的设计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