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顺水人情
    胖中年见到唐修认出他来,顿时觉得特有面子,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应该的,那是我的工作。  我本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偶像您了,没想到今天又在这里遇到。而且,更没想到这里竟然是您家开的酒楼。我可是听他们说了很多次了,你们家的酒楼非常好,饭菜丰盛,价格便宜,味道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唐修微笑点头,然后再次转身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那胖中年一愣,看着唐修走开,有些摸不清头脑,还以为自己的话令唐修不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!跟一个小孩子套近乎,人家还不搭理。这明摆着是热脸贴冷屁股啊!”刚刚那位帮腔的中年妇女,鄙夷的看着胖中年讥讽道。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胖中年的脸色变成猪肝色。

    走出几步的唐修,清楚的听到后面那个中年妇女的讥讽声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停住脚步回头,看着那位熟悉的服务员说道:“我记得跟我妈提过,要留出一两个最豪华的包间,招待那些尊贵客人。咱们酒楼留了吗?”

    服务员说道:“留了两间。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现在有人吗?”

    服务员说道:“其中有一间有人,是市里的领导。还有一间空着呢!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空着的那一间,就给他们使用吧!我和这胖大哥是熟人,他人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服务员恭敬点头。

    顷刻间。

    胖中年又愣住了,唐修称赞他的话,让他转怒为喜,甚至还朝着唐修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而那中年妇女,呼吸微微一滞,脸上顿时浮现出怒容。她伸手拉了把身边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,就想离开。而那中年男子惊讶的打量了几眼胖中年,然后转身对着中年妇女低声喝道:“别胡闹,咱们一家人今天好不容易聚齐,人家还要把酒楼里最好的包间给咱们用,已经是给咱们很大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显然有些惧怕满脸横肉的男子,冷哼一声,悻悻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唐修没再理会这些小事,来到母亲的办公室,现母亲正在拿着计算机算账,看她嘴角噙着笑意的模样,唐修心里也感觉舒坦。

    “妈,酒楼生意这么好,我觉得你可以请人帮你管理财务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看到唐修,顿时眼睛一亮,放下手中的账本,笑着说道:“你这孩子,说什么傻话呢!管钱的差事可不能交给别人,万一别人报虚账怎么办。妈虽然年纪大了,但脑子还算好使,可以应付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唐修笑道:“谁说我妈年纪大了?您在我心里永远是年轻貌美。对了,我放假了,明天后天不用再去学校,大后天直接拿着准考证去参加考试。考场就在我们学校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关切道:“修儿,你别有压力,就当是普通的考试。就算咱们考不上重点大学,能上个一般的大学,妈都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我有自信给您考个省状元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被唐修的话逗乐了,笑骂道:“臭小子,就知道哄你妈高兴。对了,你吃完饭了吗?我亲自下厨去给你做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连忙说道:“我已经吃过了。最近给几个同学补课,今晚他们请我吃的。”

    唐修看着两鬓花白的母亲,略微思考片刻,便决定今晚不回南栅小镇,而回他真正的家里。抽时间多陪陪母亲,是他毕生最大的心愿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。

    唐修陪着苏凌韵锁上店门,漫步朝家走去。外面街道的路灯昏暗,行人稀少。公路上的车辆汇聚如龙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“妈,你每天都是这个时间回家?一个人?”唐修面色有些难看,他通过神识观察,在附近并没有观察到扳手等人。

    苏凌韵笑道:“是啊!反正这里离咱家很近,步行也就十几分钟。你看这路灯,把地面照的通亮,也不用担心看不清楚地面崴了脚。”

    唐修问道:“酒楼每天几点开门?”

    苏凌韵说道:“每天上午九点钟我才会过来,早上采购蔬菜和肉的事情,都是扳手他们去做。要不然,我非得累死。”

    唐修点了点头,没有再多说。他心里却是在思衬,每天母亲回去那么晚,夜里也太不安全了,必须要找人在暗中保护她。这年头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万一母亲要是有个好歹,他会悔恨终生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唐修躺在熟悉的床上,看着屋内熟悉的景象,心里却在为缺少人手感到头疼。在仙界的时候,他手底下有大批忠心耿耿的属下,不管什么事情,只要他开口吩咐,就会有仙人去做。

    可现在!

    他刚刚回到地球没多久,很多事情都必须亲力亲为。他不能身乏术,想要做自己的事情,想要赚钱修炼,想要按照母亲的意愿去读大学,就抽不出身保护母亲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该培养一些亲信了?”

    唐修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。不过,这有钱就是娘的年代,他现自己实在是太穷。虽然他最近弄到很多钱,但现在身上剩下的也就几百万。比如铁龙那里得到的钱,比如盛龙武馆那边的赔偿,全都被康夏拿去展公司。而且,最近购买药材,他可是没少花钱。

    “欠了陈志忠二十五亿,有跟孤小雪要了一个亿。自己上哪再去弄到一大笔钱啊?”

    唐修沉思许久,最终把“培养亲信”的念头搁置在心底。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沉闷的敲门声,惊醒渐渐入睡的唐修。当他穿好衣服,看了看时间,现是深夜两点钟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,是谁敲门?”

    唐修眉头深皱,走出房间房门,便看到母亲苏凌韵也披着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大半夜的,怎么有人敲咱的门?”苏凌韵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去开门。毕竟,门上没有猫眼,不清楚外面的是好人还是歹人。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!

    他箭步走到房门处,打开房门后,最先扑来的是一股刺鼻的酒气。紧接着,苏尚文衣衫凌乱,满眼通红的跌撞进来。

    唐修眼疾手快,伸手抓住苏尚文的衣领,直接把他丢到房门外面,看着他重重砸倒在地上,眼神一片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尚文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当他甩了甩脑袋,看清楚眼前站的唐修后,顿时骂骂咧咧扑了上来:“你这个该死的小杂种,都是因为你。要……要不是因为你,老子会像现在这么惨吗?赔我……赔我的公司,赔我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一巴掌抽在苏尚文脸上,打的他一屁股坐在门外水泥地上,冷漠说道:“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?如果喝多了就给我滚回家睡觉,别在我们这里耍酒疯。否则,你就不是失去公司这么简单了,你自己的安全也得不到保证。”

    苏尚文捂了捂脸,喷着令人作呕的酒气骂道:“你……你个小兔崽子,翅膀硬了是不是?,竟然敢打……打老子?如果没有老子,你们家能像现在这么好吗?你们娘……娘俩早就去乞讨了,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旮旯胡同里了。”

    唐修深深吸了口气,转身看着门内面色惨变的苏尚文,沉声说道:“妈,如果你信得过我,让我来解决这件事情,你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苏凌韵犹豫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修儿,他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是我让人做的。您放心,我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凌韵怔怔看着唐修,忽然间她现儿子真的长大了,再也不需要自己把他保护在臂膀下。而且,她现儿子最近两个月,仿佛成熟了很多,也变得有些神秘兮兮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苏凌韵已经对这个亲哥哥失望透顶,所以摇了摇头,转身返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唐修走出房门,把房门从外面关闭后,伸手把苏尚文拎起来,大步走下楼。来到路边,他狠狠一巴掌再次抽在苏尚文脸上,直接把他打晕过去后,伸手拦了辆出租车,丢给出租车司机两百块钱,并且报出苏尚文的家庭地址。

    随着出租车的远去,唐修收回目光,拨通陈志忠的电话。尽管已经是深夜两点,但他不得不打扰陈志忠,为了母亲不再受到骚扰,他必须要尽快解决苏尚文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很庆幸,庆幸今晚回来住,要不然,以苏尚文的性格,母亲绝对会受到他的辱骂,甚至有可能是殴打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,传来陈志忠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修问道:“睡了?”

    陈志忠说道:“还没,处理些事情。您找我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苏尚文的事情,进展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志忠说道:“已经开始收网。苏尚文的尚文地产公司,存在很多问题,甚至有不少黑账。最多五日,他便会被抓,就算判不了无期徒刑,恐怕也得过十几二十年以上的牢狱生活。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问道:“还有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