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意境
    西地ktv豪华包厢。

    唐修盘膝坐在古琴前,双手轻轻抚摸着极品黄花梨木料。古琴整体光亮,雕刻精美,做工细致,七根琴弦调配得当。

    古琴是汉文化地位最崇高的乐器,有“士无故不撤琴瑟”和“左琴右书”之说。位列国内传统文化四医“琴棋书画”之,被文人雅客视为最高雅的代表。

    曾经。

    唐修也有一把古琴,是仙界最顶级的仙器。木质为凤凰建木,琴弦是五爪金龙的筋脉分解而成,经过某位仙界至尊近万年精血滋养,又在九幽寒池和地火之源淬炼数百年。哪怕是一个普通仙人,如果能够得到那把古琴,都能抚曲杀仙,杀级别很高的仙人。

    “唐修,你真的会弹古琴?”

    程研楠来到古琴前面,那美丽的脸庞上挂着好奇神色问道。

    唐修收起那份回忆,轻声说道:“嗯,以前学过一点。”

    程研楠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轻视,笑道:“没事,就算你弹唱的不好,我们也不会笑话你的。”

    袁楚凌也跟着起哄道:“老大,我们绝对不会嘲笑你,毕竟能弹几下子,也算是多才多艺了。可惜你会的不是吉他,要不然,谈着吉他泡美眉,多帅气,多拉风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程研楠和夏万芬,李晓倩三女被袁楚凌的话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包厢房门,被从外面推开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挺开心的,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陈晓芬微笑打量着房间里的五人,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,最终落在盘膝而坐的唐修身上。

    夏万芬迎上去,笑着说道:“陈阿姨,我们在聊唐修的琴艺呢!他在跟我们谦虚……”

    陈晓芬微微笑道:“他就是你说的唐修吧?像你们这么大年纪,会弹古琴的越来越少了,男孩子更少。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她们三个是我的好姐妹,都是咱们省城金典音乐学院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们好!”

    程研楠三女和袁楚凌都纷纷叫道。

    唐修没有起身,仅仅是对着陈晓芬微微点头,目光从黄婕几人身上扫过。他今晚本是出来休闲娱乐的,很不愿意外人凑热闹。但陈晓芬是这家ktv的老板娘,他也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“尽早离开。”

    唐修心里想到。

    黄婕三人看到唐修的模样,眉头微微一皱。她们习惯了学生们的尊敬态度,猛不丁看到唐修淡漠的模样,这令她们心中不喜。不过,在她们眼中,唐修只是个路人甲,她们也只是来凑凑热闹。

    三人在另一端的沙上坐下,黄婕瞟了眼唐修,又看向陈晓芬叫道:“不是说有人要在ktv里弹唱吗?怎么还不开始?咱们姐妹都是玩音乐的,还是能指点指点那些学生。”

    陈晓芬听出自己这个好姐妹语气中的调侃味道,心底暗暗好笑。刚刚唐修的态度,她也很意外。此刻自然听出好姐妹心中的不满,准备好好教育一下唐修,让他不要过于自大。

    在其它方面!

    或许自己这几个好姐妹教育不了唐修,但在音乐方面,她们此刻绝对是权威。

    程研楠和袁楚凌四人,也听出黄婕话里的弦外之意,纷纷转头看向唐修。

    唐修依旧是那副淡漠表情,最终没有再看黄婕三女一眼,随着包厢里安静下来,他低着头,看着眼前的古琴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修长的手指拨弄琴弦,出清脆的琴音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那闪动着精光的双眼闭合,右手拨弹琴弦,左手按弦取音。他的指法很奇特,右手抹、挑、勾、剔、打、摘、搓、锁……左手上、下、进复、退复、吟、猱、罨、跪指、掏起、带起、抓起、爪起、撞、牵、间勾、转指、索铃等。

    朦胧中。

    唐修的双手手指,划出流水般韵味,萧萧琴音,索索秋落。缓慢的节奏,却勾勒出萧索的画面。

    琴音响起的几秒钟后,对唐修很是反感的黄婕愣住了,ktv老板娘陈晓芬如触电般身躯一僵,另外两名金典音乐学院的老师瞳孔收缩,眼神再也从唐修身上移不动了。

    触碰灵魂的音符,令四位在音乐方面造诣很高的专业人员,心中升起一股思愁之感。她们被悠扬婉转的琴音,拉入到一个秋风萧萧,落叶满地的世界。

    思念!

    思乡!

    思亲!

    她们好像看到了一位漂流在外的游子,站在深秋的羊肠小道尽头,眺望家乡的背影。她们仿佛看到一位满怀孝心的善儿,却在萧索的世界里被迫转辗,牵挂着家乡的慈母。

    “秋落金殇,念儿愁。”

    低沉,嘶哑的声音,随着琴音音符的徜徉,毫无突兀感的融入其中。一股悲凉的气氛,仿若飘起的青烟,冉冉弥漫。

    “万丈仙路,志踌躇。”

    画风一转,她们仿佛看到通往万丈山巅的大道,那位背负着仙剑的少年,挣扎着,前进着。但他好似每一步的前行,都会转头眺望。

    “吾向天问,吾向地喊;吾纵横万年,趟黄泉,踩九天,苦寻道天的门槛。心有憾,愿难现,吾愿重获当年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黄婕和陈晓芬几女的心颤抖起来,她们恍如梦境,仿佛她们化身为那个下黄泉,上九天的至尊仙人,她们苦苦寻找的是那道天的大门,是那道能够回家的指明灯。

    悲、痛、苦、念。

    百转千愁的滋味,萦绕在她们心中。两行清泪,已然顺着她们的面颊滑落,打湿衣襟。

    袁楚凌被震住了,程研楠和夏万芬,李晓倩三女,感觉浑身像是起了鸡皮疙瘩一般,傻傻听着度由慢渐快,由缓到疾风骤雨般的弹奏,听着唐修起初低沉嘶哑,到后面怒吼嘶喊的倾情泄。

    坐在古琴前,唐修拨弄琴弦的手指越来越快,他仿佛又回到曾在仙界时抚琴弹奏的状态,他的情绪,全都融入到其中。那种仙路艰难,那种思亲之情,被他的琴音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琴音消退。

    唐修缓缓抬起头,他那慢慢睁开的眼睛里,一丝晶莹泪花漾开,顺着眼角滴落。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,当他看到包厢里的众人,一个个泪流满面的模样,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幸福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荡漾在心田的幸福!

    曾经身为仙界至尊,如果给他一个选择,他宁愿放弃高高在上的身份,宁愿放弃惊天实力,变成一个普通人回到母亲身边,陪着她,伴着她,在她年迈时伺候在床榻前,为她养老送终。

    半晌后。

    陈晓芬从琴音缔造的世界脱离出来,她那模糊的视线,看着唐修含着眼泪却挂着几分笑意的脸庞,忽然间,她的心一阵悸动。她被琴音打动,被那一个个音符俘虏。她从没想过,世间竟有如此美妙的琴声,就仿佛充满了魔力,让她忍不住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看着唐修,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,千言万语,最终化作两个字:“谢谢!”

    黄婕从琴音的余味中清醒,她有些恼怒看了眼把她惊醒的陈晓芬,艰难转头看向唐修后,一股浓浓的羞愧感,令她差点找一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刚刚!

    她还大言不惭地说要指点唐修,但转眼间便被唐修的琴声折服。她是专业玩音乐的,更是音乐学院的老师,为人师表,她刚刚却用鄙夷的眼光看一个琴艺大师,这种狭隘的心思,令她后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黄婕上前几步,对着唐修深深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其她人也如梦初醒。她们用那副震惊的表情看着唐修,就仿佛遇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大,您……”

    袁楚凌嘴唇蠕动了几下,声音却仿佛堵在了喉咙里,甚至连他都没有注意到,他的称呼也变成了尊称,这种一种尊敬的体现,一种崇拜的心理作祟。

    程研楠和夏万芬,李晓倩三女,眼睛里的泪花逝去,但那泪花就像是洗涤过她们的眼睛,此刻格外明亮,就仿佛一颗颗小星星在释放着光芒。她们之前也对唐修的琴艺充满轻视,因为她们以前从没听唐修说过会弹古琴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她们看着唐修的眼神,犹如仰望心里崇拜的天王巨星一般。

    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?”

    金典音乐学院的一位老师,面色复杂的看着唐修,幽幽叹道。

    唐修慢慢站起身,平静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陈晓芬和黄婕异口同声的叫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女才现自己的失态,连忙抹掉眼角的泪痕。

    黄婕站在唐修面前,仔仔细细打量着唐修,认真说道:“你叫唐修?星城一中的学生?马上要参加高考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唐修点头。

    黄婕急促说道:“不用参加高考了,来我们金典音乐学院吧!我老公是金典音乐学院的副院长,他手里有特招名额。你不用任何的测试,就能到我们金典音乐学院来学习,我给你打包票,绝对没问题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