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无耻的境界
    唐修返回到南栅小镇,晚饭已经做好。令他惊讶的是,今晚不但多了几张口,还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李丽萍脸上挂着笑容,目光从仅仅从袁楚凌和程研楠身上扫过,便落在唐修脸上,笑道:“唐先生,冒昧来访,希望你们打扰您。此次我前来,是有重要现,所以想和您洽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修问道:“关于古音的学习问题?”

    李丽萍点头说道:“是的!我们培训班的三位老师,在给古音进行培训后,便现了重要问题。所以,我们重新制定了授课计划,您是否现在看一下?”

    唐修摆手说道:“你们还没吃饭吧?既然来了就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丽萍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穆清萍笑道:“是啊!我做了很多菜,如果李老板和三位老师不嫌弃,就和我们一起吃饭吧!你们辅导我女儿功课,我已经很感激了,这顿饭就算是表达我的谢意。”

    李丽萍点头笑道:“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古音小跑到唐修身边,牵起唐修的手笑嘻嘻的说道:“师父,我现自己变得聪明了呢!课本上的知识,我自学了很多,三位老师教给我的知识,我也能全部记住。”

    唐修笑着抚摸了下古音的小脑袋,说道:“做的不错。为了奖励你,师父决定每个月给你弄一套试卷,考察考察你的进步度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古音笑嘻嘻的答应。

    晚饭后。

    唐修把袁楚凌和程研楠叫到会议室,吩咐两人先自己复习,顺便等着夏万芬,李晓倩两人到来。随后,他便来到二楼古音的房间,当看到那位中年老师正在给古音授课,他对着李丽萍做了个收拾,然后转身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一楼客厅。

    唐修和李丽萍坐在沙上,品尝着穆清萍送来的香茶。令他哭笑不得的是,他敏锐现走廊里面,袁楚凌和程研楠偷偷摸摸的正往客厅看来,而且两人的耳朵竖起,显然想要偷听自己和李丽萍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,这是我们重新制定的授课计划,本来昨天就要给您的,结果一直联系不上您,所以我今天亲自过来。”李丽萍递过来一个文件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唐修接过后,取出那份计划看了一遍,这才点头说道:“我对你们制定的学习计划没有意见,毕竟那些老师才是授课人。我想问的是,音音的学习进度如何?成教育她会不会适应?”

    李丽萍苦笑道:“如果不是和音音的母亲谈过,我们真的不敢相信,她之前就只有二年级的水平。她太聪明了,我见过的孩子没有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,却从来没见过如此聪明的孩子。她学习度很快,快到我们的授课老师都差点跟不上她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唐修露出满意笑容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有劳贵公司的各位老师了。道谢的话我不多说,用实际行动来表示。你开价吧!我可以现在就转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丽萍说道:“每个月三位老师授课,每位老师的两万块,也就是说每个月需要六万块。到九月一号三个多月,我们按照三个月收费,一共十八万。您看着价格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痛快说道:“没问题,只要你们教的没问题,价格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唐修便把十八万用手机转账,转到李丽萍账户里。

    李丽萍起身笑道:“唐先生,咱们该谈的都已经谈完,以后就看孩子学习的成果吧!我就不打扰您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唐修把李丽萍送出房门,看着她消失在院门外,转头淡淡说道:“你们两个听够了?出来吧!”

    袁楚凌和程研楠带着惊奇神色走出来。程研楠好奇问道:“唐修,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偷听?难道你有透视眼?或者顺风耳?”

    唐修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探测器,也可以称呼为透视眼,谁穿衣服,谁没穿衣服,在我眼前都没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死!”

    程研楠俏脸一红,羞骂一声后转身跑向会议室。

    袁楚凌看着程研楠的背影消失,这才转过身看着唐修,竖起大拇指赞叹道:“牛,真的太牛了。老大,我以前怎么没现,你的口才和智力一样好?”

    唐修笑道:“我以前也没现,你拍马屁的功夫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。少给我扯犊子,赶紧去复习功课。我可是在韩老师面前下了军令状,如果高考的时候,你们的成绩不能令所有人眼前一亮,就是我的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袁楚凌自从知道父母是假离婚后,在学习方面便已经是动力十足。如今再有唐修奇特的补课手段,更是令他斗志满满。

    星城中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内,苏尚文和妻子张美芸站在苏凌韵面前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病床上的苏凌韵,眼底尽是讥讽神色。他们本来正准备设计算计苏凌韵,没想到老天爷看苏凌韵都不顺眼,受到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“小妹,不是哥哥说你。你都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不让人省心?现在怎么样?被人家打了吧?受伤了吧?我去你们那小饭馆看过,被人家砸的那个惨啊!我想,按照你资产,住院看病就已经花了不少钱,恐怕已经没钱重新装修了吧?”苏尚文带着强烈的挖苦语气说到。

    张美芸也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,说道:“没错,当初我们家尚文去给你借钱,你口口声声说就只有十万块,你这伤势不轻,又不知道托了哪路神仙的福,住在这么高档的病房里,每天钱不少花吧?如果你没钱装修被砸的小饭馆,我看干脆转让给我们算了。你要是没地方去,也没关系啦!等你伤好之后,就留在酒楼工作,每个月……给你两千块,不少了吧?”

    两千块?

    苏凌韵痛苦的看着眼前的哥哥嫂嫂,心疼的像针扎似得。她很多年前就知道哥哥嫂嫂不待见她,而且很无耻,可她做梦都没想到,他们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。他们这个要求,不是趁火打劫吗?

    两千块工资,看似不低,可她那酒楼的普通员工,工资都比这高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想起来把他们轰走,但她身上有伤,知道就算自己起来,也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。

    苏尚文的脸色冰冷下来,瞪着苏凌韵喝斥道:“苏凌韵,你别不知好歹。如果你把那小饭馆转让给我,我或许会给你一笔钱,足够你们孤儿寡母以后生活的很滋润了,可如果你执迷不悟,将来有你的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怒道:“你不是说没钱吗?你哪来的钱给我?”

    苏尚文说道:“我现在是没钱,但我可以欠着啊!等我有钱了自然会给你。难道你以为,我还会骗你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无耻!”

    苏凌韵可以肯定,如果自己真的把酒楼转让给苏尚文,他以后绝对不会给自己钱,他这分明就是在敲诈。

    感情牌!

    她在苏尚文身上见到太多太多次了,她善良不代表愚蠢,自己这个哥哥是什么样的德行,她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一旁那位护工说道:“两位,病人需要休息,请你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张美芸一瞪眼,怒气冲冲的看着那位护工和骂道:“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这是我们的家事,管你屁事?滚滚滚,别再这里叫唤。”

    那护工怒道:“你们怎么说话呢?如果你们再不走,我立即打电话叫医院的保安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美芸冷笑道:“你叫保安试试?信不信老娘不但不会被赶走。还会让你丢了这份饭碗?小人物就t是小人物,给你几分颜色,你还翻了天了。”

    苏尚文也冷冷说道:“随意插手人家的家务事,难道你就是这么做人的吗?奉劝你一句,该干嘛就干嘛去,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那护工听说过苏凌韵的事情,也见过唐修。她清楚院长都很重视唐修,如果他知道了,恐怕也得向着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她把苏尚文和张美芸的威胁,并没有当做一回事。飞快摸出手机,她拨通医院保安室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好,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接电话的是保安队长陈涛。

    那护工挂掉电话,愤愤说道:“我已经通知了医院保安,如果你们再不走的话,等会你们会被赶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苏尚文和张美芸相视一眼,眼底浮现出几分担忧。不过,苏尚文毕竟是尚文地产的老板,尽管有很多老朋友都在躲着他,但还是有些人是他能请得动的,比如这中医院的某位熟人副院长。

    “喂,老刘啊!我是苏尚文啊!尚文地产的那个苏尚文!嗯嗯,我说你们医院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带着你弟妹到医院住院部看望住院的妹妹,因为家务事争执了几句,你们医院的护工就对我们夫妇百般羞辱,还打电话要叫保安过来收拾我们。嗯……那就麻烦你了,我在这里等你。病房,对对对,房号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