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群挑
    唐修一愣,随即点头。  他忽然想起一句话:有证行遍天下,无证寸步难行。这句话是有“钱行遍天下,没钱寸步难行”的进化版。这也裸的说明了现实社会证件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这时代,不光看脸,还看证书。

    “你办事,我放心。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唐修平淡的说了一句,便摆出你可以走了姿态。

    李宏基看着唐修的模样,心中暗暗苦笑。想他堂堂神医传人,星城中医院院长,医学界大师级的专家教授,竟然在唐修面前不得不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“真他娘的憋屈!”

    饶是修身养性功夫已经做到不错的李宏基,心底仍忍不住爆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随着李宏基和住院部主任的离开,唐修重新把目光投到扳手和钉子几人身上,沉声说道:“现在,你们可以和我说说具体原因了。那铁龙到底为何要和你们生冲突?连我妈他都敢出手殴打?”

    扳手露出几分怒气,说道:“昨天中午,我们正在酒楼里帮忙,因为客人非常多,都排起来了很长的等待队伍。所以,那个铁龙带着几个人到咱们酒楼吃饭,因为没有座位,就让我们给他把其它一桌的客人赶走。大老板不愿意,那铁龙就动手打人。当时就我们四个在店里,所以没打过对方,连累大老板也跟着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!他们把咱们酒楼的客人全部轰走,还把酒楼给砸了。我们送大老板来到医院后,便准备出去购买些生活用品,结果刚刚走出医院大门,又被二十多个家伙袭击,暴打一顿后,丢回到了医院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铁龙还扬言,除非让大老板向他磕头赔罪,补偿他一笔让他满意的精神损失费,否则让我们永远在医院呆着,离开医院一步,就被暴打一次。钉子企图出去后,又被打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唐修怒极而笑,连声说道:“好好好,真是好样的。曾经都是欺负别人,没想到今天竟被人欺负到了头上。你们四个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医院,养伤的同时,也要保护我母亲。铁龙的事情交给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扳手连忙说道:“老板,您可要小心。我知道您很厉害,打架水平很高。但铁龙的底细,我派人去打听过,他在星城很有势力。算是比较厉害的包工头,手底下不但有一批打手,和那些社会上混的家伙,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唐修眯起双眼,冷笑道:“只有他够强,才能让我更满意的玩下去。你们就不用担心了,这个世界上能令我唐修害怕的敌人,恐怕还没几个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说大话,尽管修为要重头修起,但他杀人的本事,在这个世上说第一,还没有人敢说第二。奇门遁甲也好,攻击符箓也罢,哪怕是用毒,他都能毒死数以万计的敌人。这些旁门左道的手段,他曾经在仙界底层厮混的时候,做的次数何止万次?

    “把那铁龙底细,给我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唐修得到铁龙的一些事情。他不是喜欢被动的人,对待敌人要主动出击,这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走出住院部,唐修有些头疼。没有属于自己的车,办什么事情都不太方便,他考虑着,趁着高考完毕的暑假,自己是不是应该把驾照考下来?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中医院门口,唐修刚刚走出大门,便敏锐察觉到周围有些吊儿郎当的青年,时不时的朝自己看来。他们染着头,穿着奇装异服,衣袖里面鼓囊囊的,显然放有棍棒之类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他们!”

    唐修面色一寒,快锁定其中一个最为明显的青年,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,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唐修在对方六七米外停住脚步,然后挑衅似得对着对方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那名染着葡萄紫颜色长的青年,耳朵上打着几个耳钉,并不算英俊的脸上,有着一道曾经光荣历史留下的疤痕战绩。最令人反胃的是他不但身上有着刺鼻的香水味,还戴着美瞳。

    “叫你妹啊!”

    那青年瞪着唐修骂了句,慢吞吞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唐修淡淡说道:“我不想打错人,所以问你一个问题。你是不是铁龙的人?如果是,把你们附近的人都喊上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一愣,随即放声狂笑道:“兄弟们,你们听到这混蛋刚刚说什么了吗?他要咱们跟他走?哈哈哈……老子就是龙哥的人,你t知道龙哥,还不快给我们跪下磕头,叫声爷爷?”

    “你们命大,这里是医院门口。”

    唐修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那青年翻了个白眼,看唐修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。而周围围过来的二十多个青年,也一个个嬉笑怒骂,根本就没把唐修当一回事。他们只是奇怪,认为唐修是个病人,来错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小子,精神病院在东外环。这里是中医院,你要是脑子有病,赶紧去精神病院看看!奶奶的,打一个精神病,老子还真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唐修为了激怒对方,让对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围殴自己,所以淡淡开口说道:“你才有神经病,你们全家都有神经病。你们这些人应该是地痞流氓吧?你们这些地痞流氓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青年傻眼了,周围那些青年混混们也面面相觑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唐修竟然敢骂他们。一瞬间,一位瘦高青年把手中正喝着的豆浆包砸向唐修,更是抬腿朝着唐修踹来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轻易躲避过砸来的豆浆包,心底杀意平添几分。他飞起一脚,比对方快了数倍,直接踹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那青年一口鲜血喷出,翻着白眼倒飞出七八米,尽管他没被唐修这一脚踹死,但也被踹出严重内伤,砸在地上后直接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二十多名青年刚刚从呆滞中更清醒过来,看到同伴如此轻易就被唐修打倒,直接昏死过去,顿时被吓了一跳。不过,他们认为双拳难敌四手,就算唐修有点实力,也扛不住他们每人一拳一脚。

    “阿强,虎仔,大东,小阳。你们四个去陪这小子练练。敢跟咱们兄弟动手,我倒想看看他有几斤几两。”附近,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靠了上来,他眼神中闪烁着冷意,点兵遣将要教训唐修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四人纷纷从衣袖中亮出空心钢管,快把唐修围住。几乎在瞬间的功夫,四人挥动着钢管齐齐朝着唐修砸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唐修脚步移动,身形瞬间出现在阿强面前,他的拳头直接轰击在阿强脸上,把他几颗牙齿打出来的时刻,也一脚把他踢飞。轻易避开三根打来的钢管,唐修的招式极其简单,直拳,勾拳,飞腿,前后加起来没有过五秒钟,剩下的三名青年混混也被他打趴下。

    而且!

    他出手狠辣,每个人都打断他们几根骨头。

    那三十多岁的男子瞳孔一缩,看着唐修大神威的姿态,怒容爬上他的脸庞,箭步冲向唐修的时刻,厉声喝道:“一起动手,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唐修面色不变,出手度更快几分。

    爱看热闹是人的天性。唐修被二十多人围攻的场面,自然吸引了很多途径的路人驻足观看。当唐修轻易打趴下五名青年混混后,不少人流露出震惊神色。当看到又有将近二十名手持凶器的青年,朝着唐修扑去的时刻,他们暗暗心惊,实在是为唐修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“这年轻人真够倒霉的,怎么惹上这么大的麻烦?他是很能打,一口气能打趴下四个,但将近二十个人,可不是个人力量可以打赢的!”

    “这些地痞流氓也太嚣张了,竟然在医院门口公然行凶。难道他们就不怕法律的制裁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吧?今天早上,就有一个年轻人在这医院门口打了,好像也是这些人干的!他们真是够嚣张的,医院方面也不管管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管?人家是在医院外面动手。而且医院的保安刚刚冲到门外,这些地痞流氓早就打完人跑了,去哪里找他们?今天警察都来了,结果被打的人好像故意躲着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去帮那年轻人,把这些地痞流氓打跑。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这些混蛋太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出手极快,拳拳到肉的攻击,闪电般的身形,尽管他只用了一成的力量,依旧在短短十几秒钟,把将近二十名青年混混全部打趴下。甚至那位有些武术功底的男子,都被他打成重伤,吐血倒退。

    满地蜷缩着身体痛苦哀嚎的青年混混,一个个凄惨无比。他们身边掉落的钢管,刀具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此刻!

    整个场面变得一片死寂。周围围观的众人,一个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,下意识的抬起手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震撼!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,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软。惊骇的滋味,就像是滔天浪潮惊涛拍岸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