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哀求的声音
    唐修转身看了她一眼,冷哼一声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那中年妇女看到唐修默不作声的样子,还以为唐修心虚了,顿时气焰更高,说话也越来越刻薄:“怎么?被我说中了,觉得丢人现眼了?我劝你别想着把你母亲转到其它普通病房,打肿脸充胖子了没有必要。而且,你母亲现在伤着呢,你要是有点孝心,就别折腾她了。年轻人啊!嘴上没毛办事不牢,还真是应了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唐修终于停下动作,看了看病床上半坐在那里翻看报纸的中年男子,淡淡说道:“你信不信,我可以让医院的人把你男人轰走?我应该没说错吧?这是你男人?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一瞪眼,声音刹那间提高了几个节拍,怒气冲冲的叫道:“你有种再说一遍?翻了天了你还!你有本事让我们走啊?你有本事拿出来啊?老娘倒是想要看看,你这小小的高中生,能不能翻了天了?”

    病床上的中年男子,也放心报纸,看着唐修冷笑道:“小家伙,别说大话闪了舌头。你母亲是个不错的人,性格温顺,而且懂事理。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懂事的儿子?真是替她叫屈。”

    唐修摇了摇头,转身继续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俗话说: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

    这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不愧是两口子,都是一个德行。对于这种人,他真的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苏凌韵没想到,平时乖巧懂事的儿子,今天怎么像是中邪似得,尽说得罪人的话!听到隔壁床位上男子的话,她连忙说道:“大兄弟,你别跟我儿子一般见识,小孩子不懂事,我一定会教训他的!”

    尖酸刻薄的中年妇女听闻,顿时嚷嚷起来:“大姐啊!我老公说的对,你怎么生出个这种玩意?你听听他说的都是人话吗?说什么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,说什么能让医院把我们轰出去。还真是嚣张得上了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眉头一皱,正准备说话,病房房门被用力推开。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,簇拥着一位中年医生进入病房。病房中,有不少人都认识为那人,那是这住院部的主任,拥有很大的实权。

    “打扰大家了,请问谁是唐修唐先生?”那位住院部主任带着试探的语气,极其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找唐修?

    语气这么客气?

    那尖酸刻薄的中年妇女,还有病床上他的老公,顿时面面相觑,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他们心头滋生。

    “我是!”

    唐修停止收拾东西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住院部主任连忙迎上去,他脸上陪着笑容,恭敬说道:“唐先生您好,我们不知道这位女士就是您母亲,之前稍有怠慢,希望您见谅。我刚刚接到高副院长的电话,就亲自带人过来了。高副院长电话里说了,他马上就赶到,并且已经把最好的病房收拾好,您母亲随时可以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唐修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住院部主任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,连连说道:“不客气不客气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!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你们等会吧!我先给我母亲收拾东西。另外,她身体不好,你最好派人推辆推车过来。”

    住院部主任连忙说道:“我这就派人准备推车。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那对夫妇已经傻眼了,不单单是他们夫妇,之前嘲笑唐修的那些人,全都膛目结舌的看着眼前一幕。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唐修不但没有吹牛,反而是牛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住院部主任是谁?

    那是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他们跟这住院部主任说话,都得陪着笑脸。可人家却陪着笑脸面对唐修。

    他真是一个高中生?

    所有人脑海中都浮现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请问唐修先生是……”病房门外,高建民几乎是小跑着冲进来,他身后也跟着四五名医院的领导。当他从住院部主任的示意下,得知哪位是唐修后,立即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唐先生,病房准备好了,您母亲稍后就会被送到那里。另外,您母亲在我们医院的一应消费,全部免除。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,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办到。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刚刚对唐修疾风嘲笑的中年妇女,面色刹那间变得煞白如纸。她眼神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,身体都瑟瑟抖起来。她能不抖吗?人家副院长都说竭尽全力满足唐修的要求,万一唐修说句话,把他丈夫赶出去,那她还不得被丈夫打死,被家里的亲戚骂死?

    况且!

    她丈夫为了等着做手术,可是排了大半个月的队,眼看着就能进手术室了,忽然出现这种幺蛾子,耽误了丈夫的病情怎么办?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?

    病床上的中年男子,心里也升起一股恐慌,他恶狠狠的瞪了眼妻子,看向唐修的眼神也变得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院长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李宏基使劲揉了揉太阳穴,苦思冥想好一会,他也没想到这个熟悉的名字,除了从龙瀚文口中听过,还从哪里听到过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李宏基抓起手机,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,顿时微微一笑,接通后说道:“师弟,我等会就回去,你要是太无聊,就去我书房看看里面的藏书。那里面,可有好几本是师父的医学心得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都看完了。在你家呆着实在是无聊,我准备去一趟帝都。上午的时候,我接到消息,听说师父的踪迹在帝都出现了。”手机里,传来楚国雄的声音。

    帝都?

    李宏基精神一震,沉声说道:“师弟,你要是找到师父,记得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!我去向他老人家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楚国雄答应道。

    李宏基笑道:“师弟,你这来的匆匆,去的匆匆,师兄我都还没好好的招待你呢!前几天的事情,你就别放在心上了,要知道这一山更比一山高,茫茫红尘中的隐世高人数不胜数,师父就算是知道,也会一笑了之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,忽然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瞬间瞪得滚圆。刚刚苦思冥想的答案,在他不经意间的说话中浮现。

    唐修?

    那不是治好穆清萍女儿怪病,让自己师弟脸面全无的少年神医吗?没错,师弟的确说过这个名字,就叫唐修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难道荆门岛的唐修,和这个唐修是一个人?

    李宏基飞快的跟师弟楚国雄说了句再见,便匆匆挂掉电话。他一边在脑海中思考着,一边拨通龙政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李叔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,传出龙政宇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宏基语气急促的问道:“政宇,问你一件事情,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。前几天,你说的那个唐修,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龙政宇迷惑道:“李叔,您问这事干什么?唐修他前些天有事,去了趟荆门岛,好像是前几天才刚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荆门岛?”

    李宏基惊呼道。

    龙政宇愣了愣,再次问道:“李叔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?好端端的,你怎么问起唐修的事情?而且好像对他去荆门岛有些吃惊?”

    李宏基苦笑道:“前几天,我师弟从荆门岛过来。他在荆门岛丢了面子,可以说是连我师父的名声都连累了。而让我师弟大丢颜面的人就是这个唐修。行了,我不跟你说了,我得去见见这个唐修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……”

    李宏基不顾龙政宇还想说话,挂断电话后便急匆匆的冲出办公室房门,朝着住院部赶去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住院部六楼4o5室,那位面色煞白的中年妇女,直挺挺的跪倒在唐修面前,她脸上带着恐惧神色,苦苦哀求道:“唐修……不对,唐兄弟,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,是我狗眼看人低。您大人有大量,千万不要让医院的领导把我老公赶出去啊!我们为了给他做手术,足足在这里等了大半个月。眼看着马上就轮到我们了,您一定要善心,不要让他们赶我们走,求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来到病房中的那些医生,一个个流露出古怪神色,就连之前对唐修冷嘲热讽过的所有人,都流露出担忧神色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病床上的病人,苦笑道:“唐小哥,之前是我们不对。我这辈子看走眼过很多次,唯独这次错得最厉害。您就原谅我们这些愚昧的人,别跟我们一般见识了。您母亲是个好人,我相信您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高建民诧异道:“唐先生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摇了摇头,摆手示意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中年妇女站起来,淡淡说道:“知道自己狗眼看人低就好。希望你以后注意点,祸从口出,以后你还是少说话,别总是给自己家里招灾引祸。”

    说完!

    他才对高建民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,一点小误会而已。我母亲搬病房的事情,就麻烦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高建民深深看了眼那位中年妇女,这才笑着对唐修说道:“唐先生放心,我一定安排妥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