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片惨嚎
    唐修看着母亲满脸担忧的模样,沉默片刻后才缓缓点头,说道:“那我听您的,就不找他们麻烦了。妈,你有什么需要,就尽管给我说,我让扳手他们去办。另外,在您住院的这几天,我必须要呆在医院陪您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怒道:“不行,你必须给我回学校。如果要是因为的事情,影响到你的高考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话来。他太了解母亲的性格,如果自己非要留在这里,恐怕她真的会做出荒唐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,我回去!”

    唐修心底叹了口气,又看了看病房,说道:“不过,我离开之前,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换病房。这里又脏又乱,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。你留在这里接受治疗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病房中,其他两个病人的七八位家属,听到唐修的话后顿时不乐意了,纷纷怒声说道:

    “喂喂喂,小伙子你说什么呢?这里可是中医院的住院部,哪里又脏又乱了?怎么就不是人住的地方了?你会不会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里条件已经不错了,你竟然还嫌弃!有本事你把你妈转到高级病房去啊?就你们这样的,都被人打进住院了,竟然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学生,口气还不小啊!要不是你妈辛辛苦苦开个饭馆,供你读书,供你吃穿,你早就饿死在街头了。现在狂的厉害,有本事你去帮你妈报仇啊!有本事你给你妈换到高级病房去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中医院有病房,可里面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。就你们这种开小饭馆的人,要钱钱不多,要人脉更没人脉,怎么可能住到病房?还有脸嫌弃这里?真是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啊!就是不切实际。等他们真正踏入社会,知道赚钱的难后,才会把这目空一切的性子给收起来,像个龟孙子似得缩着头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妹子,你这儿子啊!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没想到自己一句话,竟然惹来这么多冷嘲热讽。他此刻心中仿佛压着一团火,还没有来得及泄,又听到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嚷嚷,顿时暴怒道:“你们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闭上嘴巴!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满脸愤怒的唐修,有两个青年小伙面色不善的看着唐修,一副想要动手的样子。不过,当他们想到伺候苏凌韵的人,好像一个个都不是善茬,顿时那份气焰小了下去。欺软怕硬,这是人的天性。所以那两个青年哼了一声,悻悻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儿子,别这么没礼貌!”

    苏凌韵又好气又好笑的瞪眼唐修,训斥他一句后,立即对房间里的其他人赔不是。

    唐修摸出手机,拨通龙政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唐老弟吗?你总算是开机了。我这两天给你打了很多电话,始终都联系不上你!我亲自去南栅小镇,还被你们家那个女管家给挡在门外。你在哪呢?我现在过去找你。有些事情,咱们需要面谈。”手机里,传来龙政宇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修沉声说道:“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谈别的事情。我给你打电话,就是问问你,在星城中医院认不认人?我母亲被人打伤,现在住在普通病房,我想把她转到病房去。多花点钱没事。”

    龙政宇怒道:“是谁打伤了阿姨?你等着,我立即赶过去。另外,我赶过去的路上,会给星城中医院的院长打电话,他是我爸的老同学,他们星城中医院新的住院大楼,都是我们龙家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度点!”

    唐修说完,便直接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片刻后,龙政宇的电话又打了回来,唐修诧异的接通后,手机里传来龙政宇哭笑不得的声音:“唐老弟,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母亲的名字,还有她现在住在几号病房!要不然,我就算联系了院长,他也不知道该找谁啊!”

    唐修汗颜,把母亲的名字和病房号告诉龙政宇后,这才把电话挂掉。

    星城中医院。

    宽敞整洁的院长办公室,李宏基站在盆栽前浇花。他年近六十,早就过了奋不顾身打拼事业的年纪。而且,距离他退休的时间也快了,所以他开始把手中的权利下放,自己则经常修身养性,养养花种种草,甚至家里还挂起了几个鸟笼,养了几只画眉鸟。

    他从事医学多年,在中医上的造诣,更是达到很高的级别。就算是在国内中医界,都排的上名号。当然,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便是他的师父,乃是神医鬼见愁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情除了少数人知道,绝大部分人压根就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国雄那小子,前几天在荆门岛大丢颜面,竟然跑到星城来了。如果师父知道那件事,恐怕会大骂他一通。”

    李宏基嘴角挂着笑意,对于小师弟丢面子的事情,感觉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!能够治好那个小女孩的怪病,那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?去年那个叫穆清萍的女人来过我这里,可惜我对那种怪病也是束手无策。如今竟然被那青年治好,真不知道他是哪位神医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李宏基把洒水壶放在窗台,刚刚返回到办公桌前,他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,便想起了铃声。当他拿起手机,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,顿时流露出惊讶神色,因为他现给他打电话的人,竟然是他老同学的儿子,如今商界了不起的天才龙政宇。

    他找我做什么?

    李宏基脸上挂着诧异神色,按下接听键后笑道:“政宇,你找我?是不是你爸又让你给我送好酒啊?”

    龙政宇说道:“李叔,我爸的好酒,不是早就让您喝完了嘛!”

    李宏基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小子,我有那么厉害嘛!行了,咱们闲话少说,你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格,找我一定有事。说吧!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龙政宇连忙说道:“李叔,指示谈不上,我找您还真有重要事情。”

    重要事情?

    李宏基很少听龙政宇说的这么认真,脸上的笑容也快收起,沉声说道:“你说,我听着!”

    龙政宇说道:“李叔,我有一位朋友,他母亲在你们星城中医院住院。他想把他母亲转到病房,您看能不能通融通融?”

    李宏基诧异道:“就这种小事?”

    龙政宇苦笑道:“对您来说是小事,但对我来说却是大事。李叔,您最近和我爸喝酒的时候,应该听他提过一个人吧?唐修,一个年级比我小了一些,现在还是个高中生的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唐修?

    李宏基愣了愣,脑海中迅浮现出这个名字。一瞬间,他的面色变得格外严肃,沉声说道:“是不是陈志忠的师父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龙政宇说道。

    李宏基说道:“既然唐修是陈志忠的师父,他怎么不找陈志忠帮忙?反而让你联系我?要知道,我和陈志忠也是数十年的老朋友了,我们中医院和他也有不少生意上的来往。只要他开口,即便不用找我,下面的人都会安排的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龙政宇笑道:“我巴不得他找我呢!这可是一份大人情。李叔,你是不清楚现在唐修的人情有多值钱。我有两位京城的朋友,为了能够结交上唐修,甚至决定把他们家族准备投资的数十亿资金挪用,把生意投资到咱们星城。股份,更是像白送一般给他。”

    李宏基震惊道:“那唐修到底是什么来历?你爸说他也不清楚。你和他交好,应该知道的比你爸更多吧?”

    龙政宇苦笑道:“我知道的,其实并不比我爸多多少。那唐修……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李宏基说道: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这件事情我安排下去,立即就把他母亲转到病房。另外,医药费全免。”

    龙政宇笑道:“谢谢李叔。”

    李宏基苦笑道:“别谢我。以后多偷你爸的好酒来孝敬我,我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龙政宇笑道:“您放心吧!保证会有好酒孝敬您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李宏基脸上的笑意尽退,表情变得严肃很多,他沉思片刻,便拨通其中一位副院长的电话,吩咐一通后,便默默走到办公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唐修?

    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难道是因为之前龙瀚文说过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绝对不对!

    除了龙瀚文,应该还有人跟自己说过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谁呢?

    李宏基眼神中闪烁着思考神色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住院部六楼的4o5室。

    唐修亲自给母亲收拾着衣服,日用品。周围却响起那位说话尖酸刻薄的中年妇女的声音:

    “收拾什么,弄的跟真的似得。一个高中生,真以为打个电话,就能把你母亲送进病房啊?能住进病房的病人,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?切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把手中刚刚擦过鼻涕的卫生纸狠狠砸在地上,走到身边的病床床沿上坐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