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忽悠神功
    康夏说道:“我觉得,您把第三种产品定义为饮料,倒不如定义为保健品。  然后走高端路线。我相信,就算是价格稍微昂贵一些,那些有需要的人也会购买。不对,应该会疯抢。”

    保健品?

    唐修沉思片刻,便缓缓点头:“好建议。那就按照你说的办,定义为保健品,价格方面你来决定,我到时候只会告诉你大致的成本。”

    康夏点头,就在她还想说什么时候,从二楼楼梯处,古音带着欢快的笑声跑了下来,并且直接扑到唐修怀中。

    “师父,来客人了吗?”

    古音的声音很好听,像是轻铃声一般悦耳。

    唐修很喜欢自己这个新收的小女徒弟,他仿佛从古音的身上,看到了仙界时收养的那个徒弟的影子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古音拥有一颗坚韧不拔的心。那份韧性,别说是一个岁的小女孩,就算是很多成年人,绝大部分都不曾拥有。

    而且!

    她很孝顺,很懂事。

    唐修宠溺的揉了揉古音乌黑的秀,笑道:“是来客人了。她叫康夏,你可以喊她康夏阿姨。”

    古音乖巧的点头,对着康夏甜甜一笑,叫道:“康夏阿姨好!您是不是在和师父谈事情啊?如果音音打扰你们了,康夏阿姨您别生气,音音立即就上楼。”

    康夏古怪的看着唐修和古音,她没想到在这里又看到一位唐修的徒弟。不过,像这么懂事的小女孩,她倒是很少见,所以笑着摇头说道:“你叫音音是吧?没事的,我和你师父已经谈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!

    她把目光移到唐修身上,好奇道:“老板,您到底有多少徒弟?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就两个。”

    康夏问道:“你教给她们什么?”

    唐修平静说道:“我能教的东西多了,有很多东西是你无法理解的,所以就不要多问了。如果没有其它事情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驱逐令?

    康夏哭笑不得的看着唐修,她堂堂康夏大美女,商界的传奇人物,无数人恨不得能多和她相处一些时间。怎么今天会被下了逐客令?

    而且!

    好像自己来了好一会了,连杯茶水都没喝上吧?

    这老板……

    真是个奇葩!

    康夏在心底嘀咕几声,便起身说道:“那我就先告辞了,如果遇到我解决不了的事情,以及公司里重要的事情,我会联系您的。”

    唐修点头,目送着康夏离开,然后才笑着问古音:“你妈是出去买菜了吧?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去?”

    古音笑道:“我妈说我身体刚刚恢复,让我在家里多休息。而且我也不想去,师父您教给我的修炼功法,真的好有意思。我今天尝试了几次,就感觉到了您说的那种气机。只不过,那些气机实在是太调皮了,我先走还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唐修惊讶道:“你已经感受到了?这么快?”

    古音迷惑道:“很快吗?我本来以为刚刚尝试,就可以感受到的啊!”

    唐修摸了摸鼻梁,脸上浮现出苦笑神色。别的人刚开始修炼,感受气机需要数月时间,自己这宝贝徒弟竟然一天就能感受到气机,这双脉冰凤圣体的体质,还真是逆天啊!

    “音音,你要记住,修炼不要操之过急。你现在既然已经感受到气机,就慢慢的尝试,等你什么时候能够控制那些气机了,就告诉我。”唐修叮嘱道。

    古音嬉笑道:“我记住了师父。”

    唐修拍了拍她的小脑袋,说道:“去玩吧!我等会要出去办点事情。对了,你母亲回来后,你告诉她一声,就说我今晚不在家里吃饭了。另外,如果物业处有快递送过来,让你母亲帮我签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师父您放心吧!”

    古音笑着跑开。

    这两年多,她几乎就没有笑过,就算是笑,也是为了不让母亲难过,强颜欢笑,挤出来的笑意。在她心中,除了母亲之外,现在令她感觉最亲的人便是唐修。她以前学过一句话,叫做:一日为师终身为父。她已经没了父亲,所以在她心里,就把唐修当成了父亲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唐修离开别墅区。

    他从扳手那里得知苏尚文找母亲借钱的事情,心里就有些不放心。所以他决定亲自到酒楼里看一看,如果苏尚文再敢去酒楼,他不介意给苏尚文一些惨痛的教训。

    苏凌韵经营的酒楼,经过扩建,如今已经规模不小。甚至因为客人太多,前段时间又进行了第二次扩建,现在整个酒楼,足以同时招待八十桌客人。

    当唐修赶到后,还不是吃完饭的时间,但此刻酒楼里依旧有不少客人才吃饭。酒楼里的服务员,几乎全都认识唐修,见到唐修到来,她们纷纷挂起笑容,向唐修问好。

    “老板,您来了!”

    在酒楼里工作的扳手,屁颠屁颠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唐修问道:“我妈呢?”

    扳手说道:“大老板她在算账呢!我刚刚给她送茶进去,现她好像有些苦恼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苏尚文的事情?”

    唐修皱起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扳手苦笑道:“应该是!就在您来的前十几分钟,苏尚文的老婆才离开酒楼。那女人真令人讨厌,她起初是求大老板帮忙,可是后来却用激将法,想让大老板劝您,让您帮苏尚文和龙氏集团的人搭桥牵线。”

    唐修眉头一扬,想到那便宜舅妈的嘴脸,心里一阵腻歪。轻轻拍了拍扳手的肩膀,他大步朝着里面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嘎吱……”

    房门被唐修推开,当他看清楚坐在办公桌内愁眉苦脸算账的母亲后,心底暗暗一叹,走进去说道:“妈,忙着呢?”

    苏凌韵抬起头,当她现是唐修后,顿时站起身惊喜的问道:“儿子,你从外地回来了?你们班主任韩老师告诉我,你要去外地参加科目竞赛,要去一个星期,我今早还算着时间呢!你应该也差不多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修不想欺骗母亲,所以立即转移话题,笑着说道:“我也想早点回来,所以完事之后就急匆匆的赶回来了。妈,我现你最近白头又出来了。是不是经营这酒楼太累?如果累的话就把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,你的身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被儿子一席话说的心里暖暖的,充满溺爱的拍了拍唐修的手臂,笑着说道:“妈不累。咱们家的情况刚刚好转,我得趁着还能干得动,多赚点钱,多给你存点钱,以后你不但要去读大学,还要找老婆,买房子,还有我未来大孙子的奶粉钱,妈都要给你挣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您想得真远!”

    唐修哭笑不得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凌韵笑道:“为了我儿子的将来考虑,是我做母亲应该做的事情。对了儿子,你这次去外面考试,考得如何?有没有拿名次?”

    唐修笑道:“还可以,学校领导们都挺满意的。妈,我刚刚看你在算账,你怎么白天算起账来了?我记得你以前都是晚上才算账啊!”

    苏凌韵听到唐修提起这事,顿时又变得愁眉苦脸起来,叹道:“还不是你舅舅,他生意遇到了麻烦,现在缺少资金。昨天他还来到咱们这里,向我开口借钱呢!咱们这里最近生意不错,我的确存了点钱,但前段时间又扩张了店面,现在手里也就十几万。以前你舅舅也帮过咱们很多次,所以我想着,能不能帮帮他。”

    唐修哼道:“他那不是帮咱们,是在施舍。妈,苏尚文这些年做的事情,咱们都心知肚明。我劝您不要理会他,让他也知道知道愁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苏凌韵犹豫了一下,苦笑道:“你不说,我又何尝不懂啊!可是……说一千道一万,他毕竟是你的亲舅舅,我的亲哥哥。唉……孽缘啊!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妈,有些人如果没有受到教训,恐怕永远不知道悔改。而且,咱们现在能力有限,就算想帮他也是有心无力。我觉得你这点钱,就别拿出来了。要不然,他一定认为您是在施舍他,他不但不会领情,反而会嫌你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凌韵怔怔看着唐修,她没想到儿子竟然看的如此透彻。她昨天的确拿出来了十万块给苏尚文,但却被苏尚文嫌弃,不但没领情,反而大骂了她一通。现在她想想,还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难道!

    自己真的不应该帮苏尚文?

    可如果自己不帮他,他怎么度过眼下这个难关?

    唐修看着母亲的模样,就知道自己说动了她,便再接再厉说道:“妈,咱们这点家底,根本就不够苏尚文那集团公司塞牙缝的。杯水车薪,对他来说没用。他经营生意那么多年,不但积累了大量的财富,还积攒了大量的人脉。他如果真的缺钱,会眼巴巴的跑到咱们这里来借钱?他很清楚咱们家的情况,我看他来借钱,分明就是故意来羞辱您。要是他缺钱,早就想他那些朋友去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苏凌韵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