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返回星城
    唐修没有欧阳璐璐的想法,甚至没有什么杂念。他帮欧阳璐璐治疗,完全是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心态。从开始轻轻按摩,到后来稍微使劲。他的手法和奇特,不断揉捏着欧阳璐璐后背和侧腰的穴位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欧阳璐璐渐渐感受不到疼痛,甚至她感觉非常舒服,这种舒服感觉让她迷恋,心底甚至生出让唐修永远按下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她内心中荡起的阵阵涟漪,已经全部消失,脸上布满着的是浓浓的享受。渐渐地,她觉得自己的眼皮开始打架,不知不觉间,她就在唐修的按摩中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后,唐修停止了按摩,暗呼一口气后,伸手拉过一旁的被子,为欧阳璐璐盖住身体,转身走出卧室。都说欺负女人的是禽兽,不欺负女人的是禽兽不如。但唐修不这么认为,男女之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,如果没有感情的交融,就那般交合在一起,那才是“禽兽不如的人”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钟,唐修从睡梦中醒来,简单洗漱后,他便来到一楼大厅。当他看到厨房里忙碌的保姆,沙上坐着的穆清萍母亲,诧异问道:“欧阳璐璐呢?还没起床?”

    穆清萍笑道:“我和音音起来后,就没有见到她。她昨天不是被你赶走了吗?应该是还没来吧!”

    唐修摇头说道:“昨天半夜她回来了。算了,不管她了,咱们等会吃过午饭,就直接返回星城吧!对了,你会在网上预订机票吗?”

    穆清萍说道:“会!我现在就定。”

    午饭很丰盛,今早返回的保姆意识到唐修是贵客,所以四荤四素八道菜,做的非常美味,再加上一份热汤,令三人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唐修吃饱喝足,现欧阳璐璐还没睡醒,便不打算再见面告别。拎着旅行包,牵着古音的小手离开。至于他昨日购买的药材,在来这别墅的路上,已经通过快递公司寄往星城。

    短短五六天的时间,生了太多的事情。当唐修重新踏上星城的土地,心底暗暗一叹。他这次远行,收获颇丰,但也留下了一些遗憾。因为,他至今还不清楚百宴酒楼里的千机阵到底是谁设立,她和自己数千年前收的那位徒弟,有什么特殊关系。

    南栅小镇。

    唐修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,便是给手机充电。他这两天虽然经历了不少事情,但也感觉少了些什么,当在飞机上的时候,他才想起是这两天都没有电话打来,一看才知道手机没电,早就自动关机。

    开机后,唐修最先联系到的是扳手,得知他从唐东那里购买到的凶兽残骨已经送到,被扳手和钉子他们送到河街老区的冷冻库,唐修便让他们随时待命,等着六只凶兽尸体送到。

    龚大龙帮他在学校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,距离到学校报到还有一两天时间,唐修也懒得提前去学校。高中课程他早就温习完毕,随时都可以参加高考,每天在教室里呆着,他觉得那完全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,唐修已经决定,趁着这两天时间,他要把金钟液配置出来。他的修为一直卡在练气巅峰境界,导致他不敢轻易修炼。只有达到磨皮阶段,他才安心在当今社会上平安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把穆清萍母亲安置妥当后,他便亲自赶往河街老区,并且让扳手开了辆货车,在那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。

    河街老区冰冻库大门外,扳手和钉子两人蹲在一辆小型货柜车旁抽烟,看到唐修到来,两人立即掐灭香烟,快迎上去:

    “老板!您接下来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我挑选一些凶兽尸骨材料,你们帮我送到南栅小镇。这包里有一百万,是我来的路上取得,你们先拿着。以后帮我办事,很多地方都需要花钱。什么时候钱花完了,记得找我要。”

    一百万?

    扳手和钉子同时看向唐修递过来的黑皮包。他们两人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庞大一笔钱,尤其是一百万现金。顿时,他们对唐修的态度更加的恭敬,也越觉得跟着唐修,那真是跟对人了。

    半晌后。

    唐修把挑选好的材料,让扳手和钉子搬到小货柜车上。因为配置金钟液的材料,和他在仙界配置的时候稍有不同,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多次配置的准备。所以,挑选出的材料数量很大,半个车厢,都被装满。

    “抽时间,应该去考个驾照。”

    唐修感觉现在没车真的不方便,心底暗暗思衬。曾经他可以御剑飞行,甚至后来一步便可以踏出万里。现在一切从头到来,尤其是在如今这个社会,如果没有代步工具,实在是麻烦。

    返回南栅小镇的途中,唐修向扳手询问了母亲的情况,得知酒楼里一切安好,生意也是一如既往的红火,他稍微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,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扳手一边开车,一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唐修问道:“什么事情?你说吧!”

    扳手说道:“老板,昨天苏尚文来到酒楼,说是要跟您母亲借钱。您母亲心善,还惦记着曾经苏尚文帮过你们,所以就拿出十万块准备借给他。结果他嫌钱少,不但没有收下那十万块,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。”

    苏尚文?

    唐修眉头一皱,眼底闪过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有上次在星城药材市场生的事情,他会长点教训,以后别再打扰自己母子,却没想到他竟然登门借钱,而且还敢跟母亲嚣张。

    在唐修心里,苏尚文一家就像是苍蝇一般,实在是讨厌的很。如果可以,他真想让他们一家人永远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    “血浓于水?在我看来血浓于水就是天大的笑话。没有感情,就算是血脉相连那又如何?如果他敢再做过分的事情,我不介意让他们全家滚出星城,甚至是滚出国内。”

    唐修转头看向窗外,默默想到。

    星城紫金花园高档小区。

    苏尚文面色阴沉的坐在书房里,他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开着,屏幕显示的是他查询账户余额的界面。

    他曾经听过“树倒猢狲散,墙倒众人推”这句话,如今却亲身体会到了。自从陈志忠出手对方他尚文地产后,公司生意就变得寸步难行,差点到了破产的边缘。

    后来!

    陈志忠虽然饶了他,但他公司的生意却却一天不如一天。不少曾经的供货商,故意抬高材料的价格,令他最重视的那个工程,和预算差了很多。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,银行方面不知道怎么收到了陈志忠对付他的消息,原本答应贷给他的一大笔款项,也没了消息。

    他最近这段时间,跑银行去了很多趟,甚至给银行主管的好处也多了很多,但对方却故意在和他打太极拳,就在昨日,那位主管甚至表明态度,朋友可以继续做,贷款不行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想到了那个便宜外甥。

    不过,他清楚自己以前做的事情,所以不敢找到唐修头上,就跑到酒楼里找苏凌韵,令他没想到的是,苏凌韵的酒楼生意红火,日进斗金,她竟然才愿意借给自己十万块。

    十万块够干嘛的?

    还不如他送给银行主管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苏尚文狠狠把手边的烟灰缸砸的粉碎,眼神中闪烁着愤怒光芒,低声咒骂道:“什么狗屁亲妹妹?什么狗屁外甥?还特么不如个外人。他们落魄的时候,是老子救济他们,现在他们达了,就想把老子一脚踢开,做春秋大梦!要不是唐修那个小杂种,我的尚文地产怎会落得如此田地?我怎么可能像个瘟神似的,连多年的老朋友们都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银行方面指望不上了,我那些狗屁老朋友们也不靠谱。最后的希望,还得在苏凌韵和唐修身上。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让她们把钱乖乖的拿出来。另外,最好让唐修那个小杂种,跟龙氏集团搭上关系。如果能攀上龙氏集团的高枝,我这尚文集团才能够财源滚滚。”

    苏尚文眼底闪烁着思考的光芒,一个个损注意在他脑海中浮现,然后又被他推翻,思来想去,他觉得唐修那里走不通,还得把注意打在苏凌韵身上。

    南栅小镇。

    唐修把所有的材料搬进别墅库房后,把扳手打走,便一头钻进库房里面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他只需要等到邮寄的药材送到,就可以着手开始配置金钟液。

    “傍晚时分,药材应该就能送到。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?还有大半个下午的时间!”

    唐修站在库房中,忽然现闲下来后,真的挺无聊的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唐修的思考。

    唐修抓住手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,现是龙政麟打来的,便伸手按下接听键,询问道:“找我干嘛?我很忙,时间不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