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九十三章 最后一场
    人群中,楚毅带着几分敬佩,目光从唐修身上扫过,低声说道:“龙政宇说得对,这个唐修绝对是深不可测。    ”

    白涛重重点头,满脸赞同的说道:“没错。我现在也有这种感觉。而且我现,他不管走到哪里,都能够造成轰动。在百宴酒楼如此,在这里又是如此。看来,咱们要找机会,和他认识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楚毅心智过人,沉默片刻后,低声说道:“我觉得,咱们这么上去毛遂自荐,人家或许根本就懒得搭理咱。想要结交一个人,就要观其颜,察其色,投其所好。这样吧!咱们派人调查一下他,看看他需要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白涛赞同道。

    两人前面的欧阳璐璐,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神色,看着属于胜利者的唐修,忽然想起一件事,顿时转头看向身后的楚毅和白涛,询问道:“我忽然想起来,你们曾经跟我提起过一个年轻人,他的名字和眼前这个参加对赌的唐修,是同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白涛苦笑道:“何止是同一个名字,根本就是同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欧阳璐璐呆住了,她万万没有想到,眼前的唐修,就是白涛和楚毅赞不绝口的年轻人,就是那个令金牌经理人康夏从帝都亲自赶往星城的正主,就是连龙政宇都崇拜的唐修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他怎么会这么厉害?

    欧阳璐璐忽然觉,眼前这个看似只是有点小帅气的男生,竟然浑身充满了神秘气息,就像是被一层迷雾笼罩,看不穿,看不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还玩吗?”

    唐修看着荷官把所有筹码推到自己面前,顿时似笑非笑的看着野泰富说道。

    “玩!”

    凶狠的声音,不是出自野泰富之口,而是面色怒容满面的陈凯。

    唐修耸了耸肩膀,轻松说道:“可是,你们没钱了。一百万筹码,只能下个底钱,你觉得能玩吗?”

    陈凯取出一块雕刻着盘龙戏凤花纹的玉佩,沉声喝道:“没钱不代表没有资格继续赌下去。这块玉佩是贾瑞道的。接下来的赌局,一把定胜负。你如果你输了,你面前的筹码全部给我,如果你赢了,这块玉佩还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唐修看向贾瑞道,他敏锐察觉到,在陈凯取出玉佩的时刻,贾瑞道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眼神也变得无比热切。

    “怎么决定?”

    唐修看着贾瑞道问道。

    贾瑞道心中天人交战许久,终于咬牙狠:

    “赌。”

    唐修淡淡点头,看向陈凯说道:“那我就再陪你们玩一把!这一把过后,不管谁输谁赢,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。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!”

    陈凯知道唐修来历不凡,而且还是修炼之人,哪怕唐修不说,他也不敢轻易招惹唐修,因此,他的回答很痛快。

    唐修看向荷官,点头问道:“用那种赌具?”

    野泰富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态,也为了重拾信心,沉声说道:“你之前是赢家,所以我把选择权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唐修古怪问道:“你真的这么决定?”

    野泰富自信说道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唐修看向荷官,淡淡说道:“麻烦取一副新扑克牌。”

    荷官点头,重新取出一副新扑克牌,递给唐修问道:“你想怎么玩?”

    唐修看向野泰富,淡淡说道:“赌技,无非就是眼力,听力,手。咱们今天就学一学电视上的赌神。让荷官把这副新派撒向半空,咱们同时出手,每人抢夺一张牌,就比牌面。这副牌里,最大的是大王,最小的是a,如何?”

    野泰富一怔,他没想到唐修不按常理出牌,竟然会选择这种赌法。要知道,他的手是出了名的快,眼力更是不用说,敏锐如鹰眼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!”

    唐修点头说道:“那就准备下,开始吧!”

    荷官看了看唐修,又看了看野泰富,随即说道:“两位请随我到旁边空地上来。我会令人在这片空地上画出三条距离相同的线,咱们每人都站在线上,我往上撒,你们互相抢,谁抢的牌面大,这一局就是谁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同意!”

    唐修和野泰富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人群中,陈凯还沉浸在恼怒之中,听到唐修和野泰富的对赌途径,他心中有些烦躁,感觉有些不对,但具体哪里不对,他一时间又说不出来,只能面色不善的瞪了眼满脸喜气的贾瑞道师徒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找虐吗?”

    另一个方向,苗温堂哭笑不得的看着野泰富,心里充满了同情。别人他不清楚,但唐修他却知道,能够闯到千机阵第六层的牛人,实力绝对强劲,不管是眼力还是手,都会快到极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荷官站在中间位置,两边站着唐修和野泰富。她看了看两人,然后说道:“两位,我已经准备好了,希望你们打起精神,取得这关键的一场赌局。现在,我开始倒数三个数,数完我就会把这副纸牌撒向半空。”

    “3,2,1,o。”

    荷官甩起手臂,用尽全力把她手中的纸牌撒向头顶正上方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在荷官撒牌之前,神识便牢牢锁定那副牌中的“大王”,在那副牌撒出去后,他闪电般出手,在那张“大王”还没升到最顶端的时刻,便已经朝上冲去,几乎是刹那间,那张“大王”已经被他抓在手中,双脚重新落地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野泰富比唐修的动作要慢几个节拍,他的眼神飞快转动,寻找着那张“大王”所在的位置,看到唐修率先出手,他的面色勃然一变,令他刹那间犹豫的是,他没有看到“大王”,但却看到了那张“小王”。随即,他便飞身而起,把那张“小王”抢到手中,而眼神,则继续朝着漫天飞舞的纸牌扫去。

    十几秒钟后。

    剩余的那副纸牌,纷纷掉落在地上,有的是正面朝上,有的是背面朝上。

    荷官重新走到两人中间,笑道:“你们两位都已经抢到自己想要的牌,现在希望你们同时亮出手中的牌。”

    野泰富没有找到那张“大王”,地上牌面向上的所有纸牌中,也没有那张“大王”,心里就稍微有些忐忑,看着面无表情的唐修,他心底暗暗祈祷,希望唐修千万不要抢到那张“大王”。否则,他真的是一败涂地了。

    “小王!”

    “大王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亮出手中那张牌。

    一瞬间,野泰富那颗心如坠冰窟,身体僵硬如石。他的眼神中,浮现出的不再是忐忑,而是强烈的难以置信和……痛苦。

    最后这场赌局,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但待他抓住后,才现这根稻草不但帮不了他,反而还狠狠的抽了他一下。什么叫火上浇油?什么叫雪上加霜?这最后一局恰好完美的诠释出来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,所有人的眼神,都充满了火热,看的对象是唐修,而不是野泰富。

    眼力,手。

    这是赌术高手最基础,也是最重要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如今,唐修在这场没有任何机会取巧,只能凭硬本事比试的赌局中,大获全胜,这让很多人认为唐修之前能赢,完全是运气心思,完全生了改变。高手过招,运气占几分,但更重要的便是赌技,所谓十赌九输,是因为别人十赌八作弊。

    荷官眼神中带着几分同情,飞快看了眼野泰富,开口说道:“唐先生抢到的是大王,野先生抢到的是小王。我宣布,这场赌局唐先生获胜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野泰富急怒攻心,在巨大打击之下,张嘴喷出一口鲜血。随着他的两眼黑,身躯僵硬的朝着后面倒去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陈凯面色铁青,如疯的野狗一般,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野泰富,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同情,反而小跑几步,狠狠一脚踹在野泰富身上。这场赌博,他不仅把赢得贾瑞道的所有钱都输了回去,还搭上他的老本,这让他何尝不怒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举动却令在场所有人面色一滞,满心的难以置信。不少人更是流露出怒意,低声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这陈凯也太不要脸了吧?赢得起输不起啊?人家野泰富虽然今天输了,而且输的很惨,但人家之前怎么说也帮他赢了很多钱。现在人家输了,他就这样对待人家?”

    “陈凯的人品也太差了吧?他们陈家的老脸,真是被他给丢尽了。用得着人前,用不着人后。简直无耻到令人指。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,和陈家的生意立即终止。这种品性,想必他们陈家其它人也不咋滴。真是可惜了野泰富,一代赌术高手,竟然落得如此凄惨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想狠狠的揍陈凯一顿。他还是荆门岛有头有脸的人物呢,竟然没有丝毫风度,我对他真是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荆门岛人的脸,都被陈凯这家伙丢尽了。输就输了,拿得起放得下,用得着做出这种令人鄙视的举动?真是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