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八十九章 一切照旧
    楚毅眉头一皱,重新打量了唐修几眼,耸了耸肩说道:“你也叫唐修?看来这名字挺热门,重名的人好多。  算了,就凭你叫这个名字,我就给他一个机会,明天咱们天堂俱乐部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不散!”

    贾瑞道生怕对方大喜,没等唐修开口便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楚毅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,举步朝着百宴酒楼走去。陈凯跟在楚毅身后,对着贾瑞道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,得意洋洋的离开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百宴酒楼二楼一间包厢里,酒楼经理满脸笑容的拿着一瓶酒走进来,他的目光从房间里的十几人身上扫过,最后滞留在陈凯身上,笑着说道:“陈少,最近你可很少来我们百宴酒楼了,是不是我们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,惹您不满意了?”

    陈凯摆手笑道:“没有的事。最近在钓鱼,而且还钓了条大鱼,所以没时间过来。这不,从帝都来了两位贵客,我就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。楚哥,白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这家酒楼的经理,平日里整个酒楼的生意都是他在搭理。”

    楚毅和白涛相视一眼,他们两人都是八面玲珑的聪明人,在商界摸爬打滚了好几年,历练的非常成熟。他们一瞬间就明白,能让陈凯亲自介绍的人物,哪怕只是一家酒楼的经理,恐怕身份都不一般。

    顿时,两人齐齐对着酒楼经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酒楼经理笑道:“欢迎两位贵客到来啊!怪不得今天喜事连连。只是有点可惜啊!你们来的太晚,没能看到今晚的那场大戏。如果以后再想看,恐怕一年半载都很难等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迷惑道:“什么大戏?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说道:“陈少,你是我们这里的常客,因为知道我们百宴酒楼千机阵的事情吧?就在今晚,也就是几个小时前,有三位高手闯千机阵。其中两位成功闯到第三层,成为我们这里的贵宾。另外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话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凯猛然间站起,惊讶道:“真的有人成功了?而且还是一次两位?厉害,真是太厉害了。那两位贵宾走了吗?我想去亲自拜访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离开!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带着一丝遗憾说道。

    楚毅说道:“陈凯,刚刚人家的话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眼底闪过一道精光,说道:“另外一位闯千机阵的高手,年纪不大,却连闯五层,全部成功,一直到第六层才退出来。迄今为止,他是我们百宴酒楼闯千机阵层次最高的贵宾。这一次,我们小老板都给惊动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小老板也去了闯阵现场?”陈凯刚刚坐下,屁股才勉强沾到椅子,又像是尾巴被烧着,腾地重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说道。

    陈凯脸上浮现出深深的失落,后悔说道:“早知道,我早点带楚哥和白哥过来了。遗憾啊!真是天大的遗憾!”

    楚毅恼怒的瞪了眼陈凯,再次看向酒楼经理,问道:“你说对方是个年轻人?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唐修!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楚毅和白涛同时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酒楼经理流露出迷惑表情,说道:“叫唐修啊!他的资料就是我负责登记的。当然,也就一个名字,一个年龄。”

    楚毅闭上眼睛,但短短几秒钟后就再次睁开,他伸手抓出手机,拨通一组手机号码:

    “谁啊?大半夜搅人美梦是没公德心的。”电话那端传来迷迷糊糊的抱怨声。

    楚毅说道:“龙大少,是我,楚毅。你先别睡,我向你打听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毅问道:“你那个崇拜的偶像,叫唐修的朋友,他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唐修啊!好像去荆门岛了。我弟弟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,还跟我说呢!怎么?你怎么打听起唐修的事情来了?”

    楚毅脸庞上流露出苦笑神色,看了看面色呆滞的白涛,他无奈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今天晚上我见到唐修了。好像和他还有点小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龙政宇的精神明显一震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楚毅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,无奈说道:“龙大少,你是不知道啊!你的那位偶像,好像在荆门岛这边又做出了不起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龙政宇说道:“这么说,应该就没错了。唐修的确认识贾瑞道,还记得我唐修帮我的那个大忙吗?当初在赌桌上和唐修对赌的就是贾瑞道。只不过,我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接触。这样,我跟唐修打声招呼,你们之间这都是小事。不过,你那块玉佩……”

    楚毅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龙政宇连忙说道:“别!唐修平时看上去和和气气,但他骨子里绝对是个很傲的人。如果就这么白送给他,恐怕会惹来他的反感。另外,我还要劝你一句,千万不要在赌桌上故意放水,他很聪明,应该能看得出来。一旦他察觉到,就会觉得胜之不武,对你们的印象会更差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楚毅忽然觉得,自己手中刚刚得到的玉佩,简直成了烫手的山芋。恼怒的瞪了眼陈凯,他无奈说道:“好吧!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好了,我没事了,挂了。”

    楚毅挂断电话,把酒楼经理打走,看向白涛说道:“咱们今晚见得,应该错不了了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白涛表情复杂,苦笑道:“唐修真家伙,还真是走到哪里都能闹出动静。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毅说道:“明天照旧。不管输赢,咱们都向他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白涛点头,尽管还不清楚唐修能不能邀请到康夏,但不看僧面看佛面,唐修毕竟和龙政宇关系不错,而他们又是龙政宇的朋友,为了一块玉佩,的确不值得闹翻。

    陈凯怔怔看着楚毅和白涛,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两人竟然还贾瑞道的朋友认识,最要命的是,他们竟然还要向对方示好。他忽然觉得,自己这次好像拍马屁没拍对,反而像是拍在了马蹄子上。

    “楚哥,要不我把玉佩还给对方?赢得他们的钱也都还给他们?”尽管陈凯满心肉疼,还是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楚毅摇头说道:“不用。明天的赌局照常进行。记住,不准让那个野泰富放水,今晚的事情也不能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心中窃喜,表面上却流露出犹豫神色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决定。”

    楚毅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加维斯酒店顶层总统套房中,唐修专注练习着贾瑞道传授的赌术技巧。他的掌控力很惊人,反复的练习,在短短三四个小时里,就已经把每一种赌博技巧练的纯属无比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难的嘛!”

    唐修尝试着偷牌换牌,轻而易举的做到,他的手极快,力量的掌控也恰到好处,就算是在赌场中和别人对赌,都不会让对方察觉到。

    忽然间。

    他怀念起拥有储物戒指的日子,如果他拥有储物戒指,可以轻易把任何赌具放在储物戒指中,到时候,就算他偷偷摸摸作弊,都不会露出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唐修起的很晚,因为赌局是下午两点开始,所以他上午十点钟才从睡梦中醒来,精神百倍的洗漱完毕,联系到贾瑞道,一行五人吃了些东西,便驾车赶往荆门岛天堂俱乐部。

    最近。

    整个荆门岛嗜赌之人,几乎都听闻天堂俱乐部中的豪赌。昨日,经过贾瑞道的中途离开,更让这场赌局变得沸沸扬扬,很多人都已经下定结论,今日的赌局便是最后一场。

    因此!

    当唐修和贾瑞道师徒赶到天堂俱乐部的时候,这里已经来了大量客人。那人头拥挤的状况,令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陈凯,这混蛋是故意把消息放出去,好让咱们丢人现眼。”贾烨磊心胸不阔,这场面顿时让他往不好的方面想去,咬牙切齿说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贾瑞道尽管心中也是这种想法,但此刻身边有唐修,他可不想让唐修认为他们父子心胸狭隘,是背后乱嚼舌头根子的人。他和唐修接触至今,很清楚唐修的人品和性格,如果他们表现的不好,会令唐修失望。

    周围的客人,此时也现了贾瑞道师徒,他们一个个停住脚步,对着贾瑞道师徒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: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那就是贾瑞道,他身边的那三个,是他的徒弟,对了,其中一个还是他儿子。一个惹祸精,败家子。”

    “倒霉的老贾,这次算是啃到了硬骨头,希望别把他的那副牙齿震断啊!不过,他身边那年轻人倒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打江山,儿子败江山。贾瑞道有这么一个儿子,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。如果我要是有这么一个败家儿子,一定早早的把他掐死。”

    “惨啊!真的很惨啊!有人统计过,贾瑞道一伙人在最近这段时间,足足输掉了五六亿,还有那块听说是他老婆唯一遗物的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有赢就有输,职业赌徒早晚会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