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冤家路窄
    百宴酒楼一共三层,装修古色古香。一楼是开放式餐厅,里面足足摆放着两百多张餐桌;二楼是包厢,一共一百零八个包厢,宽敞明亮,环境舒适;三楼是贵宾区,有资格登上三楼的客人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随着唐修到来,酒楼经理早就接到通知,热情的迎上来说道:“您就是唐先生吧?我是咱们百宴酒楼的经理褚汉卿。刚刚小老板已经通知过我,三楼贵宾厅已经准备好,您和您的朋友可以到三楼用餐。您在这里的所有需要,全都是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带路!”

    唐修平静点头。

    贾瑞道脸上有些激动,跟在唐修身边,笑着说道:“唐兄弟,今天我们可算是沾了你的光了。要知道,平时无数达官贵人想要登上三楼,都被这里的安保人员拦住。没想到,我毕生还能有一天登上百宴酒楼的三楼。”

    唐修摇头说道:“外物享受罢了,没多少意义。”

    贾瑞道苦笑道:“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。你面对外物可以保持平常心,但像你这样的人,凤毛麟角啊!”

    唐修想了想,觉得贾瑞道说的挺有道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,有些人追求名利,有些人追求权色,有些人追求物质享受,也有些人追求精神寄托。就好比自己,追求的就只有两点:与母亲朝夕长处,以及修炼。

    三楼一共十八个厅房,每个厅房都有近两百平方米。内部装修虽然也是古色古香,但装饰极其奢华。唐修哪怕对古董古玩没有多少研究,也能够看出这里面有不少老物件。

    “清明上河图残卷?”

    贾瑞道刚刚走进厅房,便现一侧墙壁上的字画,待他观察片刻后,立即失声惊呼道。

    酒楼经理笑道:“我们老板曾经在港区参加一次拍卖会,这幅字画是当初在那场拍卖会上买到的。听说,足足花了九位数才竞拍到手。”

    唐修神色一动,询问道:“你见过你们老板?我说的不是你们小老板。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点头说道:“当然见过。我当初因为嗜赌,结果输的倾家荡产,连一家上市公司ceo的职位都丢掉。那个时候妻离子散,三餐不饱,可以说是落魄到了极点。幸好遇到了老板,她为我还清债务,教给我功夫,让我来这百宴酒楼帮她做事。这一晃,好像都过去二十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唐修问道:“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?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说道:“我们老板的名字,我们不能轻易外传。但她的年纪嘛!最近十几年,我一共才见了她四次,当初我遇到她的时候,她看上去有二十岁左右,但十年前我最后一次见她,好像也是二十岁模样。其实,我也觉得奇怪,就好像岁月不会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似得。”

    二十岁模样?

    和那个孤小雪看上去差不多?

    唐修皱眉,脑海中那个他看着长大的小女孩,当初第一次离开自己的时候,好像也只有十八岁。

    唐修忽然说道:“帮我找一根笔,还有一张纸。”

    “您稍等!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立即通过对讲机把唐修的要求告知对方,然后便把菜谱放在唐修等人面前。当唐修几人点菜完毕,纸和笔已经被交到唐修手中。趁着等菜的时间,唐修“刷刷”在纸上画起画像。

    他画的,是曾在仙界时徒弟的模样,那是她十八岁,像花儿般的年纪。随着唐修的绘画,一位惟妙惟肖的少女画像,便活脱脱的诞生。北方有佳人,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。那画纸中的女孩,挂着甜甜的微笑,就仿佛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美!”

    厅房里的贾瑞道师徒,还有酒楼经理,被唐修勾勒出的女孩深深吸引。恍惚间,他们仿佛真的看到一位倾城少女,站在面前朝他们微笑。

    “看看,是不是她?”

    唐修看向酒楼经理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酒楼经理从迷醉中清醒,目光依依不舍的从画上移开,摇头说道:“你画的这是仙女。我们老板虽然也很漂亮,但和她的样貌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

    唐修心中升起一丝失落,还有一丝解脱。他想见见曾经养大,并且尊尊教诲的徒弟,又怕和那些背叛自己的人牵扯出因果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酒楼经理答应一声,离开厅房。

    美味佳肴源源不断的送到,坛装美酒也被摆上餐桌。两名年轻貌美的服务员,并没有离开厅房,为唐修和贾瑞道等人斟满美酒,便到厅房另一侧的沙前坐下,等候着唐修等人的招呼。

    “酒还可以!”

    唐修重回现代,这还是第一次喝酒。细细品尝一番,点头赞许一声。他曾经喝过的美酒数不胜数,在酿酒方面更是有着极高的天赋。但这百宴酒楼的美酒,也算是味道不错了。

    还可以?

    只是还可以?

    贾瑞道把一杯酒一饮而尽,流露出意犹未尽的模样。当他听到唐修的话,顿时愣了。他活了一甲子光阴,还是第一次喝道如此美味的好酒,怎么到了唐修口中,就给了个“还可以”的评价?

    他的三位徒弟,对唐修的话也忍不住摇头。都是爱酒之人,他们也是第一次喝到这种级别的美酒。所以,他们对唐修的评价暗嘲不已。

    “唐兄弟,这可不是一般的美酒。我敢说,如果咱们在二楼包厢点酒,绝对不会是这种酒。虽然二楼包厢提供的酒也不错,但和这个比起来,差远了。”贾瑞道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修举了举杯,说道:“好喝就多喝点。”

    深夜十二点。

    唐修和贾瑞道师徒酒足饭饱,径直离开酒楼。因为不用结账,算是给贾瑞道师徒省了不少钱。要知道,在二楼包厢,最便宜的一顿饭,恐怕也得十万大钞起步,今天晚上他们吃的很丰盛,贾瑞道暗暗估算了一下,如果需要付钱的话,恐怕没上百万都没办法离开。

    夜色中。

    五人漫步在荫林小道,路边昏暗的灯光周围,偶尔有小飞虫流连忘返。就在他们即将走到停车场的时候,前面的路被挡住,讥笑声更是传进他们耳中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不是贾瑞道贾大师吗?白天都输成那副德行了,怎么晚上还有心情跑到百宴酒楼来喝酒?难不成是想借酒消愁?”

    前面一群人,一共有十二个。而开口说话的,正是前面三位青年中的一个。唐修不认识他,但贾瑞道和他的三个徒弟都认识,正是他们的冤家对头:陈凯。荆门岛名声远扬的纨绔大少。

    贾瑞道踏出一步,冷冷说道:“陈凯,你休要张狂。之前你对我的羞辱,以后我们必会百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陈凯放声大笑道:“我没听错吧?你们还有机会翻身吗?明天!明天我一定让你们明白,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贾瑞道大怒。

    “陈凯,他就是贾瑞道?挺出名的职业赌徒?”一名青年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陈凯挑衅似得瞪了眼贾瑞道,这才带着几分讨好味道说道:“楚哥,他就是贾瑞道,差点把裤子都输给我的家伙。他后面的三个家伙,都是他的徒弟。对了,那个最年轻的是他的儿子,一个兮兮的败家玩意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打量了眼贾瑞道,淡淡点头说道:“陈凯,记得做人留一线,以后好想见。如果他们低头,这件事情就算了吧!那块玉佩挺不错,我很喜欢。以后就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就当是我给楚哥您的礼物。”陈凯喜滋滋的说道。

    贾瑞道愣住了,他那看了看陈凯,又看了看那青年,顿时勃然大怒,吼道:“陈凯,你他娘的放屁!那块玉佩是老夫妻子的遗物,我一定会想方设法赢回来。如果你要是敢送给别人,别怪老夫我跟你拼命。”

    陈凯不屑说道:“我赢得东西,就是我的东西。我想怎么处置,关你屁事?你要是有本事,尽管放马过来,小爷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陈凯!”

    刚刚说话的那名青年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陈凯缩了缩脖子,干笑道:“楚哥,是这老小子找茬。”

    贾瑞道眼睛变得血红,额头上青筋暴起,那眼神仿佛能吃人一般,死死瞪着陈凯说道:“我输的东西,自然会赢回来。明天,明天我让你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那名姓楚的青年看向贾瑞道,淡淡说道:“我到手的东西,一般不会再还回去。如果你想要玉佩,找我。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楚毅,来自帝都。”

    唐修迈出一步,看着楚毅说道:“刚刚你也说过,做人留一线,以后好相见。既然那玉佩是贾瑞道亡妻的遗物,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一次机会。如果他明天可以赢回来,玉佩就当还给他了,如果他明天输了,我们以后再也不提这玉佩的事情,而且这场赌局也会彻底结束。如何?”

    楚毅眯起双眼,打量了唐修几眼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唐修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