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八十七章 麻木
    孤小雪被邵明振突如其来的询问吓了一跳,定了定神,她才苦笑道:“你已经猜到了,干嘛还要问我。说实话,他的修为比你都差了很远,可谁知道……他竟然能够闯到第四层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第四层?”

    邵明振傻眼了,他心里刚刚还有几分猜测,现在得到证实,那份震撼的心情,已经到难以复加的地步。他身份地位不一般,识人本事更是厉害,可他却现自己这次真是看走眼了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他这次真是错的离谱。

    孤小雪说道:“我也不想承认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邵明振拼命咽了口口水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他以前见过很多修道天才,但对于唐修这种妖孽,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,更是前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,他应该是阵法大师!”

    孤小雪犹豫了一下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苗温堂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声音有些嘶哑的叫道。

    孤小雪冷冷瞟了他一眼,哼道:“如果他不是阵法大师,怎么可能轻易破掉千机阵前三层?他的修为不高,这一点我能确定。你的修为倒是很高,但你能突破到第四层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苗温堂无言以对,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巴掌,把他那种国字脸扇了左边扇右边,疼啊!

    十几米外。

    贾瑞道怔怔看着唐修的身影,那张嘴巴已经长得老大,就算是塞一只鸭蛋进去都没问题。他身边,大弟子龚大龙低声说道:“师父,唐大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!他竟然比刚刚那两人往广场里面走的都远。”

    贾瑞道慢慢转过头,眼神中的茫然神色消失不少,苦涩说道:“我现在最不希望的便是他闯的层次更高。他闯的层次越高,受伤的可能性就越大,伤势恐怕也会更严重。”

    龚大龙呆了呆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他明白师父顾虑的是对的,万一唐修伤势严重,耽误明天的对赌,那他们师徒可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千机阵中。

    唐修看着越来越近的雪狼,眼神中的笑意却越来越浓。如果换做是别人,看着遍野的雪狼涌来,一定会吓得胆战心惊。但他不一样,这千机阵是他创的,对于怎么破解,他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”

    狼嚎声连成一片,震彻云霄。但诡异的是,四面八方的群狼,在距离唐修十几米远的地方,纷纷停住。它们那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泛着寒光,死死盯着的却并不是唐修,而是唐修左前方的那把三菱军刀。

    阵法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阵纹和阵眼。

    唐修知道阵眼在哪,也清楚阵纹的刻画。他左前方插着的三菱军刀,正好和阵眼方位呼应,位于阵纹的连接点。只要这把三菱军刀没有拔下来,四周的群狼就没办法冲来。而第四层的冬杀,最关键的是时间。一炷香时间,只要能够坚持一炷香时间,这第四层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周围场景的变化,漫天冰雪的世界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黄土小道。在小道旁,是一条大河。河水汹涌澎湃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一位身披蓑衣,手持鱼竿的老者,独坐在河中那条扁舟船头,静静垂钓。当唐修的身影出现在河边后,扁舟无风自动,慢慢朝着唐修靠来。

    “摆渡者!”

    唐修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老者微微一笑,说道:“欢迎您的到来,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唐修飞身跳到小船上,平静说道:“渡河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老者颔微笑。

    小船滑行,渐渐行驶到河中间。然而,就在这一刻,船头的老者忽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狂风刮过,小船开始剧烈晃动起来。而小船周围的河水中,一条条剑鱼不断跃起,它们的跳跃轨迹,恰巧瞄准了唐修。与此同时,天空中飞来一群烈焰鸟,这种鸟浑身燃烧着烈火,锋利的利爪张开,朝着唐修扑来。

    “修儿,妈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唐修眼前的景象微微一变,出现在了家里。而垂泪洗面的母亲,惊喜交加的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冷哼一声,随着他的气息骤然攀升,周围的景象瞬间支离破碎。对于这种幻境,他曾经经历过无数次。如果是以前,他或许会沉浸在环境中许久,哪怕明知道那不是真实的家,不是真实的母亲,但他依旧会忍不住和母亲温存片刻。但现在,他已经从仙界回来,想要见母亲轻而易举,所以他现在不需要这种幻境,也不会有丝毫的负担。

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三菱军刀一次次挥动,唐修的身影也在快移动。他现在修为很弱,力量也只有三千斤,击杀起这些剑鱼和烈焰鸟很吃力,稍不留神便会被重伤,或者被杀。但他厮杀战斗的经验丰富,这种场面对他来说就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更何况!

    这一关的要求并不是把所有的剑雨和烈焰鸟全都击杀,而是坚持到小船抵达对岸,会很快。

    千机阵外。

    孤小雪已经被唐修神般的闯阵给震惊到麻木。原本她以为,唐修能够闯进第四层,应该是到了极限。可是,唐修的成功,再次令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孤小雪的实力很强,已经达到挥手间就能灭杀唐修的地步。可是她扪心自问,绝对做不到唐修这种程度。自从她十岁开始闯过,十年来又进行了成百上千次,却从来没有一次闯到第五层。

    第五层的世界是什么?

    她听说过!

    但没见过!

    “就算是阵法大师,也做不到他这个地步吧?”

    孤小雪后悔了,她后悔自己之前不该轻视唐修,因为唐修这种逆天的闯阵能力,已经打破了她的常识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苗温堂的面色已经变得煞白一片,看了看身边的邵明振,他差点就忍不住拉着邵明振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丢人现眼!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尝到了丢人现眼的滋味,那滋味很苦,比黄连还苦。

    “偶像!”

    邵明振眼睛里有些迷离,口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句话,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,狠狠刺进苗温堂的心里,痛得令他差点想要掉泪。

    至于周围的人群,虽然有少数因为时间太晚而离开,但绝大部分人都在等待着。他们不知道唐修闯到了第几层,但他们却很清楚,唐修闯的层次,绝对比邵明振和苗温堂更高,更远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,从孤小雪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现,唐修的身影再次朝着广场中心靠近了七八米。

    邵明振转过头,看着失态的孤小雪,急促问道:“孤小姐,唐修他……他是不是又成功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内心被震撼到麻木的孤小雪,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邵明振呆呆说道:“第五层,他竟然闯过第五层,达到第六层了?这……这也太恐怖了吧?

    “是恐怖!”

    孤小雪眼神复杂,看着唐修的身影,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回忆起见到唐修后的种种情形,她忽然现,自己始终都没有看透唐修。就仿佛是在看镜中花水中月,唐修整个人都像是被虚幻缥缈的气息笼罩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唐修从千机阵中走出,他的面色隐隐有些白,但却没显得有丝毫狼狈。就在他出来的瞬间,数百道目光齐齐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有资格成为百宴酒楼的贵宾了吧?”

    唐修来到孤小雪面前,平静问道。

    孤小雪下意识的点头,随即才猛然惊醒,急促问道:“唐修,你的修为明明很低,怎么可能闯入第六层?要知道,自从我师父数十年前布置了千机阵,前来闯阵的人虽然不多,但最厉害的两位,也只是勉强闯到第五层,根本就没有人进入过第六层!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唐修淡然说道:“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孤小雪心里就像是猫抓了似得,心痒无比。但看着唐修那副淡漠模样,她尽管心中恼怒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唐修不再看她,目光转向邵明振和苗温堂后,淡淡说道:“稍后我会把药方交给你们,记住你们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瞟了眼满脸惊喜的贾瑞道师徒,举步朝着树林外充满古典气息的阁楼走去。如今,他尽管不敢确定孤小雪的师父,是不是自己曾经的徒弟,但他相信两者之间,绝对有着紧密联系。

    初闻最喜爱的徒弟的消息,他欣喜若狂。但闯过千机阵后,他那颗心终于平静下来。想想曾经的挚友和爱人都能背叛他,万一……

    唐修有些不敢想下去,也接受不了那种打击。所以,他直接选择放弃追根究底。

    现在,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便是修炼,努力让自己恢复到巅峰境界,到时候,那些曾经伤害过他,背叛过他的人,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    他不是心狠之人,但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十倍奉还。他祈祷,祈祷满天神佛保佑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,等他到时候亲自登门讨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