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返校
    赌博输红眼的赌徒,输钱就像是无底洞,哪怕家财万惯,都经不住赌桌上那几句下注令。  唐修曾亲眼见过赌徒输的倾家荡产,亲眼见到赌徒卖儿卖女卖妻卖老。

    “贾瑞道没有赌丢自己性命,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你们师徒的事情我已知晓,要是没其它事情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龚大龙面色一呆,他没想到唐修听完事情的始末,竟然开始下逐客令。他这是什么意思?拒绝帮助吗?

    “唐大师,您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难道我表达的不够明显?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龚大龙艰难问道:“为什么?我师父说过,您的赌术比他都要厉害。如果稍加指点,稍作训练,您的赌术会过我师父很多。”

    唐修笑道:“我纠正你几点。第一:我对赌博没兴趣,更对你说的训练毫无兴趣;第二:终日打鸟,终被雁啄,做个职业赌徒,就要做好输的倾家荡产的心理准备;第三:只剩一个月,我就要参加高考。别说学校不可能放我的假,单单我母亲那里,都没办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龚大龙面色一急,直挺挺的在唐修面前跪下,乞求道:“唐大师,我求求您了,您就出手帮帮我师父吧!只要您愿意帮我,我不但把所有家产拱手奉上,待我给师父养老送终后,我愿意鞍前马后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看着龚大龙,忽然想起曾在仙界时自己的老奴,当初那位忠心耿耿的老奴,就是为了报恩跟随自己。也不知道自己惨遭暗算后,他的情况怎么样了?

    龚大龙再次说道:“唐大师,您说的学校里的事情,以及您母亲那的问题,我来负责解决,绝对不会让您难做。”

    唐修一怔,迷惑道:“你能解决?”

    龚大龙自信道:“我能。如果解决不了,我不会再纠缠您。”

    唐修起身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龚大龙大喜,他本来还以为,要唐修答应还需要费一些力气,没想到唐修这么轻易就答应了。顿时,他心底滋生出深深的感激之意。不过,看着唐修有送客的意思,他立即说道:“唐大师,您等我消息吧!今天天色晚了,我就不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!”

    唐修平静点头。

    夜晚的帝都,繁闹异常。

    一辆白色保时捷卡宴,穿梭在车流中。驾驶位上,康夏听着悠扬的轻音乐,脑海中却在思考着事情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,打断她的思路。

    随着她戴上蓝牙耳机,接听后说道:“我是康夏。”

    “唐修的资料,已经传送到你的电子邮箱。不过,毕竟你提供的信息太少,我进行过筛选,符合你条件的人数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康夏摘下耳机,调转方向盘,在前方路口右转,前行百米后在路边停下。随即,她从副驾驶位上抓过笔记本电脑,快打开电子邮箱,默默观看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,其中有一位做木材生意,也叫唐修的人直接被她排除。可第二位……竟然是一位高中生?

    “曾经天才,车祸变成废材?”

    康夏黛眉紧蹙,眼神中闪烁着若有所思的神色。如果不是这句评论,她恐怕就要直接放弃心底的想法。片刻后,她把笔记本电脑放回到副驾驶位上,决定亲自去一趟星城。

    重新拨通刚刚的电话,康夏说道:“安迪,帮我预定明天一早飞往星城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那感性的声音响起,不过,她犹豫了片刻,好奇问道:“boss,你去星城做什么?难道是要去见那个唐修?”

    康夏嘴角弯起一道弧形,笑意荡漾开,说道:“你们几个最近不是总吵着嫌无聊吗?我好想嗅到一丝机遇。如果这次星城之行比较成功,那真是要恭喜你们了,你们即将要开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岁!”

    那感性的声音带着惊喜。

    常言道: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天之计在于晨。

    清晨,明媚的阳光普照大地,带给世界温暖和煦。再次旷课多日的唐修,终于赶到学校。

    进入十班,他便看到乱糟糟的教室里,不少学生聚在一起,先聊着什么。而袁楚凌则默默坐在教室中,看着手中的课本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转性了?”

    唐修心底嘀咕一声,大步朝着他的座位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唐修进入教室的那一瞬间,原本乱糟糟的场面为之一静。几乎所有学生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唐修的到来,那一双双眼睛,死死盯在唐修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胆大包天的家伙,今天竟然来上课了,难道他不怕被韩老师教训吗?”一道声音突兀响起,顿时引起一片喧哗。

    “是啊!这几天韩老师的心情明显不好,甚至她上课的时候,多次盯着唐修的位子看。估摸着,韩老师一定恨不得把这家伙赶出班级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嚣张的,没见过这么嚣张的!他跟没事人似得回来了,韩老师却被他气得不轻,真是令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一颗老鼠屎,臭了一锅粥。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,这家伙怎么会来咱们班级!我要是韩老师,直接拿着扫帚把他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学无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的听力是何等的敏锐,班级里每一位同学的议论声,都被他清晰的听到。不过,他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庸者自庸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就像那句至理名言: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。如何处治?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,再待几年,你且看他。

    唐修很喜欢这句话,与蠢材计较,自己也就成了蠢材。他不想做蠢材,所以直接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袁楚凌终于现唐修到来,顿时满脸激动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唐修没想到袁楚凌这么大反应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坐下,这才坐到自己座位上。不过,令他不解的是,前座的程妍楠转过身,压低声音,用只有三人才能够听得到的声音问道:“唐修,那些贩卖人体器官的罪犯,是不是被你杀死的?”

    唐修揣着明白装糊涂,反问道: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没听明白?”

    程研楠皱眉说道:“难道不是你吗?我姐姐说是一个年轻人,而你这几天又无故旷课,我还以为那个行侠仗义,为民除害的英雄是你呢!”

    唐修笑道:“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?”

    程研楠俏脸一红,急忙转回身去。

    袁楚凌瞟了眼程研楠的背影,这才凑近唐修,满脸感激的低声说道:“老大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唐修一怔,随即便豁然明白,低声说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袁楚凌点头说道:“我妈把事情的经过都给我说了,根据她的描述,我就知道是你做的。老大,这份情谊我放在心底,反正以后我就是你的小跟班了,你赖都赖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唐修笑骂道。

    笑闹间,教室里再次安静下来,十班班主任韩轻舞寒着脸迈进教室。当她看到唐修后,顿时沉声说道:“唐修,你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唐修抬手摸了摸鼻梁,就凭韩轻舞这么冲的语气,他就觉得来者不善。瞟了眼满脸同情的袁楚凌,唐修桌下一脚踩在袁楚凌的脚背上,在袁楚凌失声呼痛声中,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走廊里。

    韩轻舞阴沉着脸,眼睛盯着唐修,许久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唐修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,苦笑道:“韩老师,你看到我的第一眼,就急匆匆的把我叫出来,不会是想在我脸上看出花吧?”

    韩轻舞闻言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恼怒道:“你还好意思跟我嬉皮笑脸,油腔滑调?信不信我……我立即收拾你?给我说,前几天为什么要骗我?你逃课也就罢了,竟然还让我亲自把你送出学校,简直是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修满脑袋黑线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韩轻舞是在恼怒他的逃课,却没想到她对自己让她护送出学校耿耿于怀。因为理亏,唐修讪讪一笑,略带尴尬的说道:“那个,韩老师,事出有因。我当时急匆匆的离开,连声招呼都没来得及向你打,的确是我不好。你宰相肚里好撑船,大人有大量,就别跟我这老实学生一般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肚里才能撑船呢!”

    韩轻舞没好气的白了唐修一眼,差点把那鄙视的话说出来。他是老实学生?他要是老实学生,恐怕这天底下就没有不老实的学生了。试问,哪个老实学生敢明目张胆的逃课?更可恶的是还敢让班主任护送着逃课?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你说事出有因,我倒是想听一听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你逃课都逃得那么理所当然。”韩轻舞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唐修,想想这几天自己心里的憋屈,她觉得很有必要给唐修上上眼药水。如今,距离高考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,她必须保证唐修好好复习功课,高考的时候考出个好成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