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半个师父
    陈志忠的瞳孔收缩,双眼却瞪得滚圆,剧痛让他眼前一黑,差点昏倒在地上。  他迷惑,他不懂。唐修说是要帮他治伤,但为何要出手攻击他?而且出手力量很大,差点令他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痛也给我忍着。”

    唐修脚步移动,刹那间站在陈志忠背后,他的拳头重重击出数次,均是打在陈志忠的后背上。随即,他的五指张开,拇指按在神堂穴上,中指按在厥阴俞穴位上,小拇指则按在至阳穴上。

    “给我开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拧动,另外一直拳头再次轰在陈志忠的后背上。随着陈志忠惨叫声出一半,便是一口腥黑血液喷出。

    唐修延迟几秒,随即又绕到陈志忠的正面,大拇指精准无误的按在陈志忠胸口的檀中穴上。三次按压之后,手掌化作拳头,力量减弱三分,再次击中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血从口喷,但陈志忠这次喷出的鲜血,比刚刚要艳红不少。

    “倒下!”

    唐修脚尖挑住陈志忠的脚后跟,随着他的两条腿被挑起,身躯重重后仰砸去。不过,唐修眼疾手快,瞬间抓住他的一条手臂,在绝对的力量中,并没有让陈志忠受到什么伤害,便平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麒麟骨。”

    “白虎脉。”

    “飞猿臂。”

    唐修双手不断在陈志忠身上摸索,那张脸庞渐渐流露出惊讶神色,再次说道:“可惜了一具修炼身躯。没有绝世功法,没有强者指点,如今竟然沦落到蝼蚁般的地步。可惜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双手猛然抬起,然后一巴掌一巴掌的拍打在陈志忠的胸膛上。他的拍打很有节奏,时而清脆如莺啼,时而沉闷如鼓声。渐渐地,陈志忠被拍红的胸膛上,出现一条条血红色线条,这些线条之中,仿若流水般起伏波动。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龙瀚文膛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场景,如果不是他理智还在,恐怕他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。近乎的陈志忠,不断被唐修殴打,这是哪门子的治疗?陈志忠本来就身受重伤,这么打下去,不会把他给打死吧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要开口阻止,但想起唐修的话,他只好把那份担忧深深埋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流逝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房门外出现程雪梅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刻的唐雪梅,面色冰冷,看着眼前四位身躯挺拔的安保人员,沉声说道:“我是市刑警队程雪梅,因为案件需要,想要找唐修了解情况。据我所知,唐修应该在这间房子里,请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接到老板命令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

    程雪梅怒道:“配合警察调查案情,是每一位公民应尽的任务。我不管你们老板是谁,都请你们让开。否则,你们就是阻碍警方办案,会受到法律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,是对她再次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龙政宇及时赶到,看了眼程雪梅和另外两位刑警队员,转头看向安保人员问道。

    程雪梅说道:“你是龙政宇?”

    龙政宇惊讶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程雪梅淡淡说道:“星城著名的明星企业家,新一代的商业接班人,上过多次财经杂志,我怎么会不认识。我是市刑警队程雪梅,找唐修有事情要了解。麻烦你让他们让开。”

    龙政宇苦笑道:“程队长是吧?实在是抱歉,唐修现在不方便见客。如果可以,希望你们稍等一下,我进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程雪梅愣住了,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自己想要见唐修,还需要让人去通报。而这个人竟然还是星城著名的龙家龙大少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之前对唐修的调查真的有漏洞?他的身份,难道比龙政宇还要厉害?竟然让龙政宇给他看门站岗?

    龙政宇推门而入,但片刻后转身走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程雪梅皱眉询问。

    龙政宇说道:“唐修现在真不方便见客。你们稍等一下吧!”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唐修最后一次拍打过后,手指按在了陈志忠的天枢穴上。静等几秒钟,在他松开后,也深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唐修看着身躯抽搐,却没有昏死过去的陈志忠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志忠张了张嘴,声音却仿佛被堵在了喉咙中。他的身躯,抽搐的更加剧烈,而他全身皮肤,仿佛刚刚被开水煮过,通红一片。很快,以肉眼可见的度,一丝丝灰黑色杂质,从他浑身每一根毛孔中排出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仰身坐起,随即双腿盘膝,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陈志忠睁开双眼,一抹精光从他眼底闪过,身体轻轻一跃,便直接跳了起来。甚至,浑身仿佛卸掉枷锁的感觉,让他觉得异常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的伤?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,愣了一愣后,随即勃然大喜。他现,自己的内伤不但痊愈,而且一直无法突破的修炼功法第三重,竟然已经突破。那浑身沸腾的血气,通体舒爽的感觉,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收拾好激动情绪,眼神中带着几分尊敬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唐修摆手说道:“去洗个澡吧!等会估计就要你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一愣,片刻后便点头朝着外面走去。就在陈志忠走出房门的时候,程雪梅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迷惑。她隐隐觉得眼前这个浑身散着恶臭味道,而且看上去脏兮兮的男人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小宇,让她们进来吧!”

    房间里,传来龙瀚文的声音。

    程雪梅瞟了眼龙政宇,大步走进房间。她的目光,从龙瀚文身上扫过后,就认出龙瀚文的身份。心底对龙政宇为何会在外面守门,也有了释然。

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程雪梅的眼神落在唐修身上,看着唐修悠然的坐在沙喝茶,她几步上前,沉声说道:“唐修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程队长是吧?你又找我干什么?之前的案子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嘛!我是为了救人,才失手打死那个进入学校行凶的通缉犯。”

    程雪梅冷哼道:“唐修,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。静宁区博霞路废弃汽修厂里的命案,是你做的吧?”

    唐修故作迷茫的说道:“程队长,捉奸捉双抓贼抓脏。那什么区什么路的命案,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是警察,应该知道诽谤罪是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程雪梅气急,唐修这倒打一耙,一下子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不过,她毕竟是市刑警队的精英,心态调整很快。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,沉声说道:“唐修,刚刚是我口误,希望你不要见怪。我想问一下,最近几天,你为何会突然失踪?几个小时前,你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唐修淡淡说道:“我这几天有事,一直在这南栅小镇的家里。几个小时前,我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有人能帮我证明,因为我一直跟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陈志忠。”

    程雪梅眉头皱起,她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但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。张了张嘴,她正准备再次说话,忽然脑海中浮现出刚刚离开房间的那个人的面容。

    刚刚那人是……

    百德药业大老板陈志忠?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陈志忠洗了个澡,不知道从哪里弄了身干净衣服还上,返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,你能证明唐修最近这三四个小时,是和你在一起?”程雪梅询问道。

    陈志忠笑道:“是啊!小唐他的确和我在一起。说起来,他真是厉害啊!我的身体出了点毛病,他却能帮我治疗。最近这几天,我几乎每天都要来南栅小镇,让小唐帮我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程雪梅现,自己的猜测全部错误。唐修有证人证明,他几个小时前在这南栅小镇,而不是在静宁区博霞路废弃汽修厂的案现场。这说明,他没有作案时间。

    “唐修,陈老板,谢谢你们配合。我们还有事,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唐修表情平静,目送着程雪梅三人离开,再次端起茶水,轻轻喝了一口。对于这次的事件,令他想清楚一件事情,以后如果再做什么事情,尤其是和警方打交道的时候,一定要提前想好退路。

    陈志忠和龙瀚文始终没有询问唐修做了什么,但他们心中却打定主意,稍后一定要派人调查一下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在房门关闭的那一刻,陈志忠在唐修面前跪倒。

    “陈老弟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龙瀚文膛目结舌的看着陈志忠,失声惊呼道。

    陈志忠没有理会龙瀚文,他的眼神中带着狂热神色,恭敬说道:“唐先生,您在武学上的境界,是我闻所未闻的地步。您治好我的内伤,算是我的救命恩人。所以,请恩人收我为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龙瀚文愣住了,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志忠,仿佛眼前这个并不是他数十年的老朋友,而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开什么国际玩笑?

    他堂堂百德药业的大老板,身家数十亿资产的大富豪,竟然要拜一个高中生为师?是他陈志忠疯了?还是这个世界都疯狂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