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条件
    百德药业,星城屈一指的大型集团公司,主要经营药品生意。      其规模在全国药品生意领域,都位列前茅。陈志忠就是百德药业的大老板,身家资产数十亿,身份显赫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的唐修,心中升起一股古怪念头:

    “这年轻人在给我把脉?难道他是中医?还有,难道他现自己受了内伤?不可能,我受伤的事情,除了妻子以外,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他也绝对不可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暗暗摇头,把心中认为荒唐的想法甩出。不过,看在龙瀚文的面子上,他还是按照唐修的要求,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疼痛,从胸部传出。那种痛苦感受,让陈志忠两眼黑,差点昏厥过去。同时,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,五脏六腑传来的那股火辣辣的灼烫感。

    唐修松开手,表情凝重的说道:“内伤,很严重。出手的人力量不够,否则,你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,五脏六腑都有可能被震碎。我很好奇,这么重的内伤,你竟然还到处走动?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自从龙瀚文和陈志忠到来后,就一直没有插上话的古越涛,那种被冷落感让他格外难受。再加上,被他轻视的唐修都受到大名鼎鼎的龙瀚文称赞,嫉妒情绪在他胸中涌动。见此机会,他立即大声吼道:“唐修,你对陈老板做了什么?少装神弄鬼,你就是个骗子。”

    唐修冷笑道:“我是不是骗子,用不着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古越涛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唐修打断他的话,冷哼道:“你什么你?我和别人说话,你有什么资格插嘴。要么就在一旁看着,要么就给我滚蛋。”

    古越涛的脸庞憋得通红,如果不是有龙瀚文和陈志忠在这里,他恨不得立即上去痛扁唐修。

    陈志忠难以置信的看着唐修,随着胸口疼痛感逐渐减轻,他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我受了内伤?还是被人家打伤的?”

    唐修淡淡说道:“我曾经受过无数次比你这更加严重的伤势,我的同伴也……所以,我很清楚内伤后的模样。如果我没猜错,你一定是服用了珍贵药物吧?伤势暂时压制住,但如果时间一长,药效彻底消散,你的内伤因为没有及时治疗,会更加严重。甚至,会殃及生命。”

    龙瀚文震惊道:“陈老弟,你……你真的有内伤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陈志忠苦涩点头,他深深看了眼唐修,苦笑道:“龙兄,这里不是闲聊的地方,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说吧!”

    龙瀚文古怪的打量了唐修一眼,点头说道:“小唐,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唐修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随着几人朝管理处洋楼走出几步,陈志忠忽然停住脚步,看向跟过来的古越涛说道:“你就是古秘书家的小子吧?我们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洽谈,你不适合这种场合,去忙别的吧!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古越涛的表情瞬间变得通红。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陈志忠会对他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后悔的潮水,一冲击着他的那颗心。后悔刚刚不该跳出来出言攻击唐修,否则就不会马屁没拍成,结果拍到马腿上。

    “都怪那该死的唐修!”

    古越涛把所有的怨恨,都记在了唐修身上。像龙瀚文和陈志忠这种大人物,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。但唐修,如果不是有他的出现,今天绝不会出现这种尴尬局面。说不定,龙瀚文和陈志忠还会对自己说几句褒奖或者勉励的话。

    物业管理处洋楼。

    装饰豪华的办公室里,龙政宇忙着泡茶。而唐修则在陈志忠和龙瀚文的盛情招呼下,坐在两人对面的高档沙上。

    “唐小哥,既然你能看出我的伤情,应该有办法治疗吧?实不相瞒,我妻子就是一位中医,而且医术精湛。但她却对我的内伤,有些束手无策,只能暂时帮我压制住伤势,不让它爆。”陈志忠挂着满脸的期待,死死盯着唐修问道。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治疗,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陈志忠猛然间站起来,满脸惊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唐修点头说道:“的确很容易。对于治疗内伤的药方,我可以轻易开出几副。不过,你的内腑脏器被伤,血气拥堵,导致身体机能衰退,纵使按照我开的药方抓药服用,恐怕也得一年半载才能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惊喜道:“时间长些没问题的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嘎然而止,表情瞬间变得呆滞。他敏锐察觉到,因为自己伤势的缘故,导致平时沉稳的心态失控。

    “我能短时间帮你治好。”

    唐修自信说道。

    陈志忠沉默片刻,严肃说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唐修说道:“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说道:“您说,只要我能做到,决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唐修平静说道:“其实很简单,我需要在某些特殊时刻,帮我撒个谎。就说,这两三天,你每天都会来南栅小镇我的住处做客。证明我这几天,一直在南栅小镇的家里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惊讶道:“就这事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唐修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陈志忠重重点头,“我答应。不过,能不能问一嘴,是要向谁撒谎?”

    唐修淡然说道:“警方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心中一震,眼神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,没有往下询问。

    龙瀚文静静听着两人的交谈,见到两人达成协议,顿时看向龙政宇,沉声说道:“小宇,去别墅区的监控室。把最近几天的监控录像全部删除。如果有人询问,就说监控器坏了,正在组织维修人员进行抢修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!”

    龙政宇看了眼唐修,大步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唐修目送着龙政宇离开,点头致谢道:“大恩不言谢,龙叔以后有什么差遣,知会一声便是。”

    龙瀚文满意点头,不过,他心中却泛起一丝古怪感觉。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唐修,虽然之前两个儿子在他面前,对唐修称赞有加,但他并不怎么相信。毕竟,一个高中生,就算是再厉害,能有多少分量?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百闻不如一见。

    他今天意外见到唐修,虽然唐修的话不多,但不管是他的言语,还是他的种种表现,所展现的都不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沉稳和气度。甚至,他隐隐从唐修身上,感受到一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。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,就仿佛镜中花水中月,让他警惕,有让他压抑。

    十八年前。

    龙瀚文曾经遇到过一个人,他的模样看似普通,但却带给那种如蛰伏的洪荒凶兽般危险的感觉。后来,经过他的打听,得知那个人曾经是一名军人。凑巧的是,那人也姓唐。

    重新打量了了唐修几眼,龙瀚文把那份特殊的感受悄悄压下,转头看向陈志忠,说道:“陈老弟,刚刚小唐说你是被别人打伤的,怎么回事?难道还有谁敢和你动手?”

    陈志忠看了看唐修,这才苦笑道:“龙兄,你以前只知道我是个商人,却不知道我的另外一种身份。武者。我是一位古武学传承的武者。普通人,很少能够接触到我们这个圈子。”

    唐修忽然说道:“你的修为很低,尽管比我现在强大一些,但对于真正的武学高手来说,虐你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陈志忠震惊道:“你也是修炼之人?”

    唐修初次接触当今社会中的武者,有意从陈志忠口中了解当今社会中的武者情况,因此没做隐瞒:“我的确是一位修炼者,只不过和你们的修炼有所不同。说实话,我对现在修炼者群体不太了解,能否讲讲?”

    陈志忠说道:“其实,我了解的也不多。武学传承,有些是家族传承,有些是师门传承。我知道几家家族传承的武者,其中有些人的实力,已经达到宗师级别,身轻如燕,隔山打牛都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唐修心底流露出失望感觉,他需要知晓的并不是武者圈子,而是修道圈子。陈志忠口中的武学宗师,对于修道者而言,无异于小孩子过家家。稍有实力的修道者,可以轻易抹杀那所谓的武学宗师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唐修和龙瀚文从陈志忠口中,得知打伤他的是一个武学高手。原因是陈志忠和对方,在星城药材市场都看中一株珍贵药材,结果打拼财力之下,陈志忠最终得到那株珍贵药材。而对方,眼看财力比拼不过陈志忠,便暗中出手抢夺。最终,陈志忠虽然击杀对方,但也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稍后还有其它事情,现在就给你疗伤吧!龙叔,麻烦你帮忙守在这里,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。”

    龙瀚文说道:“救人如救火,现在治疗最好。你们放心,我会立即安排人手守在门外,绝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唐修满意点头,吩咐陈志忠脱掉身上衣服,只留下一个大裤衩。他没理会陈志忠脸上浮现出的那丝尴尬,狠狠一拳轰在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