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仙界归来 >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祸及家人
    正如唐修所预料的一般,下课之后,唐修的课桌周围便堆满了人,他们在对唐修今天的挺身而出表示感谢的同时,很是好奇唐修的力量究竟有多大,也有人询问一年多前车祸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唐修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将这群热情而又好奇的同学给打走。

    “唐修,你觉得欧阳海峰的团伙可能来校园找我们寻仇么?”当唐修的课桌旁边终于没有人围绕时,坐在前桌的程妍楠突然间转过身子轻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经历了今天的事情,我想无论警方还是校方都会加大安全防范力度,匪徒团伙继续来校园挑衅滋事的可能性不大。”唐修想了想,认真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程妍楠闻言似乎松了口气,随后又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清楚地将程妍楠跟平时大相径庭的反应看在眼中,唐修不由愕然。

    不过唐修很快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程妍楠平时即便再大大咧咧,她也是一个女孩,而且还是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骤然间被杀人犯劫持,还差点丢掉性命,换成任何人都会丢掉半条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唐修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同桌,他这才现自己的同桌比平时安静了很多,刚刚配合警察做笔录时便沉默寡言的,现在更是脸色煞白处于走神状态中。

    “胖子,你不要紧吧?”唐修推了推袁楚凌,担心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”蓦然被唐修给惊醒,袁楚凌的身子一个激灵,茫然看了一眼四周,现自己坐在教室之中后,他这才慌忙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事呢,背心都被汗水给打湿了。”看到袁楚凌的反应,唐修不由瞪了他一眼,随即轻声道:“胖子,事情已经过去,我们现在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说人死后是不是很难看啊,人一旦死了,是不是灵魂便真的消散了?”袁楚凌答非所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清楚啊,要不你从窗户上跳下去试试?”唐修偏着脑袋想了片刻,然后很认真地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给我去死!”袁楚凌显然还没有从惊吓状态中回过神来,愣了半天,他才反应过来唐修是在跟自己开玩笑,然后一拳朝唐修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想探究那么深刻的哲学问题,所以去死这么伟大的任务还是交给你比较妥当。”唐修拦住袁楚凌的拳头,微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厉害,不仅力气大,胆子也大,以后肯定会是一个大英雄。可是当那个匪徒举着程妍楠挡住我砸向他的课桌时,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改变课桌的方向,更没有办法收回力气,我觉得自己很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看到那个匪徒将他手中的匕刺向我时,你是不知道我内心当时是多么的绝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唐修给打趣了几句后,袁楚凌慢慢地敞开了自己的心扉,将自己当时的心理感受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袁楚凌终于走出了匪徒劫持的心理阴影,唐修下意识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唐修不知道的是,前座的程妍楠虽然没有转身跟他说话,可是程妍楠一直在竖着耳朵偷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听到唐修不断打趣袁楚凌,程妍楠香肩乱抖,好几次都差点笑出声来,不过因为是上课期间,她不得不强忍住捧腹大笑的冲动。

    尽管韩轻舞花了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对大家进行心理辅导,最大程度地消除了大家的恐惧心理,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上课时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因为害怕,有的人却是因为兴奋,大家只要逮着说话的机会,就拼命讨论匪徒劫持的话题,似乎只有那样才能驱散心中的恐惧,或者让兴奋的心情得以平复。

    匪徒劫持成为了今天星城一中唯一的话题,十班的同学,尤其是唐修、程妍楠跟袁楚凌三个人,更是成为了话题的焦点。

    只是处于话题中心的几个人却早就从事件的影响中走了出来,他们在暗暗提防匪徒出现的同时,将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学习上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,当匪徒劫持事件在校方的有意引导下慢慢冷淡下来时,距离星城一中不远处的居民楼中,一个人默默地收起望远镜,眼中冒出了冷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警方的线人说三哥是被那个叫唐修的学生杀掉的,我怎么觉得很不靠谱?不会是警方已经察觉到那个线人的存在而故布迷阵吧?”其中一个墨镜中年拿着手中唐修的画像,他反复瞅了数遍之后,将其扔在一边,满脸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哥的战斗力虽然不是我们当中最强的,但是他的力量绝对比我们所有人都强,他怎么可能折损在一个高中生手中呢?”一个身上纹着粉色海棠的青年同样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稍等,这三个人及其他们家人的资料我已经全部搜集齐全,马上就出来了。”随着噼里啪啦一阵键盘声响起,一个无框透明眼镜男信心十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死了,这个仇必须报。无论是谁杀了老三,这笔账都不能就此算了,警方故意透露出老三被杀的消息,然后又在星城一中布下天罗地网,我们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,不对星城一中的学生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,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他们就站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看他们的笑话,估计他们现在都在一个个眼巴巴地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。”

    房屋中的另外两个人一直拿着望远镜盯着星城一中十班教室的方向,他们的脸上一片阴冷神色,身上也是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“有关唐修、袁楚凌以及程妍楠三个人及其家庭成员的所有资料都出来了,大家先看一下,然后讨论确定下手目标。”突兀地,无框眼镜男挥舞了一下手中的a4纸,大声招呼房内众人道。

    听到无框眼镜男的话,众人立即兴奋地一拥而上,将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给瓜分光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居然是那个条子的妹妹,难怪会多管闲事,而且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“唐修体育成绩长期不及格,一年前更是出过车祸,整个人处于一种浑噩状态?”

    “我靠,一定是这个死胖子,肯定是这个死胖子,看起来穿着朴素,没想到是一个隐形富二代,而且还学过散打和跆拳道,力气也大得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五个人将唐修、袁楚凌跟程妍楠的资料反复看了几遍后,他们直接将唐修跟程妍楠的资料扔到了一边,而是拿着袁楚凌的资料仔细查探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唐修跟程妍楠的资料实在太简单了,唐修的社会关系一栏,仅仅写着母亲,而他母亲苏凌韵还是从农村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现唐修不仅仅身体孱弱,而且脑子也有问题,不可能是杀害欧阳海峰的凶手,也不可能对他们有威胁之后,他们果断地打消了对付唐修母亲的想法。

    至于程妍楠的资料就更加诡异了,只写了一个姐姐。

    虽然程妍楠的战斗力不错,似乎学过军体拳,而且军体拳的造诣还很深,但是她既然能够被欧阳海峰所制,所以欧阳海峰应该不是她能够杀得了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程妍楠的姐姐是一名警察,借给这帮匪徒一百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去主动袭警。

    “袁楚凌的父亲很不简单啊,表面上看仅仅是一家科技有限公司,可是却跟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且年利润竟然上亿,还拥有军工涉密业务咨询服务安全保密证书,他这个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邪门,实在太邪门了,我们该不会是惹上军方大佬了吧,不过这简历上面显示的他仅仅是一个杰出企业家啊,他们公司做得更多的应该是测绘方面的工作和智慧城市这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测绘我明白,可是智慧城市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当大家看完有关袁楚凌的父亲袁政宣的资料时,一群匪徒全部都云里雾里,完全弄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“袁政宣的女人赵菁也极为不简单,她并没有依附于袁政宣,而是独自弄了一家重工企业,而且还展得像模像样的,虽然暂时盈利不如袁政宣的科技公司,但是论及长远前景,丝毫不逊于袁政宣的科技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赵菁的性格好像非常强势,她居然因为听闻袁政宣跟其他女人走得近而直接离婚,根本就不需任何证据,这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有的魄力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,竟然一个比一个厉害,他们一年赚的钱够我们赚一辈子的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能赚钱最后还不是帮我们赚的,我们就拿赵菁动手吧,只要掌握了赵菁,袁政宣就自动上钩了。”

    一番商讨后,一群匪徒圈定了目标,然后开始制定计划。

    星城一中,十班的教室中,唐修虽然一直在看书,事实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走神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上午生的事情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影响,而且他在思考自己的赚钱大计。

    唐修在学校图书馆和省图书馆呆了将近半个月时间不是白呆的,他几乎将图书馆中所有的书都给啃完。

    唐修现在唯一需要做的,便是在脑海中过滤一遍,将仙界那浩如烟海的丹药配方跟地球上存在的药草一一对应,看哪些丹药配方可以在地球上实现,能够给自己带来巨额利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