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第一十九章:一招打不死你!
    沧海涛澜,九霄碧色,此境奇观之巅,浩渺云烟之上,但见一座孤峰耸立,孤寂清冷,似无人烟。

    “哈,师兄,你这沧海九霄如今这般热闹,你做主人的却躲在家里,还挂出个闭门谢客的牌子,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?”

    一声话语,骤然打破了这孤峰清冷,轻笑之间,但见一道流光自从境外而至,落入这沧海山境之中,显化出一人身影,少年模样,银发如霜,白衣折扇,风流不羁,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,在这清圣庄严的儒门圣地之中,显得有几分格格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身影方才落下,孤峰之中便闻一声轻喝响起,沧海之水自十方聚敛,凝现出一人身影,湛蓝衣袍,束发高冠,一身儒风天地浩然,刚直不阿之间,又见阳春白雪之悠然淡泊,似大隐之士,让人一见便心生仰慕钦佩之感。

    见到此人,陆阳明手中折扇一收,一手按在胸前,露出一副痛心疾首之态,言道:“听这语气,师兄是不欢迎我这师弟了,没有想到才区区数月不见,师兄就对我这般生分,真是让人痛心啊,今日师弟定要与师兄好好联系感情,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对陆阳明这夸张非常的表演,孟扶摇面色不变,淡声说道:“上次你来,将我的沧海珍珑喝得一干二净,如今新酒未成,你打算如何不醉不归?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,师兄你这沧海三境的景色还真是不错啊,刚才我说什么来着,对了,谈心,今日你我师兄弟好好谈心,联络联络感情,免得疏远了,要不然,让外人知道这友满天下的沧君孟扶摇,竟然和自己师弟关系这般生分,那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阳明折扇一敲,随即探手拉起孟扶摇,进入了一旁凤梧下的石亭,见亭中桌上还有一张古琴时,又是笑道:“师兄,你还真有雅兴,外边打得这般热闹,你一人在这抚筝自赏,一派逍遥啊。”

    “既定之事,何须多做关心,顺势而为便可。”

    听此,孟扶摇摇了摇头,大袖拂过,古琴化光而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席酒宴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陆阳明不由一笑,言道:“沧海珍珑,这不是还有嘛,师兄这般欺骗师弟,可不是君子所为啊。”

    孟扶摇却是没有理会他,自顾自的饮了一杯酒后,方才说道:“自从上次你与少湛北域之行归来后,行事便透着几分古怪,可是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听此,陆阳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,向孟扶摇说道:“此事曲折,还是不提了吧,倒是师兄,夫子坐关之前,将这九皇争龙之事交予你,却又让三师兄暂代山长之职,此举究竟是何用意。”

    听此,孟扶摇终于抬头望了陆阳明一眼,随即淡声道:“阳明,夫子门下,学生一十二人,其中当以你与三师兄的天资悟性最高,因此,你应当明白三师兄现今处于何种境界才是。”

    陆阳明点了点头,言道:“我明白,但正是因为明白,才更是不解,如今纪元之争将起,吾人族当顺应天命,退离神州,保全元气,以待将来大劫,三师兄理念,虽深得先师儒道至理,但却不符这天地大势,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,此举太过激进,太过霸道,三师兄执意如此,结果只怕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孟扶摇亦是颔首,道:“正是因为如此,夫子才会让师兄暂代山长一职,在这大劫之前,让他放手一试,成也好,败也罢,如何都能了去他心中执念。”

    陆阳明眉头一皱,道:“为一执念,付出如此代价,真的没有问题么,我听说,这九皇之争后,三师兄便要前往白玉京,收纳法家归儒,取回天刑圣剑,如此,琉璃师兄那边如何暂且不说,轩辕世家定是不允,他们觊觎天刑许久,欲要以此成天帝大位,怎容他人染指,若师兄与轩辕家冲突,那局面只怕……!”

    孟扶摇一笑,言道:“这就是三师兄的事情了,他若能扫除重重阻碍,让天下独尊儒术,那一切不用多说,若是不能,那以现今儒门的实力,保住他还是不难的,若待大劫降临,再想如此,可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用心良苦啊!”

    陆阳明感叹了一声,随即又是说道:“说起大劫,我正有一事想要请教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孟扶摇面露诧异之色,言道:“能让你请教,这还真是少见的很啊,何事,说吧。”

    陆阳明沉吟了一声,迟疑片刻之后方才说道:“师兄,你可知那妖星计都,凶星罗喉的来由。”

    “计都罗喉?”

    孟扶摇眉头一皱,言道:“传说,天地之前,鸿蒙之中,蕴神魔三千,罗喉便是其中之一,祖龙开天时,三千神魔陨落,先天本源化道,罗喉为魔道之本,因恨意不消,头化妖星,搅乱天地,此为计都,身化凶星,转世轮回,此为罗喉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。”陆阳明摇了摇头,言道:“我想要问师兄的是,这一则传说究竟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听此,孟扶摇皱起的双眉更是加深了几分,言道:“难道你遇见过这妖星凶星了?”

    “到底还是瞒不过师兄啊!”陆阳明摇头一笑,言道:“不错,我见过了,只不过我也无法确定,那人究竟是不是神魔转世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孟扶摇沉吟一声,张口欲要说些什么,但话语未出,便见他眼神一变,骤然起身说道:“有客不请自来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此,陆阳明面上露出了几分若有兴趣的神色,言道:“不知是谁人这般无礼?”

    “这气息,并无印象,生人生客,我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同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巅战海,一意外之声,落得满场死寂,众人循声望去,却不见其人,直至听闻战海之中一声惊呼冷喝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”

    寒声质问之间,但蓝夜无殇面色冰冷,少了几分疯狂,多了几分凝重!

    这般缘由,是因那陡然出现在战海之中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怎会是他!”

    “兄长!”

    声声惊呼,各方错乱,注视着那陡然现身于战场之中的人,九皇座上,姜瑶,轩辕皓月,神色阴沉,眸见惊怒,君青衣,纪无双,亦是震惊非常,但震惊之后的喜悦更甚。

    几人反应,看得其他人错愕不已,再望向那云巅战海之中,不由悄声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谁,竟让姜族帝女与轩辕公子这般失态,甚连那妖皇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妖族暗藏的高手,但观此人气息,是人族纯正血脉无疑,怎会与妖族扯上关系,还在这九皇争龙上为其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什么,那人就是宁渊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他便是那宁渊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原来是与妖族勾结的败类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众人言语纷纷,点破了宁渊身份,而九皇座上的诸位潜龙听此,面上亦是露出了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血发猩红,姿态狂傲的夜邪王望了宁渊一眼,见他不过道圣修为后,便收回了目光,转望向君青衣,大笑道:“哈,妖皇,没想到你还留有一手,只不过你身为妖皇,却让一人族出头,是不是有些……妖皇!”

    言语至此,夜邪王眼神不由一冷,因为他发现,君青衣此刻,竟是望都没有望他一眼,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这般姿态,直让夜邪王心中怒火高涨,转眼望向云巅战海,向宁渊喝道:“那人族,如今你登上云巅战海,可是要为这妖皇出战啊,若是如此,那本王也就不与你客气了,蓝夜,此人交予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夜邪王又是望向了儒门仲裁,言道:“可否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那儒门仲裁一怔,转眼望向宁渊,言道:“阁下,你可是要待妖族妖庭出战神武之决,对这血族蓝夜无殇。”

    对此,宁渊没有回应,只是注视着那蓝夜无殇,言道:“你有一招的机会,向我证明你的强,一招打不死你,便当我败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嗬,嗬,哈哈哈,想死,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听此言语,蓝夜无殇双眼刹那变得血红一片,疯狂姿态再现,身躯又如野兽一般半弓在地,口中低吼阵阵,那瘦骨嶙峋的身躯之中,隐约可见道道金光闪动,透散金刚霸道,不坏神威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只是探出一手,轻描淡写的道出一字:“来!”

    “嗬!”

    一声话语,胜过万千挑衅,蓝夜无殇狂啸一声,身躯刹那暴起,在虚空之中脱出一连串残影的瞬间,已是扑杀至宁渊身前。

    为血族蓝夜一脉与太古金刚的后裔,蓝夜无殇这一具瘦骨嶙峋的躯体之中,不仅仅隐藏着能可撕碎一切的恐怖力量,还拥有金刚不坏神能,免疫诸多大道之力,术法神通,先前的轩辕长空,便是因此惨败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蓝夜无殇是要故技重施,依仗体内金刚神骨之能,用以伤换命之法正面强攻,一举奠定胜败。

    这一战法,蓝夜无殇用了不知多少次,屡试不爽,纵是知晓他手段之人,对此也无可奈何,那太古金刚骨,实在太过霸道了。

    “兄长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蓝夜无殇暴起,让方才见证了轩辕长空惨败的众人心头皆尽一凝,九皇座上,君青衣与纪无双关心则乱,不由失声,尤其是纪无双,已是按剑落手,便要横入这战场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宁渊没有给她这机会,在这蓝夜无殇暴起的瞬间,他也抬起了手,一掌于虚空之中按落而下。

    一掌轻落,看似无力,但落下的瞬间,却见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,猩红爆裂,凄厉的血光,在众人的眸中映照而现,划破长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