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:强是有多强
    天穹之中,烟云成海,化一片广阔战场,正是沧海九霄特意为这九皇之争所设立的云巅战海。

    文治武功,为皇者之重,因而这九皇争龙首场,便是以武论战的神武九决,由九皇潜龙指派麾下战将,各出九人参与就决论战,得胜最多者,便是这九皇之争第一场的魁首!

    虽说这九皇争龙,不是一场便定胜负,纵然败了,也能参与后续之争,但这真龙大位之争,退让半步,都有可能一败涂地,合论这首场之战?

    因此,对这神武九劫,各方都是一副势在必得之态,出手根本不见保留,人族主场的姜族与轩辕家更是如此,直接以雷霆之势,揽下了第一第二诀胜利,随后那天族与血族也不甘落后,激战力夺第三第四决之胜,到第五决之时更为激烈,以至于九败俱伤,堪堪成平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是第六决,极其关键的第六决,人族只需再得一胜,那便稳占优势,甚至立于不败之地,天族、血族、灵族、战族之间虽然互有间隙,但如今百族互盟,四族联合,已拿下两胜,若再下一决,他们也能占据极大优势。

    人族百族如此,妖族这边亦是同样关键,只得两席之位的妖族,实力完全不能与人族与百族盟约相比,如今已是五诀连败,未得一胜,若是再败这一场,那这九皇争龙首战胜利,基本就与妖族无缘了,反之,若此战得胜,那接下来妖族还有一争之机。

    心知此战关键,各方更是重视非常,战鼓擂动,战旗飘扬,云端战台周遭,九方皇座之下,战意磅礴,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场外观战众人,亦是激动非常,摇旗呐喊之声不断,声势震天,激荡云海,让这儒门清圣庄严之地,罕见的呈现出了一派世俗热烈景象。

    “九皇争龙,神武之战,第六决,开始!”

    “第一场,人族轩辕长空对血族蓝夜无殇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冷喝响起,掀开神武之诀战端,两人身影随之暴起,跃上云巅战海中央,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战海之中,两人相对,却是两个极端!

    一者,身形伟岸,体姿英武,身披金辉战甲,华光夺目,犹若天神,凛凛神威,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一者,枯瘦如柴,白发苍苍,面庞虽还是少年模样,但却极为惊悚,不见多少肌肉,只有一成苍白异常的皮肤,紧贴着头颅骨骼,鲜红的唇间,隐约可见两齿犬牙,透散着森森寒意,在那一身黑衣的映衬之下,真正犹若鬼魅一般。

    “轩辕长空,轩辕战神次子,承随同轩辕战神一同,论战天下,败十方天骄,少年成名,白事轩辕家上古之后,青年一辈的奇才之一,听闻百年前,便已步入了道圣之境,如今不知又进境到了何等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那血族的人,名唤蓝夜无殇,出自血族蓝夜一脉,传说此脉乃是血族异种,天性嗜血如狂,凶残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血族那些异类,哪一个不是天性嗜血的?”

    “是,血族天性嗜血,可他们最起码不会对自己人下手啊,但这蓝夜一脉不同,只要是活着的,他们就敢吸给你看,连血族自身都饱受其害,若非他们人数稀少,实力又极端强横,能可为战力的话,早就被血族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不知这蓝夜无殇,是否是轩辕长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么,血族异术诡异,但终究只是旁门左道罢了,如何是轩辕长空之对手,那薄弱的肉身,能抗住几招都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战场之中却是一片死寂,轩辕长空,蓝夜无殇,两人目光交错,其中冰冷杀机,毫无掩饰!

    下一瞬,战鼓擂动,双方身影暴起,交迸出了一片璀璨华光。

    大战终开,气氛更见火热,震荡苍穹的呐喊声中,九皇座上,却是一片寂静,唯有目光翻转,心思变幻。

    “嗯,不对,这蓝夜无殇,不是纯血的蓝夜一脉,他体内还有……!”

    妖皇座前,一袭雪白狐裘,越渐妩媚动人的九狐尹歌秀眉微蹙,注视着战场之中的蓝夜无殇,美眸间隐有双月轮转,映照出了一道刺目的金黄。

    “金刚骨!”

    “这蓝夜无殇体内竟然有金刚骨,轩辕长空要败了!”

    喃喃一声,九狐尹歌转望向了皇座之上的君青衣,悄声言道:“我的妖皇陛下,这蓝夜无殇乃是蓝夜血族与太古金刚之后裔,轩辕长空绝对不是他的敌手,轩辕长空败了,接下来就要换我们上了,陛下可有对策。”

    “太古金刚?”

    今日,君青衣仍是如以往那般,一袭白衣胜雪,出尘无暇,美人如玉,公子翩翩,绝世无双之风采,纵是场中佳人无数,也难以与之相争,就连那位帝女姜瑶,倾国姿容,此刻也有些黯淡失色。

    注视着场中的蓝夜无殇,君青衣微微蹙眉,言道:“若真是如此,那这轩辕长空的确非其对手。”

    听此,九狐尹歌摇了摇头,言道:“我的陛下啊,这句话刚才我已经说过了,如今是在问你有什么对策,我可先说好,我不是这金刚蝙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一副不担心的模样,接下来就要轮到我们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此,君青衣却仍是一派淡然模样,轻声道:“那就让他胜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还让?”

    九狐尹歌不由苦起了脸,言道:“陛下,再这么让下去的话,那么我们可就没半点机会了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九狐尹歌目光悄然转向了皇座旁,在哪儿,站着一人,同样是一袭白衣无暇,但与君青衣气质却截然不同,美人如玉剑如虹,那尽道之极,将破绝巅之剑意,此刻纵是未出锋芒,也有破碎虚空之感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九狐尹歌目光方转,便听君青衣一声冷然,断然回绝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听此,九狐尹歌神色哀怨的喊了一声,言道:“你不要这么激动吗,就让纪姑娘出手一回,以她如今的剑道修为,打死那只金刚蝙蝠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,难道你真的打算放弃这九皇之中,不要这妖皇之位了么?”

    君青衣神色冷然,言道:“这不重要,总而言之,我不能让无双冒险,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日后我要如何与他交代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哎!”

    听此,九狐尹歌只能无奈一叹,说道:“陛下,我知道你的心思,但你也要想想,如果不夺这真龙大位,你就没办法取回神州龙脉,没有神州龙脉,你就不能将祖龙神舟的威能彻底催动,没有威能极限的祖龙神舟,那穿越无尽混沌也就成空谈了,如此一来,宁公子要什么时候才能从魔渊中回来?”

    君青衣神色不变,只是言道:“此事我自有计较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陛下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见此,九狐尹歌又是暗自一叹,虽然君青衣不说,但她仍是能感觉得到,自从那人坠入无尽混沌之中的魔渊后,自己这位陛下,已是有些失去方寸了,否则,也不会想要冒险行事,在这九皇之争的最后赌上一把。

    这一赌,能不能赢,九狐尹歌也不清楚,她只知道,就算赢了,那也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此举,不智,但君主如此,她又能如何,心思之间,九狐尹歌摇了摇头,望了望战场之中,在那蓝夜无殇疯狂攻势下,已渐露败相,左右难支的轩辕长空,再看了看皇座周遭,一脸紧张不安的皇脉众人,不由向君青衣问道:“陛下,这些人,只怕经不起第六次惨败了啊。”

    在白玉京那一战后,君青衣以雷霆之势,杀真龙神子,灭应龙龙师,虽彻底与龙族撕破了脸,但也因此一战立威,让十大皇脉联盟彻底破碎,其中几支更是选择了归附,使得君青衣的实力又是增长了几分,不再像是先前那般形单影只了。

    但这增长,只是看起来而已,这些归附的妖族皇脉,是因君青衣威势而归附,隐有几分墙头草的意味,若有足够强悍的实力,镇得住他们,那还好,还若实力不足,这些人随时都能倒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如今就是如此,接连五败,君青衣那一战所立的威势,已是被削弱到了极点,这几支皇脉因此人心浮动,都想着君青衣会不会在这九皇之争失败,失败之后娲神殿会不会废除妖皇,自己等人要不要赶紧转回金乌太子那边。

    这般形势之下,若此战再败,保不准这帮家伙鸟走兽散,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九狐尹歌心中担忧,君青衣却是浑不在意,言道:“随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九狐尹歌先是一怔,随后认命似的摇了摇头,言道:“好吧,反正都已经不重要了,散就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言语,暂且不论,云巅战海之中,神武第六决首战,胜败在众多人族错愕的目光之中,终见分明。

    “嗬,嗬,呵呵……!”

    声声低语,似喘息,似轻笑,战场之中,蓝夜无殇半弓着躯体,犹若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,双眸已变得猩红一片,口中森森獠牙也已延伸而出,点点猩红的血,自从他口中不住溢流而出。

    鲜血溢出,并非是因为自身伤势,而是因为此刻,正有一块血肉,在他口中咀嚼着。

    那一块血肉,正是来自轩辕长空,这位轩辕家的少年战神,如今模样甚是凄惨,身上道道伤害遍布,多处血肉无存,露出了森森白骨,虽在不住重生恢复,但仍旧难以掩盖,而他的面上,更是一片止不住的惊恐神色。

    惊恐,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位身经百战的少年战神身上,只是奈何,眼前对手,实在太过恐怖,太过疯狂!

    他根基就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头野兽,一头发狂且不死的野兽,自己的攻击,落在那枯瘦如柴的躯体之上,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,而他的利爪与獠牙,却能将自己的战甲破碎,血肉撕裂。

    这般的感觉,就像是一个普通人遇上了最凶恶的野狼一般,在历经了一番艰难万分的搏斗之后,换来的只有累累伤害与无尽惊恐。

    “嗬,嗬!”

    便是轩辕长空心惊之时,那蓝夜无殇又是发出了一声骇人的狂啸,瘦弱的躯体,化了一道幽暗魔光,直接撞在了心神混乱的蓝夜无殇身上,刹那暴起了一片凄厉血光,血肉粉碎,漫天飞洒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再遭袭击,剧痛让轩辕长空惊怒回身,勉强聚起真元,手中战刀一战而下,重重的劈在了蓝夜无殇的肩头,破开了血肉。

    如此,却已是极限,因为那被斩开的血肉之后,是一块金光璀璨的骨骼,那凝聚着大道真元的战刀,在此连一道痕迹都留不下来,而发狂的蓝夜无殇,却已将手臂捅入他的体内,悍然拉出了一块破碎的脏腑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悲鸣,轩辕苍穹激起最后余力,双腿踏在蓝夜无殇腹部,身躯借力倒飞而出,总算是勉强脱离了这凶残的扑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见此,蓝夜无殇却是浑不在意,将手中那块脏腑一吞而下,随后又准备向身受重创的轩辕长空冲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此战,吾认败!”

    便是此时,一声冷语响起,出声之人,赫然来自九皇之座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轩辕公子,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此声方落,九皇座上,又闻一声大笑,一座血色皇座之上,一乱发如血,姿态张狂的血族起身,向战场之中的蓝夜无殇喝道:“还不停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听此,方才还如野兽疯狂的蓝夜无殇,顿时止住了动,舌头伸出,将唇边残留的鲜血吞下之后,便转望向了战台之巅那主持神武之决的儒门之人,言道:“下一个人是谁,快些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此等态度,让那儒门子弟眉头不由皱起,但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下一场,血族蓝夜无双对妖族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战我认败!”

    这话语未完,便听一声惊颤呼喊响起,引得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君青衣皇座之下,一妖族面色入土,满眼惊惧,在喊出这一声后,便直接转身逃离了,看得方才还有些惊惧的众人,不由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妖族真是无胆匪类,连战上一场都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哎,要求不要这么高,他们本就是墙头草般的东西,顺势倒向了那妖皇,结果却发现这妖皇也靠不住,神武九决至今,接连惨败五场,这般君主,还有谁愿效忠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妖皇也是无奈,麾下一可战之人都无,落得如此境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不是,听说这妖皇手下,有一人实力极其强横,数月之前,白玉京一枪诛杀鲲鹏王,后力压太一神子,真龙神子,震动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那人好似叫什么宁渊,的确有几分本事,不过可惜,白玉京那一场大战之中,此人遭受波及,落入了魔渊,那魔渊又不知为何,陷入了无尽混沌,现如今,只怕已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凶多吉少正好,此人便是吾人族败类,妖皇走狗,死了方才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那蓝夜无殇却是一笑,望向了皇座之上的君青衣,道:“呵呵,妖族,妖皇,哈哈哈哈,真是越发的无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!!”

    听此,君青衣身旁的一众妖族顿时大怒,想要厉喝反驳,但张口却不知如何出声,一副心虚之态。

    而蓝夜无殇也不理会他们,就注视着皇座之上的君青衣,言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成为这妖皇得,但你既能成为妖皇,那想必也有几分本事吧,来,下场来,让我看看,你这般的美人,味道是不是好上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听此,九狐尹歌终是压抑不知心中怒火,冷喝一声,言道:“莫要以为你有金刚骨,就能可横行无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听此,蓝夜无殇又是一阵狂啸,神色似疯如醒,言道:“你知道金刚骨,那么可见也有几分实力,那妖皇不敢,不如就你来吧,美人儿,我会让你知道,与那无用的妖皇比起来,谁才是真正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?”话语未落,众人之间,陡闻一声:“那不如就让我看看,你这强,是有多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