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:变故
    苏暮晚晴走了,走的异常洒脱,留下一脸错愕的宁渊,许久之后方才回过神来,感受着唇间萦绕未散的一点清幽,不由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这苦笑,倒不是宁渊身在福中不知福,而是他发现自己又给自己找了个难题。

    以后要如何与君青衣解释?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个问题,宁渊就一阵头疼,无奈只能暂且将之搁置一旁,转望向了易逍遥。

    眼见宁渊望向自己,被秀了一脸的易逍遥赶紧捂住了脸,做出一副眩晕模样,言道:“啊,这该死的空间混乱,我头好晕,眼好花,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见此,宁渊不由得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好了,别装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配合你演出,你怎么能视而不见呢?”

    被宁渊直接点破的易逍遥,甚至无语的摇了摇头,走到宁渊身旁说道:“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老大,女人是很麻烦的东西,这位殿下虽是美人之中的美人,但也是麻烦之中的麻烦,老大你招惹上了她,小心后宫起火,好船翻车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一阵无语,说道:“有那么恐怖嘛?”

    “哎,老大你别不信,这身心受创的姑娘发起狂来,那可是比魔渊之中最凶残的魔兽还要恐怖,几年前,在逆魔王都,我就遇见了这么一个倒霉蛋,脚踏几条船,结果被其中一个发现了,魔渊的女人,彪悍得超出你的想象,提着刀就把这家伙给剁成了七八十块,最终还留下一个脑袋保存生机,要这倒霉蛋永远的陪着她,啧啧啧,那场面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!”

    易逍遥感叹了一阵,随后拍了拍宁渊的肩膀,道:“老大,虽然我相信你不会被人剁成七八十块,但怎么说呢,有些事情,该小心的还是得小心,不如向我学习,有酒有肉就够了,要什么姑娘嘛,实在不行,就去青楼找,虽然肯定没这么漂亮,但胜在安全,绝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嘴角不由抽搐了一阵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何回答,只能转移话题说道:“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易逍遥点了点头,随即又是问道:“对了,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奇怪,听说那白玉京是法家传承,最重律法,公正严明,怎么会和长生剑那帮家伙勾搭在一起的呢,老大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么?”

    “这说来就话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长那就路上慢慢说,反正这葫芦里的酒管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是宁渊的运气好,还是这神州的空间方位特殊,宁渊破碎无尽混沌降临的这一座无名孤峰,距离白玉京竟只有十数万里。

    十数万里,对于凡人而言,可能是遥不可及,但对于宁渊与易逍遥二人来说,不过些许功夫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边聊边行,约莫半日之后,便临近了白玉京。

    白玉京,白玉京,这法家传承所在,名响天下的云海仙城,仍旧是一派清圣之象,只不过比起数月前,少了几分热烈,多了几分死寂。

    更让人惊异的是,那伫立于烟云之中的白玉城都,竟有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,哪怕用术法掩盖,神通添补,也难以彻底弥平。

    裂纹道道的城都之中,仙城大阵更是残缺不堪,近乎无法运行了,以至于往日笼罩这云海仙城的律法之气,变得稀薄无比,再也不见那法度庄严之景,连那十二座白玉京,也是一副黯淡模样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此景象,易逍遥眉头一皱,神色讶异的向宁渊问道:“这地方就是白玉京,怎么看起来这么破破烂烂,好像差点被人给拆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摇了摇头,苦笑说道:“原本它不是这样的,只不过几个月前,这附近爆发了一场大战,一不小心就波及到了这里,然后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战?”

    见宁渊神色有些奇怪的模样,易逍遥歪了歪头,随后想到了什么,道:“老大,这该不是你干的吧。”

    宁渊耸了耸肩,道:“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甚是无语,转望向了这模样着实有些凄惨的白玉京,言道:“老大,你确定进去之后,不会有人提刀追着我们两个砍么?”

    宁渊想了想,最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:“我想应该不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应该?”

    “就是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这一点也不靠谱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那么多了,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,这白玉京虽不是宁渊的故乡,但宁渊心中仍是有几分紧张,生怕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,君青衣与纪无双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见宁渊这般模样,易逍遥也压下了心中好奇,随他一起进入了白玉京。

    因为不想引起什么轰动,宁渊早已使用圣劫变改变了自身气息容貌,因此这白玉京中,没有一人发现,数月之前,闹得这白玉京满城风雨的那人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数月离别,如今归来,方才进入白玉京,宁渊就察觉到了这云海仙城的变化。

    平静,或者说冷清,现如今的白玉京,已见不到数月之前,那各方天骄齐聚,争九皇之位的热烈盛况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清,街上行人寥寥,且皆是修为平平之辈,各大传承的天骄人杰,圣贤宗主,皆尽不见身影。

    一派落寞气氛,让这云海仙城更显凄冷,也让宁渊心中更感不安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,难道九皇之争已经结束了,那青衣与无双……”

    心念之间,宁渊眉头紧皱,脚下步伐更是加快了几分,带着易逍遥一起,匆匆赶往白玉京赠予君青衣,暂且为妖皇行宫的那间别苑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脚步匆匆的两人,来到了别苑之前,但此时,宁渊却骤然止住了脚步,注视着那大门紧闭的别苑,双眉紧皱,神色凝沉。

    易逍遥歪头望了望别苑,喃喃说道:“看起来好像没有人的样子,老大,要不要我去敲门看看。”

    宁渊却是摇了摇头,言道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先是一怔,随即说道:“这么老远跑过来,不进去看看么?”

    宁渊神色漠然,言道:“没有人在里边,还进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青衣曾经分出一半龙魂,融入宁渊体内,使得两人之间,建立起一种无形却又真实存在的联系,只要没有某些特殊事物的阻隔,如那无尽混沌一般,那么宁渊与君青衣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位置,状态,乃至于心念所想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在这别苑之中,宁渊感受不到君青衣的存在,不仅仅是君青衣,纪无双与无忧的气息也没有,整座别苑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不在这别苑之中,那她们去了哪里,宁渊皱眉,放开感知,欲要凭借那龙魂联系,确定君青衣所在。

    随后,宁渊的眉头,皱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找不到,那龙魂联系,被一股宏大的力量隔绝了,宁渊根本无法确定君青衣的位置,而放开感知,以神念搜寻四方之后,宁渊也不见纪无双与无忧。

    她们已经离开了白玉京。

    这得出的结论,让宁渊眉头紧皱,片刻之后方才舒展开来,向易逍遥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走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喝酒!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凌仙阁中,宁渊与易逍遥相对而坐,桌上酒席丰盛,山珍海味,美酒佳酿,应有尽有,但两人却始终不见动。

    不动,是因为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,不见君青衣几人,宁渊哪里还喝得下酒,他来这凌仙阁,完全是为了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凌仙阁,乃是神州第一大商行金玉满堂旗下产业,底蕴非凡,声名响亮,数月之前,还承办了那九皇之争的潜龙之会,虽然最终被宁渊搅得面目全非,但不可否认这凌仙阁为酒楼的实力。

    一家上好的酒楼,客人自是不少,而人多了,话也就多了,推杯换盏之间,议论纷纷不断。

    “九皇之位,已然决出,人族得三,妖族得二,其余四席之位,则被灵族,战族,天族,血族分别夺下。”

    “吾人族为神州之主,这九皇席位,竟只得其三,其余六位,全数落入外族之手,这真是让人愤然痛心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九皇之争,乃是无上的机缘,上古之时吾人族圣皇证道的关键所在,如今这儒门不知何故,竟然让那妖魔与诸天百族都前来争夺,平白将这机缘让于异类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今,我仍是不明白,儒门为何要这么做,让那妖魔与诸天百族入九皇之争,对我人族有什么好处么,听闻现今纪元之争将启,妖族,魔族,诸天百族虎视眈眈,都向重归神州,夺天地大位,如此形势之下,儒门为何还要做这滋敌行径?”

    “哼,那边那井底之蛙,无知不是你的错,但非要跳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,儒门乃是大教门庭,吾人族道统所在,一举一动竟有深意,你不知缘由,便妄自揣测,还说什么滋敌行径,不觉可笑么?”

    “可笑,我不过实话实说,儒门有何深意,我的确不知,但数月之前这白玉京中发生的一切,天下人皆尽看得分明,那妖皇不知得了何方助力,纵然手下之人接连挑衅,先是姬瑶宫,后是白玉京,最终望云颠上,一场大战,龙渊剑圣陨落,轩辕三祖重创将亡,还有龙族与四大神宗,吾人族的重要盟友,死伤无数,甚至连姜家圣主,轩辕皇爱侣,都被那不知来历之人,打入无尽混沌,险些陨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之后,那妖皇竟还敢逞凶,杀应龙大圣,灭真龙神子还不够,竟还妄想对姜族帝女,轩辕公子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神州之中,杀我人族圣贤,屠我人族天骄,那妖皇狼子野心,天下人皆尽目睹在前,儒门琉璃圣主,不将其诛杀以儆效尤就罢了,竟还让其入九皇席位,往山海奇观参与九龙真皇之争,儒门这般,也是别有深意嘛?”

    “不错,那妖皇狼子野心,身后更隐有他方助力,意在某我人族,连姜家圣主都险些遭其毒手,如此儒门竟还让其入九皇席位,天下人心中不甘啊!”

    “若接下来,在山海奇观,九皇争龙之中,这妖皇一举夺魁,那儒门是不是也要奉其为皇,尊其号令?”

    “哼,这点兄台不必担心,那妖皇虽是强横,但我人族天骄无数,岂容得区区一异类逞凶,以三皇世家为首,各大传承已结缔盟约,助我人族潜龙夺这真皇大位,姜族帝女,轩辕公子,甚至连一直潜修于圣庙之中的伏羲无涯都已入世,我不信,那妖皇一人,能压过我人族之龙!”

    “话说得不错,但你是不是忘了,那位妖皇,是天龙啊,我人族虽强,但若这妖皇得无尽海,娲神殿支持,龙族妖族联手,这……!”

    “龙族妖族联手,你多虑了,那妖皇镇真龙神子,杀应龙龙师,早已与龙族撕破了脸面,龙族不复仇就不错了,还出手相助,至于娲神殿,倒有几分可能,但听闻妖族皇脉,已然寻到了妖皇太子,娲神殿站在何方,还是未知之数。”

    “妖皇太子,那金乌帝无恨嘛?”

    “帝无恨,那个废物,哪里担当得起太子二字,听说十大皇脉此次寻见的,乃是妖族天皇与娲神圣女之血脉,天资盖世,有证道无上之望,一诞生,便被立为妖庭太子,但不知为何,妖族天皇突然雪藏,渐渐淡出了世人视线,直至今日方才重闻他之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十大皇脉不甘屈于那妖皇之下,历经千辛万苦,终寻到了这位妖庭太子,博来了一个从龙之功,听闻十大皇脉中的诸位妖圣,已经起身前往南域蛮荒,欲要联名共启娲神殿,请圣灵废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妖皇,扶妖庭太子登位!”

    “哈,若是如此,那妖皇境地,岂不危矣,妖皇太子之母乃是上一任娲神圣灵,岂有不助他之可能,没有娲神殿相助,龙族后路在断,这妖皇除却了那一方不知根底,更不敢拿上台面的势力之外,还有几分依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般形势之下,那妖皇想争真皇大位,简直是自寻死路,不过念在天龙功德,儒门因会保其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保就保吧,天龙有创世之功德,其唯一血脉,自然要保全,但这妖皇能保,那一方不明势力不能保,为龙渊剑圣之死,更为姜族圣主之难,三皇世界与各大传承已下定决心,必然要将那一方势力彻底拔除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各方议论之外,骤闻一声刺耳爆裂之声,众人循声望去,便见窗边一酒桌之前,美酒满地横流,一人起身,手中落下一片粉末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要激动!”

    见此,易逍遥赶紧将杯中美酒一饮而下,随后眼疾手快的抓起了一只烧鸡,避免宁渊等下就掀了桌。

    好在,宁渊还是有所克制,没有将这一座酒席掀翻,只是起身离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等等我,走这么快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儒门,山海奇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