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:离别
    “嗯?”意外之音,使得宁渊一怔,低头望向了怀中的苏暮晚晴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.: 。”苏暮晚晴摇头一笑,撑起已然恢复过来的身子,往后退开了一步,说道:“只不过我要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?”听此,宁渊不由得愣住了,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,微微皱眉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望着他,面上微笑依旧,言道:“我不是与你说了么,我来神州,是为了找一个人,自然不能与你一起前往白‘玉’京。”

    “找一个人?”宁渊喃喃了一声,再问道:“是你那位师尊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点了点头,美眸之中泛起了一丝冷‘色’,言道:“我有些许事情,要与她好好‘弄’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见她这般神情,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,说道:“你与你那位师尊,有什么恩怨么?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的师尊,乃是北域天音一脉之主,名唤慕灵韵。

    宁渊与此人没有多少焦急,对于这天音一脉也不甚了解,只是从君青衣处,知道这天音一脉传承特殊,于上古之时,三皇未出之前便已存在,虽不已武力称雄,但地位却尊崇异常,与三大教‘门’,各方传承,乃至于无尽之海,三天神界这等存在都有所‘交’集。

    如此传承,自非一般,而为传承之主的慕灵韵,肯定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,那所谓的天音圣地,剑法双脉,说不定只是她闲暇之时的玩物罢了,天音一脉的传承,只在她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神秘莫测,这是宁渊对于慕灵韵的影响,而看苏暮晚这模样,似与自己这位师尊之间,有这一段纠缠不清的恩怨啊。

    “恩怨?”听此,苏暮晚晴却是一笑,轻声道:“算是吧,总而言之,我一定要找到她!”

    感受着苏暮晚晴话语之中透出的坚决,宁渊皱起的双眉更是加深了几分,道:“便是如此,也不必急于一时吧,再且说了,在这神州之中找一个人,不亚于大海捞针,你自己要找到几时,不如先随我前往白‘玉’京,待那九皇之争事情了解了,我再与你一同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听宁渊话语,苏暮晚晴勾起的‘唇’角又是上扬了几分,轻笑之间带着几许戏谑的说道:“你何时学会这般体贴暖人了,这可不像是晚晴以往印象之中的那位宁公子啊。”

    宁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因为离开了魔渊,还是有其他缘故,苏暮晚晴又恢复回了以往那般让人琢磨不透的模样,让宁渊真的不知要如何应对这魔‘女’。

    宁渊哑然,苏暮晚晴笑意却是更甚,轻声道:“好了,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,不管怎么说,如今我也有道圣之境的修为了,足以在这神州来往了吧,待我找到了师尊,将事情‘弄’清楚,我便回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这话倒是不假,在天魔神宫之中,圣魔主以圣源逆反大阵重化圣灵珠,但最终功亏一篑,圣灵珠未成,自身便已被宁渊斩杀。

    圣魔主功败垂成,苏暮晚晴却是因祸得福,圣灵珠就此觉醒,天地九心之一,天地造化之能,赋予了她极其强大的力量,一举便突破了道圣之境,且后续之力仍旧源源不断,未来踏入大圣,合道,乃至天道圆满都不过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道圣之境的修为,纵是在神州之中,也算是一方强者了,横行天下也许做不到,但行走十方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因此,宁渊思索片刻之后,便答应了下来,言道:“好吧,既你坚持,那我也不阻拦,若有事情,来白‘玉’京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点了点头,随后又上下打量了宁渊一眼,忽然说道:“你这般着急的从魔渊赶回来,怕不是因为什么九皇之争,而是为了某个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被人一语点破心思,宁渊神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,注视着苏暮晚晴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苏暮晚晴白了宁渊一眼,冷声道:“看来师尊说得没错,男人……都是一个模样,一个‘性’子,哼!”

    见苏暮晚晴莫名有些气恼的模样,无法反驳的宁渊,只能苦笑说道:“从某方面上来说,你那师尊说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承认了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眸中泛起了几许莫名神‘色’,随后骤然上前了一步,紧盯着宁渊,道:“那人是谁,如何模样?”

    感受苏暮晚晴那压来的目光,宁渊莫名感到有些心虚,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,道:“你问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见此,苏暮晚晴却是一笑,道:“好奇啊,我想要看看,是什么样的美人,能让某个从不知怜香惜‘玉’的家伙动心,还做出了如此改变,学会体贴人儿了。”

    宁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宁渊无言以对,但苏暮晚晴却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,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之后,忽然说道:“不会是纪无双吧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这突然话语,给宁渊刺‘激’得不轻,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,正‘色’说道:“你不要胡说八道,这和无双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是嘛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却是微微蹙起了眉,喃喃说道:“我以为你早就对纪姑娘下手了,没想到竟然还没有,看来你还有几分良知嘛,不过话又说回来,不是纪无双,那是谁,那小郡主,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感受着苏暮晚晴审视犯人的目光,宁渊身上不由冒出了一片‘鸡’皮疙瘩,赶忙说道:“你究竟还走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这便受不住要赶人了?”苏暮晚晴白了宁渊一眼,随后神‘色’幽怨的说道:“果然,自古只见新人笑,哪里闻得旧人哭啊。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见宁渊一脸郁闷模样,苏暮晚晴似笑非笑,言道:“好了,不与你开心了,再会。”

    话语间,苏暮晚晴翩然转身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见此,感觉又是被戏耍了一阵的宁渊摇了摇头,言道:“一路小心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暮晚晴却是骤然止住了步伐,回转过身,注视着宁渊,冷声言道:“你就打算只说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一怔,问道:“那还要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无可救‘药’了!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白了他一眼,随即骤然上前,使得宁渊眸中,映照出了一张绝美容颜,几分醉人妩媚,几分动人娇羞,越渐临近,最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