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:因果
    血牙皇座之上,宁渊闭起双眸,心念瞬时展开,体内魔元随之扩散而出,不过转眼之间,便将这天魔神宫上下,尽数笼罩在内。.

    “六界无道!”

    心念瞬展,魔元扩散,这本为魔神道场的天魔神宫,顿时剧烈震‘荡’了起来,一道道闪动着魔光的符文凝现,勾动空间伟力,牵引时光之能。

    重楼,身为魔界至尊,他不仅仅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武力,更是魔族之中最擅长空间之法的魔,这六界无道,便是其亲身所创,一‘门’专主于时空大道的无上神通。

    施展此法,能可勾动时空伟力,打破屏障阻碍,以此穿梭六界空间,天上地下,碧落黄泉,任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六界无道,还能将时光之力恒固于一处,以此建立起一座能可穿梭诸天万界的神魔之井。

    地级卡中,英雄众多,有强有弱,但能可位列极限的,都必然是强者之中的强者,重楼这位六界魔尊实力虽是不弱,但也没有到傲视群雄,力压十方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此,宁渊的选择,为何还是重楼,而不是其他更为强悍,且更有助益的英雄?

    不就是为了这一座神魔之井嘛。

    神魔之井,几乎可以看成一艘简化版的祖龙神舟,虽然没有天地极速,也没有神舟如祖龙般不破的防护能力,但那穿梭时空之能却是一般无二,凭此,进可攻,退可守,诸天万界,来去自如,先天就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宁渊很少有跑路的时候,但有这么一张底牌在手,日后行事也能方便速度,哪怕他用不上,也可以‘交’予身边之人,免去诸多后顾之忧不是。

    十万点功德,换来一张保命底牌,这买卖绝对划得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想要建立这神魔之井,单单有英雄卡还不够,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硬‘性’条件,那就是基石,一块能可承载这六界无道恒固时空之力的不灭基石。

    时空之力,乃是世界的基础,天地的根本,有着磨灭一切,粉碎万物的威能,一般的事物,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,纵是以六界无道之法强行凝聚,那也不得长久。

    因此,唯有寻来一块永恒不灭的基石,承载那浩瀚无尽的时空伟力,神魔之井才能够真正的建立起来。

    这不灭基石,显然不好找,毕竟世间少有什么事物,能够经受得起时空伟力的消磨,从三月之前离开逆魔王都开始,宁渊就一直在这魔渊之中四处找寻,但结果仍是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不过有道是,有心栽‘花’‘花’不开,无心‘插’柳柳成荫,宁渊苦寻了三月不得的不灭基石,在这一场大战之后,自己送上了‘门’来。

    天魔神宫,太古魔神的道场,历经魔神之力洗练无尽岁月的至宝,力抗魔道反噬,千万魔星陨落轰击,仍旧是如山不动,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有如此能为,这天魔神宫,是否承载得起六界无道恒固的时空伟力?

    说实话,宁渊也不清楚,但没关系,能不能,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?

    心念蔓延,魔元倾注,宁渊催动一身浩瀚魔元,施展六界无道之法,时空伟力勾动,汇聚于天魔神宫之中,一道道符文浮现,犹若蝌蚪一般,在这天魔神宫之中四处游转,分外神异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如此一幕,使得还在殿下的苏暮晚晴一怔,眸中浮现出了一片诧异神‘色’,举目望向宁渊,似想出声询问,但见他双眸紧闭的模样,这话语又不由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‘欲’言又止,这般纠结之间,天魔神宫震‘荡’越渐‘激’烈,甚至出现了崩毁的趋势,一道道裂纹在神宫表面浮现,犹若蛛网一般向四方蔓延而去,虽不明显,但仍旧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感受到天魔神宫的变化,正在催动六界无道之法的宁渊,不由皱起了双眉,心中一片纠结。

    这天魔神宫,为太古魔神的道场,完全由成为神魔之井基石的资格,只不过,这有一前提,那就是完整的天魔神宫,而不是现如今,这先经受了魔道反噬,遭受千万魔星轰击,随后又被宁渊一道六界魔印打破,伤痕累累的天魔神宫。

    数次遭受璀璨,天魔神宫本就已经出现了缺陷,而天魔主的陨落,魔神之心的破碎,又造成了数分‘波’及影响,使得这曾经永恒不灭的魔神道场,出现了难以弥补的缺陷,再无能为去承载那时空伟力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事情就很难办了,现如今这魔渊,还沉在无尽‘混’沌深处呢,没有神魔之井,宁渊要怎么穿过那‘混’‘乱’无序的‘混’沌,回到神州呢?

    难不成,真正要留在这魔渊,当这什么魔天之帝么?

    别开玩笑了,这魔渊天帝,听来不错,但实际上,这就是一根‘鸡’肋,尤其是对于宁渊而言。

    历经双魔之劫,魔神肆虐之后的魔渊,就是一个烂摊子,一个大大的烂摊子,在天魔主与圣魔主的算计之下,这魔族就不说了,三魔主,六王,各大势力,死就只剩下几只半残半废的老鸟了。

    魔族死伤惨重,魔道情况更是不容乐观,根基半毁,本源动摇,如此状态之下,宁渊若是与其相合,不仅仅得到的力量极其有限,还要担负其天帝职责,助这魔道恢复,再助这魔族崛起,乃至于大兴于世,成纪元之主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艰难程度,不比将一个半残半废,还没有多少根基底蕴的皇子,推上至尊之位,成为千古一帝要低上多少。

    如此,且不说做不做得到,就算做到了,那耗费的时间,只怕要以万年乃至纪元来算。

    如此,宁渊为什么要当这魔渊天帝,给自己找麻烦么?

    他要是有这个闲工夫,好好修炼不行么,凭借这证道入圣,成就先天的根本,他日后步入大道无上之境,可说已是必然,大道逍遥,超脱天地,不比当这什么魔道的保姆要好上千万倍?

    所以,对这魔渊天帝之位,宁渊是一点兴趣没有,只不过如何他不当这魔渊天帝,那谁来主导这魔道脱离无尽‘混’沌,重归原先所在。

    难道要等这魔道再选出一个天命魔皇来?

    这办法也不是不可以,只不过同样需要时间啊,元气大伤的魔道,想要培养一位新的天命魔皇,再引领魔族崛起,踏出魔渊争锋神州,这不要个百八十年的可能么?

    百八十年,宁渊等得了么?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,他等不了,离开神州已经数月的他,现在可说是归心似箭,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鬼地方。

    宁渊如此焦急,不是没有理由的,他离开神州之时,正是九皇之争的开端,如今已过数月,那牵动神州乃至诸天万界的九皇争龙,可能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,九皇争锋,天下角逐,君青衣一人,在如今境地之间,这要宁渊如何放心得下。

    还有,三月之前,望云颠上一战,真龙一族,应龙一族,四大神宗,法家白‘玉’京,与三皇世家,都已经与他彻底撕破了脸面,这几大势力若是联手针对君青衣……

    心思至此,宁渊眉头更是紧皱了几分,感受着已然难以承受,开始崩毁破碎的天魔神宫,心中纠结难解。

    便是此时,天魔神宫之外,骤闻一声龙‘吟’,惊天长啸而起,随后,一股无形无质,但却异常雄浑的力量降临,注入这天魔神宫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魔道之力!”

    感受这意外降临的力量,宁渊眉头一扬,眸中浮现出了几分讶异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此刻,外界之人,能可清晰见到,苍穹之中,天魔神宫之上,一头至尊魔龙盘游腾动,道道暗‘色’华光自从龙身之中不断洒落,融入那天魔神宫。

    随着魔道之力融入,不住震动的天魔神宫,终于渐渐归于平静,那犹若蛛网般散步的裂痕,也被抹平修复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时间,这遭受数次摧残的天魔神宫,便已焕然一新,其中缺陷,尽被弥补。

    缺陷弥补,焕然一新,天魔神宫伫立于苍穹之间,周身再见永恒光辉绽放,无尽浩瀚的时空之力汇聚其中,固化永恒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最终,一声轰鸣惊奇,天魔神宫微微一震,周遭时空刹那化虚无,接连诸天界限。

    神魔之井,成了!

    神魔之井成就,但那至尊魔龙动却未停止,反倒更为剧烈,最后竟是发出了一声狂啸,伟岸龙身,骤然断裂为二,末端龙尾部分,化一道流光落下,穿入天魔神宫,于宁渊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流光融合瞬间,宁渊脑海之中,又是响起了系统冰冷得不见‘波’动的提示声。

    “魔道反馈,因果了结。”

    “获得魔道功德五十万点!”

    “魔道功德自主转化天道功德。”

    “获得天道功德五万点,现有天道功德十二万点!”

    “‘吟’!”

    系统冰冷的提示声中,那断裂了一截躯体,身影变得虚幻许多了至尊魔龙又是发出了一声狂啸,望向天魔神宫的目光,已不见先前的亲近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漠然,长啸之后,龙身骤散,归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恩德还报,因果了结,此间之后,再无瓜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