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零八章:三魔劫
    混沌劫,斩天决,两式极招对撼的结果,是两败俱伤,一者将亡,一者重创!

    将亡者,是宁渊,那无尽混沌邪力贯体,造成了难以想象的重创,此刻的他,已是半步踏在灭亡之间,将近破灭的躯体,再无重归战场之可能了。

    重创者,是黑天魔神,此刻的他,同样也是身受重创,殒天斩星诀,本就霸道无匹,得魔天之力加持,威能再提数成。

    如此一击之下,纵是黑天魔神,也难以抵挡,巍峨万丈的魔神之躯被破,魔鳞粉碎,骨肉撕裂,连同五脏六腑,都遭受到了无比严重的伤害,魔血自从其中喷涌而出,在那接连崩毁的大地之上汇聚,不过片刻时间,便成了一片横跨数十里的血湖。

    这般看来,黑天魔神是苦状万分,凄惨无比,但实际上,这位太古魔神的状况,却是比宁渊要好上许多,宁渊此刻,身躯将灭,已无再战之能,而他却还有再战之力,甚至恢复全盛之可能!

    太古魔神,无尽混沌孕育的伟大生灵,三千先天神魔怨恨的寄托所在,岂是轻易能可灭杀的?

    那由无尽混沌邪力,先天魔神怨念铸造而成的躯体,拥有着将近不死不灭的能为,纵是同等位格的太古神魔,也难以撼动,连天龙皇那等存在,也得动用天道权柄,方才能将之镇杀。

    宁渊那一式殒天斩星诀虽强,但也只是堪堪这魔神之躯斩破,断裂魔骨血肉罢了,这魔神之躯的真正核心,由无尽混沌邪力凝聚,三千先天魔神怨念融合而成的魔神之心,并未破碎。

    只要这魔神之心不灭,无论受到何等重创,哪怕这一具魔神之躯灰飞烟灭,太古魔神都能够凭借魔心之力,牵引无尽混沌之能,再塑形体,重生血肉。

    现今就是如此,遭受宁渊陨天一斩的黑天魔神,半跪在地,双手按于胸前,掌下混沌华光涌动,无尽邪力汇聚,注入那一颗魔神之心。

    可以清晰的看到,随着那浩瀚如海的混沌邪力贯注,黑天魔神双掌之下,那被殒天斩星诀悍然展开的胸膛之中,一颗纹刻着亿万魔纹的魔心,在剧烈无比的跳动着,磅礴至极的生命力量随之涌现,蔓延至四肢百骸之中,修复伤害,填补空缺。

    这般下去,用不了片刻,黑天魔神就能将这伤势压下,恢复部分战力。

    至此,黑天魔神先前所思战法,可说已成功半步,极招对撼,成功的将这意外现身的变数重创,压至毁灭关头,而他虽也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,但有魔神之心,这代价仍在承受范围。

    只待他伤势压下,战力恢复,便能将眼前敌手一一铲除,随后在破魔道,夺本源,逆反先天!

    心思至此,黑天魔神目光一凝,脑海之中再无其他念想,一心牵引混沌邪力,加快魔神之心恢复。

    便是此时……

    “神魔禁武!”

    冷喝间,无上魔威爆发,撼动九霄风云!

    不安!

    惊惧!

    生死逼命!

    感受身后传来的胁迫之感,黑天魔神面色骤变,骇然回身,欲要防守,但却已慢了一步,慢了关系生死的一步。

    “六界无道!”

    一步之差,生死之别,骇然回身的太古魔神,还未能看清对手动,胸膛之中,魔心之处,便猛地感受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。

    真正的撕心裂肺!

    一道刀光,一道猩红如血的刀光,犹若一道雷霆霹雳,在不及眨眼的瞬间,贯入了黑天魔神的胸膛之中。

    刀光纵横,犹若魔神狂舞,那已被殒天斩星诀所破,还未能够吸取魔心力量恢复的魔神之躯,根本无力阻挡这能毁灭一切的血色刀锋,转眼,血肉粉碎,魔骨成灰,五脏六腑破灭之间,心口命脉,骤被切割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沉闷却异常惊心的响动,黑天魔神背脊之处,骤见一道血光爆裂开来,无数骨肉粉碎,千万鲜血喷涌,一颗魔心,一个巨大的魔心,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那魔心前方,赫见一道魔影伫立,血发张狂,魔角昂扬,周身魔气犹若狂涛奔涌,向他右臂奔涌而去。

    魔气汇聚之间,宁渊右腕之上,一口血刃浮现,之上可见炎流碧波流转,凌冽刀锋,悍然斩入那一颗不住跳动的魔心之中,千万魔纹因此崩碎,无数哀嚎因而响起,血涌如泉之间,两道虚影,骤然从魔心之中浮现。

    两道虚影,一者魔身伟岸,一者姿容绝美,正是那灵肉合一的圣魔主与天魔主!

    原本融为一体的两人,因这魔神之心受创,不得不现出了元神形体,也是因为两人形体现身,灵肉分离,那黑天魔神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,已被鲜血染红的万丈魔神之躯,开始寸寸崩碎。

    黑天魔神,是由天魔主与圣魔主灵肉合一而成,而现如今,魔神之心受创,两人灵肉合一之势被打破,这黑天魔神,自是难以维持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!!”

    感受到黑天魔神即将破灭,如今只剩虚影的天魔主与圣魔主,面上一片惊怒,眸中满是骇然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啊!”

    万年大计,一朝破碎,无数心血,付诸东流,面对如此结果,纵是斩断了七情六念的天魔主,也不由得狂啸而起,一头撞向了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圣魔主见此,却并未动,反倒是回身融入了那一颗魔神之心当中,魔心随之一震,竟是直接化了一道血光,冲出这已经无可挽救,正在寸寸崩毁的魔神之躯,向那无尽的混沌逃去。

    两人截然不同的举动,倒不是什么“夫妻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,而是因为那太古魔神与混沌邪力的缘故。

    吸纳了太多混沌邪力,斩断了七情六念的天魔主,又一次受到了无尽混沌与魔神怨恨的影响,心神骤陷疯狂,因而选择了与宁渊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而圣魔主不同,体内特殊的圣灵之力,让她如今仍是保存着理智,知晓此刻,已是功亏一篑,再无挽回的可能,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遁,带着这一颗魔神之心逃遁,欲要以此为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。

    魔神之血逃遁,宁渊却无力追击,因为心陷疯狂的天魔主已然杀到了面前,虽然如今的他,只剩一道疯狂的元灵,再无先前雄威,但宁渊此刻状态,也好不到那里去,以身为饵,承受魔劫洪荒之招,再起神魔禁武,破这魔神之心,接连大战消耗之下,他也到了极限,面对天魔主元灵反扑,根本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魔尊之身,难以脱身,武君化体,亦是无力追击,没有遭受到丝毫拦阻的圣魔主,就要带着那一颗魔神之心遁入无尽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一旦让她遁走,日后必成大患,一位拥有智慧的太古魔神,实在太过可怕,这险些被夺走本源的魔道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所以,见圣魔主带着魔神之心就要遁入无尽混沌,这魔渊苍穹顿时震动了起来,魔道运行,想要拦阻,奈何如今,它也一样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无力阻止,魔神之血化血破空,即可就要遁入无尽混沌!

    此时,惊变再生!

    “风尽残痕独凭剑!”

    风声骤起,剑啸苍穹,黑暗无际的魔渊苍穹,骤被千万璀璨剑光撕破。

    剑光纵横,风势席卷,犹若沧海起惊涛,铺天盖地一般的压向了那一颗魔神之心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一阵铿锵巨响,轰鸣震荡,千万剑光纵横之间,可见道道血光凄厉迸溅而出,狂风啸动,剑光成海,那一颗魔神之血不断冲撞,欲要突破这剑势封锁,但结果除却了头破血流之外,再无其他收获,剑势横绝空间,根本不见一丝生路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生路被绝,顿陷死境,魔神之心当中,响起了一声惊怒交加的嘶吼,圣魔主虚幻的身影浮现,注视着眼前风势剑海,美眸之中,再也不见以往那处变不惊的从容睿智,取而代之的是面临死关的焦急无措。

    “昂首千丘远,啸傲风间,堪寻敌手共论剑,高处不胜寒!”

    风中,骤见一人身影,步踏苍穹,瞬息而至,衣袂飘舞,银发霜白,同样的面容,截然不同的身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!!”

    见这熟悉却又隐约感到陌生的人,圣魔主目光一凝,话语失声,却又僵凝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言,你我再会了!”

    面对这惊惧骇然的圣魔之主,宁渊没有多言,探手拂过虚空,风啸刹那,绝代之狂横空现世,随之交锋夺鞘,逼命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圣劫九变天龙!”

    剑锋凌冽先杀机,风势如涛绝生路,面对这熟悉却又陌生的对手,已脚踏生死界限的圣魔主没有闲暇多想,只能聚起魔心之力,转化圣灵造化之能,魔神之心扭曲,渐渐化现出了一尊天龙之影。

    圣劫变化,欲成天龙脱困,但宁渊却是不给丝毫机会,起手,便是绝杀之招!

    “魔流剑风之痕!”

    风痕魔流,共演璀璨,宁渊身影,一刹三分,一风一魔,半风半魔,三相分化,剑过虚空,是速度的极致,是力量的顶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不及眨眼瞬间,一切终了,天龙之影崩散,圣光血华湮灭,三相归一,宁渊身影再现,只是手中已不见那绝代之狂。

    剑,留在了魔心之中,留在了圣魔主躯体之内!

    魔神之心,僵凝于虚空之间,圣魔主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,神情一片僵凝,隐带着几分茫然的目光垂落而下,映入视线之中的,是先前还在那人手中,如今却贯穿了魔心血肉,贯穿了自己元神真灵的佩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不甘话语,方才响起,便被一声轰鸣掩盖,无尽风势剑影,自从魔神之心当中爆发,直将这一颗不灭的心脏,撕裂粉碎。

    魔心破碎,血肉飘飞,漫天飘零的血光之中,一人身影无声湮灭,多少野心,多少图谋,随之烟消云散,魔神圣主,千相万变,最终如此,谁能预料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注视着漫天飘零的血色,宁渊神色漠然,无声无言,探手取回了绝代之狂后,便化了一道剑光,重归本尊之身。

    亦是同时,逆魔王宫之中,形体已然将近湮灭的武君化身,长吸一气,随即化光遁出,同样融入了本尊躯体。

    三身归一,力量刹那暴增,面对已陷疯狂的天魔主,宁渊一刀斩出,血色刀光交错之间,这曾经叱咤风云,主宰魔渊无尽岁月的天魔至尊,无声湮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魔主真灵被灭瞬间,一股宏大气运之力爆发,再次化了一头黑暗魔龙,仰天长啸而起,围绕在宁渊周身,那骇人龙眸之中,竟是隐隐透出了几分亲近乃至臣服之意。

    气运,乃是天地众生意念所化,得此气运眷顾,意味着天地认可,万民臣服,只要心念一动,便可顺应天命,登皇者至尊之位,权御天下,君临寰宇。

    宁渊,斩魔神,破毁天之局,就这魔道于倾危之间,如此功德,莫说区区一皇者至尊之位,就是与道相合,成就大道天地,主宰这魔渊众生,都没有丝毫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,只要宁渊放开自我,接纳这魔渊天地气运,就能可与这魔道彻底融合,成就天帝之位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没有这么做,对于这环绕在旁,目露倾尽的黑暗魔龙,更是视而不见,直接穿过了这魔龙虚幻形体,步入了那一座天魔神宫之中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黑暗魔龙躯体一颤,眸中竟是人性化的露出了几分恐慌之色,但却又不敢动什么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渊进入神宫,消失不见,

    步入天魔神宫,宁渊首先见到的便是那圣源逆反大阵,还有大阵之中形体虚幻的苏暮晚晴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因双生契约之缘故,见苏暮晚晴在此,宁渊毫不意外,探手再聚魔元,就准备将这圣源逆反大阵打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没想到,不等宁渊出手,那笼罩着大阵的神圣光辉,就自主破碎开来,迅速的融入了苏暮晚晴体内,让她那虚幻万分的身子,瞬间凝实归真。

    身子凝实,形体恢复,苏暮晚晴缓缓睁开了眼眸,望见那还保持着魔尊原身的宁渊,不由一怔,失声道: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然而,宁渊却没有与她解释的意思,径自向这神宫中央,凌驾于一切之上的神皇双座走去。

    登上双座,宁渊挥手一扫,一片魔光降下,双座形体骤然扭曲,取而代之的是被千万根血色獠牙簇拥而起的血色皇座。

    回身落于皇座之上,宁渊缓缓闭上了眼眸,体内浩瀚如海般的魔元奔涌而出,向这天魔神宫上下蔓延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