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:三魔劫!
    自虚无化‘混’沌,‘混’沌生大道,大道开鸿‘蒙’,辟天地起,这世间,共经历了四纪,四劫,四变。。: 。

    四纪为鸿‘蒙’,太古,远古,上古。

    四劫为神劫,魔劫,妖劫,人劫。

    四变为‘混’沌变,天地变,洪荒变,神州变!

    这四纪四劫四变,可说是承上启下,每一纪元终末,都会出现一场天地大劫,引动天地变化。

    鸿‘蒙’纪元,‘混’沌破碎,是先天魔神之劫,‘混’沌变太古。

    太古纪元,魔神大战,是太古诸神之劫,太古化洪荒。

    远古纪元,妖兽肆虐,是远古妖神之劫,洪荒尽神州。

    上古纪元,百族争锋,是上古人道之劫,四海倾覆归一,神州五域破碎。

    这四纪劫变,除却了鸿‘蒙’之劫为大道显化,祖龙开天而成之外,其余三纪大劫,都有太古魔神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身为太古魔神转生,身蕴无尽‘混’沌之力与先天魔神怨念的强大存在,天魔主观想三古纪元之劫数,以此创出了三式无上之招:三魔劫!

    此时此刻,面对这来历不明,实力深不可测的对手,天魔主不敢有丝毫放松,一出手,起招便是魔劫之二洪荒!

    掌纳无尽‘混’沌,招起太古终焉,天地洪荒,万物寂灭,魔劫之招,在这魔神手中威能尽催,一掌之下,众生无存。

    六界魔印擎天而起,撞入这洪荒魔劫之中,鬼泣催幽冥,‘欲’要与这无尽‘混’沌之力,天地洪荒灾劫抗衡。

    但区区幽冥,又如何能与无尽‘混’沌相抗,天地洪荒之间,世间何物不灭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轰鸣,震撼却是无声,因为声起瞬间便已湮灭,众人能可见到的,只有那一片天地洪荒,万物终焉的毁灭景象,自从万丈苍穹之中一压而下,将一道无尽幽冥之力凝聚而成的六道魔印吞噬之后,仍旧余势不减,直向这逆魔王宫镇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幕,骇得百圣面‘色’惨白,六王满目惊恐,无力的躯体,惊颤着瘫倒在地,这一位位曾经叱咤魔渊风云的强者,此刻却像只只无力的蝼蚁,在这灭世洪荒,天地崩灭之前,惶然无措,只能闭目等死。

    再看另一边,六界魔印破碎,鬼泣幽冥无功,一招瞬间失利,宁渊面上却是一片平静,无喜无悲。

    方才一招,不过只是试探罢了,宁渊根本没有想过,这区区一道六界魔印,能奈何一位转生的太古魔神,超越天道的强者。

    所以方才那一击,只是试探,而试探得出的结果,虽不在意料之中,但也未彻底脱出掌控之外。

    “虽超越了天道,但还未能步入大道无上之境,甚至连半步都算不上,比之先天魔神,远远不如,就是与巅峰时期的太古魔神相比,只怕也逊‘色’不少!”

    “几分天道之上的能为么!”

    喃喃话语之中,宁渊双手轻举,掌中再现魔印。

    “神叹大罗倾!”

    “鬼泣幽冥落!”

    掌起双印,神鬼合招,磅礴魔元凝聚之间,骤见魔渊苍穹震动,已无一颗魔星的天空破碎,降下一道猩红如血的光芒,落入了宁渊双掌之间。

    苍天泣血,魔道悲泪,在这生死存亡之刻,魔道天命,再次孤掷一注,将最后能可动用的力量,毫无保留的倾注在了宁渊身上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身为人族的宁渊,自是无法承受这魔道之力的加持,但现如今,使用了重楼之卡,身化六界魔尊的他,可说是最为纯粹与极致的魔,融合这魔道之力,可说是如鱼得水,如虎添翼,不仅仅没有丝毫阻碍,反而效果倍增。

    魔道之力加持,神鬼双式顿至绝巅,神叹鬼泣,天地悲鸣,宁渊周身时空,刹那崩毁破灭,鬼神之影凝现,昂啸苍穹,‘欲’撼九天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一片太古终焉,天地洪荒之景,也已压天而至,魔劫之招,魔神之能,犹若怒海决堤般倾泻而下,吞纳八荒。

    “六界魔印神鬼撼苍天!”

    天地终焉,万物寂灭的洪荒之中,骤闻一声怒喝,神鬼之象,怒上苍穹,逆撼苍穹,至魔之力,直入洪荒魔劫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即,只听一声轰鸣,震撼魔渊天地,神鬼之力,洪荒之能,两者‘交’锋之间,苍穹寸寸崩灭,万里魔云烟消,以毁灭之举,清出了一片乾坤郎朗。

    而这‘交’锋结果,也在天地动‘荡’之间浮现,逆上苍穹的神鬼之象,崩毁破碎,遮天蔽日的洪荒魔劫,亦是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一切渐归于平静之后,苍穹之中,只见两道身影相对而立,魔气冲霄,威盖苍穹,同样睥睨的眼神,同样狂傲的姿态,一时之间,竟有几分真假‘交’错,难见分明之感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阵死寂之后,骤闻一声狂笑,天魔主注视着宁渊,言道:“无知蝼蚁,也敢妄言神鬼,尔知道何为真正的神嘛。”

    “神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亦是冷声一笑,负手言道:“你么,若是,那我不介意,尝尝这屠神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话语冰冷,更是张狂,天魔主听此,却未震怒,反是大笑说道:“尔之修为,不过天道半步,凭借这魔道残存之力加持,方才能与吾堪堪‘交’锋,如此,竟还敢大言不惭,哈,真是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言语拖延,只能证明你心中胆怯,想要拖住我,拿出实力来!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没有再多做言语,抬手魔元再运,右掌之中,又见一枚六界魔印凝现,霸道魔威,直‘逼’眼前这天魔之主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吾便允你,见证神的威能!”

    心中算计被一语道破,但天魔主面‘色’却丝毫不见变化,冷语一笑之间,同样击出一掌,无招无试,唯有磅礴至极的‘混’沌魔能爆发,正面直撼那一枚六道魔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轰鸣巨响,双方‘交’锋再见秋‘色’平分,宁渊占不得丝毫优势,天魔主也不见半点上风。

    如此战局,已入僵凝之态。

    使用重楼英雄卡的宁渊,论其修为根基,虽只能算是半步天道,与超越天道数分的天魔主,有着将近一大境界的差距。

    好在,这魔渊未灭,魔道犹存,有魔道之力加持,这一境之差,足以拉近到能可忽视的境界。

    所以现今,宁渊与天魔主,修为根基,是不分上下,实力境界,亦在伯仲之间,正面‘交’锋,纵是倾力而为,一时也难分高下,更难见生死。

    战局,因此陷入了僵凝,但天魔主却浑不在意,他出手的目的,本就是拖延时间,而非求胜败见生死。

    只要将时间拖延下去,待圣魔主取回圣魔本源,逆反先天魔神之灵,那一切便将尘埃落定,莫说区区一个宁渊,纵是天龙皇重生,也难以奈何。

    所以,这僵凝的战局,于天魔主而言,有百利而无一害,反倒是对宁渊,已成危如累卵,大厦将倾之势。

    局势占优,天魔主招式更见沉稳,半守半攻,招无进势,守无破势,稳若泰山一般,丝毫不见破绽。

    面对一意防守拖延的天魔主,宁渊一时之间,似乎也没有破局之法,毕竟那魔神之身非比寻常,连天龙皇都难以完全摧毁的存在,又岂是他人能可轻易撼动的呢,宁渊攻势接连,威能固然不弱,但想要破这魔主守势,魔神之躯,却是毫无希望。

    僵凝之间,渐入死境,宁渊沉眉,‘欲’再做试探,寻这魔神破绽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宁渊心中,陡然感到了一股莫名悸动,使得他目光一凝,转眼望向了天魔神宫所在。

    “苏暮晚晴!”

    虽不知发生了什么,但双生契约之间的莫名牵连,仍是让宁渊惊醒了过来,瞬间明白了天魔主拖延用意。

    “察觉了么,那又如何呢,半刻时间,还有几分,纵是有,仅凭你,也想要胜过吾么!”

    宁渊神‘色’惊变,天魔主面上却是一片漠然,守御之势更为沉稳,魔神之躯,犹若一座无可撼动的万丈山岳,挡在天魔神宫之前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见此,宁渊却是骤然一笑,冷声言道:“一人死守,真正守得住么,魔神天解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,宁渊周身,骤见磅礴魔气,犹若决堤洪流般,汹汹肆虐而出,遮掩日月,铺盖苍穹,大暗黑天!

    汹汹魔气,磅礴爆发,其中隐约可见,宁渊身影骤然暴涨,满头黑发,尽化血‘色’,一片猩红之间,一双漆黑魔角,昂然怒起,峥嵘擎天之象!

    魔尊真身,横空现世,至魔之威,惊震十方天地,刹那之间,人界失***世灰白,魔渊所有生灵,皆尽俯首跪地,战栗不止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!”

    唯有六王,还堪堪保持着几分镇定,注视着苍穹之中骤现的魔影,眸中惊惧,正如怒海狂涛一般直冲内心。

    “魔神之身,太古之后,世间,怎还会有此等存在,不好,魔道……!!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天魔主亦是变了颜‘色’,原本自信满满的内心,又是生出了一股莫名不安,直让这位已斩断七情六念的魔主眉头一沉,随后竟是陡然转守为攻,身纳无尽‘混’沌之力,直取那无比魔气之中的宁渊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