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零二章:真正的魔威(二)!
    无用且无力的挣扎,终是到了尾声,魔渊苍穹之,再不见魔星陨落,自余一片寂寥,透着天地将殇的哀痛与凄凉。

    这魔道,已然耗尽了最后的反抗力量,此刻如若砧板的鱼肉,任人宰割,而反观那天魔神宫,仍旧雄踞于苍穹之间,周遭涌动着无止境的混沌,不朽不灭,永恒超脱,在这陨星落尽的瞬间,更见一股骇世魔威爆发,直贯九天,震撼十方。

    “吾主!”

    “吾主!”

    “吾主!”

    感受那惊动天地的绝世魔威,逆魔王宫之,一众天魔祭司纷纷跪倒在地,脸庞之是能可献出性命与灵魂的虔诚与狂热。

    他们跪倒在地面之,双手捧举那自从百圣躯体之取出的魔心,一道道妖邪扭曲的魔纹纠缠闪动,将那魔心之的力量吸收,转化,祭献,供奉给那至高无的存在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央天坛之,心脏已被挖出,但还未此死去的百圣,面皆是一片难以形容的绝望与惨然,身为魔族,又是道圣之境的强者,拥有观感天地大道能为的他们,此刻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这魔渊冥冥之的伟大存在,此刻正在悲鸣,哀嚎,走向消亡。

    “魔道,魔道!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变成这样,为何会变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天意么,天要吾魔渊消亡,魔道破灭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声声悲鸣,字字不甘,其以六王之声最甚,这曾经执掌魔族重权的王,大圣之境的强者,此刻也成为了阶下囚,被捆绑在天坛石柱之,在他们的面前,天魔一族的六尊,同样是大圣之境的强者,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手利刃,刺入了他们的胸膛,在他们无凄厉的哀嚎之,挖出了那鲜血淋漓的王者之心。

    六王遭受挖心之刑,使得那已经衰败到极点的魔渊气运,终是彻底崩毁开来,被那天魔神宫吞噬吸收,化即将破灭魔道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时,苍穹之,却骤见惊天之变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轰鸣,雷霆激起,纵横交错,魔渊之巅,苍穹之顶,赫见殃云汇聚,成大暗黑天之景象。

    殃云汇聚,大暗黑天,震荡的苍穹之,骤现一股至魔之威,压世镇天而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魔气,这般强大的魔气,是魔主还是魔神!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不是属于天魔的魔气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惊变惊变,陡然惊变,注视着风云错乱的苍穹,感受着那压人窒息的至魔之威,逆魔王宫之,一众天魔祭司也好,那六大魔尊也罢,无不变了颜色,满目骇然。

    惊骇间,殃云之,骤见一道身影降下,黑发怒扬,衣袂轻舞,冷眼横眉之间,睥睨之态,傲世之姿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骤现的身影,透散着无可抗衡的至魔之威,自从天穹之间落下,一步轻踏瞬间,竟是山崩地裂,十方尽毁,本已是废墟的逆魔王宫,彻底成为了一片断壁残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吾主!”

    “这股力量……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逆魔王宫之,主持这祭献仪式的一众天魔祭司也遭受波及,声声哀嚎凄厉之间,道道血光爆裂迸溅,千天魔,一瞬而灭,猩红的色彩,破碎的骨肉,浸染在这崩碎破裂的大地之,是如此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碾灭蝼蚁一般的屠戮之,唯有那六大魔尊侥幸残存,但也同样受创不轻,个个口角溢血,身躯惊颤,注视着那落在天坛之前的魔,胸膛之的心,不由自主的战栗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这魔渊之,几时出现过如此恐怖的强者!”

    “魔主,唯有魔主,方才能此人抗衡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阵惊乱话语,央天坛之,六大魔尊身受重创,心战意更是全数崩毁,眼前来人,不可一世,如何抗衡?

    天魔六尊惊惧,被束缚于石柱之,已然无力抵抗的六王同样骇然,注视着那人身影,眸是惊,是喜,一片复杂。

    “此等威势,已然远超大圣,合道,混元,还是天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这般纯粹的魔气,魔渊之竟有如此强者,为何吾等一直不知!”

    “此人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能否阻挡天魔主!”

    “天魔……!”

    言语纷纷,一片惊乱,但终究还是惊喜胜过惊惧,六王,百圣,这逆魔王宫侥幸残存的人,此刻都将希望的目光放在了来人身,却丝毫不知,这人在不久之前,还是他们势要拔除的心腹之患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,宁渊自是有所察觉,但却毫无回应之意,他来,不是要做什么救世主,灭这天魔,不过是要破其祭献阵势,断那气运供奉。

    魔道生死,魔渊存亡,与宁渊没有太大的关系,但若是让这天魔主成功破道,取回魔道本源,重铸先天魔神之躯,那么这世间,除却了早已身化大道,不知所踪的三教祖师,大道圣人之外,只怕再也无人能将他灭杀。

    这一点,显然是宁渊不愿见到的,因此一出手,他便断绝了这供奉给天魔主的气运。

    对此,天魔神宫却是毫无反应,沉默,并非是胜券在握,自信满满,而是对于这意外变故的错愕与震惊。

    “如此纯粹的魔气,如此强大的力量,魔渊之,怎会出现这样的强者!”

    天魔神宫之内,天魔主面色一片阴沉,语气之间更是隐隐透着几分不安之意,这不安,并非他惧怕了来人,而是因为眼前一切,是不曾预料到的变数。

    先有一个突破证道的人族,后有一位来历不明的强者,在这破道之局即将功成的最后时刻,接连出现的变数,让局势隐隐有脱出掌控的趋向,天魔主心的不安,也因此而来,因为他不知道,在这第二之后,会不会出现第三,第四!

    “纯粹的魔族,是魔道的后手么!”

    天魔主面色阴沉,圣魔主脸也不见多少平和,冷眼注视着逆魔王宫的那人,再望向大阵之仍旧在顽抗抵挡的苏暮晚晴,言道:“此人,是意料之外的变数,来历不明,实力更是不知深浅,不可妄动,坐守神宫,待吾取回圣灵本源,再做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对这守御之提议,天魔主没有任何异议,更不见丝毫愤怒与不甘,那无用的情感,早已经连同无尽混沌赋予的怨恨一般,被他强行斩断了,除却对于鸿蒙的追求,混沌的归返之外,天魔主的内心,再无其他!

    太忘七情,天魔斩六欲,这般状态下的天魔主,根本不会在意什么懦弱手段,无耻伎俩,于他而言,只要能达到目的,那足够了。

    所以,天魔主根本没有多想,便重新归于皇座,心神一念散开,御使这天魔神宫,转化防守之势。

    而圣魔主,也将目光转回了圣源逆反大众之,注视着大阵之,身形已变虚幻,但仍旧在苦苦支撑的苏暮晚晴,眸闪过了一丝冷色,言道:“姐姐,事到如今,你为什么还不肯放弃,你难道忘了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么,那印刻在骨血乃至灵魂之的怨恨,你真正能够遗忘,还是你的慈悲,只能给予那些不知回报恩惠的蝼蚁?”

    听此,圣源逆反大阵之,闭目打坐,维持本我不散的苏暮晚晴终是睁开了双眼,注视着圣魔主,骤然冷笑说道:“你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害怕?”

    圣魔主目光一凝,随即摇了摇头,言道:“也许是吧,只不过姐姐,你若是以为,如此能有一线生机的话,那吾只能说,你还是太过天真了,之前那人族也好,如今这来历不明的魔族也罢,算得什么,待吾取回你体内的圣灵本源,纵是天龙皇再现,也奈何不得吾丝毫!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圣魔主再催阵势,大阵之,圣光暴涨,越渐璀璨,欲要以极限之力将阵之人炼化。

    见此,苏暮晚晴一笑,没有多言,只是重新闭了眼眸,静静等候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,逆魔王宫之,注视着岿然不动,光华尽敛,已成守御防护之象的天魔神宫,宁渊眉头一扬,不由轻笑说道:“拖延,哈……天真!”

    一声轻笑,隐带几分不屑意味,话语之间,宁渊探手而出,体内有如沧海浩瀚的魔元汇聚,极招顿催。

    “六界魔印——人悲苍生劫!”

    一声沉喝,至魔之元,犹若怒海决堤般汹汹而现,汇聚于宁渊掌,牵引六道人界,亿万劫气,凝成了一枚六界魔印。

    魔印现世,劫祸降临,随着宁渊高举之手落下,天魔神宫,顿遭重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轰鸣巨响,惊震魔渊天地,魔印坠落,犹若陨星一般,悍然轰击在了那天魔神宫之,极致的魔威,无尽的劫气,悍然撕裂那护持神宫的混沌气流,破碎了那永恒不灭的超脱之光,重击于神宫本体。

    方才在那魔道反噬,千万魔星轰击之下,天魔神宫岿然不动,如山难撼,千万魔星之力,动摇不得神宫半点,可见这神宫防御之惊人。

    但此刻,这六界魔印,极致魔威,胜过那陨星不知几何,一击落下,稳如泰山般的天魔神宫,也剧烈的震荡了起来,混沌滚滚,不住湮灭,神光崩毁,尽成虚无,直至片刻之后,方才堪堪归于平静,但永恒不灭的神宫之,却多出了一派触目惊心的毁灭痕迹。

    防守,占优势,也占劣势,震荡的神宫之,天魔主面色一沉,冷声言道:“魔道残余之力,正向此人聚敛,这般下去,神宫必破!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出战吧,吾只需半刻,半刻,必逆先天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冷声一喝,天魔主怒然起身,步向神宫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