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:真正的魔威!
    惊变惊变,陡然惊变,纵是那智珠在握,始终稳如泰山般的圣魔主,此时此刻,也因这未曾料想到的变故,眸中生出了一片骇然之意。。: 。

    满目震惊,神‘色’骇然,这究竟发生了什么,竟让这一位能可谋天破道的天魔之神,圣魔之主如此失态呢?

    答案只有两字,足以震惊天下的两字:证道!

    宁渊,证道了,就在元神覆灭,意志消散之后,他证道了。

    这一变故,完全出乎了圣魔主的预计,纵是圣魔主之智慧,也未曾料想到,在圣灵之力侵蚀,元神覆灭,意志溃散之后,宁渊竟然还能可证道!

    这不应该,这不合理,这不可能!

    何为证道?

    以自身之力,突破天地桎梏,印证自我之道,从此吾身为道,吾念为道,一念‘花’开,三千世界,一身永恒,‘混’沌不灭。

    踏入此境,就是一尊新生的先天神魔,一方大道的本源化身,已然能可获得不朽,永恒不灭的存在!

    如此道果,岂是轻易能可成就?

    君不见,大江东去‘浪’淘尽,多少风流折沉沙,自太古至今,天骄无数,奇才万千,但证道者,几何,先天圣境者,几何,最终成大道无上者,又有几何?

    屈指寥寥,太古三神至尊,妖族双皇一圣,人族三教祖师,不过九人而已。

    纵是加上那鸿‘蒙’纪元,‘混’沌蕴生的三千先天神魔,大道显化,天道传承的天龙一族,也不满万数!

    自从‘混’沌化无为有,鸿‘蒙’初判,天地开辟起,历经四***,三古岁月,亿万时光轮转,无数天骄,这证道者,竟只有如此,其中艰辛,可想而知!

    而宁渊,有证道的潜力么,有,先前的他,的确拥有这样的潜力,否则的话,圣魔主也不会出手算计于他,‘欲’要以圣灵珠之力将他化为傀儡。

    所以证道潜力,宁渊还是有的,只不过潜力是潜力,这只是意味着可能,未来的可能,并非是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宁渊想要证道,仅凭几分潜力是不够的,还需要海量的积累与至深的领悟,最终完成自我,‘肉’身,元神,乃至于一切的超脱之后,他才有可能真正触及这个境界。

    海量的积累,宁渊有么,没有,若无圣灵珠之助,他现如今不过真劫二重,距离真劫圆满都无比遥远,更不要说正道入圣了。

    至深的领悟,也是一样,没有,不是以自己力量进入真劫圆满的他,根本望不清修行前路,更不要说领悟自我之真意,大道之根本了。

    如何状态下,又被圣灵珠硬生生的推入先天圣境,宁渊证道的可能,修行之前路,可说已经被彻底断绝了。

    积累浅薄,领悟欠缺,修行之路更是横空而断,如此,他如何证道,他如何能够证道?

    因此,这不应该,不合理,更不可能!

    难以置信的事实,无可接受的变故,震‘荡’着圣魔主的内心,但圣魔主终究是圣魔主,这震惊不过一瞬便被她强压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果决断然。

    惊骇的下一瞬间,毫无犹豫,更不见丝毫迟疑,圣魔主催动体内极致圣灵之能,璀璨圣光凝聚,化了一颗陨星,直击宁渊而去,‘欲’要一击将他碾灭,永绝后患!

    如此,可见圣魔主智慧,不过瞬息之间,她就已经将眼前局势看得分明,知晓此刻,宁渊证道,已成事实,原因如何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一点已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证道之后,宁渊将彻底掌控属于先天圣境的力量,成为一尊新生的先天神魔,届时,纵是有圣灵珠在手,她也不可能再如先前那般,以圣灵之力侵蚀宁渊的元神,磨灭他的意志,将他化一个任由自己摆布的傀儡。

    手中的棋子,跳脱出了棋盘,再也不受掌控,面对这般的情况,应该怎么做?

    自然是当机立断,将这一刻不受掌控的棋子,跳脱棋盘的变数毁灭,以此保证大局不受影响了!

    所以,圣魔主出手了,毫不犹豫的出手了,她知道自己不能给宁渊时间,不能给他恢复伤势,掌控力量的机会。

    趁着他身上伤势仍旧沉重,那一具‘肉’身躯壳还处于毁灭边缘,无法动用多少力量的时候,抓住机会,以雷霆之势,将这意料之外的变数彻底抹除!

    这就是圣魔主心中所想,那一颗璀璨破空的圣光陨星,亦是以实际行动言明了她的决然与果断。

    虽说如今的圣魔主,并非本尊亲至,而是借体降临,但实力仍是不可小视,因为她借体降临的躯壳,是帝魔皇,大圣绝巅的强者,帝魔一族的至尊。

    有此躯壳为根基,太古魔神转生而来的圣魔主,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,陨星破空,圣光璀璨,犹若一轮骄阳,撕裂开无尽的黑暗,普照三千,镇压万世。

    这一击,已经超越了大圣之境的顶峰,拥有了部分‘混’元合道的威能,足以将一尊大圣当初镇杀,俱灭形神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在这一击之下,没有哪一尊大圣存在,只有宁渊,仍是重伤在身,躯体将近毁灭的宁渊。

    身受重创,伤体无力,如此状态,面对魔神攻势,宁渊面上,却是一片平静,沧海无澜,唯有眸中,战意迸溅,超脱极致之限,超脱形体之梏,超脱一切。

    极尽的毁灭之后,是浴火涅槃的新生,崩散的战意,在毁灭之后重聚,在证道之后新生,印证自我之极致,终得最终之超脱!

    神魔非我!

    自我证道之招!

    不败战意第四重!

    手起,心念,战意迸发,极招运起刹那,宁渊那伤痕累累的躯体,竟是直接崩碎开来,寸寸湮灭消散。

    毁灭之后,极尽重生,超脱一切桎梏的战意,在虚空之中凝聚化现,天罪长啸而至,刹那与之相融合一,枪锋直指,‘交’错一片毁灭雷霆!

    下一瞬,雷霆,天罪破空,一道华光绽放,举世无双之璀璨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轰鸣巨响,惊震九天十地,那一颗璀璨圣光凝聚而成的陨星,未能爆发出极致威能,便被那一道雷霆悍然贯穿,极致的毁灭力量,刹那将这一刻陨星吞噬,圣光崩散,尽成虚无。

    破灭陨星,雷霆之势仍旧不及,在那圣魔主骇然目光之中,撕裂虚空而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悲鸣轻响,随即消散,黑暗深渊之中,再次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圣魔主僵立在地,面上神情一片错愕,顾不上理会那贯入自己心口的天罪,只是死死的注视着眼前的宁渊,嘶声说道:“身合毁灭,自蕴创生,你,你……啊!”

    一声不甘嘶吼,周身圣光骤然倾爆破碎,圣魔主躯体一颤,形象骤然扭曲,不过转眼,就恢复了帝魔皇原身。

    原身恢复,但伤势却是难以易改,帝魔皇抬起头来,与圣魔主一般注视着宁渊,但面上神情却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神魔非我,好枪,好招,哈哈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狂笑之间,帝魔皇仰天喷出一口鲜血,那被束缚了千万年的帝魔之躯,终是迎来了死亡的解放,随着宁渊反手将天罪拔出,已是闭目的帝魔皇躯体一震,双膝曲下,无力向地跪去。

    便是此时,骤见一手探出,扶住了这位魔中皇者将要跪地的躯体。

    在这已无声息的魔皇身前,宁渊没有言语,只是点了点头,随即转身,望向了那逆魔王都所在,一片陨星坠落的苍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逆魔王都,天魔神宫之中,随着分神意念的崩灭,圣魔主躯体一颤,口中竟是溢出了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天魔皇座之上,正在吸纳百圣气运的天魔主目光一凝,冷声言道:“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圣魔主面‘色’‘阴’沉,探手拭去了‘唇’边的血迹,言道:“那人族,证道了!”

    “证道!”

    听此,天魔主目光亦是一沉,随后说道:“所以失败了是么,无妨,如今魔道将破,圣灵本源也即将回归,那人族终是证道,也无力影响大局,待此间事了,再做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待不到哪个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圣魔主却是摇了摇头,冰冷的目光似穿透了天魔神宫,望见了千里之外的景象,言道:“他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此,天魔主横眉一挑,言道:“张狂,但终究也不过初入证道而已,这魔道已无余力,纵是想要助他也难有动,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圣魔主神‘色’仍是一片‘阴’沉,言道:“此人非同一般,他如今不仅仅证道自我,更纳毁灭创生于一身,吾之前融入他体内的圣灵之力,反被他尽数炼化吸收,化了自身的底蕴积蓄,凭此,他方才灭去了吾一道分神!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天魔主亦是皱起了眉来,喃喃说道:“证道自我,纳毁灭创生于一身,此等手段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道,祖龙!”

    圣魔主沉声一喝,随即转望向了那圣源逆反大阵之中的苏暮晚晴,言道:“吾原身命源缺失,战力薄弱,须得即可取回圣灵本源,此人便‘交’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天魔主点了点头,那一直端坐于皇者之上的雄伟魔躯终是站起,天魔神宫随之一震,一股亘古未见之魔威,冲霄而起,震撼风云。

    此间,魔渊苍穹之巅,却是骤是殃云汇聚,大暗黑天,至魔之威,盖世之势,凌天而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