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七百章:神魔非我!
    “唔……!”

    静默了不知多久,这死寂方才被一声低吟打破,帝魔皇身躯一颤,周身鲜血迸溅,脚步一阵艰难,但最终仍是站起了身来。

    躯体之中,四肢百骸,此刻皆尽剧痛,一股狂暴至极的毁灭之力在其中肆虐,久久不见平息,至这帝魔真身,都有难以承受,将要崩溃之趋势。

    “好一式成道之招,果真不愧这先天圣境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一语,口中又见鲜血溢出,帝魔皇身躯颤抖,体内伤势沉重,纵是运转那残存的魔渊也难以压制,反而不断加深,已有威胁性命之象。

    但对此,帝魔皇却是毫不理会,抬眼望向宁渊,见他仍是半跪在地,周身已再无半点声息,不由叹道:“可惜,可惜啊,若今日你是圆满晋升,而非强行突破的话,此战结果,不会如此,这魔渊,也不会如此,天,这就是天意吗,啊……!”

    又闻一声悲鸣,帝魔皇脚步一阵踉跄,又是轰然跪倒在地,但这一次他却没有挣扎起身,反倒是缓缓闭上了眼眸,喃喃说道:“罢了,既是天意如此,就让这一切就此结束吧!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帝魔皇运起体内最后的魔元,汇聚于右掌之间,随后一掌落下,竟是向自身天灵击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便是此时,一声冷哼响起,帝魔皇的身躯一颤,欲要自盖天灵的右手,竟是硬生生的僵在了半途,如何都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见此,帝魔皇眸中,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,喃喃说道:“这么快便有所差距了么,看来吾还是太低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尔以为借此人之力,便能脱去吾的掌控么,尔之骨血,尔之元灵,尔之一切,皆是由吾一手创生,如此,尔竟还妄想背叛吾!”

    一声冰冷话语,自从帝魔皇体内响起,竟是那圣魔主之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啊,吾之一切,都是由你创生,但那又如何,帝魔一族,本应当是魔族的皇,却被你卑鄙的窃取了一切,养成了一只走狗,吾是魔,帝魔之魔,你也许能操控天下所有,但妄想将吾把弄于股掌之间!”

    狂笑一声,帝魔皇眸中骤见血光泛起,体内杀戮之力再次加摧,僵凝着的右手动,欲要一压而下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

    此时,却听一声冷语响起,帝魔皇身躯一颤,眸中血光刹那幻灭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毫无波动的冰冷。

    随后,帝魔皇起身,体内一片圣华绽放,那沉重至极的帝魔真身,瞬间恢复如初,甚还有几分精进之意。

    伤势恢复,帝魔起身,身上圣光闪动之间,那帝魔形体瞬间幻化,不过转眼,那雄武威严的帝魔皇者便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漠然神情的圣魔之主。

    身影幻化之后,借体降临的圣魔主,终将目光放在了已无声息的宁渊身上,眸中闪过一丝冷然之色,起步上前,缩地成寸,转眼便来到了宁渊身前。

    “能与天地之心,圣灵之能抗衡的毁灭之力,天龙一族的传承,破碎鸿蒙的力量,人族,看来天龙皇在你身上倾注的心血,比吾想象之中的还要多上不少啊,只是可惜,这到此为止了!”

    冷声一语,圣魔主探手而出,一片璀璨圣光绽放,涌入了宁渊残破不堪的躯体之中,刹那遍及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圣光入体瞬间,方才还不见半点声息的宁渊,便发出了一声低吟,随即整个人被一股无形之力摄起,悬于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可以清晰的看到,在宁渊那伤痕累累,满是血污的躯体之上,有一道又一道的神圣光华在不断游走穿行,方才被毁灭禁元碾碎的圣灵之力,随之复苏涌现,但并未治愈宁渊的躯体,而是继续向他的元神侵蚀而去。

    元神再遭侵蚀,已陷沉寂的意志,开始彻底走向湮灭,死亡的降临,让重创昏迷的宁渊艰难的睁开了双眼,只是却已无力动。

    圣魔主何等智慧,在知晓这先天圣境如何强悍的前提下,又有帝魔皇这鲜血淋漓的例子在前,她如何可能会给宁渊疗伤,让他再有挣扎的机会?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宁渊体内复苏的圣灵之力,只用于侵蚀,只有在将宁渊元神侵蚀,彻底磨灭其意志之后,圣魔主才会操控圣灵之力,修复这一具残破不堪的躯体。

    她不害怕宁渊会提前死去,因为她深知这先天圣体的强悍,那堪比先天魔神的肉身,拥有着将近不朽的能为,纵然生机尽散,真正死去了,也能不断的吸收外界之力,积蓄力量重生。

    所以,宁渊不会死,起码在圣魔主将他元神彻底侵蚀,意志完全磨灭之前,他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。

    不死,却无力,这一具透支了所有力量,将近毁灭的身躯,再也支撑不起宁渊的动,就是能,此刻元神已被侵蚀,意志将近毁灭的他,也做不出什么动了,唯一能做的,就是注视着眼前的圣魔主。

    面对宁渊的目光,圣魔主神色仍旧平静,没有言语,没有声笑,因她不需要什么言语与神情来彰显自己的成功与胜利。

    她是神,这本就应该如此,无须,也没有必要彰显什么!

    冷漠的眼神,透着神对于凡人的藐视,刺入了宁渊那越渐黯淡的双眸之中,似要将那最后的抵抗磨灭。

    死寂,又是维持了片刻,闪动的圣光未见平息,宁渊的双眼亦是没有闭合,眸中,不知何时染上了一片猩红血色,那根根跳动的血丝纠缠在眼中,如何都不肯散去。

    见此,圣魔主眼神一冷,终是打破了沉默,寒声道:“强韧的意志,难怪那愚蠢的帝魔,会对你升起可笑的希望,只是你认为,仅凭几分意志,便能与吾抗衡了么,你与他同样的天真啊!”

    一声冷语,圣华之光骤见暴涨,有人决堤洪流一般,尽数贯入了宁渊元神之中,磨灭意志。

    圣灵之力再催,侵蚀力度骤见加身,元神之中一阵传来,处于湮灭边缘的自我,纵有战神不败的意念加持,也无力继续支撑了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!”

    一声低语,在逐渐化空白的脑海之中回荡,那紧绷到了极致的意志,终于是寸寸断裂开来,使得宁渊的视线,骤然出现了扭曲,随即便是黑暗降临,蚕食而至。

    黑暗,无止境的黑暗,象征着死亡的黑暗,犹若潮水一般席卷而来,生死边缘,不,已是死亡界限!

    意志,崩断涣散,双眼,无力闭合,脑海之中,尽成空白,最后一分战意,彻底湮灭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元神侵蚀,意志磨灭,随着宁渊自我的散去,那封存于他元神深处的封印,终也彻底破碎!

    封印破碎之后,一枚印记浮现,这是开天印记。

    三年之前,天龙鼎中,融合始祖天龙本源之时,宁渊所见鸿蒙破碎,开天辟地之景象凝聚而成的开天印记。

    这一枚印记,记载着大道显化,祖龙开天之景,蕴含无上大道至理,非常人能可参悟,纵是宁渊也只能将它封存于元神之中,至今都不敢将之解封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宁渊元神已灭,意志已散,封印再也无法维持,这开天印记自也随之重现,且轰然爆发!

    印记爆发,现出一片混沌鸿蒙,混沌之中,一股无可名状,至高无上的力量凝聚,幻化成为了一尊天龙,身现亿万毁灭雷霆,悍然将那无边鸿蒙撕裂,无尽混沌粉碎。

    毁灭!

    极致的毁灭,在这一瞬间展现得淋漓尽致,无止境的混沌,无穷尽的鸿蒙,在这毁灭雷霆面前,尽数破灭开来,混沌不存,鸿蒙尽灭,一切尽归于“无”!

    而在这无之后,却又见一股无上伟力爆发,蕴生阴阳,分理四法,造化五行,清气凝聚,化为浩渺天穹,浊气沉落,凝成苍茫大地,万物生,自然现,终成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创生!

    毁灭之后,便是新生,一切尽归于毁灭,一切亦起源毁灭,生之极尽为死,死之极尽为生,有为无,无为有,此为大道!

    开天印记,祖龙破鸿蒙,无上大道的显化,冥冥之中触及了什么,在毁灭与创生不断反复的鸿蒙之中,一道身影重新凝聚,注视着眼前一切,眸中的迷茫,终见消散,断绝的大道,通天再续。

    “吾道,自我!”

    “吾道,不败!”

    “吾道,不灭!”

    “吾道,非神!”

    “吾道,非魔!”

    “唯吾:宁渊!”

    意念一瞬,毁灭创生轮转,真正生死之间,终悟道之真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意念之间,不过一瞬,同一时间,外界,眼见到宁渊无力闭目,意志已然磨灭,圣魔主终是点了点头,便要催动那圣灵之力,修补这一具将近毁灭的躯体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那人方才闭合的双眼,竟骤然睁开,眸中迸溅出一股迫人心神的战意,犹若一道破碎鸿蒙混沌的毁灭雷霆,震撼而现!

    “你……!!!!!!”

    纵是圣魔之主,魔神之尊,见此一幕,也不由变了神色,惊退数步,骇然失声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一声惊骇之后,再见圣光绽放,只是这一次,已不再继续做什么侵蚀神魂,毁灭意志之举,神色惊骇的圣魔主双手运化,圣灵之力催至绝巅,化一颗璀璨陨星破空而出,欲要将眼前之人彻底毁灭。

    亦是同时,虚空之中,周身圣光笼罩的宁渊,举起了那仍旧血迹斑斑的右手,双眸之中,战意爆发,刹那直破巅峰极限。

    “神魔非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