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:绝境之战(一更)
    血日崩碎,魔星陨落,一曲天地哀歌奏响,在这即将走向毁灭的魔渊之中回‘荡’,天悲地哀,十方尽殇。

    哀歌哀歌,末日哀歌,毁天灭道之劫中,众生卑微如蚁,纵是仓惶逃窜,也无法改变那灭亡结局,猩红的‘色’彩,在崩灭的大地之上肆意横流,分不清是鲜血浸染了大地,还是大地溢出了鲜红。

    毁灭炼狱,死亡无间,绝望笼罩之下,黑暗荒野之中,一场生死之战,一场至强之决,终是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“来,人族,千万不要让吾失望啊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,帝魔皇横起修罗枪,周身魔气如‘潮’奔涌,一双冷眼劲利无匹,狂傲之态,尽显帝魔至尊之威。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回声只有一字,宁渊脚踏大地,证道入圣之躯,绽放璀璨光华,一股雄沉重压,随之怒然而现,睥睨十方。

    同声怒喝刹那,两人身影,已是暴起而出,下一瞬,犹若两道撕裂苍穹的雷霆,‘交’撞,正面强撼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第一招,便是最极端的生死‘交’锋,毫无保留的两人,倾力爆发的双枪,在正面‘交’撞的瞬间,一声轰鸣,惊震十方!

    巨力‘交’汇,神兵‘交’锋,狂暴至极的毁灭力量,在这战场中央爆发开来,大地顿时难以承受,地面沟壑崩裂,巨石翻滚如‘浪’,不过转眼之间,方圆数十里,山走地移,形势丕变,尽成疮痍景象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扩散肆虐,便有如此骇人威能,那可想而知,战场之中的两人,此刻又承受着何等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尘烟如‘浪’,遮天蔽日,崩毁破灭的战场之中,只能勉强望见两道伟岸如山的身影相对而立,手中之枪,锋芒‘交’错,璀璨的雷霆,猩红的血华,在碰撞之间不住湮灭。

    倾力一击,生死‘交’锋,第一招,毫无保留的两人,竟然拼得一个平分秋‘色’!

    大圣绝巅之修为,脱胎于魔神骨血之魔躯,对上一个方才突破圣境的人族,竟然占不到丝毫优势,如此一幕,若是让他人望见,定然会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但帝魔皇自身对此,却是丝毫不见惊讶,反是朗声一笑,言道:“哈哈哈,真不愧是先天道胎啊,自从太古终末,神魔消逝之后,这世间真正能修得此身者寥寥无几,吾一直想要亲眼见识一番,如此终是得偿所愿了……只是可惜,你终究没有能真正掌握这具躯体的力量,这一战,你注定要败!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神‘色’依旧不变,平静说道:“方才开始,何必急着定论,再来!”

    “燕去·燕返·燕归来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之间,但见宁渊身退半步,天罪长啸而回,如燕穿空般的轻灵迅捷之间,更有一股无匹霸道的力量爆发,一枪重击,犹若泰岳倾崩,覆顶而至。

    “哈,既是如此,那便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见此,帝魔皇放声一笑,双足伫于大地之上,那血天修罗甲下,犹若钢铁浇筑而成的帝魔真身,顿时暴涨数分,强横至极的魔身之力随之爆发,与那汹涌如‘潮’的魔元一同贯入修罗枪中,以擎天抗鼎之态,挡下宁渊那有如泰岳倾崩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者重枪强压,如岳倾崩。

    一者擎天立抗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战火再开,刹那之间,又是最为极端的碰撞,一声轰鸣惊震天地的同时,帝魔皇身躯骤然一震,脚下大地瞬间崩灭,伟岸如山的魔躯,连同那修罗枪一起,被宁渊一枪悍然轰沉,陷入地层之中。

    “嗬!”

    一击建功,虽力压帝魔之皇,但自身形势也因此变得更为凶险,体内圣灵之力不断爆发的同时,泥丸之宫,元神关窍所受的侵蚀也在不断加深,以至这无匹霸道的一击过后,宁渊动,不由一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那方才塌陷的地层之中,骤然暴起了一道刺目无比的血‘色’光华,无比狂暴的毁灭杀戮之力倾泻而出,贯穿地层,破碎虚空,转眼之间,便已攻至宁渊身前,直刺而下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血‘色’华光,已是贯入了宁渊‘胸’膛之中,猩红如血的修罗枪锋再现,将那血‘肉’‘精’华贪婪吞噬。

    一枪得手,饱饮鲜血,但对此,帝魔皇面上却不见丝毫喜悦之‘色’,反而冷眼注视着宁渊,言道:“你慢了,是因为那圣灵之力对于元神的侵蚀,让你心中出现了顾忌,感到了恐惧,束缚了手脚是么,若是如此,那吾可以告诉你,这不仅仅改变不了你的结局,还会加快你的败亡,魔戮天缺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,修罗长啸,枪锋之上,一道猩红血华暴起,纵是宁渊如今那已然证道成圣的身躯,也难以抵挡这极致的杀戮锋芒,‘胸’膛血‘肉’,顿时被寸寸撕裂开来,修罗枪锋,更是直‘逼’心口命脉而去!

    血‘肉’粉碎,枪锋‘逼’命,如此形势之下,宁渊眼神却仍是一片漠然,双足伫地,不闪不退,甚至连那修罗枪都不去理会丝毫,唯有那握枪之手,猛然催发劲力,天罪长啸而起,化了一片璀璨雷霆横扫而出,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帝魔皇头颅之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铿锵震撼,虽有血天修罗甲覆体防御,但宁渊如今的力量何等恐怖,这血天修罗甲如何不凡,也难以将其尽数卸转,一枪横扫,力如涛澜席卷,山岳倾崩,重击而下的瞬间,刹那迸溅起了一片凄厉夺目的鲜红,帝魔皇低‘吟’一声,躯体踉跄而退,那‘欲’要贯入宁渊心脉的修罗枪也因此脱离。

    头颅遭受重击,魔血奔涌如泉,直将视线染得一片猩红,但帝魔皇却是不管不顾,强行站住步伐,注视着眼前的宁渊,眸中是一片令人战栗的凶狂与暴戾:“很好,就是这样,抛却生死之后,你才有资格站在吾的面前,就如若三年之前,在那神武圣殿之中一般,来,再来啊!”

    一声狂啸,狂怒的魔中皇者,再次暴起攻出,修罗之枪在虚空划开一片猩红夺目的轨迹,举目,皆是凄厉猩红,入眼,尽是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如此景象,是虚幻,亦是真实,万千杀戮铸就而成的修罗之枪,此刻展现出了它最为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没有言语,只是迈开了步伐,踏入了这一片尸山血海之中。

    如今,是绝境,再无生机的绝境,望不到一丝生路的绝境,身陷其中,只余绝望,纵是宁渊,也想不出什么什么破局之法。

    想不出,那便不想了,绝境也好,死关也罢,他都只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战,战出一条生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