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:毁天破道!
    道德经有云: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
    那何为道,何为一,何为二三呢?

    大道之始,万物之初,混沌也。

    混沌为无,无可名状,大道生其,初相为一气,名曰混元,此为一!

    一气分阴阳,混沌尽化无为有,此为二!

    阴阳合混沌,三千造化现鸿蒙,此为三!

    三千归一体,鸿蒙初判天地开,为万物!

    这道德经,乃是道祖亲手所书,为人族无道典,远古终末,道门立教之时,便是以此为根本,教化天下。

    因此这道德五千言,人族修者皆尽能可倒背如流,其典故精意更是句句铭记于心,这大道起始,万物根本之言自然也不例外,不说修行者,纵然只是普通的黎民百姓,乃至三四五岁的黄口小儿,都知晓这鸿蒙混沌,开天辟地的传说。

    只是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,这传说终究只是传说,间隔了无尽岁月之后,是如此的遥远与虚幻,无人知晓这究竟是真是假,更无人清楚其的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原本,苏暮晚晴也是这绝大部分人的一员,在她看来,那些古老而久远的传说,多半是虚假的,纵然有几分事实,但更多的是臆想与扭曲,以此方才能编织成一个个让人听得向往万分,热血沸腾的故事。

    现在,苏暮晚晴却发现自己错了,那些古老的传说,不仅仅不是虚假,甚至还更为光怪陆离,曲折跌宕,尤其是在自己都涉入其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世间一切,皆是自无为有,天地如此,众生如此,万物皆是如此,而这无,便是原始混沌,混沌蕴生大道,大道分化阴阳,而阴阳交泰之后,在已然化无为有的混沌世界,终于孕育出了真正的生灵——三千位先天神魔!”

    “这三千先天神魔,是世间的第一批生灵,他们的出现,赋予了混沌生命,让这象征着“无”的混沌,真正成为了一个“有”的世界,从那时起,这世间,方才有名为“时间”的流逝,名为“空间”的分隔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,带来了历史,空间,建立了世界,三千先天神魔出现,开启了历史的第一个纪元——鸿蒙!”

    “混沌无尽,鸿蒙无限,那三千位先天神魔,便一直存在于无尽的混沌之,享受着永恒不灭的生命与力量,他们与混沌共存,与鸿蒙同生,无天地之桎梏,无秩序之枷锁,超脱一切,直至永恒!”

    “然而,从时间开始流逝起,这世间再无真正的永恒,无限的鸿蒙,最终还是走向了终结,那诞生于三千先天神魔之前的大道,终于诞生出了属于自己的意志——始祖天龙!”

    “始祖天龙,大道化身,它的出现,让鸿蒙走向了毁灭,孕育了一切的原始混沌破碎,永恒不灭的先天神魔陨落,一切在毁灭之重归一体,三千魔神的本源融合,补全了大道之缺陷,祖龙以此,开天地阴阳,分四法五行,立诸天万界,此,鸿蒙终,太古立!”

    “大道开天,三千魔神本源,此化了太古天地的三千之道,为太古孕育生灵,造化万物,维系天地运行,万界秩序,而那三千魔神陨落之后的怨念,则与残余的混沌纠缠融合,被太古天地排斥,成为了世界的暗面,现如今的无尽混沌。”

    天魔神座之,圣魔主仰首举目,那深邃悠远的目光,似洞穿了这神宫殿堂,穿透了时光空间,回溯到了那无尽岁月之前,连天地都未曾开辟的鸿蒙岁月!

    追忆不过瞬间,圣魔主便收回了目光,重新望向了苏暮晚晴,言道:“这也是为什么,无尽混沌会侵蚀世间的一切,却又能够孕育出太古魔神这等存在,那是三千先天神魔的怨毒与仇恨,那是混沌鸿蒙的愤怒与不甘!”

    话语至此,圣魔主眼神之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冰冷,纵是智慧如她,也难以完全压制住那铭刻在骨血与灵魂之的怨恨!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微微蹙眉,注视着圣魔主说道:“如此说来,你是那三千先天神魔怨恨的化身之一,一尊太古魔神是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你,而是你们!”圣魔主摇了摇头,神色玩味的注视着苏暮晚晴,说道:“姐姐,你知道吾为何一直要这么唤你么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目光顿时一凝,眸神色变幻不断,直至片刻之后,方才勉强平静了下来,冷声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圣魔主发出了一声轻笑,言道:“因为你真的是吾的姐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圣魔主话语未完,苏暮晚晴便断然否决道:“圣魔一族,皆是从圣魔之井诞生,无父无母,无亲无长,我如何会是你的姐姐!”

    “圣魔一族,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圣魔主似听到了一个极为好笑的笑话一般,言道:“姐姐,还记得之前吾化身慕雨烟时与你说的那番话么?”

    “化身,慕雨烟,你……”苏暮晚晴喃喃了一声,随后终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失声道:“圣灵珠!”

    圣魔主点了点头,轻声言道:“不错,圣灵珠,姐姐,吾没有骗你,你的确是灵珠化身,唯一的灵珠化身!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眼神一冷,强做镇定的说道:“那又如何,难道你也是圣灵珠所化不成!”

    圣魔主一笑,说道:“自然不是,姐姐没有听懂吾的话么,姐姐你是唯一的,因为在这世间,只有一颗圣灵珠,准确的来说,是只有一颗蕴含圣灵造化之力的天地之心!”

    “天地之心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也是惊住了,注视着圣魔主,眸思绪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圣灵珠?

    天地之心?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见苏暮晚晴一副错愕模样,圣魔主不由摇了摇头,言道:“姐姐啊,当年舍身转世之时,你一定未曾想过今日的景象吧。”

    “转世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隐约明白了什么,但却没有多言,只是注视着圣魔主,静候着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感受到苏暮晚晴的目光,圣魔主又是一笑,继续叙述了起来:“无尽混沌之,纠缠着三千先天神魔的无尽怨恨,因此每隔一段时光,无尽混沌之便能孕育出一尊太古魔神,欲要毁灭天地,重归鸿蒙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这世间物极必反,这充斥着无尽怨恨与毁灭的混沌也是如此,在远古之初,无尽混沌之,出现了一尊新生的魔神,一尊自从毁灭之间领悟创生,混沌之执掌造化,完全不同与以往的太古魔神!”

    言语至此,圣魔主又是望了苏暮晚晴一眼,神色玩味的说道:“姐姐,以你的智慧,应当不难猜出这一尊魔神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的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着圣魔主的目光,苏暮晚晴眸一片惊乱之色,根本无法接受摆在自己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圣魔主摇头一笑,继续言道:“这一尊太古魔神,不仅仅脱离了无尽混沌的控制,不再执行那毁灭太古天地的责任,还获得了天地九心之的造化之心,且以此创造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种族圣魔精灵。”

    “毁灭,创生,造化,时光,空间,命运,死亡,阴阳,天地九心,三千先天神魔之九位至强者的本源力量,在大道开天之后幻化而成的至宝,如此落入了姐姐你的手,这真是让人羡慕呢,哪里像是吾,为了一颗创生之心,险些命陨北域!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啊,这造化之心,虽有造化万物之能,但却难以赋予其真正的生命,这圣魔一族新生不久便会凋零,使得姐姐你竟为此牺牲自我,散去太古魔神那将近不灭的生命力量,换来了圣魔一族传承繁衍的机会,这是否值得呢?”

    “值不值得,暂且不论,但吾一定要感谢姐姐这么做,若身为“圣”的姐姐不自我牺牲,哪里有身为“魔”的吾苏醒的可能呢!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,神座之的圣魔主忽然站起了身来,向苏暮晚晴躬身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对此,苏暮晚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,想要怒视圣魔主,但身子却不由自主的颤抖着,如何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见此,圣魔主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姐姐你那时也许并不知道,自己这位逆反极端诞生的太古魔神,其实并没有彻底超脱无尽混沌的束缚,更不知道在自己这善念之下,还存在着吾这一恶念,散尽自身生命之力,赋予圣魔生机之后,你元神与造化之心融为了一体,积蓄力量转世重生,让吾独自一人,在那生命之力散尽的魔神之躯当无可奈何,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此,吾不得不动用了些许手段,吞噬掉一部分圣魔精灵的生命力量,以此勉强维持自身不灭,随后再等待新的太古魔神自从无尽混沌之诞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等,便是数万年,从远古之末到古之末,整整一个纪元!”

    “好在,这等候终是值得的,那无可控制的太古魔神,将破碎的西极之地拖入了无尽混沌,自身也因此被天龙皇镇杀,吾先以其血肉,污染西极,异化魔渊,再以其魔心精血,创造了天魔与帝魔,还将这生命本源即将耗尽的躯体重塑了一番,成为了这天魔一族的天魔之神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终是惊醒了过来,惊怒交加的注视着圣魔主,说道:“当初西极沉落,第一位圣主牺牲自我,以九颗圣灵珠稳固西极,异化魔渊,是你在暗推波助澜。”

    圣魔主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是吾,当时的西极之地,被无尽混沌吞噬已是必然,但那非是吾想要见到的,西极沉落,无尽混沌至多再蕴生几尊太古魔神,可那些被毁灭与仇恨控制的傀儡,如何能真正的破灭天道,所以吾动了点手段,再吞噬了一部分圣魔精灵,以此定住了魔渊。”

    圣魔主神色平静的叙述着,苏暮晚晴却已压不住心的悲怒,失声喊道:“圣主和圣魔一族的族人,都被你吞噬了!”

    圣魔主轻声一笑,道:“若不将她们吞噬,如何创造出新的圣灵珠,增进这魔渊天命的力量呢,若这魔渊天命不够强,那天魔又要如何谋取这魔道本源,以道破道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这平静的话语,让苏暮晚晴心刹那变得一片冰冷,随之而生的便是一股汹汹杀机,让她根本不顾自己与圣魔主之间的悬殊差距,催动体内圣元,以指为剑,一道璀璨剑光怒斩而出,直取那天魔神座。

    悲怒之剑,威能自是不弱,只是这绝对的力量差距,不是悲怒能可弥补的,那一道剑光根本触及不到圣魔主的身躯,甚至连那天魔神座都未能临近,便在虚空溃散开来,尽数湮灭。

    而苏暮晚晴自身,也被一股无形之力禁锢,再也动弹不得丝毫。

    见此,圣魔主摇了摇头,言道:“姐姐,她们本不应该存在,吾只不过是将一切拨乱反正而已,不仅仅是他们,这魔渊,这天地,这世界,都将回到原本的轨迹!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圣魔主起身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苏暮晚晴,言道:“为这一日,吾等了千万年,从远古到古,从古到如今,此刻,终是要功成了,这魔道天命,即将失去最后的抵抗力量,成为天魔重塑魔神之体的根本,而姐姐你,也即将回归本源,与吾重新融为一体,届时圣魔合一,逆反先天,吾等能重归先天魔神之身,破这天道,重现鸿蒙!”

    “来,姐姐,与吾一同见证吧,这魔道悲鸣的结束,天道破灭的开端!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圣魔主探手一举,璀璨圣光,犹若怒海狂涛一般席卷而出,将苏暮晚晴笼罩在内,加摧那圣源逆反之阵。

    同时,皇座之的天魔主亦是站起了身,腹似有一道微不可查的龙吟悲鸣轻响,转眼湮灭之后,那如山伟岸的魔躯之,竟涌现出了一片璀璨金光,无雄厚的皇者气运之力凝聚,不断提升这天魔之皇的力量。

    毁天破道,重归鸿蒙,千万年的图谋,千万年的排布,今日,终是将近功成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