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:来龙
    眼见易逍遥与苏暮晚晴离去,圣魔主不由摇了摇头,望向了横拦在前的宁渊,轻声言道:“人族,事到如今,你还要做这无谓的挣扎嘛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神情却是一片漠然,天罪横于身前,冷声言道:“这话还是待你胜过我之后再说吧。。 ”

    面对宁渊这毫无退让之意的枪锋,圣魔主却是轻笑依旧,淡声说道:“勇气可嘉,但可惜了,这一次你的对手不是吾。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圣魔主踏开了步伐,似‘欲’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“留下!”

    见此,宁渊眼神一冷,没有丝毫迟疑,握枪之手猛然一紧,天罪随之铿锵而起,一击横扫,长啸如龙,雷霆万钧之势,直取这圣魔之主。

    虽然这圣脉之力侵蚀入体,给宁渊带来了诸多隐患,但不得不承认,借助这圣脉之力突破真劫极限,证道入圣之后,宁渊的实力,确实得到了极大的提升,甚至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境地,这一点,从方才宁渊与帝魔皇的‘交’锋之中便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这帝魔皇,虽不是那位已然步入合道之境的老魔皇,但也有大圣绝巅的修为,再加上那脱胎于太古魔神‘精’髓骨血的帝魔真身,屠戮十万深渊之魔铸就而成的灭世修罗枪,单论战力,他甚至还要胜过与他齐名的逆‘乱’王聂倾天一筹,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圣至强。

    宁渊能与这等强者正面‘交’锋,还拼得一个平分秋‘色’,如此实力,纵是与千年之前,处于巅峰时期的武雄相比,怕也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千年之前的武雄,以力证道,‘肉’身成圣,因而拥有了力战大圣不败的能为,而此时此刻的宁渊,不仅仅同样成就了证道圣体,还突破了那万古无一的真劫极限,他的实力,究竟强到了何等境地?

    这个问题,连宁渊自己也不好回答,因为现如今的他,根本无法真正掌控自己体内的力量。

    好在,无法掌控,不代表无法使用,别的什么,宁渊如今也许做不到,但将体内那汹涌如‘潮’般的圣脉之力直接倾泻出去,那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。

    重枪横扫,雷霆万钧,内有宁渊雄厚至极的圣脉之力爆发,外有宁渊证道圣体无比霸道的劲力催动,这一枪威能之强悍,纵是大圣,只怕也不敢正面硬接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如此一击,圣魔主却仍是一派从容之‘色’,不闪不避,不躲不让,任由宁渊一枪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随后,更为惊人的事情发生了,这雷霆万钧的一枪落下,换来的却是平静!

    死一般的平静!

    这力重如山,雷霆万钧的一枪,虽然击中了不闪不避的圣魔主,但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,甚至连一丝声响都没有发出,横扫而出的天罪,此刻就停留在圣魔主身前,犹若一根柳絮一般,连她的衣角都未能撼动,更不要说什么鲜血迸溅,骨‘肉’碎裂了。

    圣魔主,仍旧立于原地,神‘色’平静的注视着宁渊,注视着停留在她身前的天罪,面上微笑依旧,一派从容淡然之态。

    “没有实体?卸转防御?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,紧接着也不知发现了什么,竟不由失声道:“不对,这……!”

    见此,圣魔主只是一笑,言道:“方才已经说了,这一次你的对手不是吾,不过吾期待下一次与你的再会。”

    说罢,圣魔主转望向了恭候在旁的帝魔皇,言道:“此地便‘交’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虽同为魔渊三魔主之一,但不知是因何缘故,在这圣魔主面前,帝魔皇自身姿态放得极低,甚至还隐约透着几分恭敬之意,此刻对于圣魔主的话语,更是半分异议都没有,低头应许之后,便一步上前,与宁渊正面相对。

    “再会了,人族!”

    一声轻笑之间,圣魔主身影骤变,脚下缩地成寸一般,瞬间消失在了宁渊面前,再次出现之时,已是不知多远的苍穹之中,能可望见的只有一道越渐飘渺的身影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眼神一冷,低头望向了自己握着天罪的手,再感受着躯体之中仍旧汹涌非常的圣脉之力,面‘色’,骤然变得有些‘阴’沉。

    “哈!”见此一幕,帝魔皇却是一笑,神‘色’玩味的说道:“如何,终于察觉到了么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没有言语,只是抬起了头来,冷眼注视着这位帝魔之皇。

    感受宁渊的目光,帝魔皇笑意更甚,淡声言道:“现如今,你的躯体之中,每一寸骨‘肉’,每一分经络,乃至每一滴鲜血,都充斥着吾神的圣灵本源之力,是这股力量,造就了你如今的一切,而你却想要用这股力量来攻击吾神,不觉得太过可笑了么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仍是闭口不言,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沉默的缘由,是因为无可反驳,事实正如帝魔皇所说的那般,此时此刻,宁渊的躯体之中,无处不充斥着那圣魔主的圣灵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因为这股力量,他突破了真劫极限,成就了证道圣体,但也是因为这股力量,他即将成为一个傀儡,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。

    既然是傀儡,那怎有可能反噬得了主人呢?

    他体内那完全由圣灵之力凝聚而成的真元,根本不可能对圣魔主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,甚至还会产生抵消效果,将他以‘肉’身催动的纯粹力量抵消化散,尽成虚无。

    打个形象点的比喻,向圣魔主发动进攻的宁渊,就等于一条冲向大海的河流,妄图想要将这大海冲毁,但最终,不仅仅撼动不了这汪洋怒海丝毫,反而还会被其吞噬,化为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无可撼动,宁渊已经经历过了,方才一枪,他未能对圣魔主造成丝毫伤害,而吞噬,也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宁渊可以感受得到,自己体内的圣脉之力,已经完全侵蚀了他的‘肉’身,此刻正往他的脑窍泥丸,元神所在涌去,一旦那圣灵之力将他元神也尽数侵蚀,那么他就会成为一个傀儡,一个彻底失去自我,任由圣魔主摆布的傀儡!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圣魔主方才没有出手将宁渊斩杀的原因,她根本不需要那么做,宁渊也会自己消亡,只剩一个完美的傀儡,一个突破真劫极限,证道入圣的傀儡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明白了这一点,宁渊神‘色’才会变得如此‘阴’沉,此刻的他,真正半步踏在了九幽之上,黄泉之间!

    见宁渊一直沉默不语,帝魔皇又是摇了摇头,言道:“人族,你可还记得三年之前,你与吾在那神武圣殿废墟当中的一战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终是回过了神,冷眼望向了帝魔皇,说道:“原来那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不错,是吾,只不过不是真正的吾。”

    帝魔皇朗声一笑,探手拂过那猩红如血的修罗枪,喃喃说道:“三年前,吾奉神谕,入北域取天地之心,未曾想到竟惨败于你之手,更未曾想到会在此与你再会,这世事,真有几分如梦恍惚之感呢。”

    帝魔皇似有感叹,宁渊却是神‘色’漠然,冷声言道:“现在是要再战一次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帝魔皇点了点头,注视着宁渊,眸中战意如火腾烧,言道:“三年前那一战,吾输得心服口服,但却不够痛快,毕竟当时,你未成气候,根基浅薄,而吾也不过借体降临,都未能真正畅快淋漓的一战,此等遗憾,在吾心中已是郁结三年之久,如今,你破先天之劫,成先天道胎之身,吾也正处巅峰之刻,这一遗憾,是该弥补了!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帝魔皇修罗枪一扫,猩红如血的枪锋,直指宁渊头颅,沉声言道:“来,人族,放手与吾一战,在你没有成为那行尸走‘肉’之前,在这战场之上,由吾来结束你身为战士的‘性’命!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眼神一凝,没有言语,只是注视着手中的天罪,沉默了许久之后,方才抬头望向帝魔皇,一双冷眸之中,骤见战意如涛,汹涌席卷而出,刹那遍及周身百骇,使得那不知不知多久的战血,终再次沸腾了!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一声沉喝,铿锵震撼,引得天罪修罗齐齐一震,双枪如龙长啸而起,点燃战火开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此同时,数千里外,一处空间陡然破碎,北冥鲲鹏自从‘混’沌虚无之中长啸而出,落在大地之上,化成了两人身影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两人正是以逍遥游穿梭虚无至此的苏暮晚晴与易逍遥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易逍遥望了望四周,随即向苏暮晚晴说道:“跑了这么远也不见追兵,那应该暂时安全了,殿下你先走,我回去看看老大怎么样了,回过头来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却是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不,你不用回去了,这件事情与你无关,你一人独自离开吧,能走多远走多远,如果可以的话,离开这魔渊。”

    随后,苏暮晚晴也不等易逍遥回答,起步就要离开,竟是来时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天爷啊!”

    见此,易逍遥捂住了脸,挡在苏暮晚晴身前,说道:“你不会是打算自己一个人跑回去吧,别开玩笑了好么,老大废了那么多功夫救你出来,结果你又跑回去了,这叫什么事啊,听我的,赶紧走,嗯,你一直看我背后干什么,难道后面有人嘛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陡见璀璨刀光绽放,易逍遥回身横刀一斩,直取那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刀,威势不凡,锋芒更是凌厉至极,只是可惜,此刻出现的人,却非区区一口刀兵能伤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轻响,刀身震‘荡’,易逍遥随之惊退数步,口中鲜血溢出,但却是顾不上擦拭半点,惊疑不定的注视着那未曾动手便将自己重创的人圣魔主!

    “圣主!”

    此刻,苏暮晚晴也回过了神,当即挡在了圣魔主身前。

    见此,圣魔主摇了摇头,轻笑说道:“姐姐,你还是这般仁慈呢。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神‘色’冰冷,言道:“此事与他人无关,你要找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许吧。”

    圣魔主轻声一笑,望了一眼已受重创的易逍遥,随后又将目光转回了苏暮晚晴身上,言道:“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,还请姐姐移驾前往吾之道场如何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神‘色’不变,仍是冷声说道:“我有选择的余地嘛?”

    面对苏暮晚晴的冰冷,圣魔主只是淡淡一笑,探手于虚空之间一抚而过,顿时圣光绽放,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这璀璨夺目的神圣光华方才散去,周遭也随之改天换地,映入视线之中的景象,再也不是那一片幽暗无尽的魔域荒野,而是一座森森魔宫,堂皇大殿!

    大暗黑天,殿似阎罗,中央所在,顶巅之上,双座并立,象征着皇权的皇座之上,是那天魔之主伟岸如山,无可撼动的躯体,象征着神权的神座之上,却是那身子妙曼,绝美动人的圣魔之主。

    而苏暮晚晴,此刻就在这大殿之中,双座之前。

    感受着那自从双座之上传来的目光,再看周遭那森然狰狞的景象,苏暮晚晴目光一凝,望向了神座之上的圣魔主,冷声言道:“你不是圣主。”

    听此,神座之上,圣魔主轻声一笑,道:“不错,吾不是圣魔主,起码不是姐姐你心中的那位圣魔主!”

    见圣魔主承认,苏暮晚晴心中终是一松,那一种被欺骗与背叛的痛楚减轻了许多,取而代之的是对眼前一切的坦然,言道:“事到如今,还有故‘弄’玄虚的必要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事到如今,还故‘弄’什么玄虚呢!”

    听此,圣魔主点了点头,‘玉’手于虚空之中一点,顿见道道圣光璀璨绽放,化为阵势,将苏暮晚晴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源逆反之阵!”

    一声轻语,解答了苏暮晚晴心中的疑‘惑’,坐于神座之上的圣魔主,注视着阵法之中的苏暮晚晴,微笑言道:“姐姐,还有半个时辰,你便能完成你的宿命,在此期间,就让吾来向姐姐解释清楚,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吧。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眼神一凝,注视着圣魔主,却没有出声言语,而是选择了等候倾听。

    而圣魔主也没有继续卖关子,轻声叙述了起来:“这一切的根源,来自于‘混’沌,那蕴生一切的原始‘混’沌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