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:真正绝境!
    “英雄卡无法使用!”

    听到系统的提示,纵然是以宁渊的定力,此刻也不由得一惊,当即追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主人体内异力充斥,若是在此时使用英雄卡,这股异力将会与英雄卡的力量产生剧烈的痛楚,造成极其严重甚至于毁灭‘性’的伤害,届时主人的躯体将无法承受,因此无法使用英雄卡!”

    “异力!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眼神一凝,终于‘弄’清楚了这英雄卡无法使用的原因。

    宁渊可以肯定,系统口水所说的异力,不是别的,正是那让他强行突破了真劫三重极限,成就证道圣体的圣脉之力。

    如此肯定的原因,不是因为盲目的自信或推断,而是此时此刻,宁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自己的躯体,每一寸骨‘肉’,每一根经络,乃至于每一滴鲜血之中,都涌动着无比强大的神圣力量。

    这是圣脉一族独有的圣脉之力,在本质上虽也是真元的一种,但‘性’质却远比真元纯粹,且更为强大,相当于道圣之境的修者,在元神融道之后方才能修成大道真元,圣魔一族正是凭借这得天独厚的优势,方才能与天魔帝魔并列,共主魔渊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在宁渊的体内,每一寸血‘肉’每一寸骨骼之中,都充斥着这圣脉之力,且无比纯粹,雄厚至极,甚有超出宁渊躯体承受极限的趋势,若非如此,宁渊现如今也不会周身金光璀璨,难以控制住体内那无比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他人,突然获得了如此强大的力量,定然惊喜万分,但宁渊却没有,不是他故清高,而是他发现了这股强大无比的圣脉之力,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怎样的影响!

    这一股力量,在侵蚀他!

    没有错,侵蚀,从三月之前,圣神祭坛当中,那一股莫名而来的圣脉之力入体,将他体内十二武脉尽数化为圣脉开始,他的躯体,就受到了侵蚀。

    当时,宁渊就察觉到了几分异常,但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加以重视,更没有及时将这圣脉之力驱逐出体,反而顺其自然的接受了这股力量,使得自身修为一路高歌猛进,不过短短三月时间,就达到了将要突破真劫三重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之内,宁渊的修为每提升一分,这圣脉之力对他身体的侵蚀就加深一分,到现在,突破了真劫三重,步入道圣之境,且成就了证道圣体的他,已然被这股力量完全侵蚀,他的修为,他的根基,他的‘肉’身,他的一切,都与这股力量融为了一体,再也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若这股力量是无主之物,那勉强还能算一件好事,只要宁渊徐徐图之,将其炼化吸收,那这一身修为很快便能巩固下来,不会出现什么隐患。

    但如果这股力量是有主之物,那事情可就严重了,这股力量的主人,完全能够以此将宁渊炼化,没有错,就是炼化,如若修者祭练神兵法器一般,将他活生生练成一具任由‘操’控的傀儡。

    从一个拥有自我意志与独立人格的“人”,变成一个任由他人把玩摆‘弄’的“傀儡”,这对于许多人而言,只怕比死还要来得痛苦。

    宁渊不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,但他可以断定,这股力量是有主的,若是无人在暗中控制,这圣脉之力如何可能将他侵蚀得如此之深,都不曾出现过丝毫异状,将他整个人都麻痹了过去?

    宁渊承认,自己大意了,他终究是人不是神,无法做到全知全能,所以他难免会犯错,只不过这一次,错得太严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不是懊悔这过往错误如何的时候,解决问题,才是首要之务。

    要如何做,宁渊才能够将这圣脉之力的隐患拔除呢?

    方法有二:

    其一,是炼化,如若以往修行一般,将这有主之力化为己用,如此一来,这圣脉之力纵然与他融为一体,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其二,是驱散,这和中毒解毒的方法一般,以自身之力将这圣脉之力强行碾碎,随后驱散出体,彻底拔除这一隐患。

    两种方法,第一个是不要想了,这圣脉之力‘精’粹至极,雄厚万分,想要炼化,起码要耗费数百年光‘阴’,而现在的宁渊,不要说数百年了,连几个月甚至几天都不一定有。

    炼化不行,那就驱散,这圣脉之力现如今已经完全侵蚀了他的躯体,但好在那由天龙本源练铸而成的毁灭禁元还未被彻底侵蚀。

    宁渊可以凭借毁灭禁元之力,强行将这一股圣脉之力粉碎,然后迅速的将其驱散出体,拔除这一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如今他一身修为,根基,乃至于‘肉’身体魄,都是由这圣脉之力铸就而成,若以毁灭禁元将其摧毁碾碎,那么他会变成什么模样?

    修为尽失,根基破碎,甚至连这已然成就证道圣体的‘肉’身,只怕也要毁于一旦,届时结果,最好,是废体重修,最坏,是形神俱灭!

    废体重修,宁渊并不在意,他又不是什么寿元将尽的老鬼,就算废了,重来一次又有何难?

    重修不难,难的是这重修的时间,如今这魔渊形势,哪里还有什么时间供他重修,这是自废根基,无疑是在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一不行,二也不行,宁渊发现,自己竟在转眼之间,陷入了一个死亡绝境,退无可退,进无可尽的死亡绝境。

    圣脉之力无法拔除,英雄卡就无法使用,若拔除了圣脉之力,自己必然修为尽毁,届时就算有英雄卡在手,也难以发挥威能。

    这怎么办,这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系统,真的没有办法使用英雄卡么?”

    “主人体内异力充斥,使用英雄卡将会造成两者冲突,以至主人受到极其严重甚至于毁灭‘性’的伤害,此等行为违反系统规则!”

    与先前一般无二的回应,系统冰冷而铁板的话语声回‘荡’在宁渊的脑海之中,让他不由皱起了眉来,说道:“系统规则,现在已经火烧眉‘毛’了,还讲什么规则,能不能通融一下,这重楼不行,别的卡不会也不行吧,我手上还有七万点天道功德,说不定能‘抽’几张真卡出来,这异力再强,总不可能强过极限真卡吧?”

    “首先系统规则不可逆改,其次主人误解了一点,英雄卡无法使用,关键并非是这异力的强弱与否,而是这异力与英雄卡力量碰撞所造成的伤害,就算主人‘抽’取出一张天级卡,这局面也不会有所改变,除非主人能将自己的躯体强度再次提升,达到能可承受这异力与英雄卡力量碰撞的程度,否则无法使用英雄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和没说有几个区别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甚是无语,他现如今已经踏入了‘肉’身成圣的境界,其体魄之强悍,放眼当世,诸天万界,都是绝强的存在,这般强悍的‘肉’身,还有什么办法提升,就算有,短时间内有可能做得到么?

    心思至此,宁渊只能轻声一叹,无奈的断绝了使用英雄卡来拔除圣脉之力或者离开魔渊的方法,继续思索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但绝境之所以是绝境,就是因为毫无希望,宁渊绞尽脑汁,也找不到一个现今局势下的可行之计。

    绝境,困局,让宁渊紧皱着眉,且不断加深着,如何都舒展不开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模样,让苏暮晚晴亦是蹙起了眉,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出了点小小的意外,暂且没办法离开魔渊了……对了!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,宁渊似想到了什么,抬头望向了苏暮晚晴,问道:“你有没有什么办法,将我体内的这圣脉之力拔除?”

    “圣脉之力,拔除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先是一怔,随即惊醒了过来,注视着周身金光璀璨,犹若一轮骄阳般的宁渊,言道:“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,你体内为什么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圣脉之力,难道你夺走了宁天鸣体内的圣灵珠么,不对,就算是圣灵珠,也不该如此啊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姐姐,这一疑问,便让吾来解答吧!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话语方落,虚空之中骤然传来了一声飘渺之声,传入的众人耳旁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三人神‘色’皆尽一变,苏暮晚晴微微蹙眉,宁渊眼神冰冷一片,易逍遥虽搞不清楚什么状态,但亦是做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苍穹之中,骤见魔云翻滚,一道璀璨圣光撕破天际而现,直落在了宁渊三人身前。

    圣光落下,一人身影缓步而出,圣装璀璨,神衣夺目,凤冠琉璃之下,一张绝美容颜,勾勒微笑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此人,苏暮晚晴竟是怔在了原地,片刻之后方才喃喃失声道:“圣主,怎会,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缓步而来的圣魔主,已是舍弃了慕雨烟的形象,恢复回了自我原身,那被苏暮晚晴视若至亲生母的圣魔主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见这圣魔主,苏暮晚晴失神,宁渊却是没有,手中雷霆之光绽放,一声狂啸之间,天罪铿锵而现,直至眼前来人。

    见此,圣魔主不由一笑,言道:“人族,如今的你,竟还有向吾举枪的勇气,值得赞叹啊!”

    宁渊没有言语,只是冷眼注视着这位圣魔之主,握着天罪的手,不断加重着力量。

    宁渊如何反应,原因很是简单,因为在这圣魔主身上,他感受到了一股不算熟悉,但此刻绝不陌生的力量。

    圣脉之力,那与他体内一般无二的圣脉之力!

    如此,这人对于宁渊而言,扮演着怎样的角‘色’,还用多说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