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:绝境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魔皇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惊天之变,不过转眼之间,自从逆王大殿中匆匆赶来的众人,只见到了一副末日降临的毁灭景象,却不见那本应抗劫救世的魔皇身影。.: 。

    末日之灾,魔渊之劫,陨星如血,漫天而过,魔焰汹汹,席卷九天十地,入眼,皆是毁灭,入眼,皆是死亡,天上地下,皆不见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这逆魔王都,已在毁灭之间,这魔渊天地,也出现了倾覆之象,无尽的毁灭之中,唯有那一座天魔神宫依旧如故,屹立于时空失序,只存虚无的‘混’沌之中,透散着不朽不灭,超脱一切的永恒之光,照耀诸天万界!

    “天魔神宫!”

    “天魔神宫!”

    “怎么,怎么会……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众人的反应与之前的宁天鸣一般无二,不可置信之后,便陷入了无边的惊恐之中,再也顾不得其他,一众人,包括那诸多道圣之境的强者,此刻都变成了一只只无头苍蝇,仓皇逃窜着,希望能躲过那天魔灭世之手。

    众人仓皇逃窜,天魔神宫却不见丝毫反应,更没有阻拦截杀拦阻之意,显然是将这众人视了蝼蚁,微不足道,根本不值得为此出手的蝼蚁。

    而这群只知逃窜的蝼蚁,也不知道此时此刻,这雄踞于苍穹顶巅的天魔神宫之中,正在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苍穹之巅,一片黑闇,犹若九幽之界,萦绕着无尽的死亡与冰冷,象征着虚无与毁灭的‘混’沌之气如‘潮’汹涌,簇拥着那一座凌驾于亿万魔族之上的无上魔宫,一股慑人的威严所致透散,大暗黑天之象,‘欲’镇压九天十地。

    魔宫之中,两张皇座并立,一者象征着皇者之权柄,一者象征神祗之权能,并立的双座之下,无尽毁灭涌动,亿万灾劫纠缠,其中皇座之上,赫见一尊身影,天魔之身如山巍然,上下魔鳞覆体,可比苍穹日月,亘古首见之恐怖。

    天魔之主,魔渊之皇,端坐于天魔皇座之上,一双冷眼睥睨,注视着跪倒在下方,身躯不住颤抖的一人,神‘色’漠然,久久不见言语!

    魔主的沉默,让这天魔神宫的气氛,变得更是压抑了起来,跪倒在地的宁天鸣切身感受到了这一股压力,本就不住战栗的躯体更是难以平静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宁天鸣很想要说什么,但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,更不敢轻易开口。

    他知道,天魔主没有即刻将他斩杀,必然另有所图,自己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,那说不定可以求得一线生机与日后翻盘的资本。

    只是,他想要图谋什么,在自己身上,还有什么值得这位凌驾于苍生之上,甚至超脱了天地桎梏的天魔之主图谋呢?

    宁天鸣不知,但他内心之中却隐隐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与不安,如何都挥之不去,也是因为如此,他现今一句话都不敢言语,生怕道错一句,换来的便是一场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皆尽沉默,不仅仅让这天魔神宫的气氛越发压抑,更让宁天鸣心中的恐惧与不安在加重着,渐渐的将他压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就是此时,魔宫之外,骤然传来了一阵轻缓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虽是轻缓,但仍旧打破了这魔宫之中的死寂,只是对此,天魔主却不见反应,仍如先前那般端坐于天魔皇座之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而宁天鸣听此,却是骤然变了神‘色’,因为这轻缓的脚步,竟是给予他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,是那……

    “不,不会的,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似想到了什么,宁天鸣眼神变得更是惊惶了起来,但就好似落水之人不愿放弃那救命稻草一般,宁天鸣也不愿相信这般残酷的现实,所以他鼓起了最后的勇气,艰难的转过身躯,望向那脚步声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随后,一人翩影,便映入了宁天鸣的视线之中,使得他的躯体一颤,彻底瘫软在了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来人,正是慕雨烟,是宁天鸣熟悉却又陌生的慕雨烟!

    注视着那一面微笑的绝美人儿,宁天鸣似感觉有一口利剑贯穿了自己的‘胸’膛,带来的痛楚与冰冷,是言喻无法描述的。

    背叛带来的剧痛,让宁天鸣彻底陷入了崩溃,再也顾不上其他,直接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怒吼,向慕雨烟狂啸质问道:“为,为什么,雨烟,你为什么……!”

    宁天鸣‘激’动万分,慕雨烟却是一派平静,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嘶吼,直向那魔宫顶巅双座走去。

    随后,在宁天鸣那惊骇万分,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,慕雨烟周身华光大放,那一袭白衣雪衫转眼化为虚无,取而代之的是一袭盛装,凤冠琉璃,圣装神衣,神圣无暇,至高无上,犹若一尊现世的神祇。

    不,她本就是一尊神祇,一尊真正的神祇,而现如今,她已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神宫,自己的神座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!!”

    注视着慕雨烟登上双座,与那天魔主并肩同位,宁天鸣眼神一颤,眸中是恐惧,震惊,更是‘迷’茫。

    见此,慕雨烟摇了摇头,言道:“这就是你要的答案,现如今,你应当称呼吾为圣魔主,或者天魔之神!”

    一声轻语,却如晴天霹雳,重击在了宁天鸣心头,让他的面‘色’变得一片惨白,满目晦暗!

    宁天鸣不蠢,事到如今,他已是明白了过来,这一切,从头到尾,就是一场算计,一场博弈,而他,只是这博弈之中的一颗棋子,一颗也许十分重要,但利用过后终究会被抛弃的棋子,而现如今,就是他体现最后价值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心思至此,宁天鸣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惨笑,抬头望向了双座之上的天魔主与慕雨烟,说道:“雨烟,动手之前,能答应我一个请求么?”

    听此,慕雨烟没有多做思虑便答应了下来,说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那人族!”慕雨烟话语方落,宁天鸣便狂笑着将自己所求道出:“我今日这一切,都是拜他所赐,如此,就让他与我一同去死吧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见这已出现了几分疯狂之态的宁天鸣,慕雨烟不由摇了摇头,轻声言道:“可悲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那一直沉默着的天魔主方才有了动,但见那巍峨如山的天魔之躯站起,魔口怒张,其中竟是一片不住搅动的‘混’沌漩涡,一股恐怖至极的吸引力量爆发开来,将宁天鸣的躯体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在这‘混’沌吞吸之下,已然处于癫狂状态的宁天鸣连惨嚎都未能发出一声,便被天魔主一口吞入了魔腹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天魔主将宁天鸣吞噬的瞬间,天地再见异变,苍穹震动,天地悲鸣,千万血‘色’雨滴落下,将整座魔渊笼罩在内,但却始终无法熄灭那焚烧天地的汹汹魔渊。

    血雨纷落的同时,悬挂于苍穹之中的颗颗魔星,竟开始剧烈的摇动了起来,片刻之后,一声轰鸣惊爆,一颗魔星陨落,直向这天魔神宫撞击而来。

    如此景象,与当初圣神祭坛之时,宁渊破坏圣魔血茧之后所遇到的魔星陨落一般,这魔星之陨,是已入绝境的魔渊天地,不惜代价,乃至‘玉’石俱焚的一击。

    只不过比起宁渊当初,现如今这显然更为恐怖,因为这落下的不仅仅是一颗魔星,而是十颗,百科,千万颗,整个魔渊苍穹之中的魔星,此刻都自从天空陨落,携着无比恐怖的力量,尽数轰击在了天魔神宫之中。

    天地陨星之击,威能何等恐怖,纵是‘混’元合道,修成了小世界的圣主,也不敢正面抵挡,但这天魔神宫却仍是归然不动,雄踞于无尽‘混’沌之间,永恒不朽之光绽放,任由那群星陨落,天地怒击,也不见丝毫损伤。

    而天魔神宫之中,天魔主与慕雨烟两人更是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最后的反噬了么,看来天道对于魔道的镇压,比想象之中的还要沉重几分啊!”

    “所谓魔道天命,不过只是有几分灵慧的傀儡罢了,天地秩序的具象,众生意念的汇聚,这般的本事,让它只能选择孤掷一注,培养天命与吾对赌,却因此遭受天道镇压,本源折损,元气大伤,自毁根基!”

    “天命已噬,这魔道再无威胁,吾魔神根基也将恢复,接下来,便是取回圣神本源,完成先天之返,破道重生之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一族,已然转世轮回,但天龙皇似来留下了一记后手,那突入魔渊的人族,身怀天龙本源之力,是难以预料的变数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吾早已将圣灵之力注入了他体内,助其增进修为,突破界限,现如今的他,一身修为根基,皆尽由圣灵之力凝聚而成,天龙本源已尽污秽,再无能为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便去取回圣神本源吧,人族三教,三天神界,不会留给吾等太多的时间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一阵言语过后,天魔神座之上,慕雨烟的身影骤然消散,只留下天魔主一人于这天魔神宫之中,漠然承受着那魔渊天道最后的爆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逆魔王宫之中的惊天变故如何暂且不论,此时此刻,逆魔王都千里之外,一片黑暗的魔渊荒野之中,正有两道华光破空飞遁,匆匆而行。

    两道遁光之中,一道金芒璀璨,透散着无匹霸道的威势,沿途所过,任何阻挡的事物都被其碾碎开来,另一道则相对柔和,融与虚空之中,以虚无之法遁行,速度竟不比那一道金光慢上多少。

    如此飞行了片刻,那一道金光方才一顿,骤然落在了大地之上,一时难以控制的力量随之倾泻爆发,震起了一声轰鸣巨响,周遭百丈大地因此塌陷数丈有余,化了一个巨大的坑‘洞’。

    在这塌陷的大地中央,那金‘色’华光仍未散去,反而更为璀璨了几分,定睛望去之后,方才能勉强看到,这光芒之中有一道模糊的人影轮廓,这人影怀中,似乎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不用多说,这必然就是宁渊与苏暮晚晴了。

    两人落地,紧随在后的那一道流光亦是落了下来,化出了易逍遥的身影,望着璀璨金光之间的宁渊,不由问道:“哎,老大,你这是什么情况,这一身看起来很不错嘛,跟个小太阳似得?”

    宁渊没有搭理这个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废话的家伙,将怀中还有些失神的苏暮晚晴放了下来,说道:“事情可能有些麻烦了,我们马上离开魔渊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宁渊的修为,已经彻底突破了真劫三重的极限,踏入了那不知多少人勉勉强强的真劫圣境,那一直受到瓶颈桎梏的‘肉’身,也因此突破极致,达到了以力证道,‘肉’身成圣的圣体之境。

    修为根基,‘肉’身体魄,两者接连突破,对于常人而言自是梦寐以求的事情,但对宁渊来说,这不可掌控,未能预料的突破,只会是一重隐患而已。

    他虽不知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,自己体内的圣脉又是怎样一回事,但心中的不安,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危险,所以现如今,他已是顾不上其他,要提前行动,离开魔渊。

    “离开魔渊?”

    听他话语,苏暮晚晴终于惊醒了过来,说道:“怎么离开,这魔渊已然被拖入了无尽‘混’沌,又有太古魔神的神力封锁,你怎么离开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有办法,你们做好准备就是!”

    对于苏暮晚晴的疑问,宁渊没有多做解释,直接呼唤起了系统,准备使用重楼的英雄卡,在此建立神魔之井,打开前往神州的空间通道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做有些冒险,说不定会引得天魔主直接杀来,但此时此刻宁渊也顾不上其他了,反正他现在又多张英雄卡在手,实力又因突破而大幅度提升,就算天魔主真的杀来了,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“使用英雄卡重楼!”

    “主人体内异力排斥!”

    “主人体内异力排斥!”

    “主人体内异力排斥!”

    “英雄卡使用失败!”

    “英雄卡无法使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