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:惊天之变
    “你!!!”

    眼见慕雨烟周身血色星光环绕,尹空面色更是惊恐了几分,在那无形之力的束缚之下,话语艰难的说道:“七杀,破军,贪狼,三大妖星齐聚一身,难,难怪你能潜伏在天命身边而无人察觉,不,不对,就算是三大妖星齐聚,你也不可能直接拥有这样的力量,你,你不是慕雨烟!”

    “直到现如今你方才发觉么?”

    听此,慕雨烟不由一笑,神色玩味的注视着一脸惊恐的尹空,言道:“尹空,认为世人多愚昧的你,也不见得有多少智慧呢,你认为,暗中让本尊归来,就能确保一切万无一失么,这般的天真,让吾感到着实的无趣啊。”

    言语轻声,其中却是透着一派傲然之意,慕雨烟负手而立,眼神睥睨,虽模样还是先前的模样,但气质却已皆然不同,那女子的妩媚与柔弱,早已不知所踪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慑人心魄的威严与圣神,圣魔光辉闪动之间,直让人有一种俯首跪地,顶礼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慕雨烟这已无掩饰的模样,尹空眼神一凝,随后终是明白了什么,不由失声惊呼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,你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若是有他人见到尹空这般模样,心中定是会震惊不已,这究竟发生了什么,才能够让魔族六王之中以睿智著称的星沉王,表现得这般失态,难道这魔渊的天塌了不成。

    魔渊的天,自是没有塌,但此时此刻,眼前这一切对于尹空而言,却是比天崩地裂还要恐怖万分。

    在那天龙大会之变后,为了提防天魔一族再有什么动,以聂倾天为首的魔族六王,尽数赶回了沉沦海,将这魔皇登位大典的事宜交托给了三家老祖与左尊慕语嫣操办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表面看来,魔皇登位,关系重大,又有宁渊这一心腹大患没有拔除,六王怎有可能不做任何准备就离开?

    那回守沉沦海的王者,看似的确是六人,但这六人之中,却有一道分身,那就是尹空,这位星沉王的本尊,早已回到了逆王都,隐藏在暗中,为这魔皇登位大典的最后一重保障,也是最为有力的一重保障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此刻站在这里的尹空,是一尊大圣,一尊真真切切的大圣,不是什么元神分身,神通显化。

    如此,问题就来了,什么人能够在瞬息之间,将尹空这位星沉王,堂堂大圣之境的强者,给一阵镇压,束缚得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丝毫呢?

    合道混元,毫无疑问的,只有身合大道,成就混元的强者,才有这般的能为!

    而这魔渊之中,合道与合道之上的强者有多少?

    三人,只有三人,只有那天魔,帝魔,圣魔三大原始魔族之主,才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而这三位魔主之中,只有一人,是女子之身,那就是圣魔之主,那位应该早已陨落在天魔主手中的圣魔主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神魔共存,大道争锋,无上神通可翻覆玄黄的世界,一个早已死去的人重生,也许算不上什么稀奇之事,但这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这人,不能是一位道圣,更不能是一位合道境界的强者。

    步入道圣之境,元神融入大道,从此肉身不朽,元神不灭,跳脱六道轮回,再无寿元之限,但也正是因为如此,一旦道圣陨落,那必然是形神俱灭,再也没有什么转世重修,夺舍新生的可能。

    道圣如何,合道更是如此,混元陨落,世界崩毁,纵有力挽天倾之能,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该活着,更不该如此出现在这里,出现在这逆王宫中的魔皇登位大典之上,还成为了那魔道天命的红颜知己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解释,让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合理,那就是这位圣魔之主,从一开始就没有陨落,甚至连那圣魔帝魔联合,共抗天魔大劫的事情,都是一个精心编制的谎言,这一切,从一开始,就是一场算计,一个陷阱,一个谋划了不知多久的惊天大局。

    天魔,帝魔,圣魔?

    西极,魔渊,魔神,圣神?

    天命,魔道,魔皇,魔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点点关窍,逐渐在尹空脑海之中牵连在了一起,直让这位星沉王的身躯一颤,似被瞬间抽空了一切气力一般,近乎瘫倒在地,望向慕雨烟的眼神之中,更是一片惨然与绝望,嘶声说道:“这一切,从头到尾,都在你们的算计之中!”

    听此,慕雨烟,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圣魔主,面上露出了一个不置可否的笑容,言道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!”

    尹空垂低下了头颅,但随后又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嘶吼,质问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圣魔主淡淡一笑,注视着那魔云滚动,隐约可见颗颗魔星若隐若现的苍穹,轻声言道:“吾方才不是与你说么,吾要这魔渊出现一位真正的魔皇,一位凌驾于魔道之上,凌驾于天命之上的至尊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魔皇……”

    尹空喃喃了一声,随后怔怔的注视着圣魔主,言道:“培养一位魔皇,需要祭献整个魔渊,整个魔族么?”

    圣魔主摇了摇头,言道:“尹空,你可曾听过这么一句话,燕雀安知鸿鹄志,你望见的,与吾望见的,是皆然不同的世界,你所求的,与吾所求的,更是天差地别,合道,天道?哈,不过只是棋盘中的一颗棋子,囚牢中的一个囚徒罢了,你永远不会明白,何为真正的永恒,真正的超脱。”

    听此,尹空不由沉默了下去,片刻之后,方才抬起了头来,满面惨白的问道:“成王败寇,事到如今,尹空已无力与圣主论道,只希望圣主能在尹空临死之前,解答吾这痴愚之人最后的一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圣魔主的目光终是重新落在了尹空身上,言道:“你是想要知道,吾为何要这般大费周章是么?”

    尹空点了点头,惨笑说道:“以三位魔主的能为,若是想要覆灭这魔渊,天命也好,吾等这所谓的六王也罢,都没有半分拦阻的可能,为何三位魔主,还要精心排布这一切,甚至连圣主您,都屈尊降贵来的戏耍吾等这些蝼蚁?”

    在得知圣魔主身份之后,尹空已经大致明白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,但有一点,他始终想不通,那就是三魔主的目的。

    魔渊,之所以能出现三主,六王,各大势力三分天下的格局,主要原因,是三位魔主的不为。

    不错,就是不为,以这三位魔主的实力,若真的想要一统魔渊,六王与各大势力,根本没有与之抗衡的能为,但他们却没有,自从魔渊格局划分至今,数万年来,无论是身为至尊的天魔还是帝魔与圣魔,都没有踏出三魔域的意思,如此才让魔渊一直处于群雄并立的格局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点,在之前还能以三魔主不合的借口勉强解释,可现如今,这借口显然是站不住脚的。

    明明有横扫魔渊的实力,为何还要这般大费周章,先是上演了一场三魔大战的戏码,随后又推动六王结盟,接引魔渊天命现世,最终连这位圣魔主,都不惜屈尊降贵,接引三大妖星命格,潜伏到了这天命身边,做了他的红颜知己呢?

    还有,方才那人族身上出现的异变,也必是这位圣魔主的手笔,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,难道只是为了让这游戏,变得更有趣味一些么?

    这说法,尹空不信!

    感受着尹空疑惑的目光,圣魔主不由一笑,再一次望向了那魔域苍穹,喃喃说道:“因为这天啊!”

    “天?”

    尹空喃喃了一声,心中仍是一头雾水,只能说道:“尹空愚昧,不明圣主所言何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快就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对此,圣魔主却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,留下了这一句让人难以明了的话语之中,她便转过了身,向那一片混乱之中的逆王宫走去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?”

    难以动弹的尹空,注视着圣魔主离去的身影,那满是绝望的眸子,又升起了一片无尽的迷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尹空如何,暂且不论,此刻这逆王宫中,因宁天鸣惨败之故,众人一片惶然,不知所措,死伤惨重的各大势力,也满是迷茫之色,全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这时,圣魔主,众人眼中的魔皇红颜,左尊慕雨烟,身化翩影,自从苍穹之间落在,进入了那已成废墟的逆王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慕雨烟方才到来,那大殿之中便响起了一阵哭喊之声,接近一看,哭喊之人正是那已被内定为魔后之一的慕容灵。

    此刻,慕容灵瘫坐在地面之上,面上一副梨花带雨,在她的怀中正躺着一个浑身是血,面目全非的“人”。

    无需多想,这人必是那宁天鸣无疑,先前在那压制不住修为,彻底突破的宁渊面前,他就犹若一张枯叶一般,被摧枯拉朽的碾碎了一遍,此刻已是奄奄一息,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微弱,仿佛随时都会断绝一般。

    这还是宁天鸣修成了邪龙真身,肉身防御与生命力量极其强悍,换做另外一个人,纵是修成了先天道胎的大圣,给突破真劫极限,肉身证道成圣的宁渊来上那么两下,此刻怕是早就断了气了。

    凭借邪龙真身,宁天鸣堪堪吊住了一口气,但谁也不知道这口气能吊到几时。

    而抱住宁天鸣的慕容灵,此刻也是束手无策,只能不断的哭喊着,直至见到慕雨烟走来,眸中方才出现了一丝希望,激动非常的喊道:“烟儿姐姐,你终于来了,快,快救救天鸣啊,快……”

    见此,慕雨烟一笑,没有理会语无伦次的慕容灵,缓步来到了宁天鸣身边,俯下身子,问道:“天鸣,你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雨,雨烟!”

    感受到慕雨烟的临近,重伤垂死的宁天鸣艰难的睁开了眼眸,动用最后的力量抓住了她的衣袖,嘶声喊道:“救,救我,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听此,慕雨烟一笑,言道:“不会的,天鸣,你不会就这么死的,你还要等上魔皇之位,做这魔渊的至尊呢,怎有可能这么轻易的死去,来,站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慕雨烟探出手来,一道浩瀚无匹的生命造化之力浮现,飞速涌入了宁天鸣那残破不堪的躯体之中。

    这生命造化之力,本就非同一般,如今又出自这位已入合道,成就混元的圣魔主之手,那效果更是惊人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片圣光闪动,宁天鸣身上的伤势开始飞速的愈合,体内将近灭绝的生机也不断的壮大了起来,不过转眼之间,还奄奄一息的宁天鸣,便重新恢复了过来,甚至在那慕容灵的搀扶之下,勉强站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嗬,嗬……”

    伤势恢复之后,宁天鸣又是喘息了一阵,眸中一片心有余悸的神情。

    见此,慕雨烟一笑,言道:“天鸣,方才那人族陡然突破,实力暴增,你已非是他的对手,所以现如今,你必须马上完成登位大典,执掌魔族至尊权柄,如此,方才有与那人抗衡的能为。”

    “那圣灵珠与天龙珠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宁天鸣眉头一皱,似想说些什么,但话不管一半便陡然停了下来,转望向慕雨烟,连声道:“不错,我必须马上成为魔皇,方才能将那人族诛杀,事不宜迟,雨烟,你立即去让众人准备。”

    慕雨烟点了点头,道:“好,我马上让人去准备,这魔皇登位大典,即刻开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此同时,魔渊真正暗无天日的十八层魔域,那象征着魔族至高权柄与无上威势的天魔神宫之中,骤然传来了一声低语:“千万年,吾终于到这最后一刻了,哈哈哈,哈哈哈……!!!”

    无尽嚣狂之声,震撼九天十地,风云变幻之间,但见那一座天魔神宫凌空拔起,破碎空间屏障,直出十八魔域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在这天魔神宫方才冲出十八层魔域界限的瞬间,魔渊苍穹之中的千万魔星便剧烈震动了起来,一道道漆黑的雷霆霹雳落下,尽数轰击在那天魔神宫之上。

    对此,那天魔神宫却是岿然不动,雷霆万千,如雨而下,却连这神宫都无法触及,方才临近百丈,便被一股永恒不灭的伟力为碾成了粉碎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孤掷一注,先遭天道镇压,后折自身本源,如此亏空损耗之后,尔连玉石俱焚的气力都没有了,竟还妄想阻吾前路,可笑!”

    一声不屑冷笑响起,天魔神宫华光大放,刹那撕裂苍穹,粉碎魔星,突破一切阻拦,消失在了无尽黑暗之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