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八章:妖星
    修为突破,这对于任何一个修行者而言,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,对于一些踏入极尽之境,前路难见,身受桎梏的修者来说更是如此。,: 。 .

    宁渊也是其中之一,在姬瑶宫与那太一神子一战后,他不仅仅进入了真劫二重境界,更是就此踏上了‘肉’身成圣这一证道之路。

    而在落入魔渊之后,机缘巧合之下,宁渊体内十二武脉蜕变,尽数化了圣魔一族的圣脉,宁渊自身也因此修为大进,直接就踏入了真劫三重之境。

    如此突破之后,余势仍旧不减,以至于接下来的三月时间,宁渊是一路高歌猛进,直接完成了三重初入至三重巅峰的积累,成就了真劫圆满,半步入圣的修为。

    至此,他修为的提升速度,方才停缓了下来,也理所当然的停缓了下来,因为他遇到了那最后的瓶颈,突破真劫,踏入圣境的瓶颈。

    真劫圆满之后,要如何入圣,‘肉’身巅峰之后,要如何证道?

    这问题,在片刻之前,宁渊还是找不到一个答案,望不见一条前路,被这瓶颈桎梏,根本不知如何完成这最后一步的突破。

    现如今,宁渊还是没有找到答案,仍是望不见前路,但他的修为,却要突破了,突破那真劫三重,踏入那‘肉’身成圣,成就那万古无一,当世无双。

    这无数修者终其一生,仍旧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,如今直接向宁渊敞开了大‘门’,但他对此,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喜悦,只有一片莫名来由的不安盘踞在内心之中,如何都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这不正常,这绝对不正常!

    真劫之境,万古无一,这说的不仅仅只是真劫之境的强悍,更是真劫修行的艰难,放眼当世,五域四海,诸天万界,百族林立,传承千万,其中英杰无数,好似群星璀璨,天骄,犹若日月当空,天资者,数之不尽。

    但,入真劫者,几何?

    得真劫圆满者,几何?

    破真劫入圣者又有几何?

    这真劫之境,就犹若那东海龙‘门’,‘欲’要一跃登天,成就真龙者,犹若过江之鲫,千千万万,但真正能跃过龙‘门’着,却是少之又少,而越过龙‘门’之后,成就真龙者,古往今来都寥寥无几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天之骄子,盖世奇才,一头撞在了这真劫之境的‘门’槛上,如何都不得入‘门’,就是侥幸踏入了此‘门’,最终大半也倒在了前行的路上,直至寿元耗尽,也未能破劫入圣,甚至连真劫圆满都未得。

    由此,可见这真劫之艰辛,在上古之时,修行此境的修者,就已经是少之又少,上古之后,这一条修行之路更是就此断绝,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这一条艰辛到了让无数天骄绝望的修行之路,却被宁渊走到了终点,用短短三月的时间,走到了终点!

    这般的修行速度,不说后无来者,但绝对是前无古人,用震古烁今来形容,决计没有一分的夸张!

    千万天骄,终其一生都不得,宁渊一人,却只用了短短数月,如此,因为宁渊天资绝世,横盖古今么?

    不,不是,自家人知自家事,宁渊虽得一份始祖天龙本源融合,自身天资根骨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,不再是当初咸阳城中连修行都不能的废物了,甚至比世间那些所谓的天骄英才都要强悍数十倍,但这绝不是他三月成就天劫圆满的原因,若如此简单就能得天劫圆满,那这天劫之境也不会被称之为万古无一了。

    从那圣神祭坛之中的首次突破开始,宁渊便感觉到了,自己修为的提升,充斥着一种扭曲与怪异,就如若当初那一颗圣魔血茧一般,在以一种完全不符合道理的方式晋升,强化,突破。

    这正是宁渊此刻心中满是不安的原因,修者修行,讲究水到渠成,循行渐进,一步一个脚印,方才能踏实身下根基,妄想一步登天者,下场往往都不怎么美好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宁渊这修为提升,已经不能用一步登天形容了,他是一脚直接踩到了九天之巅,众生之上。

    这不合理,这绝对的不合理,其中透出的怪异,让宁渊在感到自身修为将要突破的第一个反应,不是顺势晋升,而是悍然镇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宁渊的‘精’力,将近七d放在了压制自身修为之上,也只有如此,他才能够避免体内那汹汹涌动的真元冲出丹田,遍行周身经脉窍‘穴’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在面对宁天鸣那汹汹攻势之时,宁渊表现得这般束手束脚,只能守御闪避,这不是因为他方才大战,损耗严重,而是他根本不敢分神出力,一旦他稍有分神,那已然填满丹田,充斥武脉的真元,毕竟犹若怒海决堤一般倾斜而出,完成突破。

    这修为突破的后果是什么,宁渊暂时还不知道,但是盘踞在内心之中的那股莫名不安,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放松,竭尽全力的压制住体内如沧海汹涌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,这压制的成果,却不容乐观,仅仅只是让那突破的趋势稍许缓慢了一些,根本无法从根本上解决。

    那真元,在宁渊的丹田之中不断汇聚,凝练,融为一体,极端纯粹与强大的力量随之涌现,不断的向外散去,直让宁渊感觉,自己好在堵在了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之上一般,那毁天灭地的力量,随时都有可能从自己的躯体之中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这般的感受,让宁渊心中的不安更是加重了几分,他顾不上其他,当即寻找其自身修为突破的缘由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宁渊没有‘浪’费多少时间,不过片刻他就找到了这关键所在!

    “圣脉!”

    内视自身,首先映入宁渊视线之中的景象,是一片璀璨得难以直视的金‘色’圣光,气海丹田之外,五脏六腑之下,身腹中央之间,那十二条上下圣光璀璨,犹若黄级浇筑而成的圣脉,此刻正在源源不断的吸收外界之力!

    魔渊空间之中游离的太古魔气,那一颗百川之心化散之后余留的百川山河源力,还有那诸多道圣死亡陨落之后逸散出的灵气,此刻尽数涌入了宁渊的躯体之中,被那圣脉源源不绝的吸收,转化成为最为纯粹的真元,以此提升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甚至连这宁天鸣都不例外,在他那汹汹攻势之间,可见一缕缕雄厚纯粹的至邪魔元不断逸散,被宁渊体内的圣脉来者不拒的吞噬吸收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十二条圣脉给宁渊的感觉,就好像是十二头饕餮,正张着十二张倾盆大口,只要是能够吞噬的东西,它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宁渊此刻束手无策的原因,纵然他倾尽一切力量去压制,那十二条圣脉也不会停止吞噬,使得他的修为不足的提升着,不过片刻时间,就已成怒‘浪’滔天,几‘欲’决堤之象。

    这般下去,纵是宁渊,也压制不住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渊强压真元,体内险象环生,但外界之人却是丝毫不知,尤其是那宁天鸣,眼见宁渊在自己攻势之下,一副左支右拙的狼狈模样,心中更是认定自己胜券在握了。

    “哼,支撑不住了么,既是如此,那就由朕来送你一场,邪世九决翻覆玄黄!”

    认定对手已是力竭,宁天鸣不想再拖时间,冷然怒喝一声,手中瞑夜长啸而起,太古邪龙传承,印邪祸世之招,已是悍然攻出。

    但见那瞑夜铿锵一震,枪锋之上那一双龙眸开启,顿时虚空震撼,风云变‘色’,一片‘混’沌与毁灭的气息随之涌现,刹那将宁渊锁定在内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亦是同时,宁渊躯体一颤,口中低‘吟’一声,顿足在地,似乎已被这邪龙之威所慑,难以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!”

    见此,宁天鸣眸中闪过一丝冷然杀意,再无半分保留,体内至邪魔渊尽数贯入了瞑夜枪中,直将这邪世九诀威能催至巅峰极限,瞑夜枪长啸暴起,破碎虚空的瞬间,枪锋已是化邪龙之首,口中喷吐出汹汹毁灭邪炎,直向宁渊轰杀而去。

    邪龙啸动,毁灭肆虐,邪魔祸世之招,翻覆玄黄,震撼天地,如此一击,谁人能挡,谁人能受?

    无人!

    这坚定得无可撼动的信念,在瞑夜枪出的瞬间,就已经烙在了宁天鸣脑海之中,也烙在了观战众人内心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击,必将功成,瞑夜枪下,魔皇面前,这一人族,只能俯首跪地,饮恨而败!

    “唔……!”

    亦是在这瞑夜枪出瞬间,宁渊身躯又是一颤,口中溢出了一缕鲜红鲜血,脚下步伐一阵踉跄,连站立都不稳,更不要说闪避退让了。

    闪避已是不可能,以攻对攻,正面硬抗更是奢望,因为在口中鲜血溢出的同时,宁渊那一直握着天罪枪身的手,竟似被‘抽’空了一切气力一般,骤然松开,天罪落地。

    “宁渊!”

    “老大呀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苏暮晚晴与易逍遥神‘色’一变,当即就要上前援手,然而这千钧一发之刻,两人纵是倾力赶上,也比不上那已然破空而出的瞑夜枪啊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瞬息刹那,瞑夜枪锋,怒啸邪龙,已是攻杀到了宁渊面前,面对已无力反抗的对手,毫无保留的一击轰杀而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下一瞬,只听一声轰鸣巨响,‘激’烈震‘荡’,在虚空之中掀起了一片滚滚涟漪,更有无数尘土飞扬,漫天散‘乱’,掩盖了那一片战场,亦是遮蔽住了众人视线。

    一击震撼,余劲滚滚,直至片刻之后,一切方才重归平静,那滚滚尘烟落下,逐渐清晰的战场之中,映出了两道相对而立的身影,而在两人之间,可见一口邪炎纠缠的魔兵闪动,华光夺目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正是那至邪之枪瞑夜,而此刻的一幕,也无需多想,必是一人的枪,贯穿的另一人的躯体。

    枪为瞑夜,那持枪之人是谁,被一枪贯穿之人又是谁,还用多说么?

    “胜了,胜了,魔皇胜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魔皇胜了,魔皇胜了,方才那嚣狂万分的人族,已然败亡于魔皇枪下!”

    “天佑吾魔渊,天佑吾魔渊啊!”

    “魔皇万胜!”

    尘烟未散,景象未清,但这逆王宫的欢呼之声,已是铺天盖地,声震苍穹,其中喜悦与‘激’动,非是言语能可形容的。

    “宁渊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方才要上前援手的苏暮晚晴目光一颤,身子僵硬在了原地,内心之中,一股难以形容的痛楚爆发,不知是那双生契约之用,还是其他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嗯,不对!”

    易逍遥见此,面‘色’也是一变,但下一瞬这刀狐狸便发现了什么,注视着那尘烟未散的战场,双眉骤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皱眉的不仅仅是易逍遥,苍穹之中,星沉王尹空见此,同样是皱起了眉,甚还不由失声道:“不对,这股力量……!!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尹空话语未落,下方战场之中,便骤然响起了一声惊天狂啸,漫天尘烟之间,一道璀璨金光绽放,冲破云海,直贯苍穹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是魔皇么?”

    “不,这气息,不是魔皇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一幕,让方才还在欢呼的众人,似被陡然扼住了咽喉一般,面上浮现出了一片难以形容的恐惧与骇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战场之中,璀璨金光绽放,一扫漫天尘烟,相对的两道身影,也随之逐渐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,的确是宁天鸣与宁渊,枪,也的确是那邪兵瞑夜,唯一不同的是,这邪兵瞑夜,未能如若众人预想的那般,贯入宁渊的心口,而是落入了他的手中,被他一手,悍然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!!”

    若说此刻,心中最为惊骇之人是谁,当属宁天鸣无异,注视着眼前的宁渊,注视着那被他握在手中的瞑夜枪锋,宁天鸣心中,除却了不可置信还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这人,徒手,接下了他的绝杀一击,握住了那邪龙之威催至极限的瞑夜之枪!

    这怎有可能,这怎有可能!

    满目的骇然,满目的不可置信,宁天鸣发出了一声嘶吼,似想要说些什么,但宁渊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这尖叫刹那,但见宁渊一步上前,那握住瞑夜枪锋的手,那此刻光芒璀璨,犹若黄金浇筑而成的手,悍然一拽,恐怖至极的力量随之爆发开来,修成了邪龙真身的宁天鸣,竟连抵挡瞬间都做不到,握着瞑夜的右手直接就暴起了一团血光,皮肤,血‘肉’,乃至于骨骼,在这一瞬间直接粉碎崩散。

    右手粉碎,邪兵被夺,这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突然,宁天鸣还未能‘弄’清楚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,那属于自己的邪兵,就被宁渊一手强拽了过去,随即舞枪一转,枪锋回旋之间,那还沾染着宁天鸣血‘肉’的枪身,便被宁渊一把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随后,在那一片惊骇‘欲’绝的目光之中,宁渊握着这不住震动,疯狂挣扎,但却始终挣脱不开他右手的瞑夜步出,直‘逼’至宁天鸣身躯,在后者那尚有几分错愕与惊恐的目光之中,一枪悍然刺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声沉闷但却异常惊心的响声响起,宁天鸣身躯一颤,艰难的低下了头,怔怔的注视着自己的‘胸’膛。

    在哪里,有一抹绚丽夺目的鲜红,一口邪炎汹汹的魔枪,以及一只握在枪身之上,绽放着璀璨金光的手掌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,肆意的蔓延着,因为那邪炎汹汹的魔枪,深深贯入了那血‘肉’之中,更因为那一只金‘色’的手掌之中,有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在宣泄肆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啊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宁天鸣方才惊醒了过来,身躯之中传来的痛楚,让他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悲鸣,体内真元疯狂的催动了起来,想要挣脱这禁锢,想要逃离这死亡绝境。

    随后,他成功了,只不过却不是他自己的功劳,而是因为宁渊,在将这瞑夜贯入他‘胸’口之后,又是一拳砸下,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他的脸庞之上。

    现如今宁渊的力量,究竟恐怖到了什么地步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宁天鸣自然也不清楚,不过当这一拳落在他脸庞上后,他切身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宁天鸣不知道要如何形容,因为此时此刻他根本无法整理思绪,视线,在这一拳落下的瞬间,就被鲜血染成了一片猩红,脑海之中,除却了痛楚之外就是一片震‘荡’,双耳耳旁,除却了轰鸣之声,还是轰鸣之声。

    没有哀嚎,没有参加,只有一片凄厉至极的血光爆裂开来,这本要登上魔族至尊之位的皇者,在宁渊这一拳重击之下,整个人犹若一颗炮弹一般倒飞而出,在无数人惊骇‘欲’绝的目光之中,撞入了逆王宫大殿之内,震起了一片轰鸣巨响,坍塌崩毁之中。

    这在方才大战之时,就被肆虐得残破不堪的逆王宫大殿,再也承受不住这般的传承,一片轰鸣声中,那勉强还算是富丽堂皇的功德接连崩毁,彻底成为了一座废墟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众人方才惊醒了过来,纷纷尖叫失声。

    “魔皇,怎会,怎会这样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人,他不是人啊!”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众人惊‘乱’,尖叫之声一阵高过一阵,整个逆王宫中,‘混’‘乱’一片,再也无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却是毫不在意,甚至连去看看宁天鸣彻底死了的想法都没有,身影一转,直接化了一片璀璨金光,抱起还未回过神来的苏暮晚晴,同时向易逍遥说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先是一怔,随后本能的想要询问什么,只是还不等他把话说出口,宁渊所化的金光便已经破空而去,易逍遥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,施展逍遥游跟上了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苍穹之中,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尹空,脸庞之上也是一片掩盖不住的惊骇之‘色’,不过他到底是大圣之境的强者,并未像众人一片手足无措,陷入‘混’‘乱’之中,而是当即回过神来,转望向一旁的慕雨烟,怒声质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,那人族身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圣脉之力!”

    面对尹空的质问,慕雨烟只是淡淡一笑,道:“王上,雨烟不是说了么,接下来的‘精’彩,定然会让王上心满意足的,若一切都按部就班,王上岂能看得入眼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尹空眼神之中怒‘色’一现,但最终还是没有爆发出来,只是说道:“事到如今,顾不得其他了,马上让魔皇登位,执掌至尊全部,圣灵珠与天龙珠,此后在夺回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尹空就要离开,但方才起步,他面上便浮现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,眸中更是一片惊恐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因为他陡然发现,自己动弹不得了,连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尹空惊骇之间,那慕雨烟走到了他的面前,仍是如若先前那般,满面微笑,一派从容,道:“王上莫要着急,‘精’彩才刚刚开始,怎能就这般匆匆谢幕呢,还请王上稍候片刻,接下来,请王上与雨烟一起,见证这魔渊真正的皇者现世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注视着慕雨烟,身躯动弹不得的尹空,满目惊恐的从口中挤出了一句话:“妖星,你才是那妖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