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:意外之变
    应天之命,气运加身,宁天鸣立身于虚空之中,手中瞑夜之上,紫色毁灭炎流汹涌吞吐,枪身与枪锋接连所在,更有一双紫色龙眸点缀,透散无尽妖邪之意,摄人心魄!

    此枪名唤:瞑夜,来历非同寻常,太古之时,那一头太古邪龙印邪出世,祸乱天下,肆虐苍生,后天龙皇亲尊出手,以九鼎镇之,在这开天神器之前,邪龙躯体溃散,血肉崩灭,唯有一截大脊龙骨留存,落于西极之地,恒天百川之中,历经无尽岁月摩挲,天锻地铸之下,终成了这至邪之枪瞑夜!

    此枪之所以会落入宁天鸣之手,其实和宁渊也有几分关系,若非当初在圣神祭坛之时,宁渊以天罪贯穿了圣魔血茧,使得这血茧出现重大缺陷,甚至将近碎裂的话,六王也不会将这血茧送入魔恒百川之中吸取魔源地气。

    之后,圣魔血茧修复,宁天鸣破茧重出,就顺势在这魔恒百川之中历练了一番,不仅仅修成了邪龙真身,还得了诸多机缘奇遇,这与他血脉相合,威能无限的邪枪瞑夜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此等至邪魔兵在手,又先后收取了八颗圣灵珠,现如今的宁天鸣,虽然还未真正的登上魔皇之位,执掌那魔族至尊权柄,但他的实力,仍旧是不可半点小觑,一般的道圣根本难以与之抗衡,若非如此,先前天龙大会之上,聂云天,北冥有鱼,独孤纵横这三位王族天骄,道圣之中的佼佼者,也不至于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实力,是底气的来由,而此时此刻的宁天鸣,显然是底气十足,一枪在手,便要独挑宁渊。

    “魔皇,魔皇!”

    “诛此人族,扬吾魔威!”

    “魔渊万胜,魔皇王胜!”

    如此豪情,看得在场众人心潮澎湃,呐喊助威之声更是接连不断,哪里还见得到方才那一片骇然,四方死寂的模样?

    众人呐喊阵阵,却未见到那死伤惨重的百圣此刻面色,是一片阴晴不定,望向那宁天鸣的目光之中,有愤怒,有敬畏,有冰冷,复杂得难以用言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百圣如此神情,是因为宁天鸣,因为这即将登上大位的魔皇陛下,还未真正的执掌权柄,就已经开始着手清算异己,巩固君威了!

    这不是百圣胡思乱想,而是事实就是如此,宁天鸣为什么一直不出手,是因为他还未登上魔皇之位,根基不稳,实力不足么?

    先前,也许能如此说,但现在却不能了,以宁天鸣此刻展露的实力,他方才完全可以出手,配合众人拦下宁渊,那样一来,百圣也不至于死伤惨重,三家老祖也不至于被重创至此,命悬一线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有,为什么,因为他要借此立威,借此一鸣惊人,彻底巩固那魔皇大位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出手,任由百圣伤亡惨重,各方羽翼折损,直到最后一刻,全场绝望的时候,他方才横空出手,亲手将这人族诛杀,建立威信,让实力大损的各方势力彻底臣服,真正奉他为皇,而非将他当做一个傀儡摆弄。

    众人不知,这般的皇者城府,君王手段,是宁天鸣自己修来的,还是有人在背后提点,但不管怎样,一切都已成事实,再无改变的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百圣望向宁天鸣的目光之中,除却了先前所说的种种,更多是的是一片无力与迷茫,他们不知道,这样的皇,带给魔族的是崛起还是毁灭。

    苍穹之中,见此一幕,尹空冷然一笑,随即转望向了一旁的慕雨烟,冷声言道:“左尊好手段,魔皇此举,一得人心,二立君威,三统各方,真正是一举三得啊!”

    听此,慕雨烟淡淡一笑,言道:“雨烟不是说了么,定然不会让王上失望的,这不过只是开始,接下来更为精彩,王上可要好好欣赏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尹空眼神变幻,沉吟了一声,方才说道:“既是如此,吾便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暂且不论,且看那战场之中,感受着百圣目光,再听众人那几欲震天的呼喊与诸位,宁天鸣一笑,冷眼望向了宁渊,没有言语,即刻纵枪杀出。

    收拢人心,建立君威,削斩各方羽翼,宁天鸣的第一个目标已经达到,接下来就是完成第二个目标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斩杀这人族,取回天龙珠与圣灵珠,以完美无缺之态,登上这魔渊皇者至尊之位。

    杀心已起,无需多言,宁天鸣攻势暴起,瞑夜枪破碎虚空,枪锋之上毁灭炎流汹汹,正面直取宁渊。

    三血合一,圣魔同体,修成邪龙真身的宁天鸣,将这瞑夜枪的威能催发到了极致,一枪之威,犹若邪龙出渊一般势不可挡,绝非先前那百圣或三家老祖之流能与之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对此,宁渊也不客气,手中天罪横扫而出,带起道道璀璨雷霆绽放,正面直迎这直邪魔兵锋芒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犹若两头暴龙正面强撼一般,这双枪交锋瞬间,便震起了一声铿锵巨响,虚空之中随之浮现出道道裂纹,犹若破碎的镜面一般,看起来分外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但两人却是不管不顾,一枪交锋之后,又是接连对撼,无比狂暴的力量,自从双方枪锋之间迸溅爆发,刹那便将虚空震得崩毁开来,只余一片滚荡的混沌气流。

    首次交锋,平分秋色,谁也不占上风,但宁天鸣面上却勾起了一丝冷然笑意。

    “此人修为,与我一般,都不过是天劫顶峰之境,只不过凭借着那强横无匹的肉身与一身雄厚至极的根基,再加上手中神兵,方才能拥有如此惊人的战力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决定这一战胜败的关键,就是这肉身,根基,神兵,还有武技战法,以及外界之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论肉身,我已修得邪龙真身,在这天龙已灭的世间,谁人能与之争锋,此人纵是修炼了什么练体圣法,将这肉身之力提升得强悍无比,但在邪龙真身面前,也必然逊色一筹,再加上先前一番大战,诸多损耗之下,就更是不如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论根基,融合了八颗圣灵珠之后,我已可再现邪龙禁元,体内丹田壮阔如海,不说当世无双,也绝对在顶峰之列,此人再强,至多与我相当。”

    “神兵,此人手中之枪非同寻常,似有至极雷霆之力加持,但那又如何,瞑夜原身,乃是印邪之骨,连那天龙九鼎都难以将其磨灭,如今又吸纳了百川精粹,魔渊地源,更是强悍无比,这人手中之枪再强,又岂能与瞑夜相比?”

    “修为相当,肉身我胜,根基持平,神兵吾强,最后武技战法……哈,就让此人见识一番,邪世九决之威吧!”

    不要看宁天鸣方才一片骄狂万分之态,就以为他是有勇无谋之辈,恰恰相反,此人智勇双全,否则的话,也不会与那慕雨烟合谋,来上一出一石三鸟之计了。

    这首次交锋之后,宁天鸣心中便算出了敌我优劣,修为,根基,肉身,神兵,武技,两者持平,两者占优,最后武技暂时未能印证,但对那邪龙传承战决,宁天鸣有无比的自信,纵是对上传说之中的真龙战法都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五者对比,占优者三,此战胜败如何,还用多说么?

    心思至此,宁天鸣面上冷笑更甚,但手中攻势却丝毫不见停缓,反而更是凶猛了几分,根本不给宁渊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对此,宁渊神情,却是一片平静,对于宁天鸣咄咄逼人的攻势,竟一改常态的以闪避守御为主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般的景象,在众人看来却是理所当然,毕竟方才,这人族连破两关,杀得百圣与三家老祖死伤惨重,自身有所损耗那是很正常的事情,而反观魔皇,一直都在逆王宫养精蓄锐,到最后一刻方才杀出,处于绝对的巅峰状态,在他接连不断的攻势之下,这人族自然只能以防守为主,争取喘息机会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来如此,苏暮晚晴似也一般,见宁天鸣攻势如此凶猛,压得宁渊直于防守之力,苏暮晚晴眸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忧色,转眼望向了一旁的易逍遥,道:“这般下去,他必败无疑,不能再看着了,你快些出手,助他退出战团,迅速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先是一怔,随后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可不行,我的任务是看着殿下你,怎能擅离职守呢,再且说了,你不觉得老大这打得有些奇怪么?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微微皱眉,问道:“奇怪什么?”

    易逍遥耸了耸肩,道:“具体我也说不上来,只不过觉得他好像有些束手束脚的样子,似乎在压制着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第一个反应便是不信,这般的关头之下,宁渊竟还压制自己的力量,他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事实上,宁渊什么都不想做,他只不过遇到了一个完全没有意料到的突发状态修为突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