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:禁元再现
    今日逆王都的氛围,是变了又变,从那天龙大会的热烈,转到了满城缟素的凄凉,再到现如今这魔皇登位大典将开,万众汹汹,举城欢腾,真正是一‘波’三折。,: 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如今新皇即将登位,结束魔渊群雄割据,十方‘乱’战之局面,未来更有于这大争之世崛起,踏向诸天万界之可能,于情于理都应高兴才是。

    所以众人很快便收拾好了心情,连那痛失传人的各方势力也强做微笑,与万民一同进入了已然用术法神通重新修缮过一番的逆王宫中,准备于魔皇登位大典之上观礼。

    而在这魔皇登位大典开始之前,还有一大快人心之事,那就是导致那一场魔灾惨祸的罪魁祸首,即将要承罪受刑,给天龙大会上惨死之人一个‘交’代了。

    心想至此,已然进入逆王宫中的众人,眸中皆尽燃起了一片汹汹烈焰,望向了那中央天坛之处。

    这中央天坛,位于逆王正殿之前,乃是君王祭天之地,只不过已经多年没有启用过了,直到先前天龙大会之时,方才用于放置百川之心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那犹若小山一般的百川之心已然消失,这中央天坛之中,只有一人静立,原先一袭圣华宫装已然换下,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素白衣裙,不见光华耀眼,不见神采夺目,只有一片卸去一切繁华的朴素与淡漠,默然无语的人,犹若这魔世之中的一株圣莲,淤泥不染,浮尘不沾。

    在她身旁,可见道道圣霞凝聚,化为逆转之阵,将整座中央天坛笼罩在内,只待那天时一到,这阵势便会发动运行,返本归源。

    心知如此,苏暮晚晴仍旧一片平静,对于众人目光之中那毫不掩饰的仇恨与敌视也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苏暮晚晴并不知晓,那一场魔祸的罪责已然尽数落在了自己的身上,就是知道了,她也不会在意,因为这对于她而言,根本不重要,从一开始就不重要,这魔族生死也好,这魔渊存亡也罢,苏暮晚晴都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答应慕雨烟,牺牲自己换回圣灵珠,只是因为肩上那一份与生俱来,无可推卸的责任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圣魔一族的圣尊,所以要为这魔渊牺牲,就如历代圣主一般,因为她们是圣魔之主,所以要为这魔渊的存亡,魔族的生死而牺牲。

    这就是其中的因果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,没有什么普度众生的善良,也没有拯救世界的伟大,仅仅只是因为一份与生俱来的责任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,苏暮晚晴自己也不理解,为何圣魔一族的使命与责任历来就是牺牲,那第一位圣主如此,将她养育‘成’人,如父如母的第二位圣主也是如此,难道就因为圣魔是初始之魔,就必须要肩负守护魔渊与魔族的使命么?

    以前,苏暮晚晴不知道,现如今她一样没有找到答案,但这并不妨碍她履行这一份责任,因为这是她存在的唯一意义了,圣主,师尊,族人,都已一一离去,连那唯一算是朋友的人,如今也已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在这魔渊之中,在这人世之间,自己已然了无牵挂,既是如此,那就顺应这天意,完成这唯一亦是最后的职责吧。

    心思如此,卸下一切,苏暮晚晴不再在意,亦不再‘迷’茫,静静的等候着宿命的到来,责任的结束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平静,却让众人心中的怒火燃烧得更为炽烈。

    “身为圣魔一族的圣尊,竟与人族勾结,害吾魔族无数英杰惨死,现今还如此坦然,不见一丝悔改,你不配圣魔之血。”

    “圣魔主不惜牺牲自我,为魔渊换来一线生机,你身为圣魔之尊,下一位圣尊,竟背离其道,勾结人族,真是玷污了圣魔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快些行刑,将她身魂焚灭,告慰天龙大会之上无辜惨死者的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怒汹汹,几乎掩天盖地,但他们却不知道,身处于阵法之中的苏暮晚晴,根本听不懂他们的怒喝,甚至连望都不曾望过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苍穹云端之上,负手而立的尹空淡淡一笑,言道:“世人愚昧,所以这人心方才会如此轻易的被人撩拨把‘弄’,魔心一样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听此,一旁的慕雨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言道:“看来王上对于自己的杰甚是满意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,只是有感而发罢了。”尹空摇了摇头,随即望向了逆王宫外,问道:“不知左尊以为,那人族是否会来呢?”

    慕雨烟摇了摇头,言道:“未来之事,雨烟不知,但不管此人来是不来,结果都是一样的,只不过过程有几分‘波’澜罢了,看王上如此模样,难道是对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与这位新任魔皇没有自信么?”

    “天罗地网?”

    听此,尹空不由得一笑,轻声道:“六王回守沉沦海,如今这逆王宫,能上得了台面的,也就是三个未能脱劫的三厄魔圣,百余位方才入道或五灾的道圣而已,哪里算得上什么天罗地网,倒是那魔皇,这魔渊自上古终末至今的第一皇者,究竟有何能为,吾真是期待呢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会见到的……”慕雨烟话语未完,眼神便骤然一凝,转望向了逆王宫,沉声道:“他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此,尹空眉头一扬,没有言语,也不见动,唯有虚空之中一阵‘波’动骤生,震起片片涟漪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逆王宫正‘门’之前,骤闻一声铿锵巨响,随后便见虚空震动,寸寸破碎开来,两道身影自从其中踏出,一人神‘色’平静,另一人却是满脸郁闷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易逍遥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右手,抬头望向那重新修缮之后更见恢弘,上下透着一股皇者威势的逆王宫,不由说道:“大爷的,这是怎么一回事,前几次我来这地方偷酒的时候,就算有大阵运行,那空间也不该被封得这么死,连一丝空隙都没有啊!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却是一笑,言道:“那是因为你前几次来的时候,这个地方还没有龙脉镇压,现在嘛……!”

    “龙脉?”

    易逍遥眉头一皱,随即说道:“虽然我不太清楚那是个什么玩意,但这偷偷潜入趁机救人的计划是失败了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,不用接下来,那帮家伙现在就已经杀过来了,直接动手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“拿下!”

    易逍遥话语未落,数道流光便已破空而至,正是被方才空间破碎动静吸引来的逆王宫守卫。

    虽说是守卫,但这些可不是什么魔卫军之流,而是一尊尊道圣之境的强者,有了前车之鉴的各大势力,在这魔皇登位大典之上更是不敢马虎,倾尽了一切力量加强这逆王宫的守卫,因此如今这逆王宫中,有将近百位道圣坐镇,现今赶来的几人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几位道圣感到,一眼便认出了宁渊,当即惊怒‘交’并,雷霆出手,滚滚魔元奔涌之间,数道威势磅礴的攻击便已向宁渊碾压而来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却是一笑,丹田真元催动,刹那遍及周身,最终汇于右手之中,尽化毁灭之能,随即一掌怒催而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下一瞬,只能一声轰鸣巨响,宁渊掌势落下瞬间,恐怖至极的毁灭之能顿时爆发,犹若怒海决堤一般倾泻开来,所经之处,空间崩灭,尽成虚无。

    真劫三重,对应神境九重,天劫顶峰,再进一步,那就是第二元神融入天地,修成大道本源的道圣之境。

    这三月来,不知为何,宁渊修行进步神速,虽未能再次突破,但却达到了真劫三重圆满的境界,也就是说,他即将就要接触到“道”的存在。

    宁渊修自我,以战练身,以力证道,走的是如若那三教道祖一般,自开天地,自成一道的道路,因此就算他踏入道圣之境,也不会选择元神融道,但这一点,并不妨碍他体内真元的提升。

    真元,是修者力量的根本,后天筑基之始,一气纳于丹田,是为内气,内气化真,真气化罡,此为后天圆满,而罡气凝元之后,就是先天境界,先天再做突破,入九重神境,罡元则返璞归真,是为真元。

    这时的真元,已经是极其纯粹与凝练的力量了,但这扔不是终点,若能踏入道圣之境,这真元便能大道本源相融,化为大道真元,也称之为极元,道元,禁元,是道圣之境的修者独有的力量,甚至连那天地神罚降下的九霄神雷,也能看做大道真元的一种,只不过是天道之元罢了。

    当初在重归北域之时,天南关一战,双魂‘混’‘乱’的宁渊,机缘巧合之下,曾凝练出蕴含极尽毁灭之力的毁灭禁元,只不过当时他的修为不足,‘肉’身脆弱,元神未成,成就这毁灭禁元之后又不得不将其舍弃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宁渊真劫三重圆满,修完,‘肉’身,元神,皆尽半步入圣之列,这舍弃的毁灭禁元又被他重修而现,在这魔域之中再展威能。

    一掌落下,极端毁灭之能爆发,虚空崩毁之间,那攻杀而来的数位道圣更是惨嚎而退,辅攻之人还好,虽身受重创,但还能勉强支撑,那正面首攻之人就没这么幸运了,正面撞上宁渊这一掌的瞬间,他的‘肉’身就被这恐怖至极的毁灭之力给碾成了粉碎,只有元神飞遁,侥幸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而在破灭数位攻势之后,这一掌仍旧余力不及,在无数惊骇‘欲’绝的目光之中,重重轰击在了这方才重新修缮好的逆王宫‘门’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轰鸣,地动山摇之间,那雄伟恢弘的逆王宫‘门’,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一次崩毁塌陷,只余残桓!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