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:干杯!
    逆王宫之变,不到半个时辰,便悉数传扬开来,使得这逆王都中,顿时掀起了一片剧烈震‘荡’。。

    天龙大会之上,数十魔圣袭来,‘玉’石俱焚的自毁攻势之下,参与大会的近万天骄,还有守候在王宫之外的众人,皆尽死伤惨重,十不存一,王宫染血,大地累尸。

    这般的消息,不亚于晴天霹雳,使得逆王都中,上至高层权贵,下至黎明百姓,都陷入了一片无可言喻的哀痛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场天龙大会,牵扯了整个魔渊的目光,参与大会的万人,更是来自各方势力的天之骄子,被倾注无数心血培养而成的他们,肩上肩负着无数人的期待与希望,肩负着振兴传承,庇护家族的使命与众人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太过重要,重要到了近乎无可取代的地步!

    但现如今,肩负着无数人希望与心血的他们,却成了逆王宫中的一具冰冷尸身,乃至于残肢断臂。

    这让众人如何不哀,如何不痛?

    原本正沉浸在这天龙盛会,举城欢腾的逆王都,如今却是一片缟素,白绫满城,悲怆哀鸣不断,再也难见原先盛会之像。

    而这般的哀痛之后,便是一股压在‘胸’膛,充斥百骇,难以宣泄却又不得不泄的愤怒与惶恐。

    愤怒,是因这天魔恶行,至亲受戮,惶恐,是因这大劫已至,末日临头!

    先前各大势力虽有心推动,将天魔逆‘乱’的消息传遍天下,闹得满城风雨,但对于绝大部分魔族来说,这仍是太过遥远,除却了那近在眼前的天龙大会之外,其余一切都透着一种不真实的虚幻。

    所以对这天魔逆‘乱’,末世大劫,绝大部分人,始终抱着一种与自身无关的心态,甚至还有人在怀疑,这一切都是虚假的谎言,是六王与各大势力别有用心编制出的借口,想要以此挑动叛‘乱’,忤逆魔主。

    这般的揣测与猜想,一直都挥之不去,甚至还有越发加重的趋势,毕竟这魔渊被天魔统治了数万年,天魔至尊,至强,至高无上的理念,早已在魔渊魔族的骨血之中根深蒂固,难以拔除。

    如此形势之下,六王陡然说天魔逆‘乱’,挑动大劫,要众人如何能够相信,如果敢去相信,纵然这一切是真,但在那天魔威势之下,仍是有不少人愿做那埋头鸵鸟来逃避现实。

    这一切,就如若那星沉王尹空所说的一般,世人多愚,不知天机,不明道理,唯有将现实血淋淋的撕开,将一切狰狞与残酷摆到他们面前,这些人方才会从自我编制的谎言之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现实被血淋淋的撕开了,逆王宫中的惨剧,那遍地横流的鲜血与堆积如山的尸身,让众人终是惊醒了过来,认清了现实。

    现实是如此的残酷,如此的鲜血淋漓,如此的触目惊心,陡然醒悟的众人,在悲伤与愤怒之后,心中更多的是难以形容的恐惧与惊‘乱’,因为此时此刻,他们方才发现自己已陷绝境,末日临头!

    这愤怒与恐惧,在些许有心人的挑动下,开始不断的发酵,不断的催生,最终让众人纷纷走向了街头,涌聚在那残破的逆王宫前,连声高呼!

    “我等万民联名,推举王上为皇,联合魔渊各方,共抗天魔!”

    “共抗天魔!”

    “共抗天魔!”

    “魔皇万岁!”

    虽说暗中有人推‘波’助澜,但此举亦是万民之意,此为大势,天意如此,民意如此,这魔渊之意皆尽如此。

    因而,不过短短数个时辰,这逆王宫外已是人‘潮’如海,声‘浪’震天,世家权贵也好,黎民百姓也罢,如今都跪倒在地,联名请愿,祈求逆‘乱’王登上魔族至尊之位,联合各方力量,抵挡这灭世大劫。

    面对万民跪请,逆‘乱’王现身了,不仅仅是逆‘乱’王,其余六王,还有十大世家老祖,各方势力首脑,皆尽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随后,便见身披王者衣冠的聂倾天上前,高声言道:“诸位,大劫临时,魔渊天倾,天魔一族倒行逆施,‘欲’意祭献吾魔渊苍生,换来那太古魔神苏醒,吾等能否答应?”

    “不能!!!”

    聂倾天点了点头,目光环过四周,话语沉声言道:“不错,不能,吾等魔族,逆天而生,为世不容,上不尊苍天仙佛,下不敬六道鬼神,天魔也好,魔神也罢,‘欲’灭魔者,魔必逆之,吾魔道明主已然出世,今日吾等推举他为魔皇,统御魔渊万魔,抗这灭世之劫,引领吾魔渊魔族于这大争之世昂首崛起!”

    “魔皇?”

    “不是王上么?”

    “连王上都愿退位让贤,推举此人为皇,这必然是吾魔渊天命之主!”

    “魔皇!”

    “魔皇!”

    初闻这惊天消息,众人不由一阵错愕,但在有心之人推‘波’助澜下,这等错愕很快便被抛到了一旁,连声高呼,声‘浪’汹汹,惊天震地。

    王宫之前,注视着万众高呼之境,六王面上皆尽‘露’出了一丝笑容,身为大圣之境的强者,已然能可初步观感天地大势的他们,此刻能清晰的见到,在众人高呼之间,一道道漆黑如墨的气流蒸腾而起,汇聚于苍穹之中,化了一头周身魔鳞倒逆,大暗黑天之态的至尊魔龙!

    这就是气运,魔族苍生的气运,魔渊世界的气运!

    何为一方世界之根基,灵也,天地之灵,万物之灵,苍生之灵,天地有灵,成大道之秩序,万物有灵,创自然之轮回,苍生有灵,现世界之生机!

    气运者,便是以苍生之灵为根本,汇聚万物之灵,天地之力于一体后成就的存在,是一个世界的本源具现,一个世界的力量汇聚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以气运为根基铸就龙脉的皇道修者,在真正化为真龙,执掌至尊权柄之后,能可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,甚至于超越修为与根基的桎梏,权御天下,君临寰宇。

    上古之时,人族那三位威震诸天,横扫百族的圣皇,便是此等存在,圣皇权柄一出,纵是五厄劫满,成就永恒的天道圣人也要退避三舍,难抗其锋。

    先前的魔渊,三魔,六王,十世家还有各大势力皆尽雄主一方,一派割据之态,人心浮动,山河破碎,自然没有气运龙脉形成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大劫之中,末日临时的魔渊,在六王推举,各方联合,众志成城之下,那魔渊气运龙脉终是顺应天命大势而成,只要有人能得天命认可,万民归心,便能可执掌那魔族至尊权柄,登临大宝之位!

    那这人是谁呢?

    冥冥之中,早已有了定数,但见那至尊魔龙长啸一声,骤然落在了勉强修复的逆魔王宫上方,随后便见这逆魔王宫之上,那原本弯曲如刀,殷红如血的血**月骤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轮上下圆满,浑然无缺,绽放着璀璨血‘色’华光的血日当空而现,照耀苍穹!

    “血日当空!”

    “天现异象!”

    “魔皇,果真是吾魔渊救世之主!”

    “魔皇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高声呐喊的众人更是变得无比‘激’动,声‘浪’如‘潮’,一阵高过一阵,震‘荡’着整个逆王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逆魔王都之中,已然换上了一身皇者帝袍的宁天鸣,闭目聆听宫外众人呼喊之后,面上不由得‘露’出了一丝笑容,喃喃说道:“没有想到,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!”

    听此,在他身旁的慕容灵,亦是‘露’出了一个微笑,言道:“天鸣哥哥说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,意思是说这一日必然会来,只不过快了些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,灵儿还是如此贴心,一眼就知我心意。”

    宁天鸣点了点头,感受着体内汹汹如‘潮’,无比强大的力量,喃喃道:“这一日,来得虽是快了些,但快也好,大丈夫当雄视八荒,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,才不负这男儿之身,魔渊不过只是开始,怎能一拖再拖?”

    “天鸣说得不错,这魔渊只是开始,比之神州,五域,乃至于诸天万界,魔渊不过一步罢了,接下来魔族要征服诸天,镇压万界,魔皇,也将成为天地之皇,万界之尊!”

    宁天鸣话语方落,便听一声淡笑传来,引得两人回头,便见那一袭白衣无暇的慕雨烟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烟儿!”

    “烟儿姐姐!”

    见到慕雨烟,宁天鸣面上闪过一丝惊喜之‘色’,连忙迎上前去,让一旁的慕容灵不由得撅起了嘴,面上浮现了几分醋意,随即又被笑容掩盖,一同上前。

    “烟儿,我有今日,多亏了你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烟儿姐姐,多亏有你,帮了天鸣哥哥这么多忙,不像是我,只会一直拖着后退!”

    宁天鸣与慕容灵上前,满面笑容的注视着慕雨烟,尤其是宁天鸣,那笑容之间更是透着一丝别样的火热。

    这让慕雨烟不由得一笑,探手刮了刮慕容灵的小鼻子,随后向宁天鸣说道:“你看,灵儿吃醋了,天鸣你是不是冷落了她?”

    听此,慕容灵歪了歪头,言道:“哪,哪有,灵儿怎会吃烟儿姐姐的醋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而宁天鸣却是一笑,分别牵起两人的手,言道:“灵儿,烟儿,待我等魔皇之位后,你们两人便做我的皇后可好?”

    听此,慕容灵不由得娇嗔了一声,喊道:“天鸣哥哥你说什么呢,这么突然,人家还没有想好……”

    而慕雨烟则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道:“天鸣,不要大意,如今你虽已得气运加身,大势将成,但这气运大势,终究还是外力,想要完全化为己用,如臂指使,你必须得加强自身之根基,所以那圣灵珠与天龙珠必不可少,只要得了这两件至宝,你方才能真正执掌魔族至尊权柄,与天魔主分庭抗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烟儿真是冰雪聪明,想得面面俱到。”宁天鸣一笑,说道:“这一点我知晓,圣灵珠与天龙珠我亦是势在必得,只不过那圣灵珠,真的非得祭献烟儿你那位姐姐不可么?”

    听此,慕雨烟不由一笑,神‘色’玩味的注视着宁天鸣,问道:“怎么,天鸣你有了灵儿与我还不够,还想多纳一位皇后么,嗯,也是,毕竟和姐姐相比,我与灵儿的姿‘色’加起来,也仍旧显得逊‘色’一筹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宁天鸣有些不自然的转开了视线,道:“烟儿你说笑了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不想有人因我牺牲而已,毕竟她只是一个弱‘女’子,哎……!”

    慕雨烟一笑,道:“你怜香惜‘玉’的心思我明白,但此事却无回转之余地,天鸣你能做的就是让姐姐的牺牲有价值了,先前天魔师潜入,意外生变,为避免再有意外发生,六王本尊已然赶回了沉沦海,接下来登位大典,若有人搅局,你只能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天鸣神‘色’顿时一正,言道:“放心,此事‘交’予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慕雨烟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其他人其实都不足为惧,唯一棘手的是那名唤宁渊的人族,此人实力深不可测,天鸣你要务必小心。”

    听慕雨烟提起宁渊,宁天鸣的眼神顿时多出了几分寒意,随即冷笑说道:“烟儿你放心,如今得气运加身,我不仅仅修为大进,连邪龙真身的缺陷也补全了不少,这什么宁渊的,不来也就罢了,若是来,我必然要让他知道,什么才叫真正的强!”

    听此,慕雨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随即说道:“如此就好,准备吧,消息已然放出,登位大典在即,我先去布置法阵,取回圣灵珠!”

    说罢,慕雨烟转身离去,留给了宁天鸣一个魂牵梦绕的翩翩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外,汇聚在逆王宫外的众人,不知道接到了魔皇大典将开,万民入宫朝会的邀请,更是得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惊人消息。

    圣魔一族的圣尊苏暮晚晴,竟与一人族勾结,与先前的天龙大会之上盗取天龙珠,以至于天魔一族有机可乘,酿成了之前的惨剧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顿时引起了惊天震‘荡’,众人压在心头的怒火与恐惧,终是有了宣泄喷发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圣魔之尊,竟与人族勾结,这般人,怎配圣尊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严惩,必然要严惩,否则的话,如何对得起诸多无辜惨死的族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苏暮晚晴,罪大恶极,必须要世以极刑,以正法度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人族,必须要将他缉拿捕回,千刀万剐,‘抽’魂焚练,以慰诸多死者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“严惩,严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呼声阵阵,怒意汹汹,对此逆王宫也迅速做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“六王谕令:苏暮晚晴,勾结人族,夺取龙珠,以至于天魔有机可乘,千万族人因而惨死,如此行径,罪无可赦,削圣尊之号,于魔皇登位大典之时,王宫天坛之上,处于焚身灭魂之刑,以慰天下!”

    “诸位王上圣明”

    “真是大快人心啊!”

    “将此事告知其他人,来王宫观礼,看那与人族勾结的贱人如何下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声仍是汹汹,这消息也随之飞速的传开,遍及逆王都。

    而此时,逆王都之外,尚不知发生了什么的宁渊,正拿着刚刚夺来的天龙珠思考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天龙珠到手,英雄卡也未动用,这虽是意料之外的事情,但好在是好事,接下来,这逆王都如何就与自己无关了,往那沉沦海去,待天魔一族与魔道天命的最终大战之时,寻找机会建立神魔之井,离开魔渊。

    心思落定,宁渊收起了天龙珠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宁渊方才起步,虚空之中便泛起了一阵涟漪,随后一道刀光破碎虚空而现,直落到了他之身前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这刀光,宁渊眉头一扬,止住了步伐说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刀光落下,化了一人如雪银白的身影,仍是一袭狐裘大衣的易逍遥站在宁渊身前,轻笑说道:“本来是打算找你喝酒的,只不过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消息,我想你应该想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眉头一皱,问道:“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易逍遥耸了耸肩,言道:“逆王宫那边发生大事了,有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家伙要当魔皇,嗯,好吧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家伙似乎很喜欢搞事情,这魔皇还没有当上呢,就打算来一出杀‘鸡’儆猴什么的,要将那圣魔一族的圣尊,就是当初跟你一起来凝渊阁那小丫头给咔嚓啦,哦不对,是焚身灭魂,比咔嚓严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终是变了神‘色’,追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易逍遥摇了摇头,言道:“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好像和你抢了什么龙珠有关吧,总而言之,他们准备杀‘弄’死那小丫头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宁渊没有言语,只是径自转过了身,向那逆魔王都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就这么去了啦?”

    见此,易逍遥急忙拦在了他的身前,说道:“那帮人会传出消息,肯定想到了你会去,那逆王宫中说不定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,你这么过去,是不是太耿直了些,不如先想想别的办法,做个计划什么的?”

    宁渊望了他一眼,皱眉说道:“有什么区别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一时哑口无言,好一阵后方才回过了神,苦笑说道:“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,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

    宁渊眉头一皱,随后摇了摇头,向易逍遥说道:“这是我的事情,你不必牵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易逍遥耸了耸肩,轻笑说道:“我也不想牵扯进来,但是老大,我还欠你一条人命债呢,这一次不还,以后不知道还能怎么还,你不会想要我和金凤楼的姑娘一样‘肉’偿吧,就是你想我也不愿意啊,走吧,砍人才是我的本职工,为了救人去砍人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宁渊满脸黑线,随后不得不说道:“其实吧,我是怕救了一个还得再救一个,到时候你就要欠我两条命了,怎么还,‘肉’偿我可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让易逍遥先是愣了一会,而后深深的望了宁渊一眼,幽怨非常的说道:“朋友,人艰不拆这句话你听过么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只是一笑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易逍遥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姿态洒脱的说道:“安啦安啦,到时候真打不过的话,我会自己先跑路的,你用不着担心,去救人,有个帮手不好么,大块的‘交’你,小块的我来搞定,做好分工,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!”宁渊摇了摇头,轻笑说道: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!”

    易逍遥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后取下了挂着腰间的风月无边,向宁渊说道:“兄弟,来口壮行酒,等下可没空喝了!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“干杯,哦不,干葫芦!”

    “喂,大哥我说说而已,你别真的干了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