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:计谋!
    当一切重归平静之后,这逆王禁宫已然变成了一座废墟,曾经金碧辉煌的宫阁楼台,金銮大殿,如今只剩下一片断壁残桓,一道道裂纹在地面之上浮现,犹若蛛网一般向四方蔓延而去,那狰狞漆黑的线条映入众人视线之中,是如此的触目惊心,其中掺杂的血‘色’,更是凄厉不已。

    数十位道圣自毁爆发出的威能,恐怖得难以想象,纵是这逆王宫有大阵护持,也一样承受不住,在那毁灭力量肆虐之下,变成了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逆王宫毁于一旦,身处其中的人自是在劫难逃,各大势力的‘门’人弟子还好,有道圣之境的长辈护持,堪堪保下了一条‘性’命,那些背无依靠的散修,或者没有道圣坐镇于此的小势力可就惨了,皆尽死伤惨重,十不存一,以至这已成废墟的逆王宫中,随处可见横流的鲜血,碎裂的尸身。

    如此一幕,何止惨烈而已,苍穹之中,六王与各大势力之主见此,面‘色’皆尽变得一片铁青,难看不已。

    不错,他们原先是打算,以一部分人的牺牲,换来众人的觉醒与团结,为接下来的万魔之盟与魔皇登位铺路,但是他们没有想过,这牺牲会如此巨大,参与这天龙大会的万人,来自魔渊各方的青年才俊,如今只剩下不到千人。

    这些,可都是魔渊各方传承苦心培养,寄予了无数希望与心血的传人啊,他们是魔渊与魔族未来的中流砥柱,乃至于崛起振兴的关键如今,现如今,却成了这逆王宫中的一具具冰冷尸身。

    这让人怎能接受,如何接受?

    “怎会变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王上,此事你可否予我等一个‘交’代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按照计划,诸位王上与三家老祖坐镇于此,主持这逆王大阵,那些魔圣纵是想要‘玉’石俱焚,也无法汇聚在一起,为何现今变成了这般模样,逆王大阵呢,方才为何没有运行!”

    “星沉王,此计由你而定,你能否与我等解释一番!”

    接受这不可置信的现实之后,各方势力之主虽之怒然起身,惊怒‘交’加的望向了同样有些不知所措的六王,纷纷出声质问。

    既是早知道天魔一族留有暗手,那么各大势力自然不会不做准备,依照他们原先的计划,有六王分身与三家半步大圣的老祖坐镇于此,执掌那逆王禁宫大阵,根本不惧这区区数十位境界不足,实力远逊一般道圣的天魔爪牙,纵是他们想要‘玉’石俱焚,同归于尽,那逆王大阵也能将其尽数镇压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这一重保障,各大势力才会让‘门’人弟子参与这天龙大会,先前大战之时也不顾及什么,皆是全力出手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结果,这逆王大阵,却愧对了各大势力的信任,不仅仅让那数十位魔圣汇聚到了一起,更没有挡下他们自毁爆发的毁灭力量,以至现今伤亡惨重,不仅仅诸多‘门’人身亡,甚连道圣之境的强者,都陨落了十余位。

    这般的损失,对于各大势力而言,虽还不到动摇根基的地步,但也是伤筋动骨,沉重非常。

    如此,各大势力自是震怒不已,纷纷出声质问起六王来,事实上,若不是知晓自己等人绝非六王对手的话,这近乎背叛的行径之后,就不只是质问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面对怒意汹汹的众人,聂倾天神‘色’冷然,其余五王眉头紧皱,没有立即言语,而是暗自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聂兄,这是怎么一回事,那逆王大阵为何没有运行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方才我等都催动了阵势,但却久久不见响应,聂兄这是你王宫的镇宫大阵,你能否解释一番?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面对诸王的质问,聂倾天没有言语,只是注视着远方苍穹,似在等候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上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态度,让众人更是愤怒非常,就要再次出声质问一番。

    就是此时,却闻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轰鸣,自从远方震‘荡’而来,随后便见一道璀璨流光,犹若陨星一般破空而来,直至众人身前。

    流光落下,化了一道伟岸身影,骤然魔气‘激’‘荡’,透散着霸道至极的王者威势,直让方才还怒意汹汹的众人,变成了一只只心惊胆战的硕鼠,神‘色’骇人的注视着那人身影,一句言语都不敢发出。

    此时,方才见聂倾天一步踏入,与那道身影融为了一体,随后将手中一物,掷于众人身躯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此,众人先是一怔,纷纷望去,方才发现聂倾天扔下的,竟是一颗血淋淋的头颅,这一颗头颅之上,有一对魔角昂扬,醒目不已。

    “天魔!”

    “六尊之首,天魔大祭司,他不是远在沉沦海么,怎会……?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认出那首级身份后,众人更是惊疑不定,纷纷望向了聂倾天,等候着这位逆‘乱’王言语。

    只见聂倾天负手而立,沉声言道:“这非是他本尊,而是他第二元神练成的分身,此獠竟一直都潜伏在吾十层魔渊之中,方才正是他暗施手段,让逆王大阵出现异常,未能及时镇压,酿成了如今惨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天魔一族,可恨啊!”

    “此番不仅仅‘门’人损失惨重,连吾两位师弟都陨落,这让吾回去如何向‘门’人弟子‘交’代!”

    “天魔一族,该死!”

    听闻聂倾天道出其中缘由,各方势力之主只感心中怒气翻滚,却难以宣泄,只能发出了几声不甘嘶吼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知聂倾天所言是真是假,更不知自己等人会不会也成了六王要牺牲的一部分,纵是知晓了又如何,如今聂倾天本尊亲临,在这位威震魔渊的逆‘乱’王面前,他们难道还敢继续厉声质问,扰‘乱’大局么?

    见到众人怒意汹汹,那一直没有言语的星沉王尹空终是打破了沉默,言道:“诸位,如今不是计较损伤如何的时候,天魔一族狼子野心,如今这不过只是开始罢了,接下来,若我等不能尽早助魔皇登位,抗衡天魔主,那么这魔渊,吾魔族,皆尽要葬身于无尽‘混’沌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星沉王所言不错,如今吾魔渊,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必须立即结成万魔之盟,助魔皇登临大位,抗衡天魔主!”

    “话是如此,但如今谁人担得起这魔皇大位,还有,天龙珠已被人夺走,谁知天命所归何在,就是知晓了,没有龙珠之主,这魔皇纵有天命,又如何能在短时间内获得与天魔主抗衡的资本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必须得夺回天龙珠才行,方才那人什么来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魔大劫,生死存亡,在如此紧要之关头,各大势力心中纵有疑虑,也只能将其强行压下,面对无法逃避的现实。

    眼见众人齐心一致,尹空也是暗自点头,随即转望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苏暮晚晴,言道:“圣尊,如果吾没有猜错的话,方才那人应当与圣尊有什么牵连吧。”

    尹空一句话语,在众人面‘色’皆尽一变,随后齐齐望向了苏暮晚晴,目光之中透着几分冰冷,几分焦急,还有几分毫不掩饰的怒火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盛事的目光,还有这陡然发难的尹空,苏暮晚晴却是神‘色’淡然,似早已预料到了一般,轻声言道:“是,此人的确与我有几分关联。”

    “哈,圣尊承认就好!”

    听此,尹空轻声一笑,继续言道:“既是圣尊与此人有所关联,那么圣尊应该知道这人的来历底细吧。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却是沉默了下去,许久没有言语,似在迟疑什么。

    这让她身边的凝渊阁主摇了摇头,起身向尹空说道:“王上,那人名唤宁渊,非是吾魔渊魔族,而是北域人族,当年圣尊奉三位魔主之命,千万北域寻找天地之心,机缘巧合之下,与此人结下了几分渊源,几月前不知如何,此人进入了魔渊,恰好碰上被天魔一族追杀的圣尊,两人便结伴来到了逆王都,只是不到一日,此人就独自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尹空眉头一扬,问道:“就如此而已!”

    凝渊阁主点了点头,言道:“如此而已,王上若是不信,凝渊阁中便有关于此人的资料,王上可亲自前往查阅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这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尹空一笑,又是望向了苏暮晚晴,道:“如此说来,圣尊与这人族关系不大,这龙珠被夺之事,应也与圣尊无关,只不过现如今,这龙珠关系吾魔族命脉,圣尊既与此人熟悉,那有什么计策擒下此人,夺回龙珠呢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眸中一凝,冷眼注视着尹空,许久之后方才说道:“没有,此人行事,怪异无章,毫无道理可言,我怎知晓要如何将他拿下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尹空冷然一笑,言道:“那吾有一计,不知圣尊认为可行与否?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没有言语,一旁的众人却是连声询问了起来:“不知王上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尹空望了苏暮晚晴一眼,随后轻笑说道:“先前圣尊说了,自己与此人有几分牵连,以圣尊之姿,尹空斗胆猜测,此人定心有爱慕,若传出消息,说圣尊因龙珠丢失,而将面重责乃至死罪,那不知此人会不会将龙珠‘交’还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不由一惊,注视着面带冷笑的尹空,一时之间竟是道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苏暮晚晴一片惊怒‘交’错,尹空却是轻笑依旧,言道:“看圣尊如此模样,吾这一计,应当是可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