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:大会争龙
    大会之前,最后一日,发生了诸多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变故,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,使得这逆魔王都之中,尽是一副风雨飘摇之像。

    好在无论如何,时光都不会驻足留步,这格外漫长的一夜,终究还是过去了,一夜未眠的众人,也迎来了那万众期待,各方瞩目的天龙大会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尚还是清晨时分,一轮殷红如血的弯月,便高挂在了那黑暗幽深的苍穹之中,洒下一片妖异的血‘色’月华,微微照亮了沉沦于黑暗之中的魔渊。

    血月,自从西极沉落,化为魔渊之后,这一方世界,十八层魔域,便一直笼罩在那无止境的黑暗之中,只有在每年七月之时,苍穹之中方才会出现一轮血月,成为这黑暗魔渊之中唯一的一点光明。

    这血月,会维持整整一月的时间,而在这一月之间,整个魔渊之中的生灵,体内的魔神之血都会沸腾起来,从而变得异常的狂躁不安。

    如此影响之下,魔族还好,拥有理智的他们,能够勉强压制住体内魔血的异动,但是那些行尸走‘肉’一般的魔兽可就办不到了,因此每当血月来临,魔渊之中的魔兽就会汇聚成群,化那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暗血魔‘潮’席卷四方,掀起无数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这魔渊的七月,方才会被称之为血月,而每年这个时候,魔渊之中的魔族,都会前往各大王都,以此躲避那暗血魔‘潮’的灾难。

    今年也是如此,唯一不同的是,那有实力抵挡暗血魔‘潮’的各大势力,这一次,也来到了王都之中,只不过他们来此的目的,并非是要避难,而是为那将会牵动了整个魔渊命脉,生死存亡的盛会!

    因此,在这血月初现的清晨,向来是生人止步的逆王宫之外,出现了一片汹汹人‘潮’,王族,世家,部落,传承,这魔渊之中的各大势力,如今都齐聚在了此地,等待着那天龙大会的开幕。

    血‘色’月华之下,众人汹汹成‘潮’,气氛异常凝重,甚有几分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之感。

    显然,各大势力心中都十分清楚,今日这一场天龙大会意味着什么,那龙珠之主又意味什么!

    是证道之机,是至尊之位,更是决定自己身家‘性’命,传承兴衰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如此,怎能不争,怎能不夺?

    “逆魔,灵魔,星魔,战魔,龙魔,妖魔,魔渊六大王族,在此已有其五,就只剩下逆魔王室还未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大王族之外,十大世家也皆尽到齐,那林,玄,叶三家,更是声势非凡,传闻其家祖已破大道桎梏,踏入了大圣之境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真也好,假也罢,都不重要,就算那三家老祖真正突破了大圣又如何,今日这天龙大会,又不能以势压人,想要夺那天龙珠,还得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事情真有这般简单么,一颗龙珠,便是天命所在,六王族,十世家,还有魔渊之中的各大势力,真的会因为这虚无缥缈的天命而甘愿俯首称臣么?”

    “哼,不愿又如何,六王也好,各大势力也罢,身处这魔渊之中,还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么,只要他们不想死,就必须得联手,这般才能与天魔主抗衡,所以那天命是真是假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大义之名,有此名义为核心,各大势力才能接连一体,否则的话,就是一盘散沙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近段时间,各大势力都在推‘波’助澜,掀声造势,原来都是为此图谋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不仅仅只是为此而已啊,大劫,天命,魔皇,哈……”

    各方齐聚,天下一堂,其中自是不乏大智大慧之人,将这云橘‘波’诡的局势,分析得透透彻彻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般的人,到底还是少数,绝大部分人,如今的关注所在,还是在那天龙大会之上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今日这天龙大会,至宝龙珠,将会落入何人之首!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么,今日六大王族,十大世家,皆尽一副势在必得之态,其他人纵是想与他们争,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实力!”

    “哎,这可不一定,六王族与十世家虽实力雄厚,但这龙珠之主,却非是以实力强弱而定的,滴血认主,谁都有一分可能,说不定啊,这龙珠之主,将是一匹黑马。”

    “黑马个‘毛’线,你以为滴血认主就不要实力了么,没有足够的底蕴,何来强大而纯粹的血脉,你真以为那些个泥‘腿’子,祖上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东西,也有机会染指那天龙至宝,别开玩笑了,凝渊阁已经开出了赌盘,上有今日最有可能多的龙珠之主的人选,共计一十二人,都出自王族与各大世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滴血认主,说到底还是凭实力,修为越高,实力越强,体内血脉自然也更为凝练纯粹,那些神血魔血,不正是因为先祖至强,方才流传下来的么,若无足够的实力,哪怕吹破了天去,也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一步登天,做梦而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龙大会的残酷真相,让不少人神情都黯淡了下来,但大部分对此都不在意,因为他们早就看清了这点,所以比起这些,他们更关注的是这龙珠之主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凝渊阁开出的赌盘,十二位最有可能夺得龙珠的人选,首位者,为那逆魔王族的少君聂云天,听说他是聂云枫之兄,生时天降神异,魔云化紫,血月沉天,极端不凡,因惧其锋芒毕‘露’,木秀于林,逆‘乱’王将他雪藏百年,养心练‘性’,这才让那聂云枫带了少君之位,聂云枫不明身亡之后,这位逆王少君盛怒出关,虽未真正展‘露’过自身实力,但仍被定位榜首!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这逆魔少君,其他五大王族的少君,也分别揽下了前几名,直到第七,才是那位叶家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王族少君,自是如此,不过你们可曾听说,那灵魔王族之一的北冥家,除却了灵魔少君北冥有鱼之外,还有一位奇才,天资不逊北冥有鱼丝毫,只不过出身特殊,竟是个人孽,因此一直遭到打压,最终甚至叛出了北冥世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那北冥逍遥,听闻他得了北冥家的传承至宝逍遥游,实力极其强悍,近段时间来可是让北冥家接连吃了几个大亏,正恨不得将他‘抽’筋扒皮呢!”

    “慎言,北冥世家就在那边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王宫之中似有什么动静,大会要开始了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纷纷,一片嘈杂之时,逆王宫中,骤然绽放出了一道璀璨华光,光芒猩红,与这苍穹之中的血雨一般,飞落到了王宫正‘门’之前,将那宫‘门’笼罩在内,形成了一道血‘色’屏障。

    “骨龄不过三百,修为入先天神境者,可入宫参与大会,其他人一律在外等候,胆敢犯禁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,魔威霸道,震得在场众人心惊不已,而那正‘门’之中的血‘色’屏障也随之扭动了起来,化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等候着那参与天龙大会之人进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,等了这么久,终是开了,还废话什么!”

    “诸位我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等候了许久的众人,没有多做思量,纷纷起步踏入了那漩涡之中,转眼便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众人鱼贯而入,穿过了那检验修为与骨龄的血‘色’漩涡之后,便来到位于逆王宫中央大殿之前的天坛会场。

    那白‘玉’石修建而成的天坛之上,如今已是多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天龙雕像,周身上下透散着慑人的至尊龙威,让方才进入了众人,心头皆尽一颤,被这龙威震慑,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动。

    直至片刻之后,方才听一声冷喝响起,言道:“众人上前,滴血认主,限时半刻之间,最终得龙珠承认,解开这百川之心封禁者,便为此番天龙大会魁首,至宝龙珠之主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!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众人却是微微皱眉,因为他们发现,如今进入这逆王宫者,近有万人之数,一眼望去,可说是人山人海,汹涌如‘潮’一般。

    人这么多,那供奉着天龙雕像的天坛却只有那么大,这若是全部上前,挤都挤死,还怎么滴血认主?

    心中虽有疑‘惑’,但摄于那声冷喝威严,众人也不敢出声异议,只能起步向天坛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龙威!”

    “我体内的真元竟动弹不得,根本无法上前啊!”

    “难怪要我等上前,根本不定什么规矩,原来还有这龙威压迫,啊……”

    起步之后,众人方才明白了这天龙大会争夺与筛选方式,不少人被那至尊龙威摄住,一步都难以上前,只能注视着那天龙雕像,面‘露’不甘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但也有人狂啸而起,扛着龙威压迫,向那天龙雕像纵身奔去,正是各大势力苦心培养,视未来传承希望的天之骄子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逆王宫上,苍穹魔云之中,竟有众人端坐,冷眼注视着下方景象。

    若是下边那些天之骄子见此,必然会当场跪倒在地,俯首行礼,因为这端坐于云端之上的不是别人,正是这魔渊各大势力之主。

    那正中所在,六道伟岸身影分并而坐,周身魔气滚‘荡’,威势磅礴,正是那魔族六王之分身。

    而在这六王身旁,分座着一位位道圣强者,其中三人,更是已过双厄五灾,正式踏入了三厄之劫,已成就半步大圣的强者。

    这就是十世家之中的林,玄,叶三家老祖,他们虽未像是传闻的那般已然成就了大圣,但也只剩半步而已了。

    六王尊驾,十家老祖,此刻一一在列,一旁之人也都是魔渊各大势力之主,修为最弱者,都踏入了双厄五灾之境,方才入圣之人,连在此分座一位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唯一例外者,便是凝渊阁阁主身旁,那一袭圣华衣装,轻纱掩面的苏暮晚晴了。

    虽说修为薄弱,但各大势力之中对她,仍是不敢有丝毫轻慢,甚至连六王与那三家老祖,都是一派礼敬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为阻天魔逆‘乱’,圣魔之主与帝魔之皇联手力战天魔主,最终以圣魔帝魔同灭为代价,将这魔渊的至尊重创,这才有了现如今沉沦海僵持之格局。

    圣魔主如此牺牲,再加上圣魔一族过往之功绩,身为圣魔之尊的苏暮晚晴,如今在魔渊之中的地位可想而知,莫说别人,纵是六王之尊,也不敢轻慢半分。

    各方恭敬,但苏暮晚晴却是心不在焉,目光来回扫视了数次,确定某人真正不在下方之后,那一直处于不安的心,方才微微平静了些许。

    见苏暮晚晴一直关注着下方景象,六王眼神‘交’错一阵,随后方见那星沉王尹空出声,言道:“圣尊,如今吾魔渊天骄,皆尽汇聚于此,不知圣尊以为,谁最有希望,夺得这至宝龙珠啊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闻尹空话语,苏暮晚晴眼神一凝,随后轻声言道:“星沉王莫要为难我这小辈了,晚晴修为浅薄,怎知谁人能得这至宝龙珠,倒是星沉王,通晓天机,可知这众多天骄之中,谁人才是吾魔渊天命所在啊?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一番话语,将尹空试探尽数压了回来,让这位星沉王不由暗自皱眉,但也只能说道:“哈,圣尊自谦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尹空转眼望向了一旁方才重修出一道分身的聂倾天,传音道:“聂兄,圣尊对于那人,似有意隐瞒啊!”

    听此,聂倾天却是神‘色’如常,言道:“无妨,如今血月封天,沉沦海一断为二,天魔六尊难约天险,吾本尊即将赶回,那人不来搅局便罢,若是来,新仇旧账,吾与他一并清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此,就依聂兄所言吧。”

    尹空点了点头,随后望向了其他四王,暗自传音言道:“诸位,天命之事如何了,如今大会已开,可莫要再出什么‘乱’子来啊。”

    听此,四王心中不由一阵大笑,传音回到:“尹兄莫要担忧,此事万无一失,慢慢欣赏吧,这天命如今,说不定会让尹兄都大吃一惊啊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此,尹空不由得挑起了眉,随即轻笑说道:“既是如此,那吾就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‘吟’!”

    就在尹空话语方落之时,下方骤然传来了一声邪龙狂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