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:开幕!
    时间荏苒,白驹过隙,不过弹指之间,便已过了三月,那牵扯魔渊各方势力,引得天下万众瞩目的天龙大会,终要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三月之内,整个逆魔王都,都处于一种让人玩味的动‘荡’与平静之中,动‘荡’,是因那天龙大会的召开,使得魔渊各大势力汇聚一堂,诸多谣传绯闻也随之散播开来,以至于这逆魔王都之中,一片风雨‘欲’来,黑云摧城的紧张之态。

    如此形势之下,处于这风暴中央,身为逆魔王都之主的逆王宫,却是一派泰山巍峨,归然不动的姿态,以逆王首辅魔师为首的诸位道圣,一直坐镇于王宫之中,任由外界暗流涌动,乃至于‘波’涛汹汹,都不做丝毫理会。

    逆王宫这冷眼旁观的态,使得这暗流涌动的逆魔王都之中,更添了几分风雨飘摇的意味,但也是因此,让汇聚于此的各方势力皆尽生出了一股不安之感,一时之间根本无人胆敢轻举妄动,让这局势在飘摇动‘荡’之间,又处于一种别样的平静。

    只是这般的平静,注定无法维持多久,随着时间缓缓流逝,那天龙大会越渐临近,这逆王都中的暗流,变得更是汹涌了起来,到这大会将开的最后一日,这暗流,更是直接化了狂啸的‘波’涛,席卷了整个逆魔王都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,天魔主为了复活那一尊太古魔神,‘欲’要将整座魔渊推入无尽‘混’沌之中为祭献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听说了,此事早已闹得满城风雨,如今还有谁人不知,只不过这消息是真是假,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魔主为魔渊至尊,为何要将魔渊祭献,唤回那一尊太古魔神,如此做对他有什么好处,我看这消息,定是些别有用心之人故意散播,‘欲’意不轨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什么太古魔神,什么沉落‘混’沌,完全是一派无稽之谈,魔渊好端端的,如此会生出如此大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间酒楼之中,诸多魔族共聚,酒桌闲谈,议论纷纷,言语围绕核心,正是这三月来闹得满城风雨,如今已然是人尽皆知的大劫之变,天魔逆‘乱’!

    这一消息,在一月之前便已传开,只是当时并未引起多少重视,毕竟这消息来得太过突兀,太过惊人,其内容更像是一派无稽之谈,以至大部分人都将其视了空‘穴’来风的谣传,过段时间便会平息消逝或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但众人没有想到,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听起来如此无稽的消息,不仅仅没有平息消散,更没有不攻自破,反而越渐加重了起来了,甚至与那天龙大会一般,闹到了满城风雨的地步,更为骇人的是,逆王宫与各大势力对这消息的散播,都做出了一副不言不语的默许姿态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许多人心中都已经有了答案,但也有许多人无法接受,或者说不敢去接受,因此到现如今,都不相信这一番说辞,这才有了方才那一番议论。

    只是这几人言语方落,另一处便传来了一阵不屑冷笑。

    “哼,一群鼠目寸光之辈,如今末日临头,大劫加身了,竟还妄想苟且偷生,自欺欺人,真是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只见酒楼之中,一锦衣华袍的青年起身,神‘色’不屑的注视着方才那一阵议论之人。

    如此倨傲姿态,这般藐视神情,谁见了都会大怒不已,更不要说这天‘性’彪悍,桀骜不已的魔族了,那议论的几人当即起身,怒视着这华袍青年,厉喝道:“小子,你说谁是鼠目寸光,苟且偷生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华袍青年又是一阵冷笑,手中折扇轻摇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怎么,尔等脑子昏了,连双耳也使不得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‘混’账,今日不让你横着出去,老子就不是夜魔的儿郎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叶大哥,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!”

    魔族天‘性’彪悍,那几人又是游侠佣兵出身,脾气更是火爆不已,被这华袍青年一番嘲讽之后,已是怒意汹汹,‘欲’要用拳头说话了。

    但却不曾想,几人方才起身,那青年身边就猛地站起了两人,一阵骇人威势汹汹而出,直冲得那‘欲’要动手的几人身躯惊颤,满目骇人。

    “天,天劫!”

    “魔君,两位魔君!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两人修为,那几个游侠面‘色’顿时变得一片惨白,当即跪倒在地,话语惊颤的说道:“我等有眼无珠,还请两位魔君与公子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公子饶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人跪地,头如捣蒜一般,看得那华袍青年神‘色’更是不屑,冷声言道:“哼,尔等的确是有眼无珠,但却不是对我,而是对这魔渊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公子所言极是,我等有眼无珠,鼠目寸光,还望公子饶命!”

    几人虽不知这华袍青年言语之意,但如今形势之下,哪里需要知道那么多,保住自己‘性’命才是紧要。

    见此,那华袍青年摇了摇头,望向了一旁还在看热闹的众人,言道:“诸位,今日不是我林天浩以权势欺人,而是这几人太过可恼,事到如今,竟还认定这魔渊大劫为无稽之谈,死到临头仍是不知!”

    “林天浩,莫不是林家之人?”

    “哪个林家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自然是这魔渊十大世家之一的林家了,听闻林家老祖坐关多年,如今已然踏入了大圣之境,乃是六王之后的第七尊魔族大圣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若此人真的是林家之人,也难怪身边有两位天劫魔君左右了!”

    “林公子,听你言语,这魔渊大劫之事,真正不假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闻林天浩话语,又识得他之身份后,那原本在旁看着热闹的众人也是坐不住了,纷纷出声询问起了那魔渊大劫之事。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见此,林天浩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举手说道:“这魔渊大劫之事,的确不假,天魔主倒行逆施,为了复活那一尊太古魔神,不惜将整个魔渊与魔族上下祭献,圣魔主与帝魔皇为阻其野心,已然牺牲,如今只剩六王坚守沉沦海,遏止天魔脚步,但也于事无补,魔渊已沉入‘混’沌之中,天魔主随时可能伤愈重出,甚至连那一尊太古魔神,都会再次苏醒!”

    “什么,真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圣魔主,帝魔皇,三位魔主,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怪近日来,一直不见王上理朝,王宫之事,解决有首辅魔师执掌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魔主为何,魔主为何啊,复活那一尊太古魔神,于他何益……?”

    一石‘激’起千层‘浪’,林天浩话语,使得众人皆尽变‘色’,有人惶惶不安,有人惊‘乱’失措,有人痛心疾首……

    对此一派‘乱’象,林天浩却是面带轻笑,言道:“诸位莫急,如今虽大劫降世,但也有天命应劫而出,将救吾魔渊于天倾之刻,六王召开天龙大会,便是为此。”

    “天,天命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天命?”

    “我等愚昧,还请公子解‘惑’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注视着林天浩,神情惶恐之间又带着几分期待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见此,林天浩面带微笑,手中折扇一扫,指点江山般:“大劫不仅仅是灾劫,亦是机会,吾魔族崛起的机会,上古‘乱’战,百族争锋之时,人有天命,三位无上圣皇横空出世,立扫百族,镇压诸天,让人族就此崛起,成为了天地之主,而现如今,魔有天命,应劫而出,扫清寰宇,威震八荒!”

    “林公子的意思是,吾魔族将要出现一位魔之圣皇,平定这魔渊大劫,引领吾魔族崛起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那魔皇何在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龙大会召开的缘由了!”

    林天浩折扇一收,举目扫过众人,随后轻笑说道:“此番天龙大会,由六王连同召开,不仅仅是要取那一颗天龙珠,更是要选出吾魔族天魔魔皇,统领各方结成万魔之盟,共抗天魔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天龙大会,竟是为此而开!”

    “只要得了那天龙珠,就能得天魔,成魔皇么?”

    听闻林天浩话语,众人神‘色’震惊之中,又是透出了几分莫名‘激’动与火热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林天浩面上笑容更甚,继续言道:“不错,在这天龙大会之中,谁人得龙珠认主,那就是吾魔渊魔族的天命魔皇,不瞒诸位,天浩大兄天启,明日也将参与天龙大会,夺那天命之机,若是功成,还望诸位支撑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一定一定!”

    “天启,莫不是林家那位不世奇才,魔君少绝林天启?”

    “此人也要夺那天龙珠么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般机缘,谁不动心,只不过这林家在想什么,难道他以为在此鼓‘弄’几番声势,就能助林天启夺得龙珠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管他林天启还是林天浩,我可听说了,这天龙大会靠的可不是实力,而是谁人血脉能得那龙族承认,他林家少主的血,未必贵得过我,明日老子也要去凑一凑那天龙大会的热闹。”

    对林天浩之话语,众人面上虽是满口答应,但面下姿态却是各不相同,不屑有之,图谋有之……

    对此,林天浩看在眼中,却不甚在意,因为他此番动,本就是为了造势,不仅仅是他,其他各方势力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至于这造势的缘由嘛,如今,尚不可说,起码不可明说!

    这般的场景,不仅仅只是在此间酒楼,今日这逆魔王都之中,处处都可见到这般景象上演,在这天龙大会将要开启的最后一日,各方势力,都开始动了,这王都之中的汹汹暗流,也即将暴‘露’在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凝渊阁内,一处静殿之中,一位气度雍容,隐透一丝威严的美‘妇’人微微躬着身子,轻声言道:“殿下,六王族,十世家,还有魔渊之中的各大势力,都尽数到齐了,只待明日决出那龙珠之主,万魔之盟便可结成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么?”

    在这美‘妇’身前,一人翩影独立,白衣胜雪,无暇不染,虽轻纱掩面,不见容颜如何,但那一眸秋水予人的惊‘艳’,仍是不减风华。

    苏暮晚晴,现如今的她,已然脱离了那时空‘乱’流的影响,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再见不到之前那娇嗔恼人的小魔‘女’了。

    站在那‘妇’人身前,听起细细汇报之后,苏暮晚晴沉‘吟’了一声,随后问道:“六王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那‘妇’人,凝渊阁的三阁主,微微低着头,轻声言道:“天魔主伤势未愈,天魔六尊虽攻势汹汹,但始终难破沉沦海天险,更不敌逆‘乱’王之威,只要这万魔之盟一成,即可便可支援沉沦海,度过这天魔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!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点了点头,随后眸中却是出现了几分迟疑,片刻之后,方才问道:“这段时间来,有关于他的消息么?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听此,那三阁主神‘色’微凝,亦是迟疑了一阵,随后方才说道:“没有,自从三月之前,他离开凝渊阁之后,就好似凭空失踪了一般,再无消息,似乎已然离开了这逆魔王都,殿下,可要加强搜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摇了摇头,似松了一口气,却又好像有些失落,喃喃说道:“以后,不管是谁人探听,你都这般答复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虽能略微察觉到苏暮晚晴那矛盾纠缠的心思,但三阁主也没有多言什么,只是恭声答应了下来,随后说道:“殿下,还有一事。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微微蹙起了眉,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左尊殿下,未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纵是苏暮晚晴,也被震惊得不由失声,追问道:“她没死,那圣主与其他族人呢?”

    三阁主摇了摇头,言道:“这属下就不知了,只是前几日得到消息,有左尊殿下的消息!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‘激’动与担忧,问道:“她如今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属下当时得到的消息是,左尊殿下在魔恒百川出现过,跟随在一人身边!”

    “魔恒百川,何人?”

    “逆王之子宁天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日,这暗流‘激’‘荡’的逆魔王都之外,终也出现了一道久违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好戏,终是开演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