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:
    武君罗喉

    等级:地(极限)(非真卡)(非魂卡)

    技能:蚀阳掌,破日狂风,毁灭魔源,计都破日斩,邪凰破虚空,九邪御神决,斩狼焚地决,殒天斩星诀。.: 。

    神兵:计都刀

    介绍:罗喉,灭世武君,不败神话!

    注:因此英雄卡非真卡非魂卡,因此不需要以英雄之魂解封,但其力量的发挥,也将受到使用者‘肉’身的限制,当使用者‘肉’身不足以承载英雄卡力量之时,英雄卡效果将自主结束或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阅过这张英雄卡的信息之后,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,喃喃说道:“武君,地级极限,却又不是真卡与魂卡,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英雄卡,能够分为诸多类型,除却了最基本的普通卡与极限卡之外,还有真卡,魂卡,组合卡,特殊卡等等。

    那组合卡和特殊卡不用多说,其用与效果就如字面上的一般,组合卡为多张英雄卡组合而成,如仙魔双锋,特殊卡则是有特殊效果的英雄卡,如能训练修罗卫的杀神白起。

    而这真卡与魂卡在之前也解释,能可在一定时间之内,无视使用者‘肉’身限制,将力量发挥至百分之百的英雄卡,就是真卡,而这真卡之中,有一部分英雄卡设有英魂封印,必须要以英雄之魂祭献解封,方才能可使用。

    当初在北域之时,宁渊第一次‘抽’取到的武君,就是一张真卡与魂卡!

    这魂卡,虽然是一重极大的限制,但也是一重保护,因为这英雄之魂的祭献,能可让真卡的维持时间延长,并且大幅度降低真卡对于使用者‘肉’身的伤害负担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当初在北域武都之时,以宁渊那已然战之力竭的躯体,怎有可能在承载武君之力后,仅仅只是昏‘迷’虚脱而已,没有这魂卡的豁免保护,宁渊使用完那武君真卡之后,‘肉’身必然会因承受不住而崩溃,毙命当场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就是魂卡对于真卡的意义,也是宁渊在自身实力不足时,能够使用一些超强英雄卡的唯一可能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来说,以宁渊现如今的实力,是无法承载天级卡的力量的,所以就算给他一张天级卡,他也没有办法使用,就算强行用了,那之后的反噬也不是他能承受得住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这张天级卡是真卡与魂卡的话,宁渊只要凑够足够的英雄之魂,解开魂卡的封印,就能肆无忌惮的使用这天级卡,不用去担心‘肉’身是否能够承受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以后才要考虑的问题,现如今,以宁渊真劫三重的修为,将近证道成圣的‘肉’身,完全能够承载一张地级极限卡的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这武君,是一位以根基称雄,战力称尊,在地级英雄卡纵极端强横,甚至隐隐超越了这界限的存在,在没有真卡与魂卡豁免,宁渊可能无法发挥出这张英雄卡的极限力量,但重现七八成还是办得到的。

    巅峰状态的武君,能斩杀重现上古妖神至尊玄牝威能的双生之神,八成实力的罗喉,对上几位大圣,应当不是多大问题吧。

    有了这张英雄卡,接下来在那天龙大会之上夺取天龙珠,应当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,而重楼,则还是如若先前计划的那般,为应当天魔主,脱离这魔渊与无尽‘混’沌的最后底牌,两者各有所用,足以让宁渊从容应当现今这魔渊局势了。

    心想至此,宁渊那微微皱着的眉头也是舒展了开来,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下,随即方才转过身,望向了还在‘床’榻之上的易逍遥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巧合,就在宁渊回身之时,那躯体上下,皆尽被血**纹覆盖在内的易逍遥,猛然发出了一声低吼,随即周身魔元奔涌炸裂,直让他方才还躺着的躯体骤然炸起,那已然化一片鲜红血‘色’的长发狂舞不断,更有一道血**纹在他眉心之中凝现展开,犹若一颗竖立的眼瞳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‘弄’得这么夸张啊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的宁渊,心中甚是无语,没有理会那魔‘性’如狂的易逍遥,只是以真元催动了这房间之中的阵法,避免此间动静传开,引来凝渊阁或者他人注意。

    而此时,易逍遥也缓缓张开了双眼,那狭长如狐般的眸中,亦是一片如‘潮’汹涌的血腥光芒,妖邪之态,骇人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现如今,这房间之中,除却了宁渊与易逍遥之外,根本没有其他人,所以自也没有什么惊声尖叫。

    一片寂静之间,两人相对,宁渊注视着易逍遥,易逍遥凝望着宁渊,一阵无声对视之后,方见一人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有酒么?”

    沙哑低沉的话语声响起,好似野兽的喘息,透着几分难以自控的凶恶与狰狞。

    听此,宁渊先是挠了挠头,随后拿起桌上那坛还未饮尽的酒,直接抛给了易逍遥。

    而易逍遥也没有与他客气,探手便将那大半坛酒接了过来,紧接着便是一阵痛饮,似饿了十多天的人陡然见到了食物一般,以一种疯狂无比的姿态将那酒不断的灌入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这般狂饮之下,那原本还剩余不少的酒,转眼便空了,但易逍遥那周身涌动的魔元,也随之迅速的收敛了起来,重归平静之中,那长发已是褪去了血‘色’,化回了原先的银白,最终连身躯之上的魔纹消隐了下去,只剩眉心之中的那一道血纹依旧如常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呼,差点就玩完了!”

    身上异变消散,易逍遥也恢复了原本的‘性’情,长舒了一口气之后,便从‘床’上跳了下来,走到宁渊身边,苦笑说道:“看来除却了上一次的酒债之外,我又欠下了一个大大的人情债啊,老兄,你要我怎么还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摇了摇头,说道:“顺手而已,用不着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可不行!”

    易逍遥神‘色’一正,话语认真的向宁渊说道:“身为一个杀手,要懂得算账,不能让别人欠着,也不能欠着别人,更不要说是这人命债了,说罢,你要我怎么还,我绝不废话,当然,‘肉’偿除外,我可是这凝渊阁的清倌人,向来卖艺不卖身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不由一笑,望向易逍遥腰间的那口长刀,言道:“那这口刀你卖不卖?”

    “这口刀?”

    感受到宁渊的目光,方才还拍着‘胸’脯的易逍遥顿时萎了,一脸郁闷的向宁渊说道:“大哥,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,身为一个杀手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只刀狐狸,除却了刀法了得之外,话痨的本事也是惊人,那张口就来的一通胡扯,让宁渊也是有些头疼,只能说道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不要了还不行嘛?”

    “多谢理解啊!”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苦着的脸总算是恢复了以往的笑容,重新取过了一坛酒来,给自己与宁渊分别倒了一碗之后,方才说道:“话说回来,老兄你与我也是有缘啊,大半夜的在那逆王宫都碰得到,怎么,你也是去偷酒的么?”

    “偷酒?”

    这话让宁渊一阵无语,道:“只是为了偷酒,你就‘弄’成了这副模样,是不是夸张了些?”

    宁渊说这话的时候,完全没有想过为了那天龙珠,差点将整个逆王宫拆了的自己。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耸了耸肩,言道:“原本我只是想要偷点酒而已,谁知道那帮人下了这么一个套子,真是魔心险恶,这世界上向我这么淳朴老实的人是越来越少了,来,干杯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不由一笑,举杯一饮而下后,方才说道:“那些人与你认识是么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这其中一段复杂得让人头疼不已的关系,我就在忘了,没想到他们还死记着,一直活在过去的人,哎……”

    易逍遥叹息了一声,随后将挂在腰间的风月无边拿了上来,把玩这星光闪动的酒葫芦一阵之后,忽然对宁渊说道:“有酒怎能没故事,大哥,我给你说一段这风月无边的故事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眉头一扬,望着莫名有些感怀的易逍遥,说道:“那就说说看吧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易逍遥亦是一笑,随后清了清嗓子,喃喃道:“在我十六岁的那一年……”

    宁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轻语,道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,一段爱恨纠缠的过去,易逍遥自顾自的叙述着,宁渊似听非听,这般的两人,推杯换盏之间,不觉一夜已是过去。

    天明之时,叙说了许多的易逍遥饮下了最后一杯酒,随后向宁渊拱手辞行,他接下来要去解决那与宁渊叙述了一夜的过往,那北冥家与北冥逍遥的纠缠。

    就这般,易逍遥离去了,然而就算这只这话痨的狐狸离去了,宁渊也没有得到片刻的安静,因为那小魔‘女’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昨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是匆匆赶回的苏暮晚晴,见到宁渊之后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对此,宁渊只是轻笑,言道:“就在这凝渊阁中,哪也没去。”

    “哪也没去?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却是不信,紧盯着他说道:“昨夜逆王宫中那场大‘乱’,与你无关?”

    宁渊轻笑依旧,神‘色’淡然说道:“自然无关,你若是不信,不妨让他们来看看,昨夜那人是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宁渊这般处之泰然的模样,苏暮晚晴也是有些迟疑了起来,心中暗道:“难道真的不是这家伙。”

    小魔‘女’自然不知道,宁渊此刻完全是有恃无恐,认定了逆王宫的人此刻是自顾不暇,根本不敢来找他的麻烦,当然,就是真正来了,于他而言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心中迟疑了一阵之后,苏暮晚晴选择了退让,轻声道:“不是便好,再过三月,这逆王宫中要举办一场天龙大会,届时六王,十世家,以及各大势力,都会聚于这逆王都中,结成共抗天魔之盟!”

    “嗯,结盟,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终是明白了那六位召开这天龙大会的另一目的,只不过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只是向苏暮晚晴问道:“你认为盟约能成?”

    “不管能不能成,这都是魔渊唯一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神‘色’郑重,注视着宁渊说道:“宁渊,你是人族,这魔渊之‘乱’,与你无关,你也不必蹚这一趟浑水,所以在这段时间之内,我希望你能留在这凝渊阁中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一笑,说道:“你是害怕我出手搅局是么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!”

    苏暮晚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随后方才说道:“你已与逆‘乱’王结下仇怨,若是以往,你要如何都可以,我绝不过问,可是如今不同以往,魔渊大劫,关系重大,一旦天魔主功成,不仅仅是这魔渊覆灭,其他四域,乃至于整个神州天地,都会遭受牵连,这般的后果,你愿见到么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宁渊眉头一皱,陷入了沉默之中,片刻之后,方才对苏暮晚晴说道:“现如今的你,与以前相比,真的是变了许多呢。”

    听此,苏暮晚晴亦是沉默了一阵,随后方才说道:“人是善变的,魔也一样,以前的苏暮晚晴,是北域之人,现如今的苏暮晚晴,是魔渊之魔,自然不能与以往一般,你说是么?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?”宁渊喃喃了一声,随后望向神‘色’纠缠的苏暮晚晴,轻笑说道:“人也好,魔也罢,于我而言,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可于我而言,却重如泰山,你走吧……!”

    读出了宁渊话语之中的意思,苏暮晚晴没有再做言语,起身便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不由摇了摇头,身影随之逐渐虚幻了起来,下一瞬,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留下了这空‘荡’‘荡’的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