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三章:再次抽取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百川之心落下,无可形容的恐怖重力肆虐之下,纵是空间都难以承受,寸寸塌陷崩灭开来,化一片翻滚的‘混’沌气流,与那余劲之力一同爆发,席卷八方而去。。: 。

    这百川之心重若泰岳,沉坠之势有如天倾,纵然只是余劲之力,也一样恐怖到了极点,方才北冥家的那位道圣,便以身印证了这一点,不过只是被那百川之心略微擦撞了些许,大半‘肉’身就被碾成了齑粉,连体内大道本源都因此溃散开来,若非元神逃遁及时,此刻只怕早已形神俱灭了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力量,此刻尽数爆发开来,向四方倾泻而去,这是一副何等骇人的景象?

    方才惊退出这宫殿之外的魔师等人,还未能够稍喘息,一阵震耳‘欲’聋的轰鸣之声便猛地‘激’‘荡’了过来,一股澎湃重压随之‘逼’临而至,惊得几人骇然举目,向那声响重压袭来的方向望去,而随后,映入他们视线之中的,是无比震撼的一幕。

    轰鸣‘激’‘荡’,巨响惊天,那为逆王宝库的宫殿之中,骤然震‘荡’出了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,刹那之间便将那王宫高墙,亭台阁楼,乃至于整座大殿给震成了粉碎,这逆王宝库,就此灰飞烟灭!

    而在这宫殿震碎之后,又见道道‘混’沌气流,碎石尘烟,连同那余劲之力一起,化了滚滚‘浪’涛,似要吞天灭地一般的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挡住这劲力肆虐,否则王宫危矣!”

    “快……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魔师等人方才惊醒了过来,顾不上理会那只剩半颗头颅的北冥家道圣如何哀嚎,连同魔师在内,逆王宫中最后的六位道圣强者联手施为,再次催动逆王大阵之力。

    阵势催动,虚空之中顿间魔光绽放,一道道大阵魔威浮现蔓延,不仅仅遍布于虚空之间,更是加持在了王宫大殿之上。

    魔纹闪动,阵势运行,在魔师等六位道圣倾力施为之下,这逆王大阵的力量已然被催发到了七成,护持得逆王宫上下固若金汤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这般固若金汤的防御,在那好似要吞天灭地一般怒涛席卷之下,仍是出现了破绽,两者碰撞瞬间,便见一道道魔纹崩散开来,随之宫阁破碎,大地成灰,连带着魔师等人都遭受‘波’及,口中纷纷溢血,身躯更是不住战栗了起来,体内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般,似已被震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劲力贯体,震‘荡’心脉肺腑,如此重击,若是放在常人身上,只怕已死了十次来回,好在他们并非凡人,而是道圣之境的强者,凭借那一身雄厚修为的支撑,总算是堪堪抗下了这冲击之势,没有让那逆王大阵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这百川之心坠落爆发的力量,虽如怒海狂啸,威势骇人,但终究只有一击之力,无源源不绝的再生之能,只要能支撑过第一‘波’冲击,那么接下来就可安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那一阵毁天灭地般的怒‘浪’冲击过后,这逆王宫便陷入了平静,犹若那火山喷发过后,一切生机灭绝的平静。

    直至片刻之后,这平静方才被一阵步甲雷霆之声打破,一众魔卫军奔来,犹若黑‘色’的‘潮’涌一般涌入了此地。

    先前北冥世家设局埋伏之时,因担心守卫太过森严会打草惊蛇,所以早早就撤去了这驻守逆王宝库的守卫,只留下魔师等人与自己一起,待易逍遥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这逆王宫中的禁卫,大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在听到动静赶来之后,见到的也只有伤势沉重的魔师等人,还有一片废墟!

    原先存放着百川之心与诸多珍宝的逆王宝库,现如今已成了一片废墟,一片一无所有的废墟,曾经的宫廷大殿,早已灰飞烟灭,那红墙碧瓦,琉璃金盏更是半点不剩,映入众人视线之中的,只有一片满是疮痍的大地,中央那一处被硬生生碾塌沉陷的天坑之中,隐约能可见到一抹流光闪动,似有什么异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匆匆赶来的一众魔卫军都怔在了原地,许久之后方才回过神来,一位统领上前,向魔师等诸位道圣行了一礼,问道:“末将见过魔师,不知这发生了何事,可要魔卫军……?”

    然而不等他言语道完,‘唇’边血痕未干的魔师便抢先出声,冷喝言道:“不必多问,马上封锁王宫,严禁任何人初入,违令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那统领不由一惊,但魔师那一脸肃重神情,让他根本不敢多问,只能点头应道:“是,末将立即封锁王宫四‘门’,严禁任何人出入!”

    说罢,这魔卫军的大统领当即站起身来,领着麾下禁卫匆匆离去了。

    匆匆赶来的魔卫军又匆匆离去,这满目疮痍的废墟之中,只剩下了魔师等六位道圣。

    如今六人,身上伤势皆尽不轻,甚至连衣袍都被鲜血染红了大片,但此刻他们却顾不上这些,支撑着有些虚弱无力的躯体,满目凝重的注视着废墟中央,那一处大地崩塌沉陷之后形成的天坑所在。

    天坑之中,隐约可见一道华光闪动,几位道圣定睛一看,正是那一尊天龙雕像,或者说百川之心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!

    见此一幕,魔师等人终是松了一口气,心中生出了几分劫后余生的喜悦,还有几分战败受创的颓废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变成这样,为何会变成这样啊!”

    “此人,大恐怖,绝非我等能与之抗衡的,先前若非他要护住那北冥家的人孽,手脚有所顾忌的话,我等几人,只怕早已经……如今应当庆幸,他还未想要生死相见!”

    “一手抬举百川之心,此等盖世神力,怕是连王上都难以与之相……此人究竟什么来历,他入吾逆王宫又有何图谋,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北冥家的那人孽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图谋如何,都非是我等与阻拦的了,魔师,是否应当将此事传往沉沦海,通禀王上?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几位道圣齐齐望向了魔师,等候着这位逆王首辅拿定注意。

    感受到几人的目光,魔师眉头一皱,沉声言道:“通禀自是要通禀,但以沉沦海现今局势,纵是王上,只怕也无力分身,更不要说回宫镇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如何是好,王上不归,仅凭我等如何能与那人抗衡,若是他再次杀来,这王宫……”

    魔师的话语,让几位道圣亦是皱起了眉头来,面上皆然多出了几分不安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,莫要自‘乱’阵脚!”

    见此,魔师神‘色’顿时一冷,沉声压住了众人话语,言道:“不管此人图谋如何,如今他之实力,都非是我等与与之抗衡的,既然他离开了,那就不去管他,我等先固守王宫,顺应王上离宫之前吩咐,为接下来的大计做好准备,只要王上大计一成,化解了沉沦海危局,那么纵是这人有通天能为,盖世之威,也一样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听闻魔师一番话语,诸位道圣终是恍然大悟,连声说道:“既是如此,那今夜之事,应当立即封锁消息,否则若是让外人知晓王宫实力空虚,只怕会再升‘波’澜来,尤其是那几位与王上结过仇怨的强者,若他们也来王宫闹上一番,这局面就更为棘手了!”

    魔师点了点头,言道:“吾已经令魔卫军封锁王宫四‘门’,严禁任何人初入,应当无碍,目下唯一的麻烦,就是这北冥家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魔师转望向了一旁,那正处于一团血光之中的头颅。

    此番北冥家派人前来逆王宫,是奉灵天王之命,为三月之后的天龙大会排布,因此人手自是不少,除却了先前北冥琅琊一众外,还有整整三位道圣。

    然而现如今,北冥琅琊等人,已然命丧于先前那百川之心沉坠的余劲肆虐之下,那三位道圣,一位亡于易逍遥逍遥游之下,一人命丧宁渊之手,最后剩下的一人,也被那百川之心‘波’及擦撞,‘肉’身粉碎大半,只剩下这半颗头颅。

    如此下场,可说是凄惨万分,但魔师等人对此,却是没有半分同情,反而有些幸灾乐祸,出了一口恶气之感。

    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先前若不是北冥家非要留下易逍遥,他们怎会与宁渊大打出手,搞得现如今不仅仅逆王宝库毁了,自己等人也受创不轻,甚至险些丧命?

    被人这般强拖下水,魔师等人自然是一点同情都没有,如今更是在想要如何推脱责任,避免日后那灵天王上‘门’问罪。

    “北冥家死伤惨重,这日后灵天王问起,恐怕有些不好‘交’代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此事皆因北冥家而起,我等先前所做,已然是仁至义尽,没什么对不起他北冥家的,日后纵然灵天王问罪,也只能怪这些人有眼无珠,不知审时度势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此事吾逆王宫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,没有必要再为他北冥家做些什么,他们若是还对那逍遥游念念不忘,就让他们自己去找那人的麻烦把,逆王宫不奉陪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如此办吧,北冥家与灵魔一族那边就由吾去说,最好能劝其将逍遥游之事先搁置一旁,准备好天龙大会,待王上与诸王大计功成之后,再论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位道圣一番言语,决定了接下来这逆王都中的大势走向,而这一点,宁渊却是丝毫不知。

    离开逆王宫后,宁渊带着易逍遥回到了凝渊阁,一点也不担心逆王宫与北冥世家的人会追上来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宁渊将仍旧昏‘迷’不醒的易逍遥放到‘床’上,很是干脆的将他那一身已被鲜血染红白狐裘衣给扒了下来,准备为他化去体内魔毒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将衣服给拔下来后,宁渊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,别误会,没有发生什么扒开衣服之后,发现对方是个‘女’子的狗血剧情,易逍遥是男的,起码从上半身来看,他绝对是个男的。

    宁渊讶异,是因为此时此刻,在这易逍遥躯体之上,竟有一道道鲜红如血的魔纹在纠缠着,犹若鳞片一般将他的躯体覆盖在内,看起来妖异非常。

    更为奇怪的是,随着这魔纹覆体,易逍遥的气息开始变得极其不稳定了起来,体内真元不住向外逸散着,化一道道血‘色’的魔气蒸腾,而他那犹若银霜一般的长发,也逐渐被渲染成了血‘色’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能继续观望着,喃喃自语道:“这什么情况,是中毒还是变身,算了,先看看吧,反正他这一会应该也死不掉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宁渊便坐到了一旁,等候易逍遥变化的同时,心中也在想着,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把那百川之心当中的天龙珠‘弄’到手。

    硬来,肯定是不行的,除非他想要‘玉’石俱焚,让天龙珠与百川之心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既然硬来不行,那就只能用别的手段了,依照魔道天命与六王的排布,这天龙珠是天命晋升的重要资本之一,因此三月之后的天龙大会上,那宁天鸣应当会再次出现,解开百川之心的封印,取得天龙珠,届时就是机会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三个月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那圣魔血茧虽被他捅了一枪,出现了无可弥补的巨大缺陷,但那魔道天命也不是简单角‘色’,若是不惜代价的话,三个月的时间,足以让宁天鸣实力暴增数倍乃至百倍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那六王也是一个不可小视的问题,天龙大会,是这魔渊大劫的转折点,天命能否顺势崛起,关键可能就在这天龙珠上了,六王不可能不做准备。

    一个魔道天命,再加上六尊大圣之境的强者,这已经不是棘手的程度了,光靠宁渊自己,完全没有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局势不容乐观,但宁渊不仅没有皱眉,反倒轻笑了起来,喃喃说道:“好在临走之时,我拿了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宁渊探手于虚空中一抚而过,华光闪动之间,几个‘玉’石铸造而成的箱子便落在了地面之上,其中赫然是一块块灵气萦绕的‘玉’石。

    虽说这魔渊之中的灵石,绝大部分都被污染成了魔晶,但终究还是有例外的,如今这几箱灵石就是如此,不仅仅没有被魔气污染,品质还极高,原本存放在逆王宫中,宁渊临走的时候顺带收取了一些,如何正好兑换成灵气值,多‘抽’两张英雄卡来应对接下来的天龙大会。

    “吸收灵气,获得灵气值三千点。”

    “吸收灵气,获得灵气值八千点。”

    “吸收灵气,获得灵气值一万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目前拥有灵气值:四百二十一万点”

    “四百多万么?”

    听着系统的提示,宁渊沉‘吟’了一声,随即道:“‘抽’取地级英雄卡!”

    “‘抽’取地级英雄卡,消耗一百万点灵气值。”

    “获得地级英雄卡:风之痕!”

    “又是这张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次‘抽’取的结果,让宁渊不由叹了口气,风之痕的实力不弱,但到底只是地级卡,还却不足以应对六位大圣,宁渊想要的,是一张地级极限卡,能一力压下六位大圣,甚至能与那天魔主一战的地级极限卡。

    心想至此,宁渊又是摇了摇头,言道:“没办法,再‘抽’一次吧,系统兄,麻烦给个面子,来一张极限卡可好?”

    “‘抽’取地级英雄卡:消耗一百万点!”

    “获得地级英雄卡:武君罗喉(极限)”

    宁渊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