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:力拔山兮
    魔纹蔓延,虚空扭曲,那笼罩着整座逆王宫的大阵飞速运行了起来,一道道魔之阵纹浮现,加持魔师等人,封禁空间缝隙,更有一股霸道雄沉之力降下,直向宁渊镇压而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逆王宫的镇宫大阵,由三千六百座基础魔阵串联而成,合天罡魔星之数,催动时需以三十六尊道圣为阵眼,一尊大圣为中枢统御,方才能爆发真正威能。

    若聂倾天身在王宫中,且麾下逆魔三十六圣个个俱全的话,那将这大阵催动之后,完全由镇压大圣之能,纵然对上合道,也能与之一战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如今这逆王宫中,不仅仅没有聂倾天,连那逆魔三十六圣都凑不齐,只剩下魔师七人,堪堪能发挥出这大阵五成威能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只有五成威能,这逆王大阵之力也非同凡响,魔纹镇压之间,虚空坚若磐石,雄力重如泰山,纵是宁渊,也感到了一阵不小的压力。

    兵家有云,战者,需三机,天时地利人和也,如今这大阵封禁镇压之下,宁渊已失地利,敌手七位道圣势成围杀,他还有提着一个中毒昏‘迷’的易逍遥,人和亦是不在,最后这天时更是不用多说,现在的魔道天命,恨不得一道魔雷劈死他。

    天时地利人和,一概不占,这劣势可想而知,就是宁渊对此,也感到有些麻烦,在得知聂倾天不在逆王宫,这天龙珠又取不出来后,他已经不打算使用英雄卡了,否则的话,他方才也不会跟魔师几人废话一通,想要和平解决。

    在不动用英雄卡的前提下,对上七尊道圣外加一座逆王大阵,纵是以宁渊的实力,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啊!

    好在,这仅仅只是麻烦而已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暴起之间,北冥家那位三祖已是抢攻而出,他方才强拖魔师与逆王宫一众道圣下水围杀宁渊,自然不能不做半点表示,因此就算身上逍遥游造成的伤势还未彻底恢复,此刻但下了最为凶险的首攻之位!

    能入道圣之境者,皆无虚士,这魔族的道圣更是如此,一个个都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百战魔尊,其战力之强悍,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这位北冥家的道圣也是如此,纵方才被逍遥游一刀加身,伤势沉重,但此刻爆发出的战力却是不减反增,一掌击出,魔元如涛似‘浪’,雄踞霸道,连绵不绝,好似那北溟海中鲲鹏翻覆,一击便有催山破岳之威,尽显北冥家战法‘精’髓!

    先前面对如此攻势,易逍遥根本不敢硬接,只能借助逍遥游闪避,再寻空隙破绽反击,让那大战‘激’斗变成了纠缠绞杀。

    而宁渊不是易逍遥,不会逍遥游,又承受着大阵压力,肩上还扛着一个人的他,面对这北冥家道圣攻势,根本没有半点闪避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想过闪!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之间,宁渊重步踏出,整个人犹若一张战弓,身为躯,筋为弦,拳为箭,弦绷满月,一阵雷霆炸响之间,重拳已是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正面对撼,拳掌相‘交’,一声轰鸣巨响在碰撞的瞬间炸裂开来,随后便见鲜血迸溅,那北冥家道圣连哀鸣都来不及,整个人便被一拳轰飞了出去,身躯因受不住这一劲力冲击而撕裂出了道道伤口,鲜血喷涌而出,在半空中如雨飞落而下,散开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‘色’彩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!”

    “此人‘肉’身,竟恐怖到了此等地步!”

    “不可与之正面‘交’锋,吾等缠斗牵制,魔师催动大阵,以阵势之力消耗,最终在将其镇压灭杀。”

    “就以此计!”

    担任首攻前锋的那位北冥家道圣,虽没有能对宁渊造成一分伤害,但他却用血淋淋的方式,为其他人试探出了宁渊的根底。

    如此警醒在前,剩余的六位道圣,自是瞬间打消了与宁渊正面对撼的想法,五人身影‘交’错,术法,神通,战技,接连轰击而出,又一触而回,‘欲’要以此牵制宁渊行动,加深消耗。

    而那魔师在后,主持逆王大阵运行,道道魔纹遍布虚空,阵势镇压之力不断加重,犹若重山叠连一般,皆尽落在了宁渊之身。

    牵制,拖延,消耗,‘欲’要为最终,奠定胜利之机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攻势,宁渊也颇为头疼,在这大阵镇压之下,他行动本就有些不便,此外还得护着易逍遥,避免他命亡于余劲‘乱’流之间,这一来,虽不到难以支撑的地步,但也是左右支拙,抵挡几人纠缠攻势不难,但想要杀出重围却是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要为了这几个小角‘色’,‘浪’费掉一张英雄卡么?

    心中迟疑之间,一道璀璨华光,又是映入了宁渊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对了!”

    华光璀璨,使得宁渊豁然开朗,一拳崩碎了那再次袭来的纠缠攻势之后,扛着易逍遥纵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几位道圣心神皆尽一震,认为宁渊终是支撑不住,想要退走了。

    他要退,但这般形势之下,焉能让他逃出生天,几位道圣想也不想,当即赶上,‘欲’要再次拦阻宁渊去路。

    可随后一幕,却是让几人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,怔立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宁渊,没有逃,事实上扛着一个人的他,也没有办法在几位道圣的拦阻之下,冲破这逆王大阵封锁。

    冲破几位道圣纠缠之后,宁渊闪身来到了那一座天龙雕像面前,一手探入龙腹之下,随后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沉闷巨响,顿时地动山摇,在众人骇然至极的目光之中,那犹若小山一般的天龙雕像缓缓拔升而起,下方大地,以龙腹之下那一处为圆心,崩裂出无数沟壑,尘土‘激’‘荡’,四方震撼。

    天龙雕像,百川之心,汇聚了魔恒百川千万山河之力的至宝,不仅仅坚不可摧,更重如泰山!

    这绝不是夸大其词的形容,而是这一颗百川之心,真有泰山之重!

    泰山为五岳之首,负天下山河地气,重不可撼,这百川之心,可比泰山,其重可想而知,纵是那道圣之境的强者,有移山覆海之能,对这百川之心也无可奈何,当初将此物移入逆王宫中,还是逆‘乱’王亲尊出手,摄住了这百川之心大半重量,再有凝渊阁指派三千魔傀儡抬举,才堪堪移至此地!

    如此重器,移入逆王宫中后,就再也没有动过一次,也没有办法再动一次!

    可现如今,这百川之心动了,被一个人,硬生生的举了起来!

    百川之心,天龙雕像之下,宁渊一手抬举,将这犹若小山一般的天龙雕像硬生生的给举了起来,无可形容的沛然重力压身,虽绝大部分都被他‘肉’身躯壳负载,但逸散之力,仍是让他脚下的大地崩碎开来,原先的‘玉’石地面,早已化飞灰,‘露’出的暗‘色’大地,也硬生生的削平沉陷了数尺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逸散之力,若无宁渊‘肉’身支撑,这百川之心一压,就能将这大地压沉数十丈,若一般血‘肉’之躯在下,瞬间要被压成齑粉!

    也就只有宁渊那将近‘肉’身成圣的躯体,方才能可承受住这样的重力,并且将其抬举而起!

    力拔山兮气盖世,垓下歌,一言道尽霸王气壮山河,势吞万里之姿,然而言语,又怎及得上亲眼所见之震撼?

    “他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百,百川之心……!”

    眼前一幕,让几位道圣,包括那主持逆王大阵的魔师在内,脸‘色’变得一片惨白,甚至连身躯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,口中失声,却是惊骇战栗,根本组织不成一句完整的话语。

    如此失态,非是这几位道圣金‘玉’在外,败絮其中,而是眼前这一幕,太过恐怖,太过震撼,他们深知这百川之重,更是明白这百川之心落下之后,将会是怎样的后果,那绝不亚于一个陨星自天坠落。

    若是给这百川之心砸在身上,不要说道圣,就是那大圣强者的先天道胎,只怕也要被碾成粉末!

    他们几人,有谁能与大圣比肩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魔师等人骤然惊醒了过来,再向宁渊望去,恰好见到他脚踏虚空而起,将空间寸寸踏灭的同时,那百川之心也被他硬生生的举上了高空,随后一手推出,上下光辉璀璨的百川之心,就犹若一颗陨星一般坠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快走!!!!!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魔师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,那嘶声话语,好似撕开了嗓子,声起同时,他与诸位道圣便化了道道流光,刹那破空而出,根本没有半点抵挡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就好似一个人普通人,在见到一座万丈高山向自己崩塌倾倒而下的时候,脑海之中想着的绝对不会去扛着这倒下的大山,而是逃,拼命的逃。

    现如今魔师等人也是如此,他们根本顾不上其他,什么北冥世家,什么灵天王与逆‘乱’王的盟约,什么大阵阵势运行,此刻都被他们抛到了脑后,唯一剩下的,只有逃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也就是在几人拼命逃散的同时,那百川之心也落了下来,好似天崩一般,所过之处,连空间都被压得崩溃,化了一片滚动的‘混’沌气流。

    这时,魔师等人也堪堪逃出了那百川之心落下的范围,只有那北冥家的另外一位道圣,因为身受重创的缘故而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慢,让他被那落下的百川之心略微擦撞了一下,就只是这微不足道的一丝擦撞,就让位道圣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悲鸣,大半身躯,在碰撞瞬间就化了血‘色’的齑粉,只剩下半个头颅,化一道流光飞出,堪堪保住了一条‘性’命。 (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