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:阵势!
    眼见易逍遥体内魔毒爆发倒地,一副生死不知的模样,被逍遥游威势震慑的魔师等人终是惊醒了过来,那身受重创的北冥家两位道圣也强行压住了伤势,目光‘交’错一瞬之后,七人齐步踏出,再成围杀之势,直将宁渊锁定在内,虎视眈眈!

    墨轩珍会之上,风月无边,为饵引‘诱’,逆王禁宫之中,天罗地网,杀机重重,这一切,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,一个也许算不上殚‘精’竭虑,但绝对是早有预谋的陷阱。,: 。.

    这陷阱的源头,是灵魔一族,准确的来说是灵魔一族的王室,北冥世家,他们想要找一个人,这个人身上有一件东西,一件对于他们北冥世家乃至于整个灵魔一族来说,都无比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北冥世家手中的情报不足,虽然能够确定这人如今就在逆王都中,但却不知他的准确位置,甚至连他如今姓甚名谁,是何模样都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所以,北冥世家抛出了一个‘诱’饵,一个必然能让那人吞下的‘诱’饵,灵魔一族的镇族之宝风月无边。

    这风月无边,也不负众望的完成了使命,将那一只狐狸引入了北冥世家早已布下的陷阱之中。

    至此,一切都如若北冥世家预想中的那般发展着,不出意外的话,接下来,他们就能够顺利的拿到那件东西,并且借着此番东风,与逆王宫结盟,为接下来的六王大计,天龙大会铺路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的发展,往往不尽人意,现如今也是如此,北冥世家的计划之中,出现了诸多意想不到的变数,刀狐狸的凶猛,逍遥游的恐怖,还有现如今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宁渊,让这本应该在掌控之中的局面,变得异常棘手了起来!

    无论是魔师等镇守逆王宫的道圣,还是北冥世家的众人,都没有想到过宁渊的出现,因为在他们的预想之中,今夜会潜入逆王宫盗取风月无边的人,就只有易逍遥而已,其他人,既没这个本事,也没这个胆量,就是有这个本事,有这个胆量,但想要潜入逆王宫中盗宝,怎么也得三思后行,好好准备一番吧,哪里有今早刚得知消息,今夜就马上动手的道理?

    所以,对于魔师等人而言,宁渊的出现,是今夜的一个变数,一个意外之外,且不可掌控的变数。

    对此,魔师等人不敢轻慢,北冥世家的两位道圣同样也是如此,方才易逍遥给他们的教训,如今还鲜血淋漓的摆在眼前,如此警醒之下,不要说如今宁渊身上透着诸多神秘,就算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人,众人也不敢松懈分毫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扮猪吃老虎的人太多,想要活得久一些,那谨慎就必不可少,否则的话,一旁那血泊之上,还未冰冷的尸身,就是下场!

    这狮子搏兔,亦用全力的谨慎心思,让魔师等人与北冥世家的两位道圣,不约而同的放下了心中的顾忌,不再去理会什么内外之事,什么身份影响,七位道圣联袂并肩,汇同这逆王宫大阵,汹汹杀势,直‘逼’宁渊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却是一笑,说道:“怎么,就只有你们几人么,那逆‘乱’王呢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就不过来看看嘛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魔师等人神‘色’顿时一变,当即止住了脚步,冷眼注视着宁渊,眸中一片惊疑不定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因为顾忌后方生‘乱’,会再掀起什么‘波’澜来,所以直到现如今,六王与各大势力,都没有将那天魔大劫的消息传播开来,而六王结成攻守同盟,入驻沉沦海抵挡天魔一族兵锋的事情,更是被列为绝密,只有如魔师这般的六王心腹以及凝渊阁等几大势力知晓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如今宁渊这一问,让魔师等人是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知晓如今王上不在,宫中实力空虚?”

    “未必,此人应该还不知道王上离宫,前往沉沦海的事情,否则的话,也不会有方才那一问了。

    “那他这是何意,试探么?”

    “应当就是如此了,王上与其他五王封锁了天魔大劫的消息,但这么大的事情,如何可能一点风声不漏,各大势力纵不知根底,也能看出几分端倪来,这段时间来的诸多试探就是最好的证明,只不过这人胆大包天了些,竟试探到王宫里来了!”

    “潜入王宫,只是试探王上行踪,一般人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,如今在我等大阵围杀之下,此人仍是处变不惊,底气非凡的模样,莫不是王上的哪位大敌,在得知了消息之后准备来这王宫大闹一番?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那如今我等处境,岂不是……不好!”

    魔师等一众隶属逆王宫的道圣心思翻涌,一瞬之间千语百转,转眼就得出了一个骇人非常的推测,以至于几人面‘色’更是难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聂倾天这位逆‘乱’王,是魔渊之中的顶尖强者,实力之强毋庸置疑,只不过聂倾天虽强,但还没有强到举世无敌,横压当代的地步,因此他也有不少敌人,其中更是有几个连他都无法彻底铲除的大敌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这逆王宫外强中干,实力空虚不已,全靠着聂倾天这位逆‘乱’王的威名震慑,方才能稳如泰山,无人敢犯,一旦聂倾天不在宫中的消息传出,这逆王宫只怕转眼就会陷入危机四伏的处境之中,那几个逆‘乱’王的大敌,绝对不会介意在这个时候向聂倾天报复一阵。

    如若眼前之人,就是逆‘乱’王的大敌之一,那么……

    心思翻转,魔师等人面‘色’越渐凝重,而宁渊虽不知道这些人因为自己一句话,就联想到了这么多‘乱’七八糟的的事情,但见他们这般神‘色’变幻,心中的猜测也是印证了几分,当即轻笑说道:“看来还真的不在呢。”

    听此,逆王宫几位道圣心中又是一沉,静默了一阵之后,那魔师方才上前,向宁渊拱手一礼,言道:“不瞒阁下,王上于数月之前,应天魔主之邀前往十八魔渊,因此如今未在宫中,阁下深夜拜访,不知是何用意,若是王上的客人,那不妨在王宫之中住下,待王上归来之后,再与阁下相谈论道如何?”

    魔师没有虚张声势,因为他知道现如今局势之下,虚张声势没有任何意义,不如干脆承认,以此试探出来人目的,若是友,那便能化去一场无所谓的干戈,若是敌,那也好做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听此,宁渊只是一笑,言道:“我和你们王上不熟,所以住下就不用了,只不过这人我要带走,麻烦你们让让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此,魔师等人眉头一皱,神‘色’迟疑,似不知道该不该应下,而北冥家那两位道圣却是骤然变了颜‘色’,也不与魔师商量便怒步而出,厉声喝道:“你要走可以,但这孽障要留下,他是吾北冥家的叛逆,谁也不能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北冥家?”

    宁渊望了望那两位道圣,再看了看那中毒昏死的易逍遥,随即摇了摇头,言道:“我不管你们是谁,今日这人我要了,你们若是不让,那就不要怪我做这上‘门’恶客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伤势尚未恢复的北冥家双圣面‘色’又是一变,惊怒非常,当即转望向了一旁迟疑不决的魔师等人,言道:“魔师,逆‘乱’王与吾王祖之约,你应当知晓,如今这人要夜入逆王宫,分明图谋不轨,你等难道真的要任由此人潇洒离去,践踏逆王威名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北冥家两位道圣话语,让魔师紧皱的眉头又是加深了几分,他原本是倾向让宁渊离去的,毕竟对于现如今的逆王宫而言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完全没有必要冒险与一个神秘莫测的对手开战,只要没有实际上的损失,丢点面皮让他离去又如何?

    问题是,这北冥家,还有这易逍遥……

    易逍遥与北冥家之间的纷争,不仅仅只是灵珠与北冥家的家事,还涉及到了接下来的天龙大会,六王大计,逆‘乱’王与灵天王为此早已定下了盟约,岂能说改就改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魔师眼神一凝,又是望向了宁渊,沉声道:“阁下不请自来,夜探逆王宫,本就坏了规矩,如今还想要将此人带走,是不是有些过了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摇了摇头,喃喃说道:“说了这么多,还是要动手来解决,看来我果然不是一个适合讲道理的人,不废话了,谁先来?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宁渊反手将易逍遥抗上了肩头,目光扫过魔师等诸位道圣,又是说道:“或者干脆些,齐上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一声话语,场中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,魔师冷眼注视着宁渊,心中思虑了一阵之后,方才说道:“阁下如此说了,那我等也不好扫了阁下的兴致,动手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落下瞬间,魔师已是一步踏出,体内魔元犹若决堤洪流一般,随着脚步贯入大地之中,一道道扭曲邪异的魔纹浮现,在大地之上,在虚空之中,在视线能可触及的所在,迅速的蔓延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