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:逍遥游
    流光破空极现,这宫殿刹那灯火通明,亮若白昼一般,将众人形影照耀得分毫毕现,再也无处隐匿遁行,那原本徐徐运转的大阵更是骤然加摧,虚空之中一道道扭曲魔纹浮现,化了四面壁垒,将这宫殿尽数笼罩在内,犹若囚牢。,: 。

    大阵威能暴起催动的同时,那数道流光也落入了宫殿之中,凝现出数道威势磅礴的身影,形成环绕围杀之势,将宁渊与刀狐狸锁定在内,不留半分空隙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这么赶尽杀绝啊!”

    见此,刀狐狸发出了一声无奈轻叹,一手将那风月无边收入怀中,一手握紧了那犹若冷月的逍遥游,向宁渊说道:“朋友,事到如今,只能自求多福了,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么,看在咱们一起喝过酒,如今又一同落难的份上,我若能逃得一命,尽可能为你完成。”

    听此,宁渊不由得一笑,说道:“你还有心情与我废话,说明这情况也不算很糟糕嘛,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什么叫做废话,我这是真心诚意的好么,再且说了……”宁渊这般浑不在意的模样,让刀狐狸不由白了他一眼,甚是无语的说道:“你看看周围,这还不算糟,什么才算糟糕?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刀狐狸抬头向四周望了一眼,只见这四面空间方位之上,此刻已分别站了八人,每一人身上皆见雄劲如涛般的魔元流转,散入虚空之中与那大阵阵势相融相合,互补互助。

    这八人,皆尽是道圣之境的强者,魔渊之中能可被称之为魔尊的存在,实力之强,毋庸置疑,如今又处于这逆王宫大阵之中,分合大阵八方阵眼,以此形成的围杀之势,真正天罗地网,杀机密布,根本找不到一处缝隙缺陷。

    身陷此等杀局之中,宁渊与刀狐狸想要逃出生天,唯一的办法,就是正面强攻,冲破这八位道圣与逆王宫大阵阵势,方才能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,刀狐狸那刀斩虚空,遁行虚无的逍遥游也不例外,毕竟修为差距摆在这里,这逍遥游纵是神妙非凡,也不可能在这八位道圣眼皮子底下逃走,更别说这逆王宫大阵已经将空间加固,合这大阵阵势与八位道圣之力,想要将其打破,请一尊大圣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如此局势,何止是糟糕而已,几乎都要让人绝望了。

    刀狐狸虽不至于如此,但也深感这形势之严峻,眸中少有的出现了几分郑重之‘色’,完全不见了以往那般放‘浪’形骸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让他无语的是,宁渊仍旧一副不在意的模样,不仅仅没有理会周遭势成围杀的八位道圣,反而一直盯着那天龙雕像看个不停,好像能看出‘花’来似得。

    这家伙究竟是来干什么的?

    算了,不管他了,等下开打,自己拼掉老命,应该能勉强杀出个缺口来,也算是还了之前的酒情了,之后是生是死,各安天命吧。

    心思之间,刀狐狸握着逍遥游的手又是一紧,目光扫过周遭虎视眈眈的八位道圣,眸中隐透出了一抹冷厉寒光。

    便是此时……

    “北冥逍遥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,后方宫殿宝库之中,数人身影急急奔出,其中为首之人,赫然是那一袭锦衣华袍的灵族青年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如今,这灵族青年也不复方才那翩翩公子之态,反而狼狈至极,发冠散‘乱’,衣着破碎,更有一道不深但也决计不欠的刀痕横在‘胸’前,其中鲜血流淌不断,将那一身锦衣浸染得鲜红一片,看得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灵族青年如此,他身后的那几人更是凄惨,有人双臂齐断,血流如注,有人‘胸’腹被斩,可见内脏滚出,更有人连头颅都被斩去了小半,头上红白之物一片模糊,若非其修为高深,又血‘肉’再生之能,只怕早就毙命当场了。

    更令人惊异的是,如此凄惨的几人,将大半都是步入天劫之境的高手,而那头颅被斩去小半,受创最为严重者,更是天劫顶峰,半步道圣的强者。

    如此一幕,看得那八位道圣眉头一皱,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出声道:“琅琊,你们怎会‘弄’得这般狼狈!”

    听此,那名唤北冥琅琊的灵族青年面‘色’一变,望向了刀狐狸,悲怒‘交’加的喊道:“三祖,北冥逍遥解开了逍遥游的封禁,已得其认主了,方才我等众人一时不防,被他以逍遥游突袭,皆尽重创,连六祖他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六弟如何了!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那位道圣面‘色’顿时一变,眸中升起了一片掩盖不住的惊怒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死了,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这道圣怒喝之声方落,那一身轻语便响了起来,犹若利剑一般贯入了这道圣的内心,直让他身躯一颤,惊怒‘交’并的转望向了那出声之人——易逍遥!

    见易逍遥一脸平静的模样,这尊道圣心中却是升起了滔天怒火与汹汹杀意,当即嘶声喝道:“你这欺师灭祖的孽障,今日老夫不将你挫骨扬灰,如何对得起六弟亡灵!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难道你原先不是这么想的嘛,用得着再找一个理由吗,来,看看是你把我挫骨扬灰,还是我先砍了你这老不死的东西!”

    意在‘激’怒,易逍遥话语更是肆无忌惮,字字尖锐,句句锥心,直让这位灵族的道圣强者面‘色’铁青,怒发冲冠,再也压不住心中杀意,狂啸而出。

    “孽障,受死!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两声狂啸同起之间,灵族道圣与易逍遥攻势随之爆发,一道魔元汹汹的雄厚掌劲,一道璀璨夺目的冷月刀光,在虚空之中‘交’响对撼,震起了一声轰鸣巨响,刹那将这场面搅得一片‘混’‘乱’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其余七位道圣眉头一皱,随后两人纵身而出,加入了战团之中,与那位灵族道圣一同围杀易逍遥。

    剩余几位道圣见此,并未立即动,而是齐齐望向中央之人,沉声问答:“魔师,我等是否要出手驰援。”

    听此,那魔师却是摇了摇头,言道:“不必,这是灵族与北冥家的事情,吾逆魔一族不便‘插’手,也不应‘插’手,让灵族自己处理吧,吾等为其压阵,确保万无一失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人孽手握逍遥游,若灵族拿不下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无须担心,那人孽尚未步入道圣之境,纵逍遥游神异不凡,修为限制之下,又能发挥出几成威能,北冥家三圣联手围杀,如此还不能将其拿下的话,那么吾等也该重现考虑与北冥家是否有合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魔师高见!”

    “那吾等就在掠阵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另外那人又是什么来历。”

    一阵言语之间,逆王宫诸位道圣,终是将目光放到了宁渊身上,随即皆尽皱起了眉来,尤其是那位魔师,眸中更是现出了几分凝重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“此人身上,透着几分怪异,吾竟难以看透!”

    “北冥家之前说过,这人孽身边并无其他助力,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小小视,凝神以对,若有异变,当即催动大阵阵势绞杀,确保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身为道圣之境的强者,魔师几人的眼力自是非同一般,宁渊以圣劫变模拟而成的魔族气息,能骗过一般人,但仍是被他们看出了几分端倪来。

    魔师等五位道圣,是聂倾天留在这逆王宫中最后的保障,不仅仅实力强悍,且个个都是魔老成‘精’,八面滑光的角‘色’,对宁渊这意料之外,且不同寻常的变数,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慢之意,反而重视非常,五人凝神,冷眼注视着宁渊,大阵阵势随之徐徐转动,积蓄力量,随时准备镇杀而下。

    五位道圣虎视眈眈,宁渊却是浑不在意,在确定了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将这天龙珠从百川之心当中取出之后,他方才将目光转移到了战场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刀狐狸已然与北冥家的三位道圣战在了一起,战得‘激’烈万分。

    北冥家,于上古之时,便是这西极之地的妖族世家之一,据说乃是北冥鲲鹏的血脉后裔,底蕴雄厚,实力强悍,其祖北冥天,更是一位步入了大圣之境的上古妖王。

    在西极沉落,化为魔渊之时,北冥家同遭魔神之血异化,只不过因其北冥鲲鹏血脉影响,在魔化之时保留了大半本‘性’,还获得了独有的天赋神通,就此,这魔渊六大王族之一的灵魔一族诞生了,而那位上古妖王北冥天,也成为了如今魔族六王之中的灵天王。

    为灵魔王族,又是上古世家,这北冥家的实力自是不弱,此番就有整整四位道圣前来,先前虽被易逍遥斩了一人,但剩下三人更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强大力量,而对于那尚未步入道圣的修者来说,这不可小视甚至能替换成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如此三圣联手,且一心绝杀之下,这攻势之凶猛可想而知,招招式式,皆尽催动了体内魔之本源,汹汹魔威,骇人非常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如此攻势,易逍遥却是丝毫不‘乱’,身若鬼魅,瞬行虚空,手中之刀,更是快得难以捕捉,穿行在三圣之间惊鸿翩影,不时带起一抹凄厉的鲜红血‘色’。

    三圣围杀,对这易逍遥,竟仍是奈何不得,反而接连受挫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宁渊亦是来了兴趣,注视着于战场之间的惊鸿刀光,喃喃说道:“这是身法,又不全是,还隐约透着几分神通术法的味道,以此无视了空间地势之限,再配合脚步转移,身影腾挪,无可捕捉,无可限制,逍遥游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