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:博弈!
    巨响轰鸣,山摇地动,宫殿宝库之外,宁渊一枪重击而下,天罪犹若一头暴怒的恶龙,凶狂无比的撞击在了晶莹剔透的天龙雕像之上。.: 。

    百川之心,由魔恒百川千万山河之力凝聚而成,坚胜神铁,无可摧撼,然而宁渊手中天罪更是不凡,经由天之血熔铸重练之后,更是达到了无缺无暇的完美之境,位列顶级先天圣兵。

    如此,天罪锋芒,便已凌厉至极,配合宁渊体内毁灭之源催动后,威能更是恐怖得难以想象,哪怕是对上大圣之境的强者,一样能破其无暇无垢,无缺无憾的先天道胎。

    这世间,能够正面抵挡这天罪锋芒,自身又丝毫无损者,唯有那步入合道境界,以鸿‘蒙’紫气,世界本源之力铸炼成永恒之身的‘混’元圣主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这百川之心,虽是由千万山河之力凝聚而成,但区区山河之力,纵有千万,也未必比得上一尊大圣苦修无尽岁月成就的先天道胎,更不要想与那‘混’元圣主开辟一方世界后,以鸿‘蒙’紫气铸炼而成的永恒之身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因此,现如今在宁渊倾力爆发,天罪悍然重击之下,只听一声巨响轰鸣,‘荡’起一片滚滚尘烟,这犹若小三一般的天龙雕像,坚不可摧的百川之心,顿时震动了起来,晶莹剔透的躯体之上,崩裂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,不断的往中央核心,那天龙珠所在之处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对!”

    一击功成,百川之心将即破碎,但宁渊见此,面上却不见丝毫喜‘色’,反倒是皱起了眉头来。

    先前在墨轩珍会之中,那红衣‘女’子说过,这百川之心坚不可摧,外力根本无法将其打破,连聂倾天这位大圣至强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现如今,在宁渊天罪重击之下,这百川之心防御顿现裂痕,只要他一鼓气,继续催动体内毁灭之源,加助天罪锋芒,将这百川之心贯穿破碎绝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不是问题,另一个问题就来了,宁渊都做得到的事情,聂倾天这位大圣顶峰,将近合道的强者会做不到么?

    也许聂倾天手中没有堪比天罪的神兵,但那一身盖世修为,抹平一件兵器的差距,绝对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因此,聂倾天完全能将这百川之心打破,但他却没有这么做,为什么?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就在宁渊心中惊疑不定之际,那已被天罪一枪贯入,崩裂出道道裂纹的百川之心当中,骤然响起了一阵震动嗡鸣之声,一股异力随之爆发,犹若‘波’涛滚‘荡’,千百叠连,尽数冲击在了天罪之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异力如涛,席卷冲击之下,竟生出了一股雄沉至极,且化消不去的震‘荡’之力,沿着天罪枪身蔓延,震入宁渊躯体之中,冲击骨络经脉,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这震动之力,不仅仅如山雄沉,霸道非常,更似怒涛叠卷,连绵不断,震‘荡’冲击之下,好似千百座大山重重镇压而下,纵是宁渊‘肉’身之强悍,竟也有些承受不住,身躯被震退数步,口中随之溢出了一缕鲜红。

    身退数步之后,方才强稳躯体的宁渊,顾不上理会‘唇’边残留的鲜红血迹,注视着那百川之心,神‘色’惊疑不定的说道:“这股力量……是大地之力!”

    世人常道,天威难测,寓意天地之力,无穷无尽,浩瀚至极,其中,苍天之力卧为九霄雷霆,天道权柄,大地之力为沉蛰地龙,大地重器。

    九霄降雷霆,煌煌天威,能可‘荡’清寰宇,诛灭万邪,地龙怒震身,雄沉地力,能可倾覆江河,撕裂沧海,两者威能,不相上下,尽是天地之力的具象表现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这百川之心当中,便蕴含着一股大地之力,一股霸道无匹的大地之力,宁渊触不及防之下,顿时吃了一个小亏。

    虽然,这点小小的伤势对于宁渊而言算不得什么,但这大地之力透出的信息,却是让他不得不加以重视。

    大地之力,乃是天地权柄,镇世重器,一般来说,只存天地之间,不可能融于某人或者某物之中的。

    简单点来说,你见过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,能够爆发出九霄毁灭雷霆,地龙翻覆山河之力么?

    没有,纵是有,那也得是天刑那等天道圣剑!

    而眼前这一颗百川之心,能与天刑相比么,天刑为法家至宝,受法家‘门’人供奉,汇聚天下律法之力于一身,历经千万岁月,无尽时光,方成圣剑之身,而这百川之心是什么,就是一颗山川核心,‘性’质和各种矿物差不多,只不过品阶高了一点而已,如何能与天刑这天道圣剑相提并论?

    既是不能一并而论,那么这百川之心中,怎么会有一股位同天道雷霆的大地之力?

    难道这百川之心已经成‘精’了,即将蕴生出一位先天神祇来,但这也不对啊,就算这百川之心当中真的孕育了一位先天神祇,可这么从魔恒百川之中挖出来后,这神祇也该胎死腹中了才是。

    这大地之力究竟从何而来?

    就在宁渊皱眉,心中疑‘惑’之际,一念,电光火石一般的在他脑海闪过。

    天龙珠,百川之心,魔族六王,天魔神铸魔道天命!

    心念至此,盘绕在宁渊心中的诸多疑问,终是豁然开朗,但他那紧皱的眉头却没有因此舒展开来,反而更是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此刻,宁渊终是明白了,这天龙珠现世的原因,百川之心大地之力的来由,还有六王召开天龙大会的目的!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那魔道天命在暗中推‘波’助澜之故啊!

    天魔大劫,岌岌可危,留给魔道天命的时间不多,为培养天命之子与天魔主抗衡,这魔道可谓是赌上了一切,甚至连这一颗天龙珠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宁渊胡‘乱’猜测的,天龙珠早在千年之前就已凝成,位于魔恒百川之中,逆‘乱’王此消息之后前往,却难以将其取出,之后连六王之名,请动天魔神铸这位魔渊第一大匠,以鬼斧神工之法将天龙珠连同这百川之心一同剖了出来。

    剖出此物后,按理来说,应当进献给天魔主才对,但天魔主却没要,反而留给了六王,这是因为天魔主慷慨么?

    不,这是因为天魔主已见天机,因此他故意而为,将这天龙珠留于六王,从而顺应魔道之势,成就那天命之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道强者之远见,已然超脱这天地桎梏的他们,能可探入那时空与命运的长河之中,透过那永恒不散的‘迷’雾,望见未来。

    虽这般的未来,充斥着无数未知的变数,因此许多事情都无法以此定论,但那大势之走向,却是少有变更,因为这是定数,天之定数。

    天数如此,天魔主虽能易改,但那只会为未来增添诸多变数,与他而言有害无益,因此他不仅仅没有对这天龙珠起谋夺之心,反而顺从大势运行,让那天魔神铸随同六王取出了百川之心,造就了如今局面。

    天命大势,定数变数,这顺逆之间,是天魔主与魔道天命的布局,是一位天道强者与大道天意的争锋,在以往,在现今,更在未来!

    宁渊不是天道强者,唯有推演天机,望见未来的能为,但将眼前的一切信息梳理之后,他也大致明白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,心中不由一阵感叹,喃喃自语道:“天魔主,果不愧是天魔主啊!”

    此刻,对这天魔主,宁渊当真是有几分钦佩,这世间看似天骄无数,豪雄万千,但真正能可称得上雄主枭雄者又有几何?

    这天魔主,敢与天争命,与天博弈,在这大势之中,顺逆之间,夺得属于自己的大道之机,此等手段,纵观天下,有几人能与之并肩?

    纵是这魔道天命,也被他硬生生的‘逼’入了绝境,不得不动用极端手段,如此局势,究竟是天命定数,还是魔主之局?

    谁人都说不清,宁渊也是如此,不过他却没有纠结太多,魔道天命如何,天魔之主怎样,和他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嘛。

    管他谁生谁死,谁赢谁败呢,宁渊如今只想将这天龙珠拿到手,其他的事情,就随他去吧。

    心想至此,宁渊不再理会其他,起步上前,将‘插’在天龙雕像之上的天罪拔出,随后又是一枪轰击而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再起,又是地动山摇,天龙雕像颤抖之间,裂纹越渐加深,但那一股大地之力也随之再次爆发,震入天罪枪身,直贯宁渊而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此,宁渊却是冷声一笑,一步重踏在地,如山巍然不动,以身硬受那震‘荡’而来的大地雄沉之力。

    大地震‘荡’,雄沉如山,叠连如涛,若是落在旁人身上,纵是一尊道圣都要被其震散大道本源,崩溃‘肉’身躯壳,但落在宁渊之身,却是泥牛入海一般,半点涟漪不见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观察,便可发现宁渊此刻躯体之上,正有一缕缕金‘色’华光纠缠闪动,在血‘肉’之中穿梭游走,将那震入体内的大地之力尽数化消为无。

    这金光,为证道圣体之异象,宁渊如今虽还未真正踏入‘肉’身成圣之境,但已经越过半步了,只差最后一线,就可突破!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宁渊‘肉’身,方才会生出几分圣体之象,将那百川之心当中的大地之力尽数化散。

    这里,宁渊真的庆幸,这百川之心到底比不上天刑,纵有魔道天命暗手施为,蕴大地之力在内,但强度仍有上限,远远比不得天刑那连合道‘混’元都得退避三舍的天道正法,雷霆之锋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纵是宁渊真到了‘肉’身成圣的境界,也未必扛得住真正的地龙翻覆,倾倒山河之力。

    抗下大地之力反冲之后,宁渊运力再催,毁灭之源注入天罪枪身之中,直让天罪震起一声铿锵怒啸,枪锋之上雷霆,在百川之心当中接连突进,使得那裂纹再次加深,已现崩毁之象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那百川之心又是轰然一阵,其中大地之力滚‘荡’肆虐,竟不是冲向宁渊,而是用在了那天龙珠上,直让那天龙珠一阵颤抖,金光璀璨的龙珠,竟是因此而浮现出了一道细密的裂纹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啊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纵是宁渊,也忍不住爆了一声,随后止住了天罪突进之势。

    自从修行有成之后,宁渊脾气也好了不少,很少有过破口大骂的时候,可现如今他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那魔道天命实在太过‘阴’险,竟然在这百川之心当中还加了一重禁制,一重‘玉’石俱焚的禁制,以此保住天龙珠不失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让宁渊很是郁闷了,他若是将百川之心打破了,天龙珠必然也随之毁灭,可要是不破百川之心,他怎么拿天龙珠呢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完全是一个无解的矛盾,宁渊根本没有办法解决,哪怕动用英雄卡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今夜走这么一趟,注定要无功而返么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在宁渊心中一阵郁闷之时,天龙雕像之后,那宫殿宝库之中,骤然传来了一声轰鸣巨响,紧接着一道璀璨刀光绽放,带着一片血腥光华自从宫殿之中斩开。

    刀光横斩,血染长空,突破重重阻碍之后,一人身影自从其中踉跄奔出,不是那易逍遥又是何人?

    只不过现如今,这只刀狐狸的皮‘毛’,不再像是以往那般油光水亮了,那一袭雪白的狐裘之上,沾染着大片大片的血迹,其中还隐约能可见到数处伤口,鲜血淋漓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般伤势,决计不轻,使得他那白皙如‘玉’的脸庞上,透出了几分虚弱的苍白,但他却顾不上这些,一手提着刀,一手抓着风月无边,脚步踉跄的自从殿中奔出,竭尽全力的甩开身后追兵。

    而刚刚冲出宫殿的他,恰好就见到了面对天龙雕像一筹莫展的宁渊,只不过一时慌‘乱’,来不及辨认,刀就已经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怎么是你!”

    好在刀狐狸的反应不差,在刀锋斩下之前将宁渊认了出来,堪堪收回了刀势之后,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宁渊。

    见此,宁渊耸了耸肩:“真巧啊,你怎么‘弄’成了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巧?”

    这话让刀狐狸很是无语,但如今他也来不及吐槽宁渊了,当即说道:“快走,有人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是真的,不然你以为我这模样是寻开心自己‘弄’得么?”

    “哦,那多谢提醒,你先走吧,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,你们走得去哪里!”

    两人话语未落,宫殿之外,一声厉喝骤起,数道流光破空,携着一阵霸道威势,直压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