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:百川之心
    穿越大阵防护,进入了这一座宫殿之后,首先映入宁渊视线之中的景象,却是他未曾料想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头龙!

    一头周身晶莹剔透,上下华光璀璨,威势雄沉如山般的龙,就这般的出现在了宁渊面前,离他只有不过十丈之距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这意料之外的一幕,让宁渊顿时止住了步伐,眸中现出了一片惊疑不定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以始祖天龙为源而生的龙族共有三脉,天龙,真龙,应龙,其中天龙为尊,龙相原身最近祖龙之形,角似鹿、头似驼、眼似兔、项似蛇、腹似蜃、鳞似鱼、爪似鹰、掌似虎、耳似牛,身鳞九万,真鳞九千,天鳞九九,逆鳞唯一,为亿万生灵之祖,至尊无上!

    而现如今,出现在宁渊面前的,正是一尊天龙,真麟覆体,以至周身晶莹剔透,天鳞环形,方见上下华光璀璨,无上龙威,雄沉如山,浩瀚如海,尽显至尊风姿。

    如此,也是宁渊面‘露’惊疑之‘色’的原因,三年之前,九龙颠上,天龙一族顺应天命,入六道轮回转世重生,此后这世间唯存的天龙,就只有君青衣而已了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,在这魔渊逆王宫中,怎么又冒出了一尊天龙来?

    “不对,这……!”

    心中一瞬诧异之后,宁渊便陡然惊觉了什么,凝目向这一尊天龙望去,穿过那一片璀璨夺目的天麟华光之后,终是望清了这一尊天龙本相。

    这,不是天龙,准确的来说,不是一尊真正的天龙,而是一尊雕像,一尊栩栩如生,‘逼’真无比的天龙雕像。

    这一尊雕像,应当是以一块无暇美‘玉’为原材,再由一位大匠师亲尊出手,以那鬼斧神工雕刻,将这美‘玉’之华,天龙之神展现得淋漓尽致,方才有了这一尊能可以假‘乱’真,堪比天龙原身的雕像。

    只不过,按照道理而言,仅凭雕刻之法,纵然是大匠宗师,鬼斧神工,至多也只能够拟其形态,仿其神髓,无法重现出那最为关键的血脉气息,因为这已经不是雕刻技艺能够触及的范围了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这一尊雕像,不仅仅有形体,有神韵,还有一份属于天龙的血脉气息,若不细细观察,绝对会将这一尊雕像当成一尊真正的天龙,就是宁渊,方才也都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这也是问题所在,区区一尊雕像,不过死物而已,能够模拟出天龙形体与神韵就已经是鬼斧神工了,如何还能重现出属于天龙的血脉气息?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心中好奇驱使之下,宁渊迈开了脚步,走到了这天龙雕像之前细细查看了一阵,随后终是让他发现了这雕像的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在这雕像犹若美‘玉’一般晶莹剔透的躯体之中,那天龙‘胸’腹核心之处,竟有一颗通体金赤之‘色’,犹若骄阳一般的灵珠!

    这一颗灵珠,就这般被封存在这雕像之中,好似琥珀之中的小虫一般,只不过这“小虫”,如今却透散着一股至尊无上的龙威压迫,纵然被这雕像封禁隔绝了大半,仍旧是让人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天龙,雕像,灵珠……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宁渊皱眉沉思了片刻,随后终是明白了过来,神‘色’错愕的望着眼前这一尊天龙雕像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尊雕像,这一颗灵珠,不就是他此番潜入逆王宫的目标,那找了半天不见一点踪影的百川之心与天龙珠么?

    难怪,这天龙雕像如此栩栩如生,由天魔神铸之手,鬼斧神工之法雕刻而成的雕像,能不栩栩如生么。

    难怪,这区区一尊雕像,能拥有天龙血脉气息,有这一颗蕴含天龙灵气的天龙珠在内,能没有天龙血脉气息么。

    百川之心,天龙珠!

    什么叫做踏破铁屑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么?

    注视着眼前这尊天龙雕像,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天龙一族,除却了君青衣外,每一尊都是位同太古魔神的存在,那天龙真身之中蕴含着浩瀚无尽的力量,因此形体自是不小,如若伸展开来,丝毫不逊那水击三千,扶摇九万的道海鲲鹏。

    而这天龙雕像,虽比不得天龙真身,但同样不小,纵是盘卧在这宫殿之中,也占据了将近百丈之地,犹若一座小山一般,站在这雕像之前的宁渊,近乎与一个孩童无异。

    这天龙雕像的原身,乃是那一颗由天龙珠汇聚魔恒百川千万山河之力凝成的百川之心,本就不是什么小巧玲珑的东西,事实上,原本的百川之心,比这还要庞大十余步,被天魔神铸以鬼斧神工之法自从山体之中剖出后,方才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虽然对于宁渊来说,大小并不是什么问题,但这百川之心不仅仅,他还很硬,非常非常的硬!

    站在这天龙雕像面前,宁渊探出手来,体内毁灭真元奔涌而出,在他指尖凝成了一道剑气,向这天龙雕像表面一刺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随即,一道清脆刺耳的破裂之声响起,那由宁渊毁灭真元凝聚而成的剑气击落于天龙雕像表面后,竟然瞬间崩碎开来,烟消云散,再看那天龙雕像,不要说被这剑气击穿,甚至连一道痕迹都不见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宁渊也是微微皱眉,虽然之前在墨轩之中,那红衣‘女’子就曾说过,这百川之心坚不可摧,连大圣之尊的逆‘乱’王都难以撼动,但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宁渊对这红衣‘女’子的话语自不可能全信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,事实摆在眼前,宁渊也不得不信了,以他如今修为,这毁灭真元之凌厉,竟都无法留下一分痕迹,这百川之心,绝对当得起坚不可摧四字。

    百川之心坚不可摧,无法用外力打破,那么现如今摆在宁渊面前的,就只剩下那红衣‘女’子给出的方法了,滴血认主,掌控这天龙珠之力,从内部将这百川之心化开。

    可是这真的行得通么?

    将信将疑的宁渊,最终还是探出了手,随即以指为剑,在掌心之处一划而过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道鲜红华光绽放,殷红的血珠在宁渊手中滑落而下,这血珠,并非是言语修饰的形容,而是真正的血珠,凝若宝石琥珀一般的血珠。

    此为‘精’血,其中所蕴含的生命造化之力,是寻常血液的千百倍,乃是人体生命本源具象体现,当初在那吞海龙鲸腹中,宁渊为救君青衣,一身‘精’血损耗七成,以至于本源枯竭,生机溃散,将近成了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这般的感受,宁渊并不像再体会一次,所以在将一份‘精’血滴在这天龙雕像表面之后,他就收回了手,静静的等待着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,片刻过去了,什么都没有发生,又过了片刻,仍旧是一片平静,直到那‘精’血凝结,其中生机逸散之时,这天龙雕像也不见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见此,宁渊却没有太过意外,因为他早就猜到了,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,若只要滴血认主,就能够让这天龙珠认主的话,这天龙珠还留得到现在,六王早就将其取出了。

    这堂堂大圣至尊,又是手握重权的魔族王者,六王想要寻来一个拥有龙族血脉的人,会是什么难事么,龙‘性’本‘淫’,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龙子龙孙了,真龙不行,应龙不行,那蛟龙鲸龙或者一些‘乱’七八糟的龙族后裔总可以吧?

    所以,这以龙族血脉就能可让天龙珠认主的说法,完全糊‘弄’人的,连拥有天龙本源的宁渊都行不通,其他人更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滴血认主是假,那么六王此番通过凝渊阁宣告天下,以这天龙珠为饵,招来魔渊各方天骄举行这天龙大会,只怕也是另有图谋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和宁渊关系不大,他只想要这天龙珠,既然滴血认主行不通,那就换另外一个方法看看,活人还能让‘尿’憋死不成?

    心思之间,宁渊探手一招,顿时银华绽放,雷霆,天罪裂空而现,殷红如血的枪身落入了宁渊手中,那毁灭之力‘交’错的枪锋,则是指向了面前的天龙雕像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天龙雕像之后,宫殿深处的宝库之中,一道雪白的身影犹若鬼魅一般腾挪闪动,避开了一道又一道的阵法禁制之后,终是来到了这宝库深处。

    宝库之中,各种珍宝琳琅满目,有神兵利器,有道丹灵珍,还有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修行法‘门’,大道玄功,那地魔晶更是堆了一箱又一箱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奇珍异宝,换做一般人来此,只怕早就被‘弄’得头晕目眩,不知要取那件是好了,但如今来人对此,却是看也不看,直接来到了这宝库中央。

    中央之处,有一张‘玉’桌,桌上呈放着一个小小的葫芦,主‘色’为黑,上有银月星辰点缀,牵引来道道星月华光,在这宝库之中显得醒目非常。

    这正是那灵魔一族三大至宝之一风月无边!

    见到这风月无边,来人脚步更是加快了几分,瞬间便来到了‘玉’桌之前,一手抓住了风月无边。

    至宝入手之后,这人没有去查看一下周遭是否设有禁制陷阱,也没有立即‘抽’身退去,而是打开了葫芦,想要先饮一口这风月无边之中存放的沉渊酿。

    如今饮了一口之后,那人却是摇了摇头,喃喃说道:“这就是沉渊酿,我怎么感觉和风月醉一个味道呢,算了,反正都是好酒,管他呢!”

    说罢,易逍遥探手在怀里‘摸’了‘摸’,好一会方才‘摸’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,上面似写了什么,但歪歪斜斜的,常人根本看不懂。

    就是易逍遥自己,也歪着头看了好一阵,方才说道:“还是没有什么进步,果然拿笔不必拿刀简单啊,将就着用吧。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易逍遥将这纸条拍在了‘玉’桌之上,口中喃喃道:“囊中羞涩,出此下策,千万魔晶,改日奉上,嗯,我这也算是盗亦有道了吧,只不过放着杀手的行当不敢,跑来这当三只手,若掌柜的知道了,会不会剁了我……算了算了,想那么多甚,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易逍遥转身便‘欲’离去。

    但就是此时,忽闻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何必急着离开呢!”

    冷声话语之间,方才还是一片‘阴’暗的宝库之中顿现光明,照亮十方,随即数道流光破空而至,悍然拦在了易逍遥去路之前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灵族!”

    来者数人,面容白皙,双耳细长,周身上下可见雄厚魔灵之力涌动,不凡威势,言明了自身实力,亦点破了自身身份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易逍遥眉头一挑,反手按住了腰间长刀,言道:“大半夜的还有这么多人,你们真的是闲得很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易逍遥话音方落,便听一声冷笑响起,灵族众人退成两行,恭迎一人步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年轻男子,同样出身于灵魔一族,因此面容俊逸非常,肌肤更是白皙如‘玉’一般,虽是男身,却予人一种异常‘阴’柔的气息。

    此人轻步上前,注视着按刀不动的易逍遥,冷笑说道:“你这东西,见到兄长,也不知行礼跪拜,怎么,那‘女’人没有教你何为礼数么?”

    “兄长?”

    听此,易逍遥上下打量了那‘玉’面男子一阵,随后摇头说道:“抱歉,我从不记得我一个不男不‘女’,不人不妖,生理有问题,脑子也不健全的兄长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那‘玉’面男子神‘色’顿时‘阴’沉了下来,寒声言道:“北冥逍遥,以往有那贱人为你撑腰,我还能容你放肆几分,如今那贱人已经死了,你还敢这般张狂,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是么,‘交’出逍遥游,今日我还能留你全尸,否则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啊,你这说大话的本事,可是越发见长,变得比我还厉害了呢!”听此,易逍遥不由一笑,反问道:“我就不‘交’,你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‘玉’面男子神‘色’冰冷,寒声言道:“死到临头,还如此嘴硬,或是你认为自己逃得掉,不怕告诉你,今日此地,已布下了天罗地网……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话语未落,骤然一声巨响轰鸣而起,惊天动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