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无敌英雄系统 >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:大会
    “不瞒各位,其实早在千年之前,就有人发现了天龙珠,只不过这千年来,却无一人能够将这龙珠取出啊!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红衣女子探手在虚空之中一拂而过,顿时华光绽放,灵雾翻涌,不过转眼之间,便形成了一副壮丽至绝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见其中,千山百峦叠连,若沧海怒涛,座座雄峰入云,似贯天之剑,大川莽莽,雄山巍巍,纵只是拟化之景,也有一股大气恢弘,天地苍茫之意扑面而来,震撼无比,壮丽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魔恒百川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众人先是一怔,随后便皱起了眉头,注视着雄山巍峨之境,眸中一片惊疑不定之色。

    传说之中,上古西极未落之时,有一壮景,百山叠连,犹若川海,无穷无尽,似通地之极,西之尽,直至世界尽头,无边混沌,因此称之为恒天百川。

    而在西极沉落之后,恒天百川随之断裂,化为两截,将十八层魔渊一分为二,一为魔兽肆虐,混乱无比,蕴含无尽凶险的上九层,二为魔族居住之所,三魔六王共同执掌的下九层。

    这断裂的恒天百川,因此成为了十八魔域一分为二的界限,亦是魔族抵御外界入侵的第一屏障,因此改称为魔恒百川,寓意此等天险,亘古不毁,魔族传承,永恒不朽。

    而这魔恒百川,为魔渊之界限,魔族之屏障,其中不仅仅存在着上古大劫余末灾祸,更有当年人魔大战之时的恐怖残留,乃是真正大凶大险的禁忌之地,莫说常人,就是踏入了道圣之境的魔尊,也不敢轻易步入此地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见到这红衣女子化出魔恒百川景象之后,在场众人都不由变了颜色,心中更是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这魔恒百川,凶险至极,乃是禁地之中的禁地,以往根本无人胆敢深入其中,如今这凝渊阁却说天龙珠就在此内,其中用意,难免让人怀疑啊。

    虽说这般想,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味,但在场众人之中能可算得上君子的没有几个,小人倒是一抓一大把,所以不仅仅有人怀疑,更有人在恶意揣测着,这会不会是凝渊阁的阴谋,打算以这天龙珠为诱饵,引人进入魔恒百川这个巨大陷阱呢?

    心思至此,众人都沉默了下去,整个墨轩也因此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,气氛微妙,莫名非常。

    见此,那红衣女子面上仍是一片淡然笑意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想必诸位都知道,这壮丽奇景是为何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众人眼神一凝,沉吟了片刻之后方才有人接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为魔恒百川,吾魔渊之中的至险禁忌之地!”

    “墨姑娘,你不是要告诉我等,这天龙珠就在魔恒百川之中吧?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凝渊阁此举,让人心惊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烟雨纷纷,其中尽是质疑之态,然而台上的红衣女子却是浑不在意,淡声言道:“不错,这天龙珠就在魔恒百川之中,只不过那是以往,早在十年之前,就有人踏入了魔恒百川,将天龙珠给取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此,众人先是一怔,随即连声问道:“墨姑娘,你方才不是说这天龙珠取之不得么,怎么如今又说早已有人将之取出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,且听妾身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一笑,继续言道:“千年之前,有人在这魔恒百川之中发现了天龙珠,但自身实力不足,难以将之取出,因此便将此消息进献给了逆乱王,随即逆乱王亲尊踏入魔恒百川,想要收取这天龙珠,但最终也是无功而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连王上都取不得,墨姑娘你不是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王上于上古三皇年间便已成道,乃是大圣之中的至强者,若是连王上都不能收取这天龙珠,那么这魔渊还有谁人有此能为,三位魔主么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话语,引来了一片哗然之声,但她却是浑不在意,继续言道:“这就是妾身让诸位一观这魔恒百川的缘由,那天龙灵气未归九鼎,聚于魔恒百川一座山岳当中,于其山心之中凝成了天龙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龙珠形成之后,便开始汇聚这魔恒百川的山川之力,历经千万年时光摩挲之后,这天龙珠已然与魔恒百川上下凝成一体,纵是逆乱王有盖世之能,也难以撼动,直到十年前,六王请来了天魔神铸,以鬼斧神工之法,方才堪堪将这龙珠与百川山心一同取出。”

    “百川山心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叙述之间,众人逐渐明了了这龙珠,也捕捉到了一个异常关键的词语。

    “不错,百川山心,由魔恒百川无尽山川之力凝聚而成的山川之心,坚不可摧,纵是天魔神铸之鬼斧神工也难以将其破开,只能将这百川之心连同天龙珠一起取回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红衣女子不由叹息了一声,随后方才继续言道:“这百川之心,汇魔恒百川之力,因此比陨星神铁还要坚硬百倍,此物将天龙珠包裹在内,根本无人能可取出,更无法越过这百川之心吸收龙珠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方才是我等无知冒犯了,还请墨姑娘莫要介怀于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墨姑娘可千万不要将先前那混账话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般惺惺态,也不觉的恶心,为何不直入正题,凝渊阁究竟想要做什么,打开天窗说亮话可好?”

    “莽夫,你敢在此地放肆!”

    “放肆你又如何,来啊,要动手,洒家怕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!”

    明了这龙珠来由之后,众人心中更是激动了几分,使得这墨轩珍会落幕而归于平静的氛围,又陡然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此,那红衣女子却无阻拦之意,笑看各方反应了片刻,方才说道:“不错,事到如今,妾身也不好再卖关子了,这天龙珠封存于坚不可摧的百川之心当中,寻常之法根本无法将其取出,纵请得魔主出手,也只能将这百川之心连同龙珠一起击碎,如此一来,得不偿失,所以想去龙族,只能从内部入手。”

    “内部入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百川之心虽坚不可摧,但终究是由龙珠凝结而成,只要能将龙珠唤醒,得其认可,就能以龙族之力化散百川之心,取得这天龙遗宝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要如何,才能让这龙族认主,该不会是什么德行操守,三美俱全吧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!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摇了摇头,轻笑说道:“想要这龙珠认主,说简单不简单,但说难也不难,只要拥有龙族血脉,将其滴入百川之心当中,就有可能将这龙珠唤醒,得其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滴两滴血就成了,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简单,简单你大爷,你以为是什么血都行么,墨姑娘可是说得明明白白了,要龙族之血,你有么?”

    “龙族之血,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此条件,许多人都皱起了眉头,因为他们心中都明白,这龙族不是好招惹的,哪怕如今天龙已逝,龙族再也不是那执掌天地权柄的至尊神族,但其实力依旧强悍无比,真龙之神为三天界五大至尊之一,真龙皇亦是步入天道之境的强者,应龙天君虽略逊一筹,但也是一位合道至强。

    除却了这三尊巨头之外,龙族还有诸多高端战力,龙王,龙子,龙圣,以此鲛人,龙鲸,龙蛇等海族王脉,这单单是在明面上的大圣,就有整整二十余位,道圣更是达到了上百之数,纵观天下,除却人族能与之比肩之外,谁人是这龙族对手?

    招惹龙族,还要图谋龙族血脉,这是不是觉得活着不好,想要找死?

    人贵自知,魔也一样,因此点明这龙族认主关键之后,众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,唯有宁渊眉头一挑,神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龙族血脉?

    宁渊有么,没有,但他有比这龙族血脉还要珍贵千万倍的东西,始祖天龙本源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,龙有两相,一为人相,一为龙相,皆是原身,人相是龙,龙相亦是龙,而融合了天龙本源的宁渊,完全可以看成是一尊只有人相的天龙,他体内流淌的血脉,可能还无法与真正的天龙相比,但胜过真龙应龙嘛,绝对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宁渊能找到那块百川之心,这天龙珠就是他囊中之物了。

    自己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些,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都碰上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渊心中诧异之际,台上那红衣女子又是说道:“诸位不必沮丧,虽在理论上来说,需要纯粹的龙族血脉方才能使得天龙珠认主,但大家不要忘了,天龙为创世之龙,其血脉更是这诸天生灵的源头,因此无论是人族,妖族,还是吾等魔族,其血脉都有可能与天龙珠契合,得其认主。”

    “墨姑娘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众人神色不由一震,似又望见了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众人瞩目之下,那红衣女子点了点头,言道:“不错,凝渊阁奉逆乱王之命,于三月后,在这逆魔王都之中,举行一场天龙盛会,邀请魔渊各方天骄于此,以血点龙珠,看谁是这天龙珠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!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台下顿时哗然一片,激动非常的众人,根本顾不上什么失态不失态了。

    天龙珠,天龙珠,这蕴含一尊天龙灵气的龙族,可是能可造就一尊大圣的至宝啊,若是得了此物,青云直上,一步登天,还不是信手拈来?

    虽然那逆乱王不可能真的这么大方,将这无上机缘分于天下共享,但若是能助逆乱王取得龙族,那也是大功一件,身为魔族六王之首的逆乱王,绝对不会吝啬赏赐,抱上了这一根粗大腿,日后害怕没机会步踏青云么?

    这是机缘,大机缘,天大的机缘啊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等机缘,无须去与人争夺,甚至不用冒半点风险,只需要在那百川之心上滴下一点精血,就能换来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,这样的美事,打着灯笼都找不到,如今摆在了众人面前,岂能放过。

    心思至此,众人连忙望向了台上的红衣女子,言道:“墨姑娘,是不是谁人都有机会一试?”

    “时间定在三月之后嘛,这会不会太久了些?”

    “此事真的是王上亲口谕令?”

    “魔主呢,三位魔主对这天龙珠就真的不动心嘛?”

    众人话语纷纷,使得这墨轩变得一片嘈杂,但那红衣女子却不在意,无论何种问题,都向众人一一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就是此时,一声轻语传来,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:“墨姑娘,不知道这龙族与百川之心,如今身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此,那红衣女子目光一凝,众人亦是面露诧异之色,齐齐循声望去,见到出声之人后,顿时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无需多想,发问之人,就是宁渊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是他,众人方才皱起了眉头,对于宁渊这根底不知,来历未明的生面孔,众人本能的带着几分抗拒,而现如今他这一问,更是让这抗拒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方才,虽说众人都在询问,但问的大多都是那大会如何,有何条件,有何限制等等,心思全都放在那天龙大会身上,而宁渊倒好,直接就问这龙珠在那,他想要干什么,只是好奇,还是想要……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,宁渊只是一笑,向那红衣女子继续说道:“怎么,这问题墨姑娘不方便回答么?”

    听此,那红衣女子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凝视了宁渊一阵,随后方才说道:“这倒不是,纵是公子不问,妾身也要说的,如今这天龙珠与百川之心,就存于逆王宫中,三月之后的天龙大会,也将在王宫之中举行,届时只要修为入先天神境者,便可入内,对了,大会当日,灵族公主会鸾驾亲临庆贺,这风月无边之中的沉渊酿,都是贺礼。”

    “灵族公主?”

    “沉渊酿?”

    听此话语,众人又是哗然一片,那刀狐狸更是猛地站起身来,向那红衣女子连声问道:“我能去么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见这刀狐狸一脸兴奋的模样,红衣女子不由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但凡入先天神境者,皆可参与大会。”

    说罢,红衣女子转望向了宁渊,轻声说道:“公子还有什么要问的么?”

    宁渊摇了摇头,道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见此,红衣女子眼神微变,但仍是轻笑说道:“既是如此,那妾身就拭目以待,看诸位在大会之上表现了,尤其是这位公子,妾身看好你,会在大会之上成龙珠之主啊!”

    宁渊一笑,言道:“多谢姑娘吉言!”